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十一节 九宝莲灯

    马三这次是铁了心要帮张岳复仇,二狗认为马三此举目的有二,1、现在张岳在刻意的疏远他,而且张岳现在手下也有很多新的心狠手辣的兄弟,多马三一个不多,少马三一个不少。但马三就要证明给张岳看:虽然你现在有那么多兄弟,但是对你最忠诚而且办事儿能力最强的依然是我这样的老弟兄。2、张岳对马三有恩,有收留之恩,也有帮其报仇之恩,马三这次就是要报恩。

    当时我市的讨债生意并不好做,由于经济极其不景气,死帐的概率比以前多了太多。如果说几年前张岳带领富贵、马三等人*要债起家时我市的死帐的概率在20%左右的话,那么到了97、98年,死帐的概率起码有60%,根本就没法做了,总不能把欠债的人全逼跳楼。在96年、97年,张岳尚在狱中,马三也没有更多的“大生意”可做,无奈之下,马三转行了。在98年时,马三开了个半赌博、半娱乐性质的游戏厅,那时我市遍地都是这样的游戏厅,大大小小上百家。经营的游戏机只有一种,就是一种叫幸运满贯的麻将游戏,相信在98年前后,东北17-22岁的男孩子都玩过这东西。这个“幸运满贯”对社会的危害远比当年李四开的扑克机赌博危害要小,就算是故意要去输,每天最多输个3、400块钱。在97年前后,由于连续由扑克机造成的两桩命案,我市彻底取缔了扑克机。在取缔扑克机之后,经营幸运满贯的游戏厅就如雨后春笋般开在了我市的大街小巷。

    当时马三经营的游戏厅开在市中心商业区和H民区的交界处,算是好地段,而且马三的游戏厅起码有80多台游戏机,规模不小,马三的收入也相当不错。其实当时马三已经算半脱离了张岳的组织,而且自己也有一份相当不错的收入,如以常理度之,马三应该安分的过日子才对。但马三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的思维模式肯定和正常人有所不同。

    人一旦入了江湖,就很难再抛下江湖的恩恩怨怨。社会上只要是个人就知道张岳是马三的大哥,而张岳又对马三有恩。这些,马三都不能抛却。

    二狗曾经总结过:混子想在社会上玩儿的开,必须要认识人多,三教九流各行各业都得有熟人。跟了张岳混了多年社会的马三懂这点,他认识的人就相当不少。

    从张岳的病房出来,马三第一个找的人是大恒。

    大恒不是混子,是正经八本在电信局上班的员工(当时好像电信和移动还没分家),但他不好好上班,常年泡在马三的游戏厅里玩大满贯,当时在我市,电信和银行这两个单位几乎是仅有的能全额发放工资的两个单位,当时就连市直各局都连续几个月不发工资。即使是这样,大恒也不太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工资发下来不到一个礼拜,大恒肯定全额交给马三。

    马三是见过世面的混子,不太在意千八百的小钱,而且马三对大恒的做法也挺江湖的。每当大恒又把工资输光以后,马三总是会给他扔20块钱打车钱。每当大恒马上要拍爆机却没钱的时候,马三总是让小兄弟给他上分,帐以后再算,如果大恒实在近期没钱那也就算了。每当大恒口袋里一分钱没有来游戏厅看热闹的时候,马三就会把他拉出去吃点烧烤当宵夜,喝点酒什么的。

    所以全市上百家游戏厅大恒都不去,只来马三这,而且和马三称兄道弟,关系不错。

    马三更加认为要和大恒搞好关系是在一天深夜大恒在游戏厅里看热闹被马三拉出去吃烧烤时大恒说的一句话以后。大恒当时是这样说的:“现在咱们市的手机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大恒就有这本事,无论是138的号还是139的号,只要他开机,我就知道他大概在哪!”。

    马三知道,像是张岳、马三这样的人,需要找人的时候实在太多了。像大恒这样的人,忒有用了。

    这次,马三该用上这个关系了,当天晚上,马三把大恒约到了自己的游戏厅。

    “大恒,你上次不是说只要对方手机开机,你就能知道他大概在哪儿吗?”

    “三儿,我大恒是吹牛逼的人吗?在我们机房就能看到!”

    “那好,帮我查个人,我告诉你他手机号”

    “操,这是他吗的违法的,要是被知道了我工作肯定没了,说不定还得进去!”

    “扯淡,我马三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的确,马三跟了张岳这么久,现在也已经30来岁了,在我市也得算是成名已久的大混子了。大混子有个优点:一旦折进去肯定不乱咬人。

    “三儿,你的为人我知道,但是……”

    “这是一万块,你先拿着。等事情办妥,我再给你一万”

    “三儿,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你咋还这么墨迹呢!不就这点事儿吗?我现在把手机号码告诉你!”

    “三儿……”

    “别墨迹了,把钱快装好!”

    月月输的精光而且欠了一屁股帐的大恒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钱。大恒想了想,还是把这一万块钱装到口袋里了。

    马三办这事儿,张岳根本就不知道,张岳也没想到马三还有这本事。马三第一步找人的工作做好了。第二步的工作就召集人马。

    马三在游戏厅里有几个小兄弟,这几个小兄弟都是19-23岁,纯粹的混子,以前马三四处帮人讨债的时候,这些小兄弟就是跟着他混的,现在马三开了游戏厅,这些小混子还是追随着他,在游戏厅里收收钱、上上分,偶尔还会和前来闹事儿的人动手打上几架。

    对于马三的那几个小兄弟,二狗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叫“九宝莲灯”的,此人长的还算清秀,大概175cm左右的样子,谈吐也算是文质彬彬,但是比较容易激动,一有点小事儿就大喊大叫。他骇人的是脸上有道刀疤,刀疤在左脸上,连眼皮上都有这道刀疤的延伸痕迹,但很奇怪,此人的眼睛居然没任何问题,二狗还知道他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家里住的房子就在我市的垃圾场旁边,夏天下雨的时候天天漏雨,不下雨的时候全是垃圾场的恶臭味,所以他宁可睡在马三的游戏厅里也不回家去睡,天天泡在马三的游戏厅里。他堪称马三手下第一悍将。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穷人的命普遍不太值钱,九宝莲灯显然也没拿自己的命太当回事儿。二狗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那是因为他是和张岳一起处决的,他当年处决的原因是因为他为他的亲姐姐杀了人。九宝莲灯的姐姐在一次卖淫时遭遇本市的一个老混子,这个老混子不但不给钱还把他姐姐打的鼻青脸肿。姐姐找到了九宝莲灯之后,九宝莲灯一怒之下把这个老混子和这个老混子的儿子全杀了,弄了半个灭门惨案,当时在我市很是轰动。

    这姐儿俩,活的真不容易。姐姐去卖淫,弟弟在街头砍人。在九十年代末的东北的城市中,这似乎是穷人家的孩子很“正常”的出路。九宝莲灯被处决了也好,少在社会上受点罪,也少造点孽,倒是可怜了他的姐姐,将会在一辈子的内疚中度过。

    “九宝莲灯”这个绰号也是有来历的,玩儿过电子麻将的童鞋们都知道,麻将牌中最大的牌“役满”中有一副牌叫“九莲宝灯”,各位看官看好,是“九莲宝灯”不是“九宝莲灯”。当马三刚把我市第一台“幸运满贯”的机器进到游戏厅后还没正常营业时,九宝莲灯负责试玩儿、试机器,幸运满贯这游戏经常会出现“大满贯”,也就是说忽然出现几把大牌,故意让玩家胡牌,虽然牌很大,但胡了也只有13点。九宝莲灯在试机器后没几分钟他就在大满贯里胡了一把“九莲宝灯”,这是在以前多年我市流行的“天开眼”“电子基盘”等麻将游戏机中从未出现过的大牌!

    容易激动的九宝莲灯这下彻底激动了,大喊大叫,唾沫横飞,一蹦好几尺高:

    “哎呀我草,我胡了九宝莲灯!九宝莲灯!太牛X了,九宝莲灯”

    “三哥,快来看啊!九宝莲灯,九宝莲灯!”

    看见九宝莲灯这激动的表情,在场的人没一个人不笑的,更有冷静者在大笑之余还不忘挖苦九宝莲灯:“你TMD识字不?那是九莲宝灯,不是九宝莲灯!”

    “哎呀,对,对,九莲宝灯,九莲宝灯”九宝莲灯才从激动中缓过神来。

    尽管九宝莲灯后来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而且把牌名都叫错了。但是“九宝莲灯”这个绰号不胫而走,后来来马三游戏厅玩大满贯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典故,而且都把他成为“九宝莲灯”。

    发展到后来,如果有人在牌中胡了一把“九莲宝灯”,也会大喊一声“哎呀我草,九宝莲灯”。似乎九宝莲灯的确比九莲宝灯顺口,慢慢的,全市玩电子麻将的人都把“九莲宝灯”说成“九宝莲灯”了。

    多年以后,二狗在法院门口看到九宝莲灯被处决的判决书时,还听到俩人讨论:

    “这杀人的史XX是谁啊?这么狠!”

    “他就是九宝莲灯”

    “哦,他呀!”

    九宝莲灯死了,但是还是给我市留下了特有的文化遗产:只要是我市土生土长的会玩电子麻将的人,都知道应该把九莲宝灯称之为九宝莲灯。

    在张岳被枪击的当天的夜里,马三就召集了以九宝莲灯为首的5、6个小兄弟。

    “这次,帮我办事儿,愿意干的来我这里领安家费!”马三说。

    没有一个人退缩,全愿意跟着马三干。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多钱?

    第二天,马三就接到了大恒的电话。

    “你给我的那个号,大概在市区东边。以前老的六门市的三层楼附近方圆100-200米”,说完,大恒就挂了电话。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