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三十九、陈卫东、赵山河(2)

    这就涉及到了市场细分。陈卫东肯定没学过统计学,因子分析、聚类分析什么的肯定不会,所以他也就不能根据嫖客在嫖娼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一定的共性给予其分类并随后提供制服、**等差异化服务。看来,无论在任何行业,没点文化都不行。

    消费行为及习惯简单简单的说就是:喜欢酒后乱性、办完就走、通常即使妓女不要求也会主动戴套、很少有嫖客和妓女发生感情等。

    在八十年代,在我市,组织卖淫的人是极度被人鄙视的。即使是街上的小混子,也瞧不起这样的人。那为什么陈卫东还能混得出去?二狗认为有三个原因。

    1、陈卫东在83年前就已经成名,是名副其实的老混子,以前打过不少恶仗,名气不小。

    2、虽然从事**业为人所不齿,但是他通过组织卖淫的确赚了不少钱,有钱人办事总是容易一些。

    3、他的表弟,当年看完电影〈少林寺〉以后就离家出走,说是要去少林寺学武术。虽然少林寺肯定没去成,但是的确学了一身武艺回来,号称当年我市单挑第一,有不少小兄弟跟着他混。陈卫东的表弟总带着人帮他打架。

    陈卫东的这个表弟当年不到20岁,真正成名是在陈卫东死以后,也就是96、97年。那时候古惑仔正在热播,大家发现陈卫东的这个表弟无论是外形、气质还是性格都和“山鸡”极为相似,所以,在这里,二狗就把他称之为赵山河。

    陈卫东和赵山河的关系,是“狼狈为奸”这个成语的最好注解。

    据说,狼虽然恶毒,但是智商不怎么样,真正坏的其实是“狈”,这个动物前腿比较短,经常趴在狼的背上,总给狼出馊主意。狼的狠毒加上狈的阴险,这还得了?!

    陈卫东是狈,赵山河是狼。虽然狼更加凶残,但是他是要听狈的。而且陈卫东这只狈,要比赵山河这匹狼大上15、6岁。

    陈卫东的饭店兼妓院开在市区北面的钢窗厂附近,约有20几张桌子,饭店里的妓女通常还兼服务员。饭店刚开张时,生意并不好,主要是附近的人不知道这个饭店是个妓院。

    很是恼火的陈卫东居然想出了个极度香艳的办法吸引顾客。

    他的办法是:让他店里所有的妓女统统裙子里不许穿内裤,在给客人上菜时要刻意的走**。上午或者下午不忙的时候轮流去饭店外站着,没事儿更要有意无意的走**。

    这一招虽然有伤风化,但是极其奏效。很快,他的饭店就已经门庭若市了。

    他开的饭店的名字叫“青原鹿”,很快我市就出现了一句顺口溜“要想家庭不睦,请到城北青原鹿”。可见他这个饭店有多么的伤风败俗。虽然陈卫东人品低劣,但是在经营妓院方面口碑还可以,很少去敲诈勒索顾客在经营期间在饭店里也很少有打架斗殴。

    1988年6月份的某一天下午,中午喝了不少酒的刘海柱的兄弟三扁瓜和两个朋友路过了陈卫东的饭店,看见了正在陈卫东饭店门口骚首弄姿的几个女孩子。

    “妹妹你大胆的向前走啊!向前走………!”三扁瓜的一个朋友喷着酒气冲着饭店门口的几个妓女唱着当时热播的《红高粱》插曲。

    “风啊,刮啊,刮啊,把她的裙子刮起来”三扁瓜希望来一阵风,把她们的裙子吹起来。

    三扁瓜等人虽然总和刘海柱在一起,但是他们没有过着刘海柱那样的苦行僧生活,他们还是很好女色的,喝醉酒了,见到妓女,当然要调戏一下。

    据说,这些妓女和陈卫东多数都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东哥,那几个人在那穷得瑟,看见了没?”一个妓女向坐在饭店门口台阶上的陈卫东诉苦。“得瑟”这个词也是东北话,其它的中文词汇很难准确诠释这个词,大概是有嚣张、飞扬跋扈、招人烦等几层意思。

    陈卫东放下手中的小镜子和木梳,站了起来。小镜子和木梳是陈卫东的必备家务什儿,基本是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据说,他经常对着镜子唱费翔的《读你》,“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照着小镜子的他每每唱到这一句,就会严重和这歌词产生共鸣。帅哥,自恋一些没什么。

    “兄弟几个,进来吃饭不?”陈卫东说

    “吃什么吃?没看我们都喝完了?”三扁瓜最爱酒后惹事,上次和潘大庆酒后在厕所里打了一架就是明证。

    “那你在这里聊赤我们的服务员干嘛?”陈卫东说。(“聊赤”就是东北话中骚扰的意思)

    “服务员?是小姐吧?”三扁瓜笑嘻嘻的说。

    “兄弟,说话注意点”陈卫东说。据说当天只有陈卫东一人在饭店,他也不敢和三个人打。

    “你让谁注意?你是谁啊?”三扁瓜不认识陈卫东,跃跃欲试想上去动手,

    “我叫陈卫东,去打听打听去,这片谁不认识我姓陈的?”陈卫东不但自恋自己的容貌,而且还对自己的名气十分自信。

    “我叫三扁瓜,去市区打听打听去,谁不认识我姓张的”三扁瓜学着陈卫东的语气说

    “行啊,你也把号留下了。改天我去找你会会去。”陈卫东知道凭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们三个。

    “不敢来找你三爷你他妈的是孙子!”三扁瓜嚣张的说

    “对,谁他妈的怂谁是孙子”陈卫东一看今天打不起来了,高兴着呢。

    说完,三扁瓜等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不敢来找你三爷你是犊子”三扁瓜临走时又重复了一遍,可能在他心里认定陈卫东不敢再去找他。

    三扁瓜等人刚刚离开,陈卫东就对服务员说“把赵山河找来!”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