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五,东郊流氓们的复仇(2)

    二虎身后的兄弟们冲上来给每人至少砍了三刀,六个人连哼一声都没哼,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硬生生的挨了这几刀。混过社会的朋友应该知道,砍人这东西其实是吓唬人的,砍人只能伤人却不能杀人,如果说谁被砍死了那不是挨的刀太多了就是倒霉到家了。砍人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震慑,就其效果而言,跟用匕首捅人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一刀捅死人都听说过,可是谁听说过谁被一刀砍死?当然了,电视上〈大刀〉剧中看到的二十九军的大刀不算。

    六个人闷声转头走了,**上的伤痛远不如精神上的挫败更令他们难过。他们挫败铁南路伟一伙时的豪气如今全被二虎打消,日后,他们将走向何方?这是他们出道以来的第一次挫折,而且是一败涂地。

    二狗清楚,他是想找回他那丢在二虎家门口的面子。

    面子是什么?面子值几个钱?在某些人眼中,面子可能一文不值,没了就没了。但在赵红兵等人眼中,面子可能比生命还重要。

    他们又回到了医院,这回是包扎他们自己。由于赵爷爷家没人,二狗也在医院里,二狗第一次看到他们集体受了伤。由于冬天他们穿的比较多,有棉袄和皮夹克等,虽然都挨了几刀但是伤的都不重,皮肉之伤,尤其是孙大伟,挨了那几刀连他那件旧军棉袄都没砍破,看来我军的棉袄还是够结实的。

    二狗从他们的沉默中已经读出了他们必定是遭受了败仗。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完败以后,他们没有开会。

    “这事儿不算完!”沉默中赵红兵来了一句,这句话说的恶狠狠的,完全不是他平时说话的风格。

    “我不信抓不到二虎落单的时候!”费四说

    “没想到二虎他妈的有那么多枪”孙大伟说

    “枪,没打响以前就是一块废铁,但打响一声以后,拿枪的人就会有杀人的胆子”赵红兵说。

    “我踢了他手腕以后他的枪走火了,这一枪过后绝对有人敢开第二枪。这枪如果没响,他们的枪就是废铁”赵红兵继续说

    赵红兵的这句“枪,没打响之前就是一块废铁”这句话不但给二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七年以后也救了跑路在广州的李四的一命,事后他承认,他的确记住了当天赵红兵这句话,而且把这句话当成真理。是这句话救了他。

    那是在1994年的一个夏天,正跑路在广州的李四在给广州的一个黑社会老大当马仔,李四由于身手好、下手黑,很得老大的赏识,堪称他们那个组织里的金牌打手。这天,他们要和潮州帮谈判。

    谈判的地点在一个露天大排挡,桌子很窄,双方各两个人,都是一个老大带着一个马仔,面对面坐着。后来知道,这四个人中只有潮州帮的那个头目的马仔带了枪。

    谈判的并不十分开心,双方火气明显都不小。

    突然,潮州帮的老大的马仔拔出了枪,电光火石间,李四抓起了手中扎啤杯打了过去。

    枪响,人倒地。

    倒地的是潮州帮老大的马仔。他被李四一扎啤杯打倒在地,枪,打到了天上。李四这一扎啤杯,直接把对方打晕了。当过侦察兵的李四随手给其缴枪。

    这一仗,李四他们完胜。

    事后李四说:“红兵那句话让他开始不怕枪”。

    当人开始不怕某一样可怕的东西的时候,那也就是战胜它的开始。二狗想

    回到前面的话题,当天晚上,赵红兵和孙大伟留下来陪床,李武由于刀伤稍重留在医院的观察室,而张岳,则被赵红兵留下来陪李武。为什么留下张岳在医院,二狗很清楚。赵红兵知道张岳今天这亏吃大了,以张岳的胆子和脾气,不把他留下他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再去二虎家玩命。如果张岳真去,那结果可想而知。

    而赵红兵让李四和费四回家,明天早上过来替他们陪床。

    赵红兵万万没想到,他再也没在医院里等到这二位爷,再见到这二位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

    其实,费四和李四的脾气和胆量根本不在张岳之下,尤其是在今天受此奇耻大辱之后。李四和费四从医院出去以后根本就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毛纺厂宿舍二虎的家。李四拿的是他那把惯用的头被削尖的钢管,而费四拿的是一把剔骨钢刀。

    李四和费四他俩与张岳最大的区别就是:如果是张岳去找二虎,那么肯定是直接去敲门,门敲开了直接去拼命。而他俩则不同,足足在二虎家的胡同外面的柴垛旁守了一夜,他们在等,在等二虎落单的时候动手,这就是李四这样的老侦察兵和亡命徒的区别。据说等到最后动手的时候,他们俩的都手已经全冻肿了,手指头全不听使唤了。

    那天夜空格外的晴朗,星星微弱的光洒在柴堆旁那两个快冻僵了的退伍军人的身上,这两个人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死死的盯着二虎家的门口。

    “今晚做了二虎,我们以后怎么办?”费四小声问

    “亡命天涯”李四回答

    “我们要亡命天涯一辈子吗?那我们的家人怎么办?”虽然费四极其莽撞,但他格外孝顺,很惦记家中的老爸老妈。

    “也许不用亡命天涯一辈子”李四说

    “怎么…………”费四问

    “被公安抓住就不用逃了”李四说。

    “这………………”费四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沦为阶下囚。

    “你挨的刀能白挨吗?你不想废了二虎吗?”李四问

    “嘘,小点声,今天咱们一定废了他”费四说

    据费四后来说,是李四的那句“你挨的刀能白挨吗?”把他的火彻底点燃了,才铸成后来的血案。

    凌晨4点多,天完全还是黑的。二虎带着14,5个人从家门口出去了,他们没有发现在胡同口紧紧盯着他们的那两双狼一样的眼睛,径直去了东郊每日营业最早的“抻面大骨头馆”去喝酒,啃骨头庆祝今天的完胜,费四看他们人多,也忍住没动手。约一个半小时后,二虎回来了,只带着一个人回来的,就是在昨天晚上第一个拿着枪顶住费四的头的那个,事后知道,那是二虎的亲弟弟,大家都叫他三虎子。

    当二虎和三虎子走到胡同口时,天刚蒙蒙亮,二人显然刚喝完了酒,走路晃晃当当,再次忽视了在胡同口柴堆前的费四和李四,当二虎和三虎子要去开门的时候。已经在冰天雪地中足足等了5个小时的李四和费四从背后冲了上去,李四的那把削尖了的钢管直接从后面插到了三虎子的肩胛骨上,三虎子轰然倒下,鲜血流在了雪地上。

    更残酷的一幕在后面。

    在昨夜的斗殴中憋足了火的费四在李四捅三虎子的同时拿着那把剔骨钢刀捅在了二虎右侧的大腿上,费四并没像李四那样捅完一下就算战斗结束,而是拔出了刀以后又朝二虎左侧的大腿来了一刀。二虎倒地。但,这,还不算完。

    后来三虎子跟他的朋友们回忆那一幕时说:费四他根本不是人!他是狼!!

    费四把二虎按在地上,拿起他的剔骨钢刀开始割二虎的手筋,挑的很利索,专业级的,两下就挑断了二虎的两根手筋,在二虎的嚎叫中,他又开始挑二虎的脚筋,脚筋粗一些,很多下才彻底割断了一根脚筋。

    正是因为脚筋难以割断所以费四用了太多的力气,下了很多刀,所以到后来二虎的手筋在医院是接上了,而脚则变成了踮脚。十年后,又有人把二虎的两个膝盖骨砸碎,他彻底成了个残废,每天以轮椅为伴。

    后来李四回忆说:费四在挑二虎的筋的时候慢条似理,一点也不像是在斗殴,像是大姑娘在绣花。

    李四和费四报仇后都没有回家,直接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