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十六、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

    赵红兵说勾疯子和李老棍子还得继续掐一点都没说错。继续掐的不仅仅是勾疯子和李老棍子,还包括张岳及其手下与陈卫东和赵山河的对掐,无数想一战成名的小混子之间的混战。甚至,当时已年近30岁早已决定再也不打架的赵红兵也有几次不得不再次动手——像赵红兵这样成名已久的大混子,再亲自和别人动手是件很丢人的事儿。

    而这次大规模混战的导火索就是发生在93年春夏之交的张岳与陈卫东、李老棍子与勾疯子之间的结仇。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互相之间的连续几番恶战极其残酷且血腥,而且由于这些恶战极其具有传奇色彩,传到那些正被荷尔蒙剧烈燃烧着的18、9岁的男孩子耳中时,他们都把这些人和事当成自己效仿的对象。93年我市那些20岁左右的男孩子腰里别着一把军匕或者兜里揣着把卡簧走在街上是最时髦的行头,就像是今日之中国的少男少女脖子上都挂着MP3一样,是必备的。二狗还记得当年很多男孩子都把军匕挂在腰后,故意把衬衣塞在裤子里,露出军匕的绿色外壳,晓波和丁小虎就是这年轻一代的混子的杰出代表。

    八十年代的赵红兵和孙大伟等这些混子们喜欢弹唱的是“七月里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海风轻轻的吹海浪轻轻摇”这样的乡村民谣或者军旅歌曲,而新一代的混子们如晓波和丁小虎等人爱唱的是“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我是曾经问个不休”摇滚歌曲,而且他们,连吉他也不愿意去学了,直接开嚎。二狗曾清晰的记得丁小虎当年最爱唱的就是“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流氓、流氓,你拿着卡簧”,的确,93-96年的我市,身边如果想有漂亮的姑娘,那么口袋里必须装一把卡簧,否则既不会有漂亮的姑娘青睐,也保护不了身边漂亮的姑娘。

    93年的混子们不再乡村了,开始摇滚了。不再侠骨柔肠了,开始声嘶力竭了。

    第一个开始摇滚的混子是表哥,他摇滚的对象是陈卫东。

    自从陈卫东和赵山河跑路以后,张岳等人一刻也没放松打听陈卫东和赵山河的消息。终于有一天,表哥无意间在铁南的一家饭店门口看见了正走进饭店的陈卫东。

    据说陈卫东非常点儿背,自从他犯了事儿以后他一直躲在铁南的一个老混子家中,一直没敢露面,但是那天实在在家呆不住了,出去喝了一顿酒。但是就这一顿酒。就喝出了事儿。

    表哥这个绰号是真实的,他在江湖中的绰号其实是二锤子,但张岳等人都叫他表哥。他这个绰号的由来是他和富贵在狱中关系极好,待富贵出狱后二锤子把富贵介绍给了张岳,张岳也对富贵很好,所以富贵对二锤子感激泣零。有一次喝酒,已经醉得开始说胡话的富贵握住二锤子的手哭着说:“表哥,你对我太好了,我这一辈子没爸没妈,在我20岁以前,只有你把我当人看,我富贵才有了今天”

    其实是富贵喝多了,他错误把二锤子当成了那个从小就照顾他的表哥,他心中的表哥和二锤子已经混为一体。当时张岳等人看到富贵这个样子,都以为二锤子真是富贵的表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是富贵喝的太多了,连人都不认识了。从那以后,张岳团伙内部都戏称二锤子为“表哥”,虽然表面上是在开二锤子的玩笑,其实是在挪榆富贵酒后乱认表哥。

    表哥虽然不是富贵的亲表哥,但是这两个人比亲兄弟还亲,买的房子也是一个单元的门对门。富贵的右手被废以后,情绪最激动的就是表哥,他发誓要把陈卫东和赵山河全废掉。在紫月亮斩掉宋老板的一根手指头也是表哥所为,足可见其残忍。

    听说表哥在入狱前也是个大好青年,只是偶尔在街上打打架,他入狱时仅17岁,而且入狱的原因也极其可悲。他的一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因盗窃罪被捕,在审讯时,被警察打得死去活来后被迫供认表哥曾与其共同盗窃,而其实表哥根本没有参与盗窃。表哥随后被捕,继而在毫无证据的前提下被强判劳教三年。

    出狱后,表哥跟了张岳,成了称霸一方的大混子。

    说起表哥被曾被强判这件事,二狗想起了二狗及其同学在高三下半年刚开学时遭遇的一件悍事。那是上个世纪末的某年,二狗所在高中的门口前的一家小饭店发生了一件惨案,该小饭店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经营,当时不过23、4岁,貌美如花,我校的男生经常在晚自习之前去她的饭店吃饭,就为了能多看她两眼。但在二狗高三下半年的三月份下旬,该老板娘夜间在饭店被先杀后奸,请看清,是先杀后奸。

    刑警随后找到了我校,他们认为我校的男生作案嫌疑最大。据说,他们对我校的校警要求列举出我校一些有暴力劣迹尤其是酒后暴力劣迹的学生。我校的校警为图省事儿,直接将二狗等14人列出交由刑警审讯。二狗等14人之所以被校警交出是因为二狗等人曾经在高三下学期开学那天在某家大型饭店酒后和一群年近三十岁的社会流氓发生冲突,二狗等人将其打跑后砸了他们开的两台车,刚刚在全校大会上被给予警告处分。这完全符合刑警“有酒后暴力劣迹行为”的学生的要求。

    时隔十年,二狗仍清晰的记得审讯的每一个细节。去的时候,二狗根本就不知道警察要找自己干嘛。

    “你叫什么名字?”审讯二狗的刑警和蔼可亲,一头白发。边说还边给二狗推过来了一杯茶水。

    “孔二狗”二狗实在没法对眼前的这位慈眉善眼的警察设什么心理防线。

    “听说你挺爱喝酒的是吧!”老刑警微笑着对二狗说

    “恩……偶尔喝点”二狗还挺不好意思。

    “年轻人爱喝点酒没什么,我也爱喝酒,你平时能喝多少?”老刑警一副要找二狗谈天的架势。

    “也就是半斤吧,再多就不行了”二狗挺谦虚

    “那你也算是可以了,以后少喝点。你平时都干什么?”刑警开始“诱导”二狗了

    “平时?上学啊,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哪有空干别的”二狗说。

    “恩,那你平时去看录像什么的吗?”刑警继续“诱导”。

    “偶尔看吧,现在也没时间”二狗实话实说

    “那你看过黄色录像吗?”终于切到正题了

    “…………”二狗确实看过,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哈哈,看过也没什么,你就直接说吧,没事儿”看样子,老刑警十分理解年轻人

    “恩,看过”二狗承认了。

    “那你看过的片子都是什么呢?”老刑警说完拿起了笔。

    “没看过几部,好象只有《蜜桃成熟时II》,《不扣钮的女孩》这些”其实二狗记不住片名,都是在费四的录象厅看看热闹,只不过由于二狗十分喜欢李丽珍,所以记住了这两个片名。

    “还有吗?”老刑警停下了笔

    “没了”二狗的确当时也想不起别的片名了

    “那你能介绍一下这些片子都讲的是什么内容吗?”

    “是说……”二狗发挥能忽悠的优势,唾沫横飞的给老刑警讲了20几分钟。

    “行了行了,别讲了,我知道了”老刑警一脸无奈,看样子是被二狗烦的不轻。

    “那……”二狗讲到一半被打断了,也很是不高兴。

    “你先回去吧,以后有事儿再找你”

    “那您这次找我是什么事儿?”二狗心中始终有这个问号。

    “没事儿。就是和你聊聊天。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联系,我市局三队的,我姓徐”

    “哦,徐叔,那我走了,再见”二狗一向嘴甜。

    二狗走出校警室的门时,发现前段时间同时参与砸车的一位邓姓男同学就在门外站着,看样子是在等着警察下一个问话。

    “二狗,他问你什么了?”

    “没问我什么啊?就是聊了聊天”

    “就是聊天而已?”

    “是啊”

    二狗说完,该邓姓男同学微笑着、轻快着走进了校警室的大门。

    二狗没想到,再见到这位邓姓男同学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在被老刑警问完话以后,他就被刑警带回刑警队“审问”,出来时,已经没有人样了。

    这位邓姓男同学最大的特点就是相貌不俗。怎么不俗?他长的倍儿像**犯!如果他演**犯,根本不用化妆。儿虎!依稀记得上高二时,二狗班级里曾有好事者将该邓姓男同学团证上的相片撕下来,做了一张简易的通缉令,上书“**嫌疑人邓某某于199X年X月X日涉嫌**XXX一名,现被通缉…………”贴在了学校的海报栏上,全校的学生看见了以后没有一个不笑的,还有很多天真的女同学竟然信以为真。这一切,都因为,该邓姓男同学长得实在太像**犯了,17、8岁时已经长了络腮胡子,从来不刮,大眼睛、厚嘴唇和这络腮胡子混在一起,他不是**犯谁是?

    而且,在案发前的当晚,他刚刚在该女老板的饭店中吃过饭,还欠了帐,人民币11元整,一盘尖椒干豆腐,两瓶啤酒。

    先杀后奸案的第三天,真正的凶手落入法网,该邓姓男同学被释放。

    “只要再打我一个小时,我就承认是我**的了”满身伤痕的邓姓男同学泪眼婆娑的说。

    “他是怎么把你抓起来的?为什么啊?”二狗强忍住笑,问了一句。

    “他在帐本上看到有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欠帐,我说是。他又问我看不看黄色录象,我也说看过。他又问我看过什么黄色录象”

    “你怎么说的?”二狗忍不住追问。

    “人肉叉烧包”该邓姓男同学一脸严肃且无辜的一字一顿用正宗东北话朗诵出了这部影片的名字。东北话的正宗发音是:人(yin)肉(you)叉(ca)烧(sao)包。

    “……哈哈哈哈哈哈”二狗等人一下全明白了,实在按捺不住齐声大笑了起来。

    该邓姓男同学随后泼了二狗一身墨水解恨。

    二狗讲这个真实发生在二狗身上的案例就是为了告诫各位读者,被审讯时,一定要像该邓姓男同学一样不是自己干的就不承认,千万别像表哥一样屈打成招。

    据说那天表哥看到陈卫东时表哥也只是和一个朋友在一起,他是骑着摩托车时看到了陈卫东的背影以后骑摩托掉头回来确认是陈卫东后随后跟了过去。

    表哥和张岳一样,出来时从来都是随身带枪。

    机不可失,表哥根本就来不及去找张岳等人商量。表哥尾随着陈卫东进了饭店的包间,饭店的包间里只有陈卫东一个人。

    “姓陈的,你认识我是谁吗?”表哥说,手伸向了黑色的夹包里。

    “不认识”陈卫东是老江湖,他看见表哥这架势就知道夹包里肯定有枪。

    “我是富贵的朋友”表哥说,表情很平静,但是枪已经掏了出来。

    “富贵的事儿,和我无关”陈卫东赶紧解释,他觉得眼前这人是想杀人。

    “扯淡!那你说说和谁有关?”

    “我表弟,赵山河。兄弟好好说话,如果需要钱,你说个数”

    “这事儿,和钱无关”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今天我不杀你,我就废了你。你要了富贵的一只手,我只要你一条腿。你要是不老实,我就杀了你”

    “…………”

    “按住他!”表哥对他的兄弟喊。

    表哥走上前去,用枪顶住了陈卫东的膝盖骨。

    “以后买个轮椅吧!”表哥说。

    “砰、砰、砰”,表哥连开三枪,三枪打的是同一个地方,都是陈卫东的膝盖骨,表哥有废人经验,朝膝盖连开两枪,那么这条腿肯定是废了,如果开了三枪,那么这条腿肯定是得截肢了,再高明的医术也保不住了。

    据说,第一声枪响过后,陈卫东就干咳一声晕了过去,没受什么罪。而且还听说,表哥开枪时还用一只手捂着耳朵,好象很怕听到枪响的声音。

    果然,陈卫东被送往医院后截肢。

    当日,江湖中第一个摇滚的表哥跑路了。摇完了,他滚了。

    十几年后,服满十几年大刑出狱后的表哥有一次曾对赵红兵说:“再大的混子无非也是人,挨了枪都是一个样,我崩陈卫东的腿没感觉有什么不同。混的再牛逼,一枪也就了事儿了。我现在就不信谁真是不要命!”

    “不要命的人肯定有”赵红兵说

    “谁?”

    “张岳”

    “恩,是”

    的确,如果当年第一个摇滚的表哥是崔健的话,那么张岳就是猫王,比谁都摇滚。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