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二十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2)

    “你刘哥我没事儿,躺这睡会,等醒了我自己回去”躺在花池子里的刘海柱摆摆手。

    生死之交一碗酒。

    正是,人算不如天算,黄老邪和老五带着人拿着沙喷子和枪刺来找赵红兵的那天下午,旅馆里只有小北京和孙大伟两个人。

    据说那天孙大伟刚刚关了租书室的门,按时的来给小北京和赵红兵送武侠小说。他进来时小北京正在眉飞色舞的给两个女服务员讲当兵时他抓到赵红兵**的事,他的情节描写太生动,把两个服务员羞的面红耳赤,但还不得不听。

    “小北京,你就看你那破嘴,谁在你那嘴下也讨不着好,也不知道你说那些是真的假的”孙大伟笑着说。

    “大伟啊,我这不是无聊吗?”小北京还挺无奈

    “无聊你把太师椅搬出去,出去给人家讲故事,跟别人聊天啊”

    “还没到时间呢,我一般都是太阳要落山的时候出去,要么这样,你先出去弹奏一曲吧,我把红兵撸管子的事儿讲完再出去”

    “好吧,我也好久没献唱了!”孙大伟说着就拖着太师椅和吉他到了旅馆门口

    孙大伟坐在旅馆门口就抱着吉他开唱《冬天里的一把火》,二狗最忍受不了孙大伟唱《冬天里的一把火》,主要是受不了他那表情。每当他唱到“你就像那~一把火”的时候,看他的表情就好象是日本AV里的男主角要射了似的,或者说是正在射似的。他非常陶醉,非常**。但在别人眼中,是非常恶心。

    在孙大伟正要射的时候,黄老邪和老五带着7、8个人走了过来,气势汹汹,各个手里拿着家伙,一看就是来打架的。

    “你这死胖子,别在这烦了”老五上去一脚就把孙大伟连人带太师椅都踹到了旅馆的台阶下。李老棍子手下的老五是出了名的下手黑,这次他们来就是来砸店和打人的。

    小北京听见外面有动静,起身出门看,走到门口,就被老五和黄老邪拦住了

    “谁叫赵红兵?”老五问。老五长着一双无知的眼睛,标准的愣头青。

    “赵红兵不在,有什么事儿?”

    “你是谁?”

    “我是他朋友,你们叫我申爷就行了”

    “兄弟们给我砸!我打的就是赵红兵的朋友!”黄老邪说着就拿起手中的枪刺就朝小北京的头上砍去。看来黄老邪为了报仇是不顾风度了,连枪刺这样的超级凶器都带上了。后来大家说黄老邪这人虽然在社会上名气不小,但是胆子真不大,手里拿着一把枪刺居然只敢朝小北京头上砍却不敢捅,枪刺砍人恐怕连菜刀都不如。

    “我看你们谁敢砸!”小北京灵巧的躲了过去并抓住了黄老邪的手腕。

    “你他妈的别动!”老五掏出了沙喷子朝小北京慢慢走近,枪口顶在了小北京的脑门上。

    “好,不动就不动”小北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兄弟们,给我砍了他!”老五喊,看来老五也不敢说开枪就开枪。

    老五的判断错误有三:1,电视剧看的太多了,都以为拿枪一指脑袋对方肯定就老老实实不敢动了,2,电视里人家拿的都是手枪,他拿的是把枪管很长的沙喷子。3,他眼前的对手是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根本就不怕他手中的那把沙喷子。

    小北京先是用脑袋向前一顶,老五在这一顶之下有点手足无措。小北京趁势双手抓住枪管用力向背后一拽。

    “轰”沙喷子打响

    谁都没打到。

    但小北京拽的力气太大了,枪响之后他和老五二人同时倒地。

    黄老邪见状拿着枪刺朝小北京捅去,小北京躲闪不及胳膊被枪刺扎了进去。小北京再次抓住黄老邪的手腕,扭过手腕又是一脚兔子蹬鹰,抢过了枪刺,黄老邪也被蹬飞了。

    挨了一刀的小北京红了眼。回过头就扎了老五一枪刺,扎在大腿上。

    又冲上去扎了黄老邪大腿一枪刺。

    这两刀扎的都是结结实实。

    “我看你们谁再敢动!”小北京拿着枪刺指着他们说。枪刺上滴着三个人的血。

    对方没一个人敢动,而且,对方还有另外一个人手里拿着沙喷子。

    有些人把那些跟班的叫“狗腿子”,二狗认为这几个跟班的还不如狗,狗看到了主人被打还敢冲上去咬,而这些人连冲上去咬的勇气都没有。

    根据孙大伟回忆,小北京当时的动作和表情特别像董存瑞,霸道极了,就这气势就把对方镇住了。

    小北京后来说,当时他疼的红了眼,开始时还理智只扎了老五和黄老邪的大腿,但是他只要再挨一下非杀人不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杀了人顶多也就是像张岳一样判个两年。

    小北京当天拿着把枪刺,如果他真动了杀人的念头,可能对方死的就不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了,张岳不知道哪里是要害乱捅一气,他小北京可真知道心脏在哪,一捅一个准。

    小北京还是手下留情了,毕竟他受过党和政府教育,和张岳这样的亡命徒还是有区别的。

    “大伟!进来,关门!”

    孙大伟也摔的不轻,瘸着跑了进来关上了门。

    门一关上,就看见外面的人扶着黄老邪和老五走了。

    看到他们走了,小北京才呲牙咧嘴的开始喊起了疼来,这时小北京白半袖的左半边已经全是血了,解放军的五六军刺,放血就是厉害。

    这也是小北京为数不多的挂彩之一。

    两个小时以后,赵红兵到了医院,看见了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小北京,咬牙切齿的说:“李老棍子,这事儿没完!”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