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三十、沈公子,有钱!款式!(下)

    二狗之所以知道那天张岳和赵红兵这俩大男人居然整整在马路上聊了一夜,是因为那时候二狗正值暑假,天还没亮就跑出去打篮球,正好在马路上看见依然聊得兴致勃勃的他俩。

    总之,那天早上二狗看见的,就是穿得比市长还正式的张岳和穿着一条肥肥大大的军裤的赵红兵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没睡呢,呵呵。你快去玩球吧”

    当天他俩究竟在聊什么二狗不知道,但是根据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以及二狗对他们二人的了解二狗完全可以猜到当晚他俩究竟聊了些什么。

    “高欢生了,昨天,儿子”

    “恩,是吗?”

    “红兵,你别装做无动于衷的样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我想什么?”

    “懒的说你”

    “呵呵,咱们俩有啥不能说的”

    “你对高欢怎么就没你当年打架时那股狠劲?你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看着她怀孕,看着她生孩子。和你认识十几年,真不知道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敢干,但是一碰见高欢的事儿,怎么就这么怂”

    “………………”

    “结婚的事,不是两个人的事。张岳,我们能不说这些吗?”

    的确,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儿,至少,是两个家庭的事儿。

    “张岳,你现在挺爱讹钱啊?呵呵,你现在应该不缺那几个钱了吧”

    “怎么不缺?我缺。不讹钱不要帐,钱从哪来?老婆和兄弟*什么养活?”

    “现在你不是有夜总会么”

    “夜总会是富贵的,我没多少股份。今天我让马三跟菜刀队那几个小子要钱,也是帮富贵要的,他是残疾,没办法,以后总得有个生活,我不罩着他,他怎么活。”

    “跟那几个孩子要钱,有点过了吧”

    “菜刀队那几个小子,就是癞蛤蟆上脚面子,不咬人但是它烦人”

    菜刀队的那些人,有点像那谁谁谁谁。虽然他们不能对张岳、富贵等人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的确是招人烦。就好象是在paris抢torch的那位,他明知道抢不走,但是他就是故意恶心你,你有辙么?对付这样的人,必须得收拾,必须得削,必须地。

    “菜刀队的人说赵山河回来了?”

    “肯定回来了”

    “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不弄死他,也让他下半生不能自理”

    “呵呵,他的确该被收拾,这事其实还是沈公子那天惹起来的,沈公子总觉得欠富贵个情。如果需要收拾赵山河,算上沈公子一个。有沈公子,当然就有我。而且刘海柱刘哥也说了,收拾赵山河也算他一个”

    “别扯了,收拾那小崽子用你们出手吗?”

    “收拾他的时候,你不找我,我和你急”

    “根本就不用你”

    沈公子就没欠过别人的人情,富贵这算第一次。这人情,沈公子不还不塌实。

    “张岳,你现在和别人打架多数都是因为钱的事儿吧!”

    “这社会你看没钱行吗?”

    “不行”

    “红兵你就是命好,从来没穷过,你不知道穷的时候是什么滋味”

    “你说说”

    “从我们上中学时认识到你高中毕业以后当兵走,你见过我穿过一件新衣服吗?”

    “……没有”

    “恩,我穿的衣服都是我哥穿剩下的。我大学毕业上班才穿了人生中第一件新衣服”

    “呵呵,你现在不是穿得很好吗?”

    “红兵,那你是没去过南方,你知道现在的南方是什么样吗?你没去过深圳。你去深圳,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多精彩了”

    “有多精彩我不知道,反正我入狱到出狱,这么多年,我没发现咱们这里有什么变化。你看看,这些厂房,这些烟囱,不还是十年前咱们上高中时的那些吗?”

    “咱们这里是没变化,但是人家南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家政策的原因,东北的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而南方尤其是特区的经济蓬勃发展。东北正在由当年的全中国最富庶之地沦为平庸。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当年几乎所有东北人,竟然还都抱着所谓的铁饭碗、金饭碗浑然不觉。

    赵红兵,又不懂张岳究竟在说什么了。

    混子,对政治和政策的嗅觉总会比普通市民灵敏一些。“春江水暖鸭先知”。二狗模仿造句:“政策一变混子知”。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