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七,医院遭遇三虎子(1)

    二狗在九岁的时候是那么的残暴,敢于想拿砖头把别人砸死,而长大以后则越来越没这个胆子。到了现在就算是有仇人在二狗面前,法院告诉二狗杀此人可无罪,二狗也绝对下不去手。这说明什么?是说明人之初、性本恶吗?虽然二狗姓孔,是孔子的后代。但二狗不大同意老祖宗的“人之初、性本善”的看法,二狗宁愿认为,人从出生时的人性的恶的、是自私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长及老师的教育,戾气逐渐减少,而戾气减少的程度则完全取决于受教育的环境。

    二狗知道三虎子干过的一件事就是“三虎子杀牛”。三虎子家在东郊、属于城乡结合部。不但有毛纺厂、啤酒厂等大型的工厂,还有一些零零散散农户。这些农户有一些还养了耕牛,但是到了80年代,农业机械化开始普及,耕牛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一些农户就开始杀自己家的耕牛。

    围观的人无人不为之动容,这个中年男人眼眶也有点红了,他对他的老伙计下不去手。随着老黄牛泪水的涌出,围观的村民多数都劝这个中年男人不要杀这头老黄牛了,毕竟自从建村开始,还没有人宰过自己家的老黄牛,都是等老黄牛一直老死。中年男人也心软了,想去给老黄牛解开绳子。

    这时围观的三虎子觉得挺没劲,他是来看杀牛的,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三虎子认识这个中年男人,他走上前去“雷锋”了一把,说:“叔,你把刀给我,我帮你杀”。中年男人看着还是个半大孩子的三虎子,半信半疑的把刀交给了三虎子。三虎子接过刀根本没废话,径直冲到了老黄牛的面前,抓起牛角,对着脖子就捅了一刀。三虎子不但当时力气小而且没杀牛的经验,这一刀没捅死老黄牛却让老黄牛痛的“哞,哞”的惨叫。三虎子脾气上来,拔出刀来又是一刀,这一刀扎到了老黄牛的动脉上,鲜血喷了三虎子一脸,老黄牛还在挣扎着,还是没死。三虎子一见血腥气更加冲动,开始对着脖子疯狂的乱捅,连捅了十几刀,把老黄牛的脖子捅成了个血马蜂窝,老黄牛,终于咽气了。满脸是血的三虎子狰狞着笑着停了下来。

    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少人看到这惨景吓的哭了起来,还有人在不住的呕吐。而三虎子则用自己的背心擦了擦那把杀猪条刀,递给了吓得呆若木鸡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的三虎子扬长而去。

    当时围观的人缓过神来说:这孩子不是人!

    李四用钢管把三虎子捅了的时候,三虎子已经至少有20岁了,在东郊,二虎之所以能成为老大自然也有三虎子的功劳,这哥俩是纯粹的混世魔王,在外面和别人打,回家这哥俩也打,尽管这哥俩感情极深。在被赵红兵一伙收拾的前3、4天,三虎子还刚刚和二虎在家闲着没事打了一架,二虎居然徒手把三虎子的耳朵差点撕下来!

    1986年全市敢主动招惹这俩混世魔王的,恐怕也只有赵红兵这一伙了。

    在六中高三、班的“吉他演唱会”过去大概3、4天,伤的不怎么重的三虎子肩膀上缠着绷带来到了市区。带着大概10几个人每天在街上转,就找那天把二虎和他都收拾了的李四和费四。三虎子刀不离手,手里总提溜着那把杀猪条刀,这把刀外面用报纸包着,每天在市区晃来晃去。三虎子这群人虽然在东郊名头甚响,但是在市区他们却不认识几个人。他们只知道那天来他家的这伙人其中一个人名字叫赵红兵,还有一个在离红旗公园不远的地方开了个废品回收站。但三虎子再去小纪的废品回收站的时候,小纪的由于还在医院里住院,所以门是关着的。然后他们就开始找赵红兵。

    其实三虎子这人思想简单的很,谁把他伤了他找谁。他最恨的根本就不是赵红兵也不是小纪,而是那天出手伤他俩的是李四和费四。他找赵红兵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那天伤他哥俩的人到底是谁。

    据说三虎子也打听到了赵红兵是谁,也知道了赵红兵的家在哪里。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了赵红兵的爸爸是市委常委、市组织部部长。三虎子敢在路上截住赵红兵开战,但他肯定还想多活几天,不敢去市委常委家中找茬。再说,他要找的人主要是费四和李四。

    费四和二虎、李四和三虎子是两对前世的冤家,在之后的十几年里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直到九十年代末二虎双腿残疾和三虎子横尸街头为止,现在总算是停了。而他们之所以打打停停而不是一直打是因为有赵红兵存在。

    如果说混世魔王三虎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怕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赵红兵。

    那天已接近元旦,三虎子在多次来市区找费四和李四未果以后开始找赵红兵,他们十几个人提着刀漫无目的的在市区闲逛,准备抓赵红兵,由于是要找赵红兵,主要以问话为目的,所以他们没带刮刀和双管猎枪。一直到了中午这群东郊流氓饿了,当时他们正在回民区附近,看见一家清真饺子馆就走了进去,那家饺子馆规模不小,是回民区的老字号,起码有30几张桌子。

    赵红兵是没找到,三虎子却遇上了另一个冤家----回民区的张大噶子。

    据说三虎子一进门就看见了张大噶子正在饺子馆里,三虎子还挺牛逼的朝张大噶子呲牙一笑:“噶子,请你三哥喝酒!”

    三虎子这帮东郊流氓和张大噶子率领的回民区混混以前没少茬架,一直打到86年的夏天,大噶子这帮算是勉强服软了,摆了几桌和气酒算是停战。

    “呵呵,小三子,没钱喝酒了?”张大噶子不怀好意的坏笑着说

    “你三哥我钱多了,今天就是想让你请喝酒!”三虎子的嘴又臭又硬

    “小三子,今天张哥请你,坐下来喝吧!”张大噶子没想因为吃顿饭再起争端,因为过去的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无论过去再怎么打,到如今总归能勉强算是半个朋友。

    张大噶子那边大概有6、7个人,三虎子这边大概10几个人。坐了两桌开始吃饭。

    刚开始喝酒的时候气氛还不错,互相开着玩笑并且频频碰杯,但是几杯酒一下肚,这两帮混混的本色便显露了出来。三虎子先有点多了,开始大话连篇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