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二十九 有赵山河没我,有我没赵山河(上)

    张岳和赵红兵等人说着话,看得却是清楚,丁小虎等4,5个人明显占据了上风,双方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两分钟后对方开始溃败,一个接一个的逃出了夜总会。

    “是他们先惹我的,是我弄坏的东西,我赔你不就结了?”丁小虎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据说此战中,丁小虎鼻子被钢管砸破,虽然伤得不怎么重,但是鲜血横流,很是狼狈。大家都认为他鼻梁被砸了一钢管却没砸断简直就是个奇迹。

    “你快走吧,这里的帐,明天再算”小梅说。

    “我说了弄坏东西我赔,你凭什么让我走?”丁小虎说。丁小虎从没在女人面前跌过份。

    “过一会他们找人来了,你想跑都跑不了”

    “你问问去,我怕过谁?”丁小虎说完就去了洗手间洗脸上的血。

    丁小虎小时候住在西郊,14岁的时候才搬进市区。他小时候所在的西郊,绝对是我市的流氓高产地,盛产流氓。不但高产,而且质量过硬,堪称我市黑社会成员的摇篮。李老棍子,张浩然,老五,黄老邪等老混子均来自于西郊,张岳小时候也住在西郊。就算到了今天,如果说我市最有名的黑社会头子有十个人的话,那么来自于西郊那个黑社会摇篮的流氓起码有四个。荷兰有球星加工厂阿贾克斯,我市有流氓加工厂西郊。从西郊走出来的混子各个心黑手毒,在人数相近的前提下,市区里的混子通常不是西郊流氓的对手。大家都说,“城西黄老邪”就是因为比别人早一步来了市区而且跟了李老棍子才有的相当的名气,如果黄老邪不进市区而是留在西郊,早就被西郊的流氓打得后半生不能自理了。日后由于丁小虎的关系,二狗认识了很多来自于河西的流氓。二狗对大家对黄老邪的评价很是认同。

    写到这里,二狗想起了分析不同人群相似性和差异性的一种基本分析方法,先验分类。所谓先验分类就是根据收入,职业,年龄,所在区域等人口统计特征进行分析,从而判断某一群体所表现出来的一些共性,为了能更好的阐述我市混子的构成情况及特征,二狗认为以区域判断最为合理。根据区域,二狗把我市的混子分为四类。

    西郊流氓:西郊是农业区,家中大多从事第一产业,混子们多数无正当职业,民风最是彪悍,全市超过一半由斗殴引起的命案都是西郊流氓干的。90年代市区的流氓都已不偷不摸不抢了,但是他们却还在干,不够与时俱进。他们来市区需要乘公交车,从市区开往西郊的那路公交车我市的市民只要是脑子没被驴踢过就绝对不会上,上了车什么事都有可能出。他们来市区通常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3-5个人,但却普遍敢和市区内10来个人的流氓团伙火拼,而且胜出的多数都是西郊的流氓。代表人物是李老棍子。这个流氓生产线生产出来的最新一代优质产品就是丁小虎。

    回民区流氓:其实回民区流氓人数并不多,而且可以说至今也没有黑社会组织,多数回民区的人都很与人为善。但是每当回民区的人和外人发生了冲突,回民区连老人和小孩都会抄家伙出来帮忙,所以虽然回民区流氓不多,但是外人仍然不敢轻易去惹。这么多年来,全市所谓“斗殴大场面”基本全由回民区制造。代表人物是东波,东波可以说是回民区的败类,黑社会他肯定算不上,他只能算是流氓。即使他是败类,如果他被欺负了,回民区的人也会一拥而上帮忙的。

    东郊和城北的流氓:这两个区域以国营大中型工厂为主,属于第二产业。他们通常是以某个工厂宿舍集中区为单位,每个工厂宿舍都会有一个比较有向心力的流氓团伙,人数或多或少。九十年代,这个区域的待业青年最多,终日无事可做,折腾的最欢,全市在九十年代险些让他们闹翻了天。代表人物就是二虎和陈卫东,他们俩是我市两家最大的国营工厂宿舍区的头目,他们在本厂的混子中说一不二,是绝对的领袖,吼一嗓子至少能叫出来50个小兄弟,但是他们在市区就未必能呼风唤雨了。

    铁南的流氓:这个区域的流氓始终不成气候,打架最衰。二狗认为他们之所以打架衰是因为他们的生活普遍富足,就算是90年代全东北的青年都在待业,作为铁路职工家属的铁南子弟们多数也有工作,即使没工作,家里的父母也有相对较高的收入。生活富足的人打架通常要衰一些。通常情况下,他们不大敢来市区折腾。当年被张岳一记刮刀破了相的路伟是其代表人物,碰上不要命的撒丫子就跑。

    市区的流氓:市区的流氓最大的特点就是敢惹事,穿的好,敢泡妞,爱凑热闹。但如果说打起架来可能和西郊的流氓有一定差距。在外面敢惹事的通常家境都不错,要么是某局局长的儿子,要么是大款的儿子。菜刀队就是市区流氓的代表,敢惹事但是还挺怕事。所以说,市区出了几个像赵红兵,张岳,李四这样敢惹事又不怕事的混子,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很快就成名了。

    那天,和丁小虎在一起的,就是几个和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西郊流氓。别看人少,战斗力可真是一点不差。

    丁小虎从洗手间洗完脸回来以后,夜总会里又歌舞升平了,好像刚才的斗殴根本没发生过。

    在此,二狗感慨一下我市人民的胆量。

    “现在的人还真是不怕崩一身血”赵红兵看着一楼那些又开始群魔乱舞的人说。

    “呵呵,我就说吧!”张岳说

    正在这时,“吭!”一声闷响。

    “我操!”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赵红兵等人都吓了一大跳,齐声喊出了“我操!”,都习惯性的踹翻了椅子,蹲在了地上。最敏感的张岳还从包里掏出了枪。

    这些老江湖都听出来了,刚才那动静是枪响。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