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十九节 上山

    “红兵,12年前我们拜把子,你岁数最大,我没叫过你一声大哥,但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兄弟看。今天,你有事儿了,不管你通知不通知我,我现在叫你一声大哥,我必须要跟你一起去。”一向没什么正形的小纪今天一本正经。

    “纪老师,你还会打架吗?”沈公子笑着说。小纪和沈公子是这个团伙中的两大贫嘴,30多岁了还成天斗嘴。由于小纪成天神神叨叨的弄些文物什么的,所以那时候大家都把小纪叫纪老师。

    “对,我是挺多年没跟人打架了,有10来年了,但是我记得上一次和李老棍子拼,红兵为了我受了多重的伤,后来红兵又在里面关了4年半。这些事儿,我没说出来过,但我记在心里。咱们隔三茬五就喝酒,就我这点小酒量,红兵说要跟我干一杯的时候,我有一次没干过吗?”小纪说的有点动容。

    “孩子都上小学了,别跟我们一起扯淡了。”赵红兵也被小纪说的有点动容。

    “张岳就没老婆孩子?就张岳是你兄弟,我就不是你兄弟?对,我是没张岳那本事,没张岳那实力,但是,我是个30多岁老爷们儿,我没觉得我欠过谁,我就觉得欠你的!今天你不让我去,你们也都TMD别去了!”

    容易动感情的孙大伟眼眶有点湿了。

    张岳、赵红兵、沈公子三个人也都没说话,看着小纪,估计想法都差不多:老哥们儿了,这真是老哥们儿,小纪这么多年搞文物,即使有张岳、赵红兵、李四这样的大哥罩着,但其实真没少遇上一些外地的不讲道理的混子,但小纪都忍了,即使在外面有点什么窝囊事儿,小纪也没跟这几个人说过,他也知道一旦告诉这几个人,那事儿非搞大不可。小纪忍了10多年了,如今孩子都上小学了,已经胡子拉碴的他却来帮老哥们儿拼命来了。

    这是真感情,这是真哥们儿,这是真兄弟。

    费四走上前去,重重的捶了沈公子一拳。

    “操!”费四就说了这么一句。

    这么多年过去了,费四的外号早就变成了费瘸子,但是他性格真没变过,火爆依旧,勇猛依旧。他在社会上很少打架的原因很简单:1,有实力。2,实在是勇猛,没人敢惹。3,和赵红兵等人都是一帮的,谁敢惹?李四还是他亲妹夫。4,他也很少主动招惹别人。

    赵红兵看出来了,费四和小纪,赶都赶不走,肯定是要跟他上山了。

    气氛有点压抑,跟生离死别似的。

    沈公子想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就咱们这几个人,当年还成,到了今天可能就剩下小纪咱俩还能打架了!”沈公子的嘴又开始损了。

    “为什么啊?”孙大伟问。

    “咱们六个,有仨残疾,还一个军师,可不就剩下我和小纪了吗?”

    “怎么还仨残疾啊?”

    “俩瘸子,费四是一个吧?张岳现在也是瘸子,他那腿伤还没好呢,走路比TMD费四还瘸。红兵那手就更别提了,再加上你军师孙大伟,还有几个人能打架。”

    “操!”费四不愿意听了。

    “唉,虽然咱们现在手底下人不少,但咱们也不能太差,是不?对了,小纪,当年打架你就不怎么样,现在你还行吗你?”沈公子嘴忒损。

    “我行不行你别问我,你回家问你老婆兰兰去。”小纪说。

    赵红兵、张岳、费四都乐了。他们乐的不是这俩人谈话的内容,而是觉得这俩30多岁的大男人成天没完没了的斗嘴,挺有趣。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中午就别喝了,再吃两口饭。一会收拾收拾,叫上人,咱们先上山,等他们去。”赵红兵说。

    刚说完,赵红兵又接到了亲侄子赵晓波的电话。

    “二叔,今天你有事儿是吧!”

    “咋了?!”

    “我和袁老三他们都说好了,我们一起过去!”

    “别扯淡!”

    赵红兵对他亲侄子很是挠头,成天在外面惹事儿不说,自从李四跑路后就跟当年菜刀队的袁老三等人混在了一起,此时的袁老三等人那菜刀队早就不叫菜刀队了,改称T子党了,全是一些我市官宦人家的不学无术的孩子组成,要胆量没胆量,要义气没义气,只知道在外面惹事儿给自己家里添堵。

    “二叔,我肯定过去!”赵晓波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红兵气不打一处来。也怪自己,给赵晓波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还好,这一下午,刘海柱没打电话过来,可能是刘海柱淡出江湖太久了,所以社会上发生的事儿都不知道。赵红兵这还算踏实点儿,一个已经退出江湖十年的小纪来了,赵红兵已经够不安的了。

    下午,丁晓虎、大耳朵、先儿哥带着西郊的混子们到了,张岳的人也到了,蒋门神、马三带着人也到了,全市的各路好汉们也到了。足足150多人,把整个饭店二楼的包间全挤满了。

    在以后的十年间,市民在传颂这一战时,多数已经不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全都将此战作为维护我市混子荣誉的一战,都知道这一战的领导者就是赵红兵、张岳。

    这150多人中,基本集中了我市除老古、三虎子、李老棍子外所有的多少有点名气的江湖中人。

    天涯上很多网友都在想:我草,两帮黑社会决战了,黑社会,黑西服黑皮鞋黑墨镜,各个都面无表情,跟终结者似的,“嗖”的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把小S枪,二话不说叮当的开干。而事实可能不是这样的,也许是二狗没见过世面,也或许东北风情的黑社会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反正二狗是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一群西装墨镜的人开战,甚至在我市大街上都看不见这样的群体。

    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是这么一群人:有染着黄毛的,有染着红毛的,有剃了光头的,还有留着郑伊健那样的飘飘长发的。除了大哥以外,普遍穿着50块钱以下的T-shirt,当然还有穿个背心的,牛仔裤多数都脏兮兮的,好像一个礼拜没洗过似的。嘴里都叼个烟卷,说话大呼小叫满口脏话。总之,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见到赵红兵、张岳这样的传说中的江湖大哥出场,纷纷起立离座握手。

    挨个招呼完,吩咐落座、上菜、但不上酒。张岳和赵红兵俩人出去了。

    “张政委,这就你找的人啊!”赵红兵嫌这些人素质太低。

    “哈哈,你嫌他们太邋遢了?”

    “看来看去,还是晓虎他们和你那些小兄弟看着最像回事儿。”

    “呵呵,要不他们怎么混不出名头呢?你总不能以你当兵的时候那些战友的素质要求他们,他们是混子,又不是军人。”

    “哈哈,那是,那是。”

    赵红兵当年复员转业,没能实现理想当上连长。这回有机会领导这么多小弟兄实现连长梦想,但赵红兵却觉得有点索然无味。

    这群鱼龙混杂的小混子,赵红兵领导不了也不愿意领导。毕竟,在这15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和张岳嫡系兄弟的起码有60多个,有这些中坚力量,赵红兵心就有底了。

    下午5:00,人都到齐了,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走,上山!”和以往总开战前讨论会不同,在这次大战前,赵红兵等人根本没做任何讨论。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一场已经可以称之为战争的恶战前,制定任何战术都是扯淡,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能随机应变。

    车队浩浩荡荡向南山进发。

    和省城黑社会一水儿的黑色桑塔纳相比,我市的混子的车队五花八门,高档的有沈公子的凯迪拉克,低档的有快报废的夏利,车队中不但掺杂着几辆挤满了人的白色面包车,还跟着7、8台出租车。红车、白车、黑车、绿车,什么颜色的都有,好不热闹。

    据说当天我市的混子各式Q支一共约50把,双管猎枪、口径、S枪、喷子,要什么有什么,简直就是个武器展览。

    我市郊区的南山有两大特色,一是高耸的白色人民英雄纪念碑,二是常年绿的松树,除了偶尔被积雪覆盖,远眺南山总是郁郁葱葱的景象。

    南山的正面(也就是面向市区的这一面)游人比较多,夏天的黄昏300、400人总是有的,尤其是热恋中的男女经常去南山公园搞对象。而南山的背面搞破鞋打野战的比较多,每晚十几对总是有的。虽然不排除在南山正面搞对象的男女一时情难自禁直接奔向后山野战的可能,但是毕竟不是谁都有气魄有胆量去野战的。所以,南山的正面人多,南山背面的人少。南山的正面有石头的台阶上山,南山的背面只有搞破鞋的人踩出来的土路。据擅野战的二狗的朋友野战军司令员小二龙讲:这地方,冬天都有人野战。也不怕冻掉了。

    坑,挖在南山后山的半山腰处。

    也就是说,张岳,叫人把坑挖在了我市人民搞破鞋的胜地。这个地方,以前一直很黄,今天,将会很暴力。

    这天下着绵绵细雨,南山上全是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虽然才5:00多,但是天已经灰蒙蒙了。

    赵红兵等人把车停好后,从正面上了山。尽管赵红兵年轻时候可能也没曾在这里野战过,但毫无疑问,生于斯,长于斯的赵红兵对这南山上的一草一木太熟悉了。

    游人看见这些气势汹汹而且一看就是地痞的浩浩荡荡的大部队,纷纷让开。

    很快,到了山顶,他们,又走到了被雨水冲刷得雪白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赵红兵他们,今天,又来了。

    25几年前,赵红兵、张岳、小纪、费四等人都曾在这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系着红领巾庄严宣誓:准备着,为**的伟大理想而奋斗!时刻准备着!

    朝气蓬勃的他们在呼喊这句口号时,胸口都有一团呼之欲出的火焰。

    如今,纪念碑上人民英雄永垂不朽这几个大字仍在,并没有因为过去20几年风雨的洗礼有任何更改。但实现**似乎越来越渺茫,他们的人生也似乎越来越没方向。但那句“准备着……”却依然被那些尚且懵懂的儿童在一年又一年的清明节在这纪念碑前庄严且无力的宣誓着,这些系着红领巾呐喊的孩子,他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吗?

    16年前,高中毕业应征光荣入伍的赵红兵、小纪等人,又在离这人民英雄纪念碑不远的军分区穿上了绿色的军装,成了最可爱的人,他们都曾有理想,都曾希望自己不朽,哪怕不朽在那关山千里外的南疆。

    12年前,理想已基本被现实无情的碾碎的他们,第一次约人来这里械斗,幸运的是,对方没敢来。很快,他们扬名了,做了太多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恶事。做这些事时,他们也颇意气风发。

    看着这几个带领着100多个各色混子的赵红兵等人,又有谁能想起,他们也曾经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好青年?

    他们的理想,都已抛却在这苍翠的路上,都丢在了那过去十几年的时光。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失去了理想?

    时至今日,他们基本都真的成了人民专政的对象,而且,身体上已伤痕累累,精神上已伤痕累累,心理,也已伤痕累累。

    坐牢、致残、伤人,家常便饭。

    据说赵红兵、小纪、费四等三人,都在这纪念碑前驻足良久。

    倘若他们回头看看那些张牙舞爪叼着烟的20出头的小混子们,恐怕他们只有苦笑。

    他们,起码还曾经有过理想,而那些孩子,根本就不曾知道理想为何物。

    “走吧!”张岳拍拍赵红兵肩膀。

    下山了,到了山的背面。

    半山腰的一条泥泞的小路旁,有一个长五米、宽五米、深两米的大坑,坑里,是流进去的雨水,看不见底,能看见的,只是泥浆。

    坑是挖好了,可谁将在这个满是泥浆的土坑里被埋葬呢?

    或许,半个小时后,答案就有了,可能是赵红兵,可能是沈公子,可能是吴老板,也有可能是他们身后那一个个与此事本无关系的鲜活的生命。

    只要有生路,谁愿入江湖?入了江湖,命,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坐在山下的探马兼军师孙大伟来电:人上去了,几十辆车。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