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九、张岳其人其事(2)

    “领导,你这是…………”村长接待的领导也不少,可张岳张岳凶悍的领导估计还是第一次。

    “你爷爷…………”村长问

    “啊!……”估计这村长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大人拿“镇东洋来了”吓唬。

    村长和张岳又坐在炕上继续吃,几钟酒刚下肚,就从窗外见村委会外面又来了不少人。为首的是一个30多岁满脸横肉的女人,手里拿着镰刀、斧头、镐头的什么都有。

    “把我家男人鞋还我,要么今天你就别想回城了”这个泼妇在外面喊。

    “这傻娘们儿谁啊”张岳问村长

    “陈毅的老婆”村长战战兢兢的回答,他以为张岳这下子算完了,到时候市里怪罪下来,他这个村长也逃脱不了干系。村长是低估了张岳,镇东洋不是浪得虚名,他的亲孙子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今天看究竟是谁回不了家!”张岳下地穿了鞋,拿起了陈毅的鞋走了出去。

    “你男人的鞋在这里!”张岳出了门用手提着鞋说

    “给我,**的”这女人果然凶悍,出口就是脏话

    据张岳说,他本来是想把鞋还给这个女人的,结果他听这个女人一骂火气上涌,回头把这双鞋扔到了村委会的水井里。

    “我**”这个女人看见张岳把鞋扔到了井里冲了上来开始挠张岳。张岳猝不及防,脸上着实被这个女人挠了几把

    张岳被这个女人挠的火起,他张岳可不是赵红兵,他可没那么绅士,他急了连和狗都能血拼更何况眼前这个女人。张岳一推就把这个女人推倒在地,然后踢了一脚。

    这个女人身后的乡亲看见她被张岳打倒全冲了上来,这个女人也拿起了镰刀冲了上来。张岳回头就跑。

    张岳跑可不是逃跑,他出村委会门以后就看见门口放着一把农村专门叉草用的三股钢叉,他是回头找这把钢叉去了。

    三股钢叉到手以后,张岳转身杀了回来,看见冲锋在前的这个女人张岳就把手中的三股钢叉戳了过去。前文提过,张岳一出手就是想要人命,这次也不例外,张岳是朝那个女人的脖子叉过去的。

    那个女人看见钢叉到了面前吓的呆住了,连躲都不敢躲,还好她身边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把很长的耪锄(一种北方用来耪地的农具)架住了张岳的三股钢叉,但张岳的三股钢叉还是有一股扎到了那个女人的胳膊。

    张岳又想来第二叉,被老村长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用张岳的话来说就是被老村长“黄龙缠腰”了。

    “孩子,别打了”村长对张岳说

    “老乡们别打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镇东洋的孙子!!!镇东洋!!”村长以前在中苏关系紧张的时期当过几年乡里民兵的排长,在村民间还是有点威信。

    村民们一听到“镇东洋”三个字再没一个人向前冲了。看来镇东洋失踪了40年,但余威尚在。

    “你提我爷爷干嘛,刚才谁冲上来我杀了谁”张岳还有点不情愿,他觉得他自己也可以对付这些村民,不用提他爷爷。

    张岳回到村委会,慢慢腾腾的把那只鸡吃完,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村委会,在村子里赤手空拳的转了一圈,没一个村民敢拦他。而后,就上了回城的班车。

    就这样,脸上和脖子上都见了红的张岳就出现在了赵红兵他们面前。

    “张岳你真行,自己一个人跑到农村立威去了?”大家听完张岳的叙述以后都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你们还笑,我要是再看见那个老娘们儿,我非再挠她几下不可!”张岳恶狠狠的说。

    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张岳就是这样一个人,外表看起来白白净净,斯文秀气,小帅哥一个,但是血管中却始终流淌着那狂野的液体。他出身土匪世家,但读书却极为刻苦。他家出了两个大学生(他和他哥哥张飞)一时被传为我市的佳话。在张岳没成为黑社会头子之前还有人拿他家来论证“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句话是绝对的谬论。

    由于自幼家庭成分不好,家境贫寒。张岳希望成为受人尊敬的人上人的心情比谁都迫切,他学习时有那股狠劲,工作中有那股狠劲,打架更有那股狠劲。“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这是张岳做人的行为准则。只可惜后来他把狠劲用错了地方。

    在90年代末张岳被枪决前,赵红兵去探望张岳,二人曾有如下的对话:

    “张岳,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步,你自己做出的事你就要自己负责,别多想,安心上路吧!”

    “红兵,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你曾多次劝我,我嘴上答应,实际都没听进去,我真后悔”

    “别后悔了,再怎么说你也在咱们市风光了十几年,谁一提张岳不是翘大拇指”

    “红兵,我们从高中就是同学,你知道吗?我从小最恨土匪和黑社会,就是因为我家出身是土匪,出身不好,从小我就是饥寒交迫,我真的希望自己会是个好人,让自己的儿孙能抬起头做人”

    “虽然你判了死刑,但你也没干什么太伤天害理的事儿,不必太自责。你的儿子以后就是我的儿子,放心吧,兄弟”

    “谢谢了,红兵,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从我真正成为了黑道大哥的那天起,我就在不停的自责,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解脱。我从来没为自己是黑道大哥而觉得光荣过,相反,我一直觉得黑道大哥是耻辱的代名词”

    “呵呵,我现在不也被称为黑道大哥吗?我不也活的很好吗”赵红兵插话说

    “上了这条船就没法回头,我刚才说一直没法解脱。今天,是彻底解脱了”张岳没理会赵红兵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恩,你解脱了,安心上路吧!”

    “恩!”张岳惨白的脸露出了一丝真诚的微笑。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