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十四节 社会 不是这样混的

    在马三崩了老古以后两天,张岳就得到了消息,老古的手下大海和黑子一个都没死。

    这下好了,马三也不用跑路了。毕竟,先开枪打张岳的是老古的人,带着枪到处找张岳的也是老古。老古他总不能报案去。民不举,官不究,这是我市公安系统历来的优秀传统。一场轰轰烈烈的闹事枪战,就这么被公安系统轻易的“遗忘”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市那几年枪击案过多,公安局也没太把这当回事儿。

    体育生就是有体育生的优势,一个被打穿了肺叶被抢救了过来,另一个被砍了20多刀活了下来。写到这里二狗忽然发现一件极其有趣的事儿:我市流氓团伙间连续的刀枪拼杀、大规模的械斗,简直除了手榴弹外其它所有轻型武器都用上了,但却真的很少打死人,反而是17、8岁的小孩子打架下手没轻没重动辄就出了人命。大规模的枪战、械斗都不死的各个团伙的大哥活下来的概率却又很小,这更加有趣,这些大哥要么毁在鼠辈手里要么以一种极其意外的方式死亡。

    想起这些,二狗不能不唏嘘不已。

    三天后,老古找人来说情了,说辞大概的意思是:都是在社会上玩儿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老古并没有派人去开枪打张岳,是手下的几个小兄弟没控制住。如今,老古也被崩了,当时开枪的两个小兄弟也差点没被打死,这仇也了的差不多了。大巴的事儿,愿意卖给省城的九哥,合60万一台,保本儿不亏就行了。

    老古自己割了自己的肉喂了张岳吃。

    现在的张岳和十年前的张岳不大一样,十年前的张岳,有人敢向他开一枪,他只要活着他非崩人家十枪不可。现在的张岳,毕竟老婆孩子都有了,仇报了,气出的差不多了,面子也找回来了,九哥的事儿也办妥了。

    张岳只跟说客撂了一句:这事儿就算结了,但是老古以后别在我面前得瑟,否则我非干死他。

    这一切,自张岳受伤后一直留在我市的省城的九哥都看在眼里。

    李武这人混社会的能力相当强,他有混社会的天赋,不但在我市赵红兵、张岳等人混在了一起称兄道弟,而且和省城的多个大哥都有联系。在认识李武之初,九哥以为李武是我市最有实力的江湖大哥之一。后来发现李武虽然有点实力,但他显然做不到呼风唤雨的地步,张岳才是我市江湖一哥。在陪张岳住院的这几天里,九哥又发现张岳在大事上对赵红兵言听计从,俨然赵红兵还是张岳的大哥。九哥算明白了:无论是张岳、李武还是赵红兵,单独拿出来一个都未必能把全市的混子都归拢了,或许张岳有这实力,但也没验证过。这哥儿几个虽然各自为战,但是出事儿以后总是绑在一起,几个团伙力量加在一起,那肯定是能归拢全市的大小混子。

    尽管张岳的武力如此强大,手下一个已经不怎么联系的小弟马三就敢于带人在闹事中开枪归拢了老古。但张岳在九哥眼中,距离真正的江湖大哥还有一定的差距,还欠缺火候。

    因为九哥在老古服软后的一次饭局中,曾经对他很赏识的张岳和赵红兵说过一句话:社会,不是你们这样混的。

    那社会是怎么混的?九哥是怎么混的?

    九哥这人身世颇为神秘,据传是省城军区的一个高官的最小的儿子。二狗曾见过九哥一次,九哥其貌不扬,塌鼻子、小眼睛、薄嘴唇,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道浓眉,普通人的眉毛都是顺着长,很柔软,而九哥的眉毛却是立着长的,根根直立。九哥穿的也很朴素,说的难听点,又瘦又驼背的九哥老远看有点像个老猴子。但是就这其貌不扬的老猴子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在省城黑白两道都搞的很定,从后来见诸报端的省城黑社会大哥到省里、市里、军区的领导,都和他称兄道弟,交情非浅。

    而且更为传奇的是:九哥这人从小到大根本就没跟任何人动过一次手!

    同样是江湖大哥,张岳、赵红兵等人有了今天的名气,他们自己都数不清跟人家打了多少架,开了多少枪。但九哥真就从小到大没跟人打过架,但人家就是省城最有名的江湖大哥之一,看出差距来了没?

    据说省城黑道里流传一句话:“要不是活腻歪了,就别跟九哥玩儿脑子。”

    九哥的智商和影响力通过这句话可略见一斑。

    二狗后来听到赵红兵说的一件关于九哥的事儿,二狗倒是觉得很好玩儿。

    九哥偶尔吸毒,但不是特别的成瘾,但一旦哪天心情好,就开“玩儿”。有一段时间九哥没什么事儿,每天下午磕Y头丸,嗨到了晚上又开始吸K(百度)粉。终于有一天九哥出问题了,那天到了凌晨3:00的时候,九哥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上长了黑毛,又粗又长的黑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茁壮成长!吓人不?

    可能有童鞋会问,人的手上哪有长黑毛的?吸了什么能长黑毛啊?

    笨!九哥吸毒过量,幻视了呗!

    “大军,你看你看,我手上长黑毛了,咋办!”九哥惶恐的叫了起来。大军是九哥的保镖,成天跟九哥形影不离。

    “九哥……这……”大军明白,九哥这是出现幻觉了。

    “楞什么呢?!开车送我去医院啊!”看到自己手上长了黑毛,九哥真急了。

    5、6台奔驰,大半夜的浩浩荡荡到了某军区医院的门诊部。

    “大夫,我大哥手上长了黑毛,你帮他治治。”大军一个劲的朝大夫使眼色,意思是:我大哥出现幻觉了,你赶紧敷衍一下他。

    “先生,你出现幻觉了,你手上啥也没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啊!”这大夫看九哥这瘦小枯干的样儿,做梦也没想到他就是省城的江湖大哥九哥。

    “大夫,咋没长啊,你看,它还在长呢,长的那么快……”

    “你啥毛也没长,你手上连汗毛都没普通人多”大夫不耐烦了,露出鄙夷的神色。

    “你他妈的说啥?你是大夫吗?!……”九哥火了,转身摔门走了。

    九哥走后,该急诊室被一群彪形大汉砸的稀巴烂。这倒霉大夫就看见了九哥和大军俩人,没想到急诊室外面还好几车人呢。

    九哥又到了第二家医院,这回,九哥带的所有的兄弟都跟着他涌进了这急诊室。

    “大夫,我手上这毛是咋回事儿,这是啥病?你看,你看,它长的这么快,都要耷拉到地上了”九哥这药劲儿还没过,越看自己手上的毛越长。

    “……这……”这大夫比刚才那医院的大夫明白点儿事,看着一直充他使眼色的大军,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快给我治啊,大夫!哎呀我操,我右手上也开始长黑毛了!”

    “……这样吧,我先给你简单的处置一下!”

    这大夫倍儿逗,拿出个剪纱布的剪子开始在九哥手背上比划。剪来剪去,剪的全是空气。但这大夫看这阵势,还得硬着头皮假装给九哥剪黑毛。

    “我C你妈,你剪了半天,啥也没剪掉!一根毛都没剪断!”九哥一声怒吼。

    该医院急诊室同样被砸,大夫的眼镜都被打飞了。

    九哥又去了第三家医院的急诊室,这回,连九哥手下的那些兄弟都憋不住笑了。

    这急诊室这大夫的智商可能真不逊色于没嗑药的九哥。二狗想:这大夫可能也是省城的一个名医吧。

    “大夫,我俩手都长毛了,你看咋整?我去了俩医院都没看好!”

    “恩,这病,有点麻烦!”这大夫沉思了一刻回答。

    “那咋办?”

    “叫你的兄弟们先出去,我现在去取药水,一会回来,把灯关上给你洗。你这病不常见,必须得用药水洗,才能把毛全洗掉,我现在就去取去。”

    这大夫把九哥的兄弟全撵出去了,把急诊室的灯一关,一盆温水,一块肥皂,开始给九哥洗手。

    从凌晨四点一直洗到早上六点,天都快亮了。

    “大夫,我这毛能洗掉吗?”九哥在关了灯的小黑屋里问

    “能!”大夫信心十足,一通搓,手劲不小。

    “还要多久”

    “再洗半个小时吧!”

    “哦……真能治好?”

    “能!”

    “谢谢大夫昂”

    天快亮了,大夫把灯打开了。

    九哥那手都快被这大夫洗吐露皮了。

    “看看,好了没?!”这大夫特有自信,边用毛巾擦手边说。

    “哎呀,真好了!”九哥十分惊喜。

    费话,洗了三个小时,九哥那药劲儿过的差不多了,再看见手上有黑毛那才是怪事儿呢!

    “大军!进来!多给这大夫点儿钱!”

    这大夫笑笑,没收钱。这等聪明的人知道,要是收了这钱,等九哥睡一觉起来,肯定明白了他是在骗人,说不定就得挨顿毒打。

    九哥的兄弟们十分感谢这大夫。要是这大夫不把九哥按在那洗手,说不定得多打多少架,说不定省城有多少家医院那天晚上要遭殃。

    通过九哥这事儿二狗明白了点事:对付正在发疯或者接近发疯的人,一定得顺着他,由着他,千万不能和他对着干。即使想跟他把事儿说清楚,那也要等他不疯的时候再跟他说。二狗也想开了,UV系列爱在天涯刷就刷吧,九哥吸了那么多K(百度)粉药劲过仨小时都能过,我就不信你UV系列磕了啥猛药,药劲还能持续个十天半个月的?

    九哥嗑药的时候的确有些搞笑也有些失态,但是正常的时候,九哥的智商还是远超常人的。也可能他智商的优越感太强,觉得和普通人斗没什么意思,就磕磕药降低一下自己的智力,享受一下做普通人的快乐。

    他这句经典的:“社会,不是你们这样混的”是经过二狗升华过的,二狗模仿了周星驰的台词:“球,不是这样踢地”。尽管九哥没这样说,但是九哥的确表达了这层意思。

    据说那顿饭,参与的人有赵红兵、张岳、李武、马三等四人,张岳伤的不重,入院十来天就一瘸一拐的出去得瑟了。

    “马三,九哥敬你一杯,你是条汉子!有胆量!”

    “谢谢九哥!”马三站起来干了。

    看到省城的九哥夸奖自己的兄弟,张岳面有得色。

    “李武是我小兄弟,我就不跟他客气了。我最高兴的是通过李武认识红兵、张岳你们哥儿俩,你们俩是这里的名人、江湖大哥,以后一定要多多照顾老哥!”

    赵红兵不卑不亢的和九哥喝了一杯。张岳更有得色。

    “张岳,以你们的火力和胆子,拿到省城也肯定很快就戳出去。但是,恐怕……”

    “恐怕怎么?”听到前半句,张岳挺高兴,他想知道九哥的后半句是什么。

    “恐怕很容易就被当典型给抓起来了,弄不好就崩了。”

    “……”张岳没说话。

    “据我所知,你们哥俩儿也没少在里面受罪吧。”

    “恩……”累计在监狱里呆了8年出头的赵红兵点头了。

    “你老哥我就不知道省城的看守所门朝都哪边开!”九哥说。九哥确实不是在吹牛。

    “……”赵红兵和张岳都有点惊讶了。尤其是张岳,有事儿没事儿就在看守所呆上俩仨礼拜。

    “在中国现在的社会,如果你不能做到黑白两道都混得开,那你干脆就别混社会,这样下去,早晚得折!”

    “你们兄弟狠是狠,绝对够狠,但是你们那是在玩儿命,不是在混社会!你们兄弟都有几条命可以玩儿?”九哥又补充了一句。

    听完这席话,赵红兵他们都明白了,九哥和当时的赵红兵、张岳等人的确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人家九哥那叫黑社会,在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高省城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而此时的赵红兵和张岳,无非还只是心狠手辣的混子,或许能*名气和手段赚一些钱,但他们朝中无人,遇上事儿不是跑路就是坐牢,跟人家九哥根本没法比!

    “红兵你刚才不是说你有几个小兄弟因为打了几个民工关到了看守所吗?你等着,我打个电话!”

    九哥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说了最多一分钟。

    “红兵,你那几个小兄弟一会儿就放出来了!”打完电话,九哥说。

    “谢谢九哥!”

    赵红兵、张岳终于也有了奋斗目标了,也有了偶像式的人物了。谁呀?九哥呀!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