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四、血战市六中学(2)

    到第二个晚自习结束时,孙大伟追的小姑娘果然来赴约了,而且还带了她的同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叫高欢。二狗当时就认为高欢是天仙下凡,直到后来在电影《喜剧之王》中看到张柏芝才觉得原来不是天仙也可以长成这样,张柏芝和高欢像是孪生姐妹。

    这天,看台的对面也有一群人,也在唱歌,不仅有吉他,还有人吹笛子。

    “牛逼什么,给我肃静”对面有人骂

    “**,有种给我过来!”张岳喊。有女孩子在旁边,尤其是有高欢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在旁边,张岳的脾气更加控制不住。

    对面没答话,黑夜中看见对面黑压压的过来一群人走了过来,起码10几个。

    “下来!”对面的那群人走到这边看台底下,朝赵红兵他们喊着。

    “呵呵,还怕你们?”赵红兵带着几个兄弟走了下来,把吉他交给了高欢,高欢、二狗等四个人留在了看台上,没下去。

    双方剑拔弩张,对峙着。

    “刚才你们这里哪个兄弟骂我们来着,还让我们过来?”黑暗中看不大清说话这人,但是说话的声音沉稳有力。

    “我骂的,呵呵”赵红兵说

    “哦,你骂的,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这个人说话还是不紧不慢,好象是在谈事情,而不是要打架。

    “赵-红-兵”赵红兵一字一顿的说。

    “哦,我认识你,我弟弟和你是同学,我叫路伟”对面的声音还是客客气气的。

    这个名字报出来,这哥儿几个心一沉,都琢磨:*,我们真是霉,才一个月不到,刚惹完东郊的二虎事情还没结,这下又惹上另一尊瘟神,路伟!这尊瘟神的凶悍程度比二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路伟在我市80年代是出名的混子,他不是本地人,家里都是铁路上的,他的爸爸是军人,妈妈是文工团的,有名的本市一支花,吹拉弹唱样样行。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的铁路归军队管,就是这时候他家来的我市。他的妈妈虽然漂亮且温柔,但他爸爸却粗鲁的可以,他的妈妈也是组织上“安排”给他父亲的。路伟这个人继承了她妈妈在文艺上的天赋,吹的一手好笛子,长笛,据说水准相当不一般,在继承了他妈妈的音乐细胞的同时他也继承了他爸爸的凶悍残暴。

    路伟这帮人基本全是从小玩到大的,从小学就是铁路子弟小学、中学铁路中学并一起走向社会,从小学一年级路伟就是这群孩子的大哥,长大以后这群铁路职工的子弟要么被安排在铁路上班,要么就跟着路伟混社会。在80年代初,流氓所能涉及的领域比较狭窄,基本上全是以偷为主,而路伟他们这些铁路职工的子弟*山吃山,专偷铁路沿线,铁路上从乘务员到乘警他们全认识,偷起来格外方便。路伟这帮人有两个特点,一是相对来讲比较有钱,二是穿的比较好,尤其是上衣和鞋子都比较好,这些衣服和鞋子基本全是在火车上干活儿时一不小心穿“错”的。打架对于他们来讲纯属于业余爱好,不是他们的主营业务。但是这群人打起架来心狠手辣,从不服软,而且人多势众凝聚力较强。

    “恩,路伟大哥,久仰久仰”赵红兵看见对方比较客气,也跟着客气了一句。

    “兄弟,听声音刚才骂人的不是你,你告诉是谁,我不为难你”路伟依然客客气气,好象是在谈生意。

    “呵呵,路伟大哥那我要是不告诉你是谁呢?”赵红兵笑着说。

    事后再开“群殴总结会”的时候大家都对赵红兵赞赏有加,大家一致认为赵红兵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那就是无论遇到多么凶悍的敌人和多么可怕的场面,赵红兵从来没有过呼吸急促过,从来都是冷静自若,绝对有着高人一等的气质,这气质与其家庭背景和从军经历有关,家庭背景让他见到什么人都不打怵,从军的经历让他见到什么场面都不哆嗦。如果换了别人和路伟谈,即使是他根本不怕路伟,但他也很难表现出那种高人一等的气质。有了赵红兵这样的气质在气势上自然就更胜一筹,也让身后的兄弟平添几分胆色。

    “告诉我吧,没事,我不会把他怎么样,我只想把他门牙掰下两个来”路伟的语气依然那么平缓。

    “**姓赵的你别给你脸不要,再你妈的装逼连你一起干了”路伟身后的那个显然脾气比路伟大很多,按捺不住骂了起来。

    在我市,如果两群人中有一个人当面骂了“**”,这架基本是打定了。

    果不其然,只听见“砰”“砰”几声,路伟这边好几个人疼的叫了起来,赵红兵左右一看,自己人没人动手啊,这是怎么了?他再一细看,原来身后的费四和小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离他们大概10几米的一个砖头堆旁,正守着那砖头堆拼命的往这边扔砖头,小纪他俩是炮兵出身,臂力极大。看来,上次的“群殴总结会”开的十分及时,当时会中确定的“发扬就地取材的战术风格”马上的付诸了实践。而且这战术队型和解放军陆军阵型和战术差不多,侦察兵在最前、炮兵在后面发炮掩护。这俩炮兵的砖头功夫看样子是继承了中国炮兵的优良传统,又狠又准一个砖头也不浪费而且频率非常快。

    路伟那边也不含糊,看见这边动手了。他们马上涌了上来,打头的第一个正是刚才在路伟身后骂赵红兵的那个。这小子刚冲上来就被一把冰凉的三棱刮刀抵住了脖子,拿刀的正是张岳,手里拿的正是小北京从二虎他们那里抢来的那把大号三棱刮刀。看来上次会议中确定的“出门最好带家伙”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谁再上来我扎了他”张岳吼道

    “兄弟别冲动,放了他”路伟的语气有点急,同时示意身后的兄弟们都别动。

    “去你妈逼的,刚才就你要掰我牙是吗,今天我要捅的就是你!”张岳怒了

    “呵呵,兄弟,你要捅就捅,来,朝这捅”说着路伟就把脑袋伸了过来,想要将张岳一军。

    路伟以为张岳不敢,以为眼前这个小子没这个胆子敢拿刮刀捅人,更别说敢捅他路伟。他这辈子势必要为他当时这“勇敢”后悔。如果他知道张岳的爷爷是谁,他的爸爸和哥哥又是谁,可能借他100个胆子他也不敢干这“虎”事。

    “我**”张岳放开刚才手中抓的那个小子,一刀朝路伟脖子捅去。路伟看见他出手时想躲已经晚了,只能本能的向侧面一躲,这刀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他的右侧的脸上!

    这刀应该是把路伟扎的吓破胆了,挨了这一刀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刀力量有多大,他要是不躲这一刀非要扎死他不可,这刀就是要他命来的。虽然路伟这群人平时打架也动刀,但很少用三棱刮刀,而且即使动了刀也就是往对方大腿胳膊等地方扎,张岳这样一上来就拿三棱刮刀往脖子上扎的亡命徒他应该是没见过。

    张岳这一刀扎下去看见没扎死路伟,拔出来又是一刀,这刀是朝胸口。这刀没等扎下就被赵红兵抓住了胳膊。看来,张岳这顶级亡命徒把自己的同伙都给吓着了。

    根据二狗对赵红兵这兄弟几个的认识,二狗认为,如果说这八个人按杀人的胆量排序的话,张岳肯定排第一,因为他一打架就想把对方给弄死,而不是想把对方打伤或打残,无论对方和他有没有仇。排第二的应该是李四和小北京,这两个退伍侦察兵出手全是往要害打或者捅,而且又准又狠,对方是生是死听天由名。排第三的应该是小纪和费四,只要对方的确把他惹火了,他们杀人的胆子不在张岳之下。排第四的应该是李武,如果他挨了几下重的,他肯定敢杀人。排第五的应该是孙大伟,如果他杀了人那肯定是过失杀人,他连打架的胆子都没有还敢杀人?至于赵红兵,他这一辈子绝对不可能杀人,因为他觉得他的命可金贵,杀了谁他都不核算,而且他出手很有准,肯定不能失手把人打死。

    赵红兵一只手抓住张岳那只拿着三棱刮刀的胳膊,又顺势踹出一脚,踢中了路伟的膝盖,一脚把他放倒。小纪从后面拿着砖头冲上来照路伟的脸上就是一下,后来知道,小纪这一砖头把路伟的下巴打断了。

    大家都知道,混子打架以生死相博的时候,极少有人用腿,因为这太危险,一不小心就被对方抓住腿一推就倒。所以多数都是拳头和刀枪解决问题。但是赵红兵、小北京、李四这三个侦察兵出身的流氓则不同,他们上来第一下基本都用腿,对有欺身上前*近自己的才用些擒拿,失误极少,基本是一脚放倒一个。

    路伟倒下以后赵红兵和李四开始冲向了路伟身后这帮兄弟开打,这也是吸取上次李武冲在前面被人一拳打倒的经验教训,所以这次是身手最好的赵红兵和李四冲锋在前。赵红兵他们这几个人打架有个特点:只要场地开阔,无论对方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主动出击,哪里人多他们往哪里冲,从不退缩逃跑。赵红兵和李四身后跟着的张岳,费四等五人也不是易予之辈,队型保持的很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1米5,如果有人被打倒或者是被抓住的头发之类马上身边就有人支援。路伟这帮虽然人多但没体现出丝毫的优势,尤其是张岳那把三棱刮刀所到之处人纷纷散开。

    这时路伟站了起来,捂着脸托着下巴含糊的大喊一声:“别他妈的打了,都住手!”原来路伟也会大嗓门喊。赵红兵这边也打够了,赚足了便宜,停下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