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四十、茕茕白兔 东走西顾.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赵山河毕竟在社会上名气不小,在他瘫痪的第一年,有很多的社会上的朋友来看望他,每次看望,都扔下千八百块钱,赵山河这一伤,倒是一下收入了20,30万。虽然,这和赵红兵在2004年再次入狱时饭卡上收到的钱有数量级的差距,但是在当时还是相当可观的。

    在赵山河瘫痪的第二年,只有逢年过节有一些朋友来看望他,还是扔下千八百块钱。赵山河,就凭这点钱活着,阿娇虽然还是不事劳作,但是对赵山河始终不离不弃。

    在赵山河瘫痪的第四年,当年和他一起从小玩到大的那些兄弟还是来看望他,还是扔下千八百块钱,但是赵山河的积蓄已经花光,开始四处借钱。开始,那些兄弟还愿意借给他,但是后来,都知道这就是个无底洞,每当阿娇开口借钱时,都避之不及。

    在赵山河瘫痪的第五年,他家的经济已经彻底崩溃,吃了上顿没下顿。

    在赵山河瘫痪的第六年,阿娇工作了,职业是蹬三轮车,也就是“板的”,和当年的老五是同一个职业,但是人家老五这时候凭着自己的汗水已经在我市开了三家小超市,俨然一个小老板。

    在我市几百个三轮车夫中,女人蹬三轮加起来不超过十个。

    而在2003年,这不到十个女性人力车夫中,有阿娇一个。在八年前,她还是全市出名的美女。

    阿娇以前绝对是个懒人,让她干活简直比登天还难。据说在96年的时候,她阅读的刊物就是《瑞丽》,那在当年,绝对是前卫的杂志,绝对的“败家老娘们儿培训手册”,当时全市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有这么本杂志。当时阿娇就是成天用这本哺育并培训了日后十几年千千万万个中国败家老娘们儿的《瑞丽》来指导自己的衣食住行,可见她有多败家。

    但当家里揭不开锅,她跪借无门的时候,看着自己那虎头虎脑聪明伶俐的孩子和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当年她心中的偶像赵山河的时候,她上街了,蹬三轮车了。据说她不去做售货员而是去蹬三轮车的原因是:蹬三轮车每个月大概能够收入900-1000块钱,而当售货员每个月大概只能收入600块钱,二者之间,差距是300块钱,没了这三百块钱,她儿子连学都上不起。1000元,或许还买不了她当年的半条裙子。

    二狗认为她还是可敬的,如果她选择去当妓女,那肯定要比这收入高,她肯定会是头牌。但她没去,究竟是因为对赵山河忠贞还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被人说三道四,二狗不得而知。总之,她选择了*自己的体力和汗水吃饭,最原始的。

    说起阿娇,二狗又想起了现在在地震灾区战斗的那些英雄们,他们,未必也都是完人。那些现在在地震灾区舍己救人的官员、警察、解放军们,或许当灾难没有真正来临时,他们中有的人可能是经常琢磨怎么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或者是经常欺负欺负老百姓的警察、或许是经常在军营里吸烟酗酒的“坏战士”。但当灾难来临时,他们几乎全部都迸发出了人性的光辉,在大的灾难面前,他们毫无惧色,奋勇向前,把二狗这样的大男人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中国,和平时期,国人表现出来的可能更多的是自私、懦弱和贪婪的一面。但在国难当头时,国人的勇敢与无私却成为主题词,可歌可泣的人与事层出不穷,总能把旁观者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此,向灾区中奋战的英雄致敬!

    也向,阿娇致敬。

    阿娇在蹬三轮车时头上总是蒙着个红纱巾,蒙着脸,怕别人认出是她,即使是夏天我市中午达35度的高温,阿娇也从不摘下脸上的红纱巾,但还是有人能从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和长长的睫毛认出是她。后来,她又剪掉了长发,戴了顶帽子。

    “你是阿娇吗”认出她的乘客有时会问一句,大家都不敢相信当年的那个绝色美女就是今天眼前的这个脏兮兮的女人力车夫。

    “你认错了,我不是”每当这样回答时,阿娇总是下意识的向上拉拉红纱巾。

    这就是阿娇,无论严寒酷暑,用着她那双当年被几乎全市男孩子垂涎的修长的双腿,勉力的支撑这个已经败落的家,勉力的。每当看到她儿子那双充满渴望与希望的眼睛,阿娇就会充满动力,从铁南蹬到北郊,从东郊蹬到城西,任凭雨水冲刷、任凭尘土扑面、任凭风霜刺骨……

    可以这样说,一年后,即使阿娇不带丝巾,也没人能认出她了,她那时30岁的年纪,看起来已经至少40岁。

    这个家,在阿娇的努力下,还勉强能算是个家。

    2003年春的一天,阿娇因为违章,三轮车被罚没,罚款500元,据说阿娇当时口袋里只剩下40多块钱,根本不够交罚款。

    那天晚上,阿娇步行回家。

    走到了家门口,她看见了浑身血淋淋、脸上挂满了土的儿子。

    “你和谁打架了?”阿娇很生气,虽然当年她是因为赵山河能打架才喜欢赵山河,但她现在太怕儿子再走上这条路。

    “我没打架”赵山河的儿子看起来挺委屈。

    “那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阿娇很了解儿子,儿子是个好孩子,很少和别人打架

    “是别人打我!”赵山河的儿子哭了

    “谁打你?”阿娇问

    “隔壁的饺子馆的那个大孩子”

    “为什么打你?”

    “…………”

    “说啊,为什么打你?”

    “妈……我看见他家饭店有人在吃饺子,我在盘子里抓了一个吃”

    “你怎么能拿人家东西吃?咱们家不是有东西吃吗?”阿娇打了一下儿子

    “…………”

    “妈,我饿……”

    “饿也不许拿人家东西吃”

    “……妈,我想吃饺子,我没吃过饺子……”赵山河的儿子哭着说。

    “…………”

    阿娇哭了,是啊,儿子自从记事以后,还没吃过饺子呢。连春节的时候,她都要上街蹬三轮,哪有时间有精力去包饺子啊!以她家的经济情况,更不可能去饭店吃了。

    “……儿子,先回家,妈妈现在上街,咱们今天晚上吃饺子”阿娇流着泪,抚摸着儿子的头说。

    “妈,你真好!”儿子蹦蹦跳跳欢天喜地的走了。

    “今天晚上要吃饺子喽!”走了老远,阿娇还能听见儿子的欢呼声。

    阿娇去了农贸市场,买了二斤白面,二斤猪肉,一斤芹菜,还有,一包耗子药,花光了口袋中的40多块钱。

    阿娇,唯一的生存的本钱被没收,看着躺在床上的赵山河和受人欺负的儿子,再也没了活下去的勇气。这个女人,已经到了女人所能忍耐的极限。

    晚上赵山河家吃了饺子,究竟吃的是有多幸福多饱无人知晓。大家都知道的是,当夜,赵山河一家三口暴毙,各个七窍流血,阿娇和赵山河躺在床上,儿子躺在地上。

    赵山河,折腾了半辈子,没被张岳杀死也没被赵红兵打死,却死在了最爱他的人的手下。在他临时时,是否想到了当年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逢人就欺的时光?

    阿娇,青春年少时风光无限,选择了赵山河。虽然她得瑟过,但她后来的行为无疑是值得尊敬的。在他临死时,是否想到了自己当年娉娉婷婷笑颜如花不顾所有人的劝阻心满意足的嫁给了赵山河的时节?

    儿子,吃了记忆中的第一顿饺子,也是最后一顿饺子。这朵花,还未盛开即已凋谢了,或许,他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九泉之下的赵山河肯定不知道,和他当年名气差不多但是不怎么得瑟的社会大哥们,都已住上了别墅,开上了奔驰。

    九泉之下的阿娇肯定不知道,“败家老娘们培训手册”《瑞丽》,如今已经成了“败家老娘们儿完全培训手册”,不再是当年的一本书,服饰家居应有尽有。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好了,话题还是回到红兵大哥的团伙的伤员中。赵红兵这边,伤最重的就是王宇,有生命危险,血气胸,呼吸困难,急促。斗殴结束后,王宇已经半昏迷。

    刚刚在地上拾起自己半个鼻子的马三,看着病情危急的王宇,心急如焚。毕竟,这是他一生中最爱的人。

    在将王宇送到医院的车上,马三一直小声抽泣着,一直紧紧的抱着王宇。

    当王宇昏迷以后,马三献上了深情的一吻,一滴泪花和从鼻子上滴下的一滴血,一齐落在了王宇秀气的脸上,慢慢从王宇的脸颊滑落。多少柔情多少泪……

    像是王子吻醒睡美人一样,马三吻了王宇一口以后,王宇醒了。

    “留住你一吻于心,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娘们儿,来深深的一吻”,刘德华唱的。

    马三这种超越了**与性别的纯粹的爱,纯粹的柏拉图式的感情,又有谁能懂,几人能懂。任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