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二十九 瓷器碰玉器(1)

    与李老棍子街战之后,由于双方各打了一喷子,而且赵红兵和李老棍子都身受重伤,这件事在我市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二狗认为:虽然这两帮人中没人报案,但公安局也应该有所耳闻,但却没有警察找到李老棍子或者赵红兵进行询问及调节,这也导致了日后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这下,李老棍子的真正意义上的挑战者终于出现了。他不能不慌,不能不报复。他不能失去的东西只有两样:1,钱2,江湖地位。

    据说从李老棍子住院的那天起,他就开始计划如何去医院给赵红兵补刀了。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

    在我市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无论谁被扣上了全市黑道一哥的高帽,那注定他将终日在不安中度过,有太多的人都在盯着这个实际上毫无意义并能惹来杀身之祸的名号。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个位子上稳坐两年。无论是谁,当他被戴上了这顶高帽的同时基本已经被判了死刑,只是缓刑几年执行而已。李老棍子之后的张岳、李四、李武、三虎子、勾疯子、老古等人莫不如此,只有最低调也是最少插手江湖事的赵红兵活到了现在。

    他们的结局可分为两类。1、被仇杀2、被正法。如果仅仅是被打残或者被捕入狱,那只能说是他们的幸运了。

    至今,我市仍至少有上千号年轻人在向这个顶峰“奋斗”着,但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还没到半山腰、还没来得及看到顶峰已经锒铛入狱或终生残疾了。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张岳这样的黑社会天才。

    二狗曾经不解为什么赵红兵能活到了现在,而且还能活得这么好,在两年前的春节,曾就此事专门咨询过他。

    “二叔,当年四叔、张叔等人和你一起成名,都是全市名头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全没了。而你是他们公认的大哥,名声比他们还响,为什么你如今日子过得这么舒坦?”

    “二狗,我从小把你带大,你应该了解我做人的两条原则。1、绝不干缺德的事儿,四十年来我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儿都没干过,在这条道上,能坚持这条原则的没几个。2,绝不让自己毁在鼠辈手里”,“我的这两条原则是我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二叔,第一条我当然是懂,第二条我不大明白,难道只要你不想毁在鼠辈手里就一定能不毁在鼠辈手里?这是你能决定的了的吗?”

    “我是玉器,从不与瓷器碰。我想碰的,那一定也是玉器,如果有瓷器非要找我来碰,那么我躲着,如果躲都躲不开,我就去找愿意和他碰的瓷器去碰他”

    “二叔,那我不懂为什么我7、8岁的时候你和李老棍子那两年打翻了天?难道你那时候就不怕你这玉器碎了吗?”

    “那时候,我是瓷器,李老棍子是玉器”赵红兵笑了,扔给了二狗一个苹果。

    “恩,就算你那时候是瓷器,也是景德镇的瓷器”二狗也笑了,近些年来每年和二叔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多,但每次和他的对话都感觉受益非浅,他谈话总是一针见血且极具哲理和人生感悟。

    “不是景德镇的,那时候我就是咱们当年北郊土产日杂门市卖的两毛钱一个的瓷器。我和李老棍子打了两年,我就变成玉器了。当然了,当时我和你四叔、申叔我们和李老棍子打架时我们没想到要扬名立万,只是看这个败类太不顺眼。”赵红兵又笑了。

    听完这一席话,二狗才明白江湖大哥为什么是江湖大哥,为什么赵红兵已经十年没动过手打架了而且做的生意也和黑道无关,到现在全市江湖中人聚会的时候还一定要把他请去坐在最中间,最当红的黑社会头子还要敬酒点烟道一声“红兵大哥”。这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赵红兵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儿,显然,他做人的哲学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李老棍子显然没有赵红兵这智慧。当时他还是玉器,却在紫月亮饭店门口之战结束后天天琢磨着要来碰赵红兵这个瓷器。

    赵红兵被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后,经过紧急抢救,第二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住在四楼的病房,这是赵爷爷安排的单间。小纪的伤无大碍,但也需要住院治疗,住在二楼的病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小纪已经是第三次住进了医院,小纪在医院住的时间太长了,见过的病友太多了,已经成了半个大夫,对所有的外伤都有所了解,经常和大夫讨论治疗方法。

    小北京担心李老棍子等来医院补刀,借来了三扁瓜那把五连发猎枪,日夜守在赵红兵的身边。记得二狗在赵红兵住院第三天去探望时,摸过赵红兵的头,滚烫。而小北京则看起来十分憔悴,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沉默的很。

    “如果李老棍子找来,我一定要杀了他”在陪床这几天,小北京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小北京这次绝对是动了杀人的念头,像小北京这样有主意的人,一旦动了这个念头,别人肯定谁也劝不住。

    “小申,这个仇我们的一定要报,你别总说要杀人什么的,我们知道你敢杀人,但也要看情况”李四劝小北京。

    “如果他不找来,那就等红兵伤好以后,留给红兵亲手报仇!”小北京说。

    “小申,你回旅馆吧,旅馆那边这几天都没人打理,一团糟,这边我来看着,怎么样?你总信得过我吧?”李四说。的确,李四的身手不在小北京之下。

    “那你那边生意怎么办?”小北京问

    “天也冷了,我那几张的台球案子也不摆出去了,废品回收那边有费四一个人也就行了,我最近没什么事”李四说

    “恩……也好。但李老棍子找来,尽量别杀他,留着给红兵”小北京说

    “申爷,你能不能不把杀人总挂在嘴边?咱们市西边的火葬场每天火化上百号人,哪个是你杀的?”李四虽然和赵红兵的兄弟感情也极好,但是这次事情发生以后,李四表现得确实比小北京镇定。

    “李老棍子今天要是来,那么明天火化的就是他”小北京说

    “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你再不回去你就该累死在这里了,明天该火化你了。以后咱们俩倒班陪,行不行?”李四看见小北京几夜没睡,挺心疼

    “四儿,你好好的看着红兵,我一会和大夫护士都打个招呼”小北京有点恋恋不舍

    “知道了,把枪留下吧!”李四让小北京把枪留了下来。

    在这兄弟八人中,李四和赵红兵性格最为接近,都是话不多、讲义气、比较正直、做事情比较沉稳。和赵红兵相比,李四打架下手更黑,更是有仇必报。当年雪夜在二虎家门外零下20度的气温下足足等了一夜报仇就足以说明他身上的确有股隐忍的狠劲。

    九十年代,江湖上曾有句话说:“宁可得罪红兵大哥,也别得罪了四哥”。可见李四的确是惹不起。

    李四和赵红兵最相似的一点是:除了打架以外,其它违法的事儿绝对不干。小纪、费四、孙大伟则不同,他们只要是不太伤天害理且能赚钱的事儿,都会去干的。比如那次小纪等人要去挖古墓,李四就是宁可得罪了兄弟,也不去跟着干

    李老棍子的人来找赵红兵时,小北京刚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二狗也刚刚走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们没先找到赵红兵,他们先找到的是在二楼的小纪。

    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途径知道赵红兵和小纪是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的。但是可以确认的是:他们只知道小纪和赵红兵在这里住院,却不知道住在哪里,而且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没住在同一个病房。他们是问的二楼值班室的护士知道的小纪住在二楼的某个病房。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