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二部 拜金流氓 四十三、走了一步眼泪掉下来(下)

    沈公子这一蒸发,足足消失了10来天。开始时赵红兵没太放在心上,他知道沈公子心情不大好,需要出去散散心。后来10来天不见人,赵红兵也急了,天天给沈公子打电话,但沈公子总是关机。

    “你还活着呢?!再找不到你我就去派出所报案了!!”赵红兵胸口一块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你在哪儿呢?我让张岳开车接你去!”

    “不用,我一会就回去!”

    “快回来吧,李四和费四都在我身边呢,快回来喝酒,喝完咱们去看花灯去”

    “知道了,马上”

    这兄弟几个,上次看花灯还是1986年的国庆节。自从1986年国庆节和东郊的二虎一战过后,这兄弟几人要么入狱,要么在和其它团伙发生冲突,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看花灯。如今,强敌已灭,除了即将出狱的李武,大家已经聚齐了。在我市93-94年的乱世江湖,有这样的日子,实属不易。

    费四和李四已经都带着老婆提前到了,在等着张岳等人。

    “沈公子去哪儿玩了?过个年也见不到他个人影,见到他我非掐死他!”费四走路有点跛,但是豪气不减当年。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会姘头去了吧!”赵红兵笑着说。

    小纪带着他的护士老婆走了进来,“我可知道沈公子的姘头是谁,但是我不说!”小纪的嘴和几年前一样损。

    “谁呀?”费四问。

    “别几吧瞎打听,谁是他姘头和你有关系啊!?”李四最烦八卦的人。

    这时,沈公子消瘦且挺得笔直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手里,居然还真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

    “哈哈,他还真带着姘头来了!”费四嗓门不小。

    “来啦,沈公子,给纪哥哥磕头拜年啊,给你压岁钱!”离了很远,小纪就开始喊了。

    “磕头当然可以,就怕你给不起压岁钱啊!”沈公子还是像以前一样,嘴上绝不肯吃亏。

    “你要多少压岁钱,你就说个数吧……”

    小纪的话说到一半,停下了。

    大家同时发现,沈公子纹身了,而且,纹的部位十分与众不同。

    沈公子纹身在脸上,左侧脸颊上。沈公子左侧的脸颊上,纹了一只轻盈的、乖巧的、正在飞翔的燕子。看来,已经纹了好多天,皮肤已经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这只深蓝色的燕子约霸占了沈公子左侧脸颊三分之一的面积,要多显眼有多显眼,要多醒目有多醒目。

    纹的很精致,而且设计很巧妙,每当沈公子微微一笑,消瘦的脸颊上的那只燕子就好像是摆动翅膀在飞翔。

    二狗见过无数纹身的人,但见到纹在脸上的,仅沈公子一个。

    这样极端的事儿,只有沈公子能做的出来。极度自负的沈公子,终于栽了一把。他不但把这份长达七年的单恋刻在了心上,而且,还,刻在了脸上。

    “沈公子,你……”费四上手去摸沈公子的脸。

    沈公子轻轻的拨开了费四的手。看来,还是有点疼。

    “你他妈的傻啊!”半晌,缓过神来的小纪对沈公子说。

    “小爷我自己觉得好看!”沈公子说。

    赵红兵和李四都没说话,呆呆的看着沈公子。

    谁都不明白沈公子为什么在脸上纹了只燕子,只有赵红兵明白。赵红兵知道,三姐的名字中,有个“燕”字。虽然赵红兵一直很反感沈公子打他三姐的主意,但在这一刻,赵红兵的心,也被刺痛了。

    沈公子上过战场,参加过无数群殴,都没有在身体上留下任何疤痕。但在今天,他为了自己过去七年的单恋,自己在自己的脸上刺了青,今世无法磨灭的疤痕。小爱怡情,大爱伤身、伤心,大爱猛于虎也,猛于越南鬼子,猛于二虎,猛于赵山河。

    “走,上楼去等张岳去!”赵红兵用力捻灭了手中还剩下大半支的烟头,转身上了楼,他不愿意看到十几年来朝夕相对的那张英气勃勃玩世不恭的脸上多了只燕子。

    大家上了楼,张岳和孙大伟也到了。

    “这姑娘是谁啊,介绍一下呗!”孙大伟说。

    “兰兰,我老婆”沈公子笑着说,脸上的燕子像是在挥舞着翅膀。

    其实不用沈公子介绍,大家也都认识,这姑娘就是曾被富贵捅了一刀的小模特。

    “你啥时候多了个老婆,我草,你娶老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小纪骂。

    “这不是给大家带来了嘛,明天,我和她去领证,下个月,就回北京去办婚礼!到时候,大伙和我一起回北京”沈公子说。

    “你还真是总能给我们惊喜。”张岳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公子。

    “来,为沈公子和兰兰,干一杯!”赵红兵一口干了一杯三两半的52度白酒。

    大家也都干了。

    这天,大家都喝多了。赵红兵是真的高兴,他为沈公子终于摆脱了三姐情节而高兴。席间,已经喝醉了的赵红兵眼眶红红的,抓住兰兰的手一遍一遍的说:“谢谢你,兰兰,有了你,以后我终于不用每天被沈公子烦了,我真高兴。”其实赵红兵的潜台词是:“谢谢你,兰兰,有了你,沈公子再也不用每天惦记我三姐了,他终于找到理想的归宿了,我真高兴。”

    “兰兰,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沈公子那嘴,要多贫有多贫,基本24小时都不停,连睡觉时梦话都是一套一套的。以后有的你烦。”小纪说。

    “我知道,我就喜欢他贫”兰兰笑得很甜,很开心。

    沈公子和兰兰是般配的一对,更是幸福的一对,虽然他们的幸福对于大家来说很突然。

    二狗当时不明白为什么沈公子在彻底放弃对三姐的单恋后要在脸上纹了个燕子,而且又在十天内决定要和兰兰结婚。后来,二狗逐渐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大年初五晚上,沈公子去了兰兰的家,当天,在她家过夜。沈公子和兰兰认识了半年,但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那天,也是沈公子第一次在她家过夜。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