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五节 无奈

    赵红兵、张岳等人玩归玩,闹归闹。其实聚在北京,更多的还是想谈谈将来的生意。

    当时赵红兵和沈公子大概有100多万现金外加一百来万的欠条,张岳具体有多少钱二狗不清楚,总之应该不会比赵红兵和沈公子少。这个时候,他们手头都没有合适的生意。

    虽然他们是在谈生意,但是在别人眼中,他们几个在北京是纸醉金迷。干大事儿的人就是这样,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具体他们在北京每天吃什么玩什么赵红兵可能早就忘了,但多年以后,赵红兵仍然记得有一天晚上他去亚运村那边的饭店吃海鲜时和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对话。

    由于沈公子只有一台车,而人却有七个,沈公子的车是好车,好车就要给女人乘。所以,每次出去吃饭时赵红兵和张岳都叫出租车,习惯了私车的赵红兵和张岳虽然不适应乘破旧的夏利出租车,但没办法,谁让他们是男人呢。

    “师傅,这车是一公里1块6的”出租车司机提醒坐在前排的赵红兵。

    “哦,看见了”赵红兵心不在焉的回答。赵红兵这样从没愁过钱的人,就算是一公里16块他也不大会在乎。

    “师傅,去哪里?”

    “我忘了,我再问问”赵红兵掏出摩托罗拉328C给沈公子打了个电话。

    “呵呵,看起来你俩都是有钱人啊?”赵红兵放下电话后,出租车司机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就是爱聊,比东北人还爱聊。

    “不算,呵呵”赵红兵说。

    “去那吃饭的都是有钱人。您是哪儿人?”

    “东北人”赵红兵浓重的东北口音早就暴露了自己是东北人的身份。赵红兵也乐于承认自己的东北人,他很少离开我市,在他以前在前线当兵的时候,东北人在部队里评价都相当不错:实在、勇敢、豪爽、幽默、胆壮心齐……多数都是褒义词。

    赵红兵做一个东北人,觉得挺骄傲,到了首都来也不丢人。

    “呵呵,听您的口音就知道您是东北人。”

    “我们东北人在北京多吗?”赵红兵问。

    “最近这两年,真不少。干什么的都有。”出租车司机师傅说。

    “都是干什么的?”

    “兄弟啊,看你挺实在,不瞒你说,现在你们东北女人在北京当鸡的挺多。”

    “……”赵红兵没说话。相信任何一个东北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选择沉默的。

    沉默的原因是: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无法反驳。但,任何一个东北人都没法说服自己去主动承认这个事实。就在几天前,赵红兵还亲耳听到张岳的小弟富贵要带着几十个女孩子去南方卖Y。

    “我那天我去理发,一个你们东北的女孩子,长的挺好看的,说话也挺好,说是先帮我洗头。洗着洗着她说:大哥,咱们去里面洗吧!我说好啊,我就跟着进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一进去,她把衣服脱光了………你说说,这姑娘……”

    “……”赵红兵还是没说话,点了根烟。

    “干点什么不好,那么年轻漂亮,非出来干这个……”出租车司机没注意赵红兵不愿意听他说这些,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赵红兵还是一言不发。

    “……有些,可能是被逼的”沉默了半天,张岳说了这么一句。第二次入狱以后,张岳的脾气明显克制了许多。换在几年前,张岳听到这些不动手也得开骂了。

    “哎,这位先生,你还真别不愿意听……”

    “要是我说你身边的邻居姐妹出去卖Y,你乐意听啊?”张岳显然是在克制,但是嗓门还是大了一些。

    “现在你们东北男的在北京混黑社会的也不少,火车站前的黑社会、桑拿里当鸡头的、迪厅里看场子的,你们东北人居多”出租车司机还在继续说着。

    这回,赵红兵和张岳都选择了沉默。

    但,出租车司机的接下来的一句话,把刚刚被出租车司机说得挺害臊的赵红兵和张岳都逗笑了。

    司机师傅当时是这样说的:当然了,也不是东北人都这样,也不是东北男人都混黑社会,东北人好的也不少。比如看你们哥儿俩,一看就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像你们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去混黑社会。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们首都人民还是热烈欢迎地!

    张岳和赵红兵都笑了,或许是苦笑。

    “唉,说实话,我们开出租车的也不容易啊!上个月,我生了五天病,五天没出车。结果,一算下来,我还赔了500块钱。一个月30天,我有25天是在挣份儿钱,剩下5天,我才是赚钱。我是真不敢生病啊”这出租车司机真是个话唠,话题一个接一个,转变的忒快。

    “是挺不容易的”赵红兵说。

    “你说我多累?我多忙?我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看了没,这有个瓶子,要是没时间找厕所,我就直接尿这里了。有找厕所的空,说不定又错过一个活儿……”

    下了车,赵红兵还曾和张岳有过一段简短的对话。

    “这司机师傅话是多点,不过说的那些东西也挺在理的”赵红兵说。

    “恩,看样子,他也挺不容易,一肚子话,就想和别人说,呵呵”

    “哪里都有穷人啊!北京也有这么多穷人。”赵红兵很是感叹。

    “恩,他不是说他也下岗了吗?他也是下岗没办法生活了开的出租车。”张岳说

    “下岗,啥叫下岗?”赵红兵在监狱里呆的时间忒长了,忒OUT了,连下岗这么流行的词汇都不懂。

    “就是失业,没工作。”

    “哦”赵红兵若有所思。“那咱们俩算下岗吗?”

    赵红兵这句话把张岳给问乐了。

    “你上过岗吗?是有工作了然后没工作了才叫下岗呢。”

    “我怎么没上过岗,我在工商行上过班!还有你,你不也在粮食局上了好几年班吗?”赵红兵说。

    “……”

    张岳和赵红兵都沉默了,他们都想起,在十年前,他们的确都有着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好工作”。但是,都被自己给折腾没了。现在,他们在我市已经成了混子、黑社会的代名词。如果不是斗嘴提起,他们早就忘了他们还曾有过一份“正式工作“。

    “咱们都是自己犯了事儿然后不上的,那得怪咱们自己,不能怪别人。现在说的下岗,那是国家的政策。咱们是主动的,他们是被动的。”张岳说。

    “咱们比他们幸福”

    “对,咱们是比他们幸福,你坐八年牢,我坐四年。咱们俩人人都进去了两次,他们根本比不了。”

    “哈哈”

    据赵红兵说,刚出狱时他和张岳、沈公子、孙大伟这几个人在北京没心没肺的玩儿了十来天,直到那天,他才想起来,的确得干点正事了。第一,他听见出租车司机评价东北人的话,觉得挺不舒服,凭啥说东北人都是黑社会啊?我赵红兵虽然已经从监狱里几进几出了,但是我赵红兵非干点合法的生意。第二,赵红兵也被这出租车司机的生活窘境震撼了,从小衣食无忧的他多少有点危机意识了。

    “沈公子,你说咱们干点儿什么呢?总不能这么干呆吧。钱再多,也有用光那一天。”赵红兵咨询沈公子的意见。

    “你觉得你会干什么呢?”沈公子说。

    “我的确是啥都不会干。但是我知道干什么可行,而且我能知道应该找什么人来干什么样的事儿”赵红兵说。

    的确是这样,赵红兵虽然自己身无长技,但是具备领导最需要具备的素质:眼光独到、统筹能力极强、善于协调各种人际关系。

    “前段时间,有个省城的在咱们那做房地产的老板打电话给我,问我认识不认识做防水防漏的小建筑队,他在四中后面开发了个小区。看样子,他是想把这活儿包出去。我琢磨着,要么咱们把这活儿揽下来吧。他以前总带ZF的人来咱们这吃饭,我和他挺熟的。”

    “你是让红兵当建筑工人去?”张岳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每当提起小建筑队,张岳就会想起那些浑身泥泞一身汗臭的建筑工人。

    张岳和赵红兵经商的思想有质的不同,张岳认为,自己是社会大哥,社会大哥一定要经营第三产业,比如经营经营夜总会,放放高利贷什么的。已经有了这样的江湖地位再去干那些吃苦力的活儿,容易被社会上的人瞧不起。赵红兵则不一样,其实混到了现在,赵红兵也很在意自己的江湖地位,但他不认为从事第二产业会对他的形象产生什么影响,他认为,只要是能赚钱的活儿,就可以去做,反正又不需要自己动手。

    到了今天,2008年,赵红兵搞工程之余又开始玩儿第一产业去了,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当农民。而且还自己亲自动手当农民。“这是乐趣”赵红兵说。

    二狗觉得,这或许跟他们二人的出身有关。抛开赵红兵和张岳的父辈不谈,张岳的爷爷是土匪,自己不事劳作,*打家劫舍活着,而赵红兵的爷爷那是世代赤贫,从闯到了关东就是给地主耪青,就是*自己的汗水吃饭。

    出身不同,理念上多少就会有些差距。

    “红兵当然不干活儿,他也就是管理、监督。看到建筑队那些戴红帽子的了没?红兵到时候就是戴红帽子的,管人管工程的,自己不干活儿。”沈公子说。

    “就算是紫帽子,我也不戴!”张岳实在是不愿意去搞建筑去。

    “那给你绿帽子,你肯定就愿意戴了吧?”沈公子笑嘻嘻的说。

    “滚远点”李洋开骂了。

    “哈哈,不谈了,张岳不愿意干咱们不勉强。沈公子,等回去咱们联系联系小建筑队,然后再和你认识的那个老板谈谈。反正现在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赵红兵说。

    “什么时候回去?”

    “喝完这顿酒,回去睡一觉,明天回家!”

    赵红兵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赵红兵和高欢乘火车先到的家,沈公子、张岳等五人开车回去,所以慢一些。

    赵红兵刚到下火车,手机就响了。

    “红兵大哥,听说你今天回来,现在到家了吗?”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赵红兵听起来很熟悉,但还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呵呵,是啊,刚下车!”赵红兵实在想不起是谁,但他还不好意思问对方是谁。

    “我是三虎子,毛纺厂的三虎子,哈哈,想起来没有?”原来,打电话的是三虎子。

    “哈哈,三儿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虽然赵红兵在市里收拾过三虎子,而且赵红兵在第一次入狱时在号子里也没少和李武一起收拾三虎子。但是毕竟后来在号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不能算是朋友,但是基本和解了。偶尔遇见还点点头,打打招呼。

    “就是想给你洗洗尘,红兵大哥,什么时候有空,兄弟请你好好喝顿酒”。

    赵红兵刚刚放出来,不知道最近一年来三虎子都干了些什么。但他清楚,三虎子请他吃饭,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好啊,今天我就有空,喝呗!”赵红兵笑笑回答。赵红兵太了解三虎子了,他自信归拢三虎子不成问题,就算是鸿门宴,赵红兵也不怕。

    “那就定下来了,今天晚上,一定过来喝酒啊!”三虎子说。

    “一定”

    放下电话,赵红兵给费四打了个电话。费四是赵红兵团伙中和二虎、三虎子发生冲突最多的人,对三虎子很了解。

    “三虎子说要请我吃饭”

    “呵呵,今年三虎子坏事儿没少干,替人要债、收钱打人、卖DL丁,手下小弟上百号,全市现在他折腾的最凶了。”

    “他不是开了个洗毛厂吗?”

    “早JB黄了”

    “呵呵,那他找我吃饭啥意思?”

    “这段时间你和张岳一前一后出来了,他一直就怕你们俩,估计是怕你们出来抢他生意吧。”

    “恩,我看也是。”

    “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不用,你和他们哥儿几个仇不小,你去了打起来怎么办。我给王亮打电话,我俩过去。”

    “当心点”

    “没事儿”

    当晚,赵红兵和王亮准时去赴宴了。王亮夹克衫里揣了把枪。

    “揣枪干嘛?”

    “打起来怎么办?”王亮很谨慎。

    “三虎子敢吗?”赵红兵笑笑。

    “有备无患”

    “……”赵红兵乐了,没说话。王亮是李四的小兄弟,对赵红兵没的说。

    一大桌十多个人,三虎子在,但二虎没到。

    宴席上,三虎子频频举杯。

    “红兵大哥,几年没见,兄弟真挺想你的。”三虎子说出这话让赵红兵觉得十分肉麻。

    “三儿啊,咱们认识有十年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有啥话你就说吧。”

    赵红兵喝的有点不耐烦了,他觉得和三虎子喝酒真没劲。但这顿酒赵红兵是不得不来,如果赵红兵不来,三虎子该说了:“我请赵红兵喝酒,他根本不敢来,就怕我把他怎么样”。这话要是说出去,赵红兵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肯定受不了。

    “没啥话,就是时间太长不见了,想和你聊聊”

    “……”赵红兵笑笑没说话。

    “红兵大哥,出来以后想做什么生意?”

    “没想好呢,现在钱比以前还不好赚。”

    “我现在也没啥生意可作,偶尔帮人讨讨债什么,混个糊口钱,不容易啊。”三虎子说

    “恩,不错,不错”赵红兵敷衍了两句

    “要是我们办事儿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红兵大哥的朋友,红兵大哥多多担待啊。”

    “那得看你得罪谁了,你要是得罪我兄弟我还是得让你练倒立,像在号子里一样,哈哈”赵红兵半开玩笑说。

    虽然三虎子在社会上最近挺嚣张,但是赵红兵对他还是该损就损,该骂就骂。

    “哈哈,红兵大哥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儿啊。”

    “说吧,三儿,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怎么还越来越墨迹呢?”

    “红兵大哥,你也知道,咱们这圈子就这么小,在社会上能说了算的大哥就那么有数几个。假如有个老板欠我朋友二十万块钱,我朋友找我去帮着要。回头这老板找你兄弟张岳了,让张岳跟我说,给十万这帐就算结了,你说我怎么办?”

    “给十万那不是很给你面子啦?”赵红兵继续半开玩笑着说。

    “……红兵大哥,这有点……”

    “你要是觉得你能拼过张岳,那你就跟张岳拼一把呗。我和张岳的确是兄弟,但他干什么我可管不着。”

    “红兵大哥你这话说的,都是社会上玩儿的,我没事儿和张岳拼一把干啥?”

    “你就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吧?!”

    “我的意思是,要是以后我和你的兄弟或者朋友有了冲突,你该说句话就说句话,别不给我们兄弟留活路。兄弟这边也不容易,你看看在座的这些兄弟,就*着这个活着呢。要是连让我们兄弟活命的钱都不让赚了,我们这些兄弟也真没法儿活了,只能豁出去干了。是吧,红兵大哥。”

    喝了一晚上,三虎子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他的意思就是:以后如果和你赵红兵狭路相逢,你赵红兵如果欺人太甚,我非把你一起给做了。拦我三虎子财路的,不管是谁,我三虎子肯定和他拼了。

    赵红兵又笑了,饶有兴味的盯着三虎子看了半天。

    三虎子被赵红兵看得直发毛。

    “三儿啊,给你讲个故事”

    “……”三虎子没答话。

    “这世界上有一种神鸟,从南海飞到北海,不是梧桐树它不会停下来休息。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会喝。不是竹结的食物,它不会吃。当有一天它在天上飞翔时,看见下面有只猫头鹰,这只猫头鹰刚刚弄到了一只死老鼠。当神鸟飞过时,这猫头鹰死死的抓住死老鼠恶狠狠的朝它叫,吓唬它,以为它要抢那只死老鼠呢。三虎子,你说这猫头鹰可笑不?”

    “呵呵……来,咱们喝一杯”。三虎子讪笑了几声,转移了话题。三虎子再没文化,也听出来了,赵红兵这是损他呢。

    “喝吧”

    换了别人说话这么损,三虎子早就翻脸甚至动手了。但是这次损他是赵红兵,曾经归拢了他无数次的赵红兵,三虎子实在不敢翻脸。

    赵红兵和三虎子的区别,的确也有如庄子给惠施讲的故事里的神鸟与猫头鹰的区别一样,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赵红兵从来就没想过要抢三虎子的饭碗,也不屑于用这样的方式赚钱,倒是三虎子挺紧张。

    喝完酒以后,王亮对赵红兵佩服的五体投地。

    “三虎子也是个硬茬子,我看你那么说他,我还真怕他翻脸。”

    “他翻脸能怎么样?”

    “那要一旦动手怎么办?这一晚上,我一直挺紧张的。”

    “老亮,你跟了四儿那么久,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明白?三虎子敢碰我一指头吗?他今天动了我,明天张岳就杀了他,张岳不杀他费四也剁了他,费四不剁他你四哥也得从广州回来崩了他。他三虎子有几个胆子?几条命?”

    “大哥你说这道理我懂,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

    “没事儿。”

    套用黄健翔的一句话说就是:红兵大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或许三虎子真是想摆一桌鸿门宴,但是就凭着赵红兵这气度、胆量,三虎子他们是真不敢动手。当然,如果赵红兵被三虎子那句“我们兄弟也豁出去干了”这句话吓得软了,说不定三虎子还真就敢动手了。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遇强则弱,遇弱则强。

    人类有这通病,谁也别说谁。

    “敌愈强,我则更强”的人比较少见,具备这性格的人通常会成大事,无论从事什么行业。

    当晚,赵红兵又接到了一个请他喝酒为他洗尘的电话。

    是丁小虎打来的。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