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古典流氓 四十、太极梅花螳螂拳(2)

    “三哥,怎么弄的?”小北京虽然和三扁瓜以前打过一架,但是后来完全消除了误会,俩人关系相当不错。

    “陈卫东,就是开青原鹿的那个?”小北京虽然没彻底醉倒,但是也有七八分醉意了

    “他怎么就那么牛逼?”小北京一向有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爷气。

    “叫醒柱子哥吧”

    “不用了,你看他俩还能起来吗?我去吧!”小北京说

    在二狗的记忆里,这貌似是小北京唯一的一次为赵红兵以外的人出头。小北京谁都不服,从来没把哪个混子放在眼里,但他到现在都不曾承认过他是个混子或曾经是个混子,因为他虽然极其擅长打架但从来就没想过要混黑社会,他打架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和赵红兵不受欺负。他这次帮三扁瓜,最重要的是他有着一颗感恩的心,毕竟在和李老棍子打架时,刘海柱和三扁瓜等人二话没说就抄起家伙就来帮他们,在和二虎打架时,三扁瓜又冒着风险把枪借给了他们。如今三扁瓜被打成这样,他再不出手也枉被大家尊称一声“申爷”了,尽管“申爷”二字在大多数情况都带有开玩笑的意味,但小北京每次听到都觉得十分受用。

    “我让厨师热热菜,三哥你们在这慢慢吃,我一会儿就回来”小北京说完就走了出去

    “小申,行吗?我们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们先吃口饭吧”小北京拎起了头盔走了出去

    在打这次架之前的一个多月,小北京和赵红兵刚刚买了台红色的幸福牌摩托车,这摩托车噪音极大、车身很重、马力很足,骑在马路上很是招风。小北京喜欢高速飚车,每天骑着这摩托车招摇过市。二狗从小就被逼接受过极速体验,极速体验和濒死体验差不多。通常是马路上的人刚刚听到小北京摩托车发出的轰轰的噪音然后转身去看时,已经只能看见小北京摩托车后面冒出的白烟了,可见小北京的车开得有多快。当然,随着小北京年龄逐渐增长,车速也一天一天的慢了下来。二狗再次感受到1988年小北京的幸福摩托的速度是在乘大巴去浦东机场的路上经常可以看见的磁悬浮。当年,小北京把他们俩那台红色幸福摩托的速度开得和那磁悬浮速度差不多。

    唯一敢坐小北京的摩托的就是赵红兵,尽管赵红兵不敢开得那么快,但是他敢若无其事的坐在小北京的摩托上,他对小北京的为人和骑摩托车的技术有着同样的高度信任,这是他俩通过无数次把性命交到对方手上才铸成的无可比拟的相互信任。可能,赵红兵对小北京技术的信任要超过小北京对自己技术的信任。

    小北京和赵红兵第一天把摩托车买来时赵红兵的三姐也在,小北京嚷嚷着要送三姐回家。三姐从小没少乘过轿车但却从没乘过摩托车,感觉很新鲜,就上了小北京的摩托。不必说,肯定是一路风驰电掣。据说,那天小北京把赵红兵的三姐送到她家楼下时,赵红兵的三姐已经吓得不会下摩托车了,呆呆的在摩托上坐了一分钟后放声哭了起来,哭得花容失色。为此事,赵爷爷严厉的批评了小北京。

    忘了说了,小北京送赵红兵三姐那次不但是三姐第一次坐摩托车,也是小北京人生中第一次骑摩托车。上车之前,小北京刚刚认真的看了一遍说明书,刚刚知道了哪个是离合、哪个是油门、怎么挂铛。

    “你早晚得骑摩托上了树!以后别开那么快了”第二天缓过神来的三姐对小北京说

    “三姐,我还没和你结婚呢,我能死吗?”小北京痴痴的看着三姐那圆睁的杏目。

    “要想死的快,就骑两脚踹”赵红兵笑吟吟的评价说

    根据我市交通部门统计,至公元2000年,在我市九十年代购买摩托车的近900名消费者中,幸存(请原谅二狗用“幸存”这个词)至今而且身体没残疾的只剩下了不到200人。当然了,小北京就是这幸存的200人其中之一。

    小北京一阵风似的单身一人杀到陈卫东的饭店时,陈卫东的饭店依然门庭若市。毕竟,陈卫东的饭店和普通饭店不一样,虽然其它的饭店这时间已经打佯了,但人家陈卫东这边才刚刚开始。

    小北京到了青原鹿门口,摘下头盔挂在了摩托车的车把上,摩托车火都没熄。

    “陈老板在吗?”小北京进去以后微笑着问服务员

    “在呀,你是?”服务员听小北京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还以为是陈卫东生意上的朋友呢

    “我的他朋友,找他有点事儿,麻烦您帮我叫一下”北京人是出了名的礼貌,对服务员说话都称呼“您”而不是“你”。

    “好呀,你等一下”

    “谢谢”

    几分钟后,獐头鼠目的陈卫东东张西望的走了过来。

    “谁找我?”

    “陈老板,您好,是我找您”小北京边客气的说着边伸出了手走了过去,貌似要和陈卫东握手。

    “你是?”陈卫东虽然也伸出了手,但是他也是满腹狐疑。

    “呵呵,您不是认识我了?”小北京离陈卫东越来越近

    当小北京和陈卫东的双手要握在一起寒暄时,小北京突然一拳重重的打在了陈卫东的小肚子上,随后抓起了陈卫东的头发就是一电炮。

    陈卫东还没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已经被小北京打倒在地了。

    原来,小北京听三扁瓜说赵山河会武术,他以为陈卫东也会点武术,所以笑里藏刀打了陈卫东一个措手不及。

    小北京随手抓起了身边的一个白酒瓶子,抓着陈卫东的头发开始朝陈卫东猛砸。小北京抓人家头发的手型和普通人不一样,他抓住人家的头发以后手指向右扭上90度再用力向上一扳,抓的是结结实实。

    陈卫东再怎么说也是称霸一方的枭雄,活了一辈子还真没挨过几次打。这次,不但被打而且还是被抓着头发打,这可能是他最狼狈的一次。被偷袭了,没办法。

    后来小北京说,虽然地痞流氓打架时爱抓头发,但是如果抓到一个多少会点武术的人的头发绝对不是件好事。因为抓头发这样的低级擒拿破绽太多,最少有七种方法可以破解。他之所以敢抓着陈卫东的头发连踢带打,是因为他艺高人胆大,陈卫东随便怎么样也跳脱不了他的手掌心。

    “三扁瓜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刘海柱的兄弟,以后你再敢欺负他我杀了你”小北京对着满脸是血躺在地上陈卫东吓唬。

    说完,小北京转身快步离去。

    这时,赵山河出现在了饭店的门口。据说当天是他喝多了,刚出去吐,吐完正好看见小北京打完陈卫东转身要走。

    “把他给我拦住!”陈卫东踉跄的站了起来对着赵山河喊。

    “单挑还是群殴?”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赵山河又给小北京出选择题了

    “单挑!”小北京斜着眼睛冷笑着看着赵山河声音洪亮且干脆的说。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