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一节 瀑布、江湖

    大约三年前,二狗曾与赵红兵有如下对话:

    “二叔,当年已经进去两次了,想过不再混社会吗?”

    “第二次出来时我已经34岁了,我半辈子都在和张岳、李四、费四这样的人打交道,复员回来以后,13年的时间,在里面8年,在外面却只有5年,和我熟悉的人基本都是些劳改犯。我能彻底摆脱这些人吗?可能吗?再者说,我也没有必要彻底摆脱他们。”

    “二叔,为什么这么说?”

    “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是我在第二次入狱时,在狱中读到的。”

    “就爱听你讲故事”

    “有一次,孔子带他的弟子到了一个大瀑布下面,这个瀑布非常大,落差足足有几十丈,水的冲击力当然也是特别的大,水花都会溅出几十里,鱼和乌龟等水族动物都不敢去这个瀑布下面戏水,怕被这大浪击晕。但是却有一个人是例外,他闲着没事儿就去这瀑布下面戏水,洗澡,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浪一点也不畏惧。他这不是装逼,也不是得瑟,只是喜欢这样玩儿,别人想这样装逼、得瑟早就被水冲跑了。”

    “那他为什么这么牛?”

    “对,孔子也奇怪,问他为什么这么牛,结果这个人笑笑说:我从小就生长在这瀑布附近,我了解水流的方向和力度,我知道哪里是安全的,哪里是危险的,并且我懂,如何沿着水流的方向运动,这样,我就不会受到伤害”

    “恩,的确是这样”二狗已经大概懂了赵红兵讲这个故事的意思。

    “当时,我看了这个故事以后,我明白了几件事。第一、永远不要和自己无法抗衡的力量去抗衡,就好像人的**永远无法和湍急的瀑布去抗衡一样。对于我而言,绝不能以一己之力同强大的国家机器抗衡。第二、如果想成为众人眼中的英雄,就要想他人之不敢想,为他人所不能为,是男人,就要站在那风口浪尖上。第三、一定要清楚,怎么做是安全的,怎么做是危险的,看清了形势,再去做。第四、要懂得如何去顺其自然,既然自己适应这样的生活,那么无论在外人眼中我处于什么样的险境,都不重要,只要我认为我适应这样的生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像别人那样去畏惧那个“瀑布”。”

    江湖险恶,荆棘密布,1998年的江湖看似平静,可能并没有1993年的江湖看起来那么混乱。但,杀机可能更浓。

    赵红兵没有选择退出江湖,而是要在湍急的“瀑布”下玩水、嬉戏。

    赵红兵出狱了,又出狱了。上次出狱时,赵红兵曾想远离江湖。但这次,赵红兵明白了,他的生活已经和江湖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有江湖他才有生命力,他离不开江湖。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赵红兵、张岳、费四入狱了,李四跑路了,这一切,对于江湖中人来说,都再正常不过了,这是江湖中最正常的新陈代谢方式。在过去几年中,我市的江湖没了他们,自然,又有新的势力崛起。尽管赵红兵和张岳一前一后出狱,但江湖中,是否还能继续有他们的位置,或者说他们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呼风唤雨,这很难说。

    赵红兵这次在狱中,读了很多书,都是高欢给他送去的。

    “别的东西我也看不懂,数学、物理这样的东西我早也忘得差不多了,英文我就读到高中就再也没读过,我就喜欢看看中国传统文化的那些东西和那些有趣的小故事,我再不济汉字总归认识,哈哈”赵红兵经常这样自嘲。

    柏杨曾经说过:“监狱是最好的读书的地方。”

    在赵红兵出狱前,曾发生了以下这几件事情。二狗认为说明这几件事就足以把我市在98年前后的社会情况说明个大概,现在二狗就以流水账的形式将其记录下来。

    第一件事:曾经洗心革面的三虎子重出江湖

    在几年前,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和赵山河、东波等人打翻了天的时候,三虎子却在一心一意的经营着自己的小厂,他这个小厂也是给毛纺厂做配套的,是个洗毛厂,*山吃山,*水吃水,从小就在毛纺厂宿舍长大的三虎子利用自己的人脉优势开的这个小厂生意挺红火,日子过得虽然不如赵红兵、张岳等人,但是也是相当的不错。

    有人说,三虎子是被赵红兵和张岳给收拾服了,没法再混社会了才退出的。但不管怎么说,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是真的洗心革面了,甚至他已经登上了我市的晚报,当做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典型。

    当年嗜血如命的街头混子,如今却成了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青年企业家,三虎子在那几年的改变,的确很让人刮目相看。

    如果没有暴风骤雨般的国有企业改革,或许,三虎子还将继续辉煌下去。

    中国一直在改革,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这次毫无疑问是对东北人民生活带来震撼最大的一次,八级强震。

    毛纺厂两万多名职工,有超过三分之二下岗,其它的职工,每个月拿300元左右的工资,工厂基本无工可开,该毛纺厂外面欠的债,几乎全部成为烂账。

    毛纺厂是三虎子唯一的客户,他的帐,也成为了烂账,账款不多。

    三虎子所有的钱都砸在了自己的这个厂子里,自己也有外债

    三虎子不是没钱了,是欠钱了。三虎子曾经是江湖中人,东北的江湖中人都爱面子,特别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没钱。虽然三虎子每天被债主追债,被已经被他辞退的工人催工资,但三虎子还是勉力撑着。

    “别急,别急,过段时间我把厂子的地租出去,就有钱还你了。”

    “你那厂子猴年马月能租出去?”

    “我三虎子能差钱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差过账吗?”

    三虎子每天这样对债主敷衍。

    “兄弟,我知道你现在困难,但是你三哥我也不容易啊,我现在真没钱,你的工资也没多少钱,等我把厂子的地租出去,就马上把工资开给你!”

    “三哥,不是兄弟催你,我也跟着你干了那么多年了,我实在是穷得吃不上饭了,现在我连家都不敢回,你说这可咋整?现在咱们这经济这样,我啥工作都找不到,唉”

    “兄弟,今天晚上来我家吃吧,带着弟妹和孩子,一起过来。”

    三虎子家吃饭还不是太大的问题。

    据说,三虎子重出江湖就始自那天。那晚,三虎子把他曾经的员工找到了家中,吃饭,俩人喝了很多酒。

    “三哥,你为人啥样兄弟清楚,兄弟也佩服。你现在什么情况,我们都能理解。”

    “唉,我也不知道将来咋整,国家就是现在这政策,咱们也没办法”

    “三哥,你说咱们这日子以后能变好吗?”

    “……不知道”

    “那国家政策就是要把咱们都饿死吗?”

    “……不知道”

    这时候,三虎子手机响了。

    “三哥,过来吃饭,请你喝酒,亚运饭店”

    三虎子以前生意上的朋友喝多了,想起找三虎子喝酒了,地点就在沈公子已经转兑出去了的饭店。

    “走吧,跟我一起喝酒吧”三虎子对他曾经的员工说。

    “走吧!”

    三虎子俩人,醉熏熏的去了饭店,去的时候,这俩人已经有点人事不醒了。

    三虎子还没等走到包房,就看见了正在另一间包房里正在山吃海喝的毛纺厂副厂长冯某。

    三虎子看到桌子上那六个五粮液空瓶子,就知道,这顿饭,没4000块根本下不来。毛纺厂的工人都已经揭不开锅了,而且还欠那么多外债,毛纺厂的副厂长居然还在这里山吃海喝!

    这样的情况其实每天都在毛纺厂的领导身上发生,无论员工和厂子处境多么艰难,毛纺厂的领导吃喝玩乐的确是一直没停过。这次,被心情郁闷至极的三虎子撞个正着。

    据说三虎子看见已经喝得面红耳赤且还在酣喝的冯某以后,没进包房,转身下楼,去了后厨,拿起了后厨专门剁排骨用的斧头。

    拿了斧头以后,三虎子自己去了洗手间。

    他在洗手间里等着,等着冯某进来。

    十分钟后,冯某摇摇晃晃的进入了洗手间。

    刚解开裤子,冯某发现,自己脖子上架了把斧头,亮晃晃的。

    “操,三虎子,你要干啥?”冯某是看着三虎子长大的,他可知道三虎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干啥,还钱!”

    “没钱!”

    “有钱来这里吃,没钱还我?!”

    “我在这里吃也是记账,现在厂子里一点现钱都没有。三虎子,你把你那破斧子拿开,吓人不?”冯某挺惜命,怕三虎子,真怕。

    “我厂子以前的工人都揭不开锅了,跟我干了这么多年,你让我怎么跟人家说。人家老婆孩子还活不活?”

    “三虎子,他们活不活和你有啥关系啊?现在我们厂子一下岗就是一万多,我要是挨个的去管,管的过来吗?你那厂子才几个人,再说,现在厂子是真没钱给你,你咋不信呢?”

    “姓冯的,我C你妈,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今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还我钱,我就剁了你!”三虎子眼睛红了。

    “你敢!”也不知道是冯某吓得胡言乱语,还是肯定三虎子今天不敢剁他,他居然将了三虎子一军。

    “我他吗的……”

    ……三虎子手软了,手臂虽然挺了挺,想剁,但是还是没剁下去。

    7、8年前的三虎子,是个亡命徒,他是真敢剁,除了赵红兵和张岳,他还真没怕过别人。

    但今天的三虎子,已经当了几年的良民,有老婆,有孩子,还有自己已经倒闭的工厂和那群下岗的兄弟。

    想起这些,他真剁不下去。

    “三虎子,你把斧子拿开,咱们好说好商量。”尽管三虎子没敢剁,但冯某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又来软的了。

    “……”三虎子依然红着眼,不说话。

    “三虎子,你再这样我报案了!”冯某掏出了手机。

    “……”三虎子还是红着眼,还是不说话。

    冯某就在三虎子的斧子下,拿起电话报了案。

    当时很多江湖中人都费解:为什么三虎子举着斧子,冯某还是报了案。

    二狗想得明白:拿着斧子不说话的三虎子是在抉择人生,他在思索,他本性的良知在和他与生俱来的野性斗争。他以后的人生,究竟是继续做良民,还是去走那条不归路。是生存,还是死亡,如何生存,如何死亡。

    这一斧子,始终没能剁下去。

    已荣升市区刑警队大队长的严队带人赶到的时候,三虎子的这把斧头,还是架在了冯某的脖子上。

    “三虎子,放下斧子!”

    三虎子手中的斧子缓缓放下。

    据说,当严队了解完情况以后,居然没当场逮捕三虎子,而是扔下一句。

    “三虎子,今天你喝多了,我放过你。你以后好自为之,别总扯这淡。”说完,严队走了。

    按道理说,如果在其它南方城市发生这样的情况,三虎子肯定会被逮进去,说不定还会判几年,但是他居然被和他毫无交情的严队轻易的放走了,这是严队失职吗?

    二狗认为,不是,绝对不是。

    第一,我市那几年,这样要债的情况忒多了,抓都抓不过来,只要不出大事,公安局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第二,人心都是肉长的,严队虽然应该秉公执法,但是这事究竟是谁是谁非,严队也清楚的很。从心里,他同情三虎子。

    饭没吃成,三虎子回家了。

    此事发生过后一个礼拜,三虎子遭到埋伏,深夜,四个人,手持大片刀抡向了正在回家的三虎子,三虎子侥幸逃脱。

    两个礼拜后,毛纺厂副厂长冯某遭到埋伏,左胳膊被歹徒“掰”折,硬生生的“掰”的。

    以上两个案件都是无头案。

    江湖中,又多了已经消失了6、7年的三虎子团伙。

    团伙成员结构很简单,全部是三虎子以前工厂的职工和毛纺厂的下岗职工。

    一年后,ZR基总理在就职演说中说了几句让二狗觉得**四溢热泪盈眶的慷慨陈词:不管前面的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二狗曾为这句话感动,但多年以后,二狗终于明白了,或许,朱总理永远也进不了地雷阵,也进不了万丈深渊。

    进地雷阵和万丈深渊的另有其人,比如三虎子和他的兄弟们。

    好了,第一件事讲完了,下面,二狗的流水账又将进入下一个故事,孙大伟P娼奇遇记。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