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二十八 华山论贱(上)

    赵红兵等人分析了当前的形式又确定了对竞争对手的策略,各个都喝得五迷三道,去了巴黎夜总会。

    二狗曾经看到有人曾这样评价“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即使当他身着短袖短裤浑身泥泞的在足球场上踢足球时,他那优雅的气度也会让人感觉他是在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踢球。

    小梅和宋老板的确是云泥之别。见过小梅的人都说:她怎么会成为宋老板的姘头?她怎么会看上宋老板?

    “好X都让狗日了”多数人都会这样粗俗的感叹一句。

    他们都不了解小梅当初的苦衷。

    “富贵,你回来了”嘈杂的音乐声中,小梅用不大的声音对富贵说。

    “恩,这几位你不认识,都是我哥哥,你好好的给他们安排个地方坐下,上最好的酒”富贵指着身后的赵红兵和张岳说。

    “恩”小梅笑吟吟的把赵红兵等人带到了二楼。还朝张岳笑了笑。

    赵红兵虽然思想越来越成熟,但是记忆力却越来越差,这是酒精重度侵蚀的后果。他又忘了小梅是谁。

    “刚才和富贵说话的那姑娘是谁啊?我怎么看那么眼熟?”赵红兵这脑子是彻底完了。

    “红兵,那不就是那天张岳婚礼时交给你一封信的那个姑娘吗?富贵不就是因为她和东波打了起来吗?你现在怎么跟半个弱智似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小纪嘲笑赵红兵。小纪和赵红兵从小就认识,整日互相挖苦。

    “哎,对,就是她!张岳,那天那封信就是她给你的!”赵红兵才想起来小梅是谁,转头对张岳说。

    “哦,哦……我知道”张岳有点要顾左右而言它的架势。

    “她那信里是什么内容啊?”小纪继续八卦

    “没什么……”张岳说。“哎,你看,下面又打起来了”张岳终于找到了个借口

    张岳当时虽然没有说小梅给他写信的内容,但是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小梅那封信的梗概:小梅从16,7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张岳,尽管张岳并不认识她。她对张岳发怒时的样子一直以来都是特别着迷,她认为张岳才是真正的男人。后来张岳去了她家去找宋老板,她对张岳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那天在她家,张岳也并没有为难她。她认为,这个男人,不但在需要展现男人勇气的时候凶悍绝伦,而且在其它的场合又能表现的足够的绅士。后来,她听说了张岳要结婚,她想看看张岳的老婆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且她也想让张岳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个女孩子在默默的喜欢他,祝福他。所以她就去参加了婚礼。

    在婚礼上,小梅认识了富贵。在富贵为了她拿起烟灰缸砸东波的那一刹那,小梅从富贵的脸上似乎又看到了张岳那似曾相识的表情。她肯定是得不到张岳了,但是富贵就是个小一号的张岳。没有张岳,富贵也不错。她在婚礼结束后跟富贵要了传呼。很快,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时候的宋老板早已经不在市区再出现了,和小梅的关系也早已告终了。

    后来有人说:“其实小梅喜欢的并不是富贵,而是张岳,她和富贵在一起,是想和张岳离的近一点”。

    二狗倒不这样认为,二狗觉得或许开始小梅和富贵在一起有张岳的原因,但是到了后来肯定就是他们二人间纯粹且真挚的爱了。

    富贵打架扎人很在行,但是经营夜总会却不是很在行。所以夜总会刚开始营业时,一直是小梅在打理。

    “现在这些小孩子打架还真是敢下手啊!”赵红兵沿着张岳手指的方向看去,感叹了一句。

    的确,舞池里十来个混战在一起的年轻人各个手持利刃互相追砍,一副不砍死一两个人绝不罢休的架势,舞池里的人早就散开了,躲的远远的看热闹。有两三个人杀得兴起,踩着小圆桌追来追去,踩翻桌子无数。

    “张岳,他们这么打,你得帮富贵管管吧,成天这样打架这还有法经营下去吗?”赵红兵说。

    “没事,让他们打去吧。他们愿意打,别人也愿意看热闹。等他们打完,简单收拾一下,十分钟后,这里肯定继续歌舞升平。明天让蒋门神找今天晚上在这里闹事的人赔钱,就结了”张岳翘着二郎腿,在二楼上优哉游哉的向下看热闹。

    “成天这么打架,谁还敢来这里玩儿?”赵红兵说。

    “呵呵,越打架来玩的人就越多,富贵不是说了嘛,光昨天晚上,这里就躺下了五个,你看今天这里人少吗?架照打,舞照跳。营业第三天,这里就扎死了一个,人刚抬走,大家又该蹦迪蹦迪,该喝酒喝酒了。”张岳说。

    “现在这些人,都他妈的疯了”赵红兵说了一句。

    “你收拾几个在这里闹事的,看谁还敢在这里闹事!”费四说。

    “没用,来这里肯定都不是喝第一顿酒了,基本都是第二顿酒甚至第三顿酒。喝成这样天王老子他们也不怕了,还能怕我?我要是去说不定他们连我都敢捅。等到第二天,我们去找他们赔钱的时候,他们又该找人跟我或者富贵说情了。人家找了和我关系不错的人说情又愿意赔钱,你说我收拾他干啥?”看着这些整日厮杀的醉鬼,张岳也有点无可奈何。

    “他们是为了什么打架呢?”赵红兵很是不解。

    “你20岁出头的时候成天打架又是为什么呢?你那时候打架可比他们还狠。”小纪笑笑说。

    “……呵呵,也是啊!”赵红兵想了想,的确他20岁出头的时候成天打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二狗对93年的巴黎夜总会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该夜总会入口处贴着一张大幅顾客须知:本夜总会禁止携带砍刀,军刺及匕首等凶器入内,一经发现,立即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这是二狗见过最具幽默感的顾客须知,二狗去过中国各地夜场无数,只见过顾客须知上写着“禁止自带酒水”的,没见过“禁止携带砍刀”的。这颇有点去年看到某校校规中有“禁止本校男性教师猥亵女学生”的黑色幽默。

    但是这告示显然一点用都没有,二狗当年在那里经常看见很多看似并未携带任何凶器的人在斗殴一开始就抽出了一把特大号砍刀,这把砍刀在斗殴之前究竟被他藏在何处对二狗来说至今还是个谜。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