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十八节 土匪

    那天是98年世界杯决赛后的大概一个礼拜,赵红兵收到了吴老板的信儿:下午6:00,就在你说的南山见!

    吹哨子,J合,干!

    赵红兵这次组织的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赵红兵、沈公子及丁晓虎、大耳朵等人带领的20多个西郊混子,这属于赵红兵的嫡系,战斗力极强,防弹防砍装备先进,只不过Q支D药少了些,冷兵器居多。另外,王亮自从李四跑路以后和赵红兵走到也比较近,他也带着10来个人参与了。

    第二类是张岳的手下,也有20几人,这些都是职业的混子,手头都挺硬,要枪有枪,要胆有胆。他们都希望自己也能像张岳一样成名,一听说现在有了这大场面,各个摩拳擦掌,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扬名的好机会,也是见证历史的机会,要是不让他们参与,他们肯定挺失落。

    第三类是张岳召集的各路豪杰,这些英雄好汉都是来自于我市不同行业的混子,老大都或多或少和张岳都有些交情,大概有100多人,这些人多数都是被张岳赶鸭子上架的,真正开起火来他们肯定作鸟兽散。但是这些人毕竟人数众多,站在赵红兵和张岳的小弟身后,能壮壮声势,最起码也能起到个粉丝团的作用。

    这“三军总指挥”当然是赵红兵,有趣的是,在这次战斗中,张岳有了个新的绰号。

    领导能力可能是遗传的,而且领导这东西最关键的不是自己去干,而是要向下属灌输理念,鼓励士气,这才是领导该干的活儿。此次战斗,张岳这方面的能力就尽显无疑。

    据说张岳的爷爷镇东洋在这方面就特别强,特别具有煽动力,每次无论是抢日本鬼子还是抢地主,张岳的爷爷在动员前肯定把什么国恨家仇的渲染一番,把手下的土匪各个搞的热血沸腾、胆壮心齐,干起来各个不含糊。

    那天中午,穿着板板正正的西裤白衬衫的腿伤还没好利索的张岳在饭店包房里打了一中午电话,是给参战的各路大哥打的,电话打得**澎湃,把赵红兵和沈公子听得心服口服。以下是张岳的经典原话摘录:

    “省城那帮逼也太牛逼了!得瑟啥?!欺负咱们市没人是吗?”

    “敢来咱们这装,我告诉你昂,今天咱非把他们留在这不可!”

    “咱们要不把他们拿下,以后咱们TMD还有法混吗?咱们还有脸混吗?”

    “省城来的多个JB?我张岳就不信了!”

    “有TMD他们这么欺负人的吗?这是咱的地盘还是他们的地盘?!”

    “今天,非让他们见识见识……我草他吗的”

    沈公子看着张岳**四射的打电话,不断的点头。

    “以前咱们当兵时,李政委也没张岳这两下子!”沈公子对赵红兵说。

    “李政委那是不说脏话,要是允许李政委说脏话,估计气势也能和张岳差不多。”

    “即使让李政委说脏话,也没张岳这土匪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恩,张岳这劲儿一般人没有。”

    张岳一通电话打完了,把自己也给感染了,胸口尚且起伏不定,看样子是心绪难平,本来就极其苍白的脸更无血色。张岳有点像战国时代秦舞阳,是骨勇之人,一怒之下脸色白得糁人。据说秦舞阳在杀人时被杀的人不敢正视秦舞阳,张岳也肯定能做到这一点,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俩在哪墨迹什么呢?”张岳说

    “我们说,你应该去当政委。”沈公子说。

    “扯淡,你知道刚才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张政委,你给谁打电话我哪儿知道啊!?”

    “李老棍子!”

    “你给他打电话干啥?”

    “是他给我打的!”

    “他啥意思啊?”

    “他说,只要需要,跟他说一声,这忙肯定帮!”

    “我操,张政委,你还是让丫歇了吧!”

    不论李老棍子是否真心想帮,但连赵红兵的宿敌李老棍子都要帮忙了,由此可见张岳的煽动力有多大、多广。

    全市只要是和赵红兵、张岳没仇的能数的上的江湖大哥都出面了,全来了。张岳已经把这次战斗上升到保家卫国的层面了。

    我市的三十六路响马、七十二处烟尘,齐了。

    沈公子话音刚落,孙大伟进来了。

    “哎呀,咱军师来了!”沈公子说

    “谁是军师啊?”赵红兵这是搭伙跟沈公子说相声呢。

    “大伟啊!”俩人一唱一合。

    “他咋是军师呢?”

    “咱们从十几年前说起,哪次打架大伟不是躲在最后面啊?”

    “每次打架躲在后面的就是军师啊?”

    “未必啊,关键是每次打架前大伟总是出谋划策。”

    “他那计策管用吗?”

    “当然不管用啊,但是他打架不行,怎么办呢?只能当军师啊!”

    “那也顶多就是个狗头军师啊!”

    “不管怎么说,狗头军师也是军师,大伟只能干这个了。”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

    赵红兵和沈公子一个正宗的低沉的东北话,另一个是纯正的油嘴滑舌的京片儿,一个捧,一个逗。说的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十分认真。

    孙大伟假装没听见,朝饭店包房里四处看。

    张岳被沈公子和赵红兵逗乐了,本来已经白得发青的脸有了点血色,张岳是由衷的佩服赵红兵和沈公子,在这个关头,这俩人还有说有笑逗闷子玩儿呢,换了别人,早就紧张死了,包括他张岳在内也是紧张的要命。

    估摸着赵红兵和沈公子埋汰他埋汰得差不多了,孙大伟才说话。

    “你们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叫我?”孙大伟看样子有点生气。

    “怎么着?军师要出手了吗?”沈公子笑吟吟的说。

    “你们出来这么大的事儿,我拼了命也得去,儿白!”孙大伟看样子对沈公子的不屑很愤懑。

    “大伟,算了吧,这事儿你去了也没用,上次你嫖娼都让人家按摩女郎CEI了一顿,这次是跟黑社会码架,你不适合,你还是继续倒腾你那甜草去吧。”

    “你们俩的事儿,就是我的事,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说我不能打架。对,我是不能打架,但是有人敢动你俩,我跟他拼命。打架我是不行,但谁都就是一条命,谁玩不过谁啊!”孙大伟越说越激动,都快扑到沈公子身上了。

    赵红兵、沈公子、张岳都看出来了,孙大伟衰是衰了点,但是的确是真兄弟,真讲义气,他是真想帮忙,真想拼命。能让胆子最小的孙大伟去玩命的,也就是赵红兵、沈公子、张岳等寥寥几人。

    沈公子还没等再说什么,费四和小纪都出现在了包房的门口。

    肯定是孙大伟听到消息后通知的他俩。

    此时的费四,算是半个江湖大哥,开着赌场,手下还有几个看场子的小弟,在江湖上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枪肯定有几把,但是开赌场讲究结交朋友,和气生财。费四近些年在江湖上也没干过什么事儿,但社会人都知道有费四这么一号,知道这人当年是和张岳、赵红兵、李四等人一起出来“玩儿”的。

    而此时的小纪则完全和江湖没有关系,起码有十年没和人发生过冲突了,到了98年,小纪已经不再倒卖文物了,而是开始烧制文物了!倒腾文物赚钱太慢,还是自己“做”文物来钱快,什么元青花之类的瓷器,小纪烧啥像啥,一懵一个准,钱像流水一样进账。

    赵红兵和费四、小纪平时基本每个礼拜都会在一起聚上一两次,但是这次,赵红兵根本就没通知他俩。

    二狗认为,赵红兵没通知他俩是有原因的:

    1,小纪基本没有实力,找了也白找。费四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实力也有限。即使他俩都参与了,对整个战局影响也不大。

    2,因为赵红兵视小纪和费四为手足,所以不找。这次恶战,前景未卜,要是因为这个把两个手足兄弟搭上,赵红兵得内疚一辈子。赵红兵找张岳那是不得不找,没有张岳,赵红兵这边的实力和场面就要下来一大截。

    这饭店的包房里,除了跑路的李四和老油条李武,当年拜把子的八个人,到齐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