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五节 操盘的又怎么样?我是操庄的

    但在当时,诺基亚8110对于大志来说还是个梦想。直到有一天,大志发现钱赚的是那么的容易。

    那天是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天。

    赵红兵终于和高欢结婚了,这个本来应该早就举行的婚礼一直拖到了1998年。高欢当时28岁,风姿依然绰约。赵红兵却已略显苍老了,而且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许多,人的心在江湖容易本来就容易老,赵红兵,经历过的风雨坎坷忒多了点。还好,这份爱,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分毫的削弱,反而,愈加炙热。

    社会上的人普遍费解他俩的婚姻,忒费解了,不能理解。江湖中人普遍认为赵红兵有点亏,主流正派人士普遍认为高欢有点亏。

    认为赵红兵亏的原因是:高欢已经结了一次婚了,还有了个孩子,以赵红兵的身份和财力,在我市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为什么却要找个二婚的,亏。

    认为高欢亏的原因是:高欢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有着爱他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却全都不要了,去跟一个劳改过两次的全市最大的混子结婚,亏。

    赵红兵和高欢肯定认为都不亏。因为,世人看重的那些,他俩都不怎么看重。他俩都曾经看重过,但结果是两个人都不幸福,都为太注重世俗的眼光付出了代价。在这份爱面前,他俩都曾经懦弱过,但是,一次懦弱已经够了,够惨痛了,已经年过而立之年的赵红兵,还会在乎这些冷语流言吗?

    二狗认为赵红兵和高欢最后走到一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两个人的生活态度和思维方式有着惊人的默契和相似之处。人的一生中,能够遇见这样的人不容易,能够走到一起更不容易。

    二狗的朋友helyanwe曾经说过:我相信,一对夫妻能够幸福的前提是一定要有共同语言,一定要是最好的朋友,否则,两个人连心灵上的沟通都没有,就失去了夫妻真正的意义。美女、帅哥看够了终归要腻,金钱超过了一定数量也就失去了意义,只有灵魂的沟通才是永恒的。

    维系婚姻和感情的关键,就在于此。

    又如马三所说,赵红兵在没有高欢的日子或许身边也有一些女人,但是这些女人没人能替代高欢在赵红兵心中的位置。并不是因为这些女人没有高欢的美貌,而是赵红兵和她们实在是没话说。

    不管外人怎么说,赵红兵和高欢还是兴高采烈的操办婚礼,尤其是高欢,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从筹办酒席到购买杂物,都是一个人操办,就连布置新房这样繁琐的事儿,高欢也不愿意找外人来帮忙。结婚前几天房间就打扫得一尘不染,而且每天擦拭,喜字、窗花、鞭炮早就买好了,别人想帮忙,高欢也不让插手。

    且说我市有个风俗习惯,就是在结婚的前一天宴请最好的朋友、哥们儿,大吃大喝一顿以后再豪赌一把。连派出所都知道哪个“社会人”结婚了,就得抓赌去,肯定有收获。

    赵红兵结婚更不能例外,在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夜,我市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是齐了。这些人不但包括张岳、费四这样的多年的兄弟,还包括李老棍子、三虎子这样曾经的仇人,当然了,还有本文中没有提到过的一些小号的社会大哥,总共大约有70-80人。

    可能有童鞋质疑:为什么你孔二狗写的江湖大哥就那么几个?一个接近百万人口的城市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团伙?

    二狗要回答的是:我市的混子团伙数不胜数,但是既有经济能力而且手头又硬的团伙,的确就这么几个。就好象是这次运动会,参加的国家200多个,但是有能力夺金牌的只有几十个,能夺10枚以上金牌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那些夺不了几块金牌的江湖大哥,就略作不提了。

    这次婚前的聚餐本来平平无奇,江湖中人啸聚一堂,其乐融融。但是二狗听说这次酒局散后的赌局,却是经典中的经典。

    据说那天酒局未散时,就有人建议:“四爷,安排个局呗!”。

    四爷是在说费四。古有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今有费四俩耳光定南山。自从南山之战过后,四爷已经不再仅仅是赵红兵、张岳等人内部对费四的昵称,而是成了所有江湖中人对费四的共有称谓。费四那次忒露脸了,一向在我市横行霸道以阴险歹毒著称的李四才被人称为四哥,而费四却被称为四爷,可见费四一战过后,名声的确大震。社会人都知道这费瘸子的胆略实非常人所能及,不愧是当年和赵红兵、张岳、李四一起出来混社会的。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请访问16……k.cn!对了,还有人曾经给二狗提过意见:你那文中“四”太多,有点分不清。二狗在此解释一句:李四、费四那些60-70年代生人的,的确“三”“四”特别多,那时候咱们国家不是说“人多力量大,人多是好事”嘛,家家都恨不得生个7个8个的,所以“三”“四”特别多,这是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换到今天,大家还能听到哪个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叫什么“三”“四”的吗?都独生子女了。

    话说回来,开赌局这生意看似简单:只要把人找来让他们对赌,然后自己抽水钱,赚钱很容易。其实很不简单:1,必须罩的住,得让赢钱的把钱拿走,得让输钱的人把钱拿出来。2,不能让赌徒在自己的场子里输急了打起来。3,防备白道的警察抄场子,防备亡命徒抢场子。

    所以说,赌局这东西不是谁都能开的,但毫无疑问费四有这本事,罩的住,朋友们也都给面子,费四组织的局大家都爱去。

    “行啊,散了席咱们就去我那玩儿两把吧!今天红兵结婚你们都打了礼,去玩儿吧,今天我一分钱水钱不抽。”费四的赌场每隔10天8天的就换个地方,据说这次,换到了一个接近200平米的复式住宅里。

    “现在就散了吧,咱们都过去!”

    至少40多人去了费四的场子,从不赌博的张岳、孙大伟等人也被拉了过去。在这4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张岳等人团伙的约10来个,其它人都是一些其它团伙的。

    据说当天费四摆了四张台子,只能有10几个人玩,其它人在旁边干瞪眼,在旁边飞苍蝇总是不过瘾,所以,大家建议玩儿点新的。

    “四爷,你不是也开球盘吗?今天不是有球吗?咱们赌场球吧!”

    98年,赌球刚刚传入我市,98世界杯时我市的赌徒刚刚知道足球也可以赌,那时候的赌球还极为不规范,不像现在,随便拿个皇冠的就可以赌外围,盘口随时变化,赔率也随时变化。98年时我市的本书转载16K文学网16K.……CN赌徒赌球还都是以用手机打电话的方式下注,赔率相当的低且保持不变。那时候赌亚洲盘也就是让球盘,经常上盘80,下盘80,也就是说,下一万块,输了全输,赢了却只有8000块,上下盘水位加起来才160,不像现在赔付率这么高,现在五大联赛的比赛C网的外围上下盘加在一起有192,深盘还能开到193或者194,在98年,那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是赔率如此的低,我市的赌徒对赌球还是趋之若鹜。毕竟,这东西是新东西,以前没玩儿过。

    “恩,今天有场比赛,一会就开始了,甲B联赛,辽宁队对成都队”费四说。我市的江湖中人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根本不懂欧洲足球,他们只认识一些甲A、甲B的队伍,所以那时候赌甲A和甲B的比较多。

    费四当时也开球盘,他那时主要盈利的方式有两种。1、对缝球:比如甲买了A队1万块,80的水,那么他赢就赢8000,而乙买了A队的对手B队1万块,也是80的水。甲和乙都把球报到费四这里来,费四上下一对缝,不管谁赢,费四肯定能赚2000块。当然了,这事儿放在现在是不可能的,早没人电话报球了。2、赚水钱:当多数人投注倾向于某一队时,费四就把多余的这一部分报给省城的庄家,能赚取一些水钱。水钱虽然比对缝球赚的钱少很多,但是毕竟也是钱。

    费四当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球盘,收入还真不少,每逢周六日经常赚个5万6万的。

    “盘口怎么开啊?”

    “我刚才电话问过了,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上下盘都是83的水。”让半球的意思是成都队必须要赢了辽宁队才算赢,而辽宁队打平或者赢球就可以赢钱。

    “啥?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成都都快降级的队了能赢辽宁队?扯淡!”

    曾经十连冠的辽宁队是随着东北的经济一起没落的,98年时已经降入了甲B,就好象一改革开放东北就没落了一样,足球一职业化辽宁队也没落了。但是那年辽宁队在甲B踢得相当不错,连续胜利已经冲击甲A成功,而那天它的对手却是濒临降级且多次被辽宁队横扫的成都五牛。

    只要是个神智清楚的人都会认为:成都五牛拼尽全力最多能踢平辽宁队,而辽宁队只要平就可以赢钱了。

    98年时,甲B联赛不像是世界杯或者欧洲联赛是由国外或者澳门的操盘手开盘的,而是由“土庄”开盘的,“土庄”就是咱们国内的庄家,这些庄家的水平肯定远不如国外的操盘手,但是他们开出的盘很“鬼”,经常开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鬼盘”,诱人上钩。

    “我下两万辽宁队!”

    “我下一万辽宁队!”

    大家都选择了下辽宁队,短短时间,费四的桌子上多了10几万块钱。

    “等一下,先别下了,我打个电话!”费四说。

    辽宁队太热,费四根本没法对缝了,他打电话是怕在庄家那里辽宁队也太热,不接受他的投注,这在98年是常有的事儿。

    “辽宁队现在还受注吗?”费四问省城的上家。

    “不受了,一分钱辽宁也不接了!我现在这里上百万买辽宁队的,辽宁队要是真平或者赢了,我非清家荡产不可!”费四省城的上家不算土庄,他只是根据土庄的盘口开盘。看样子,费四的上家也被这盘口害惨了,再也不敢接受新投注了。

    费四撩下了电话,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出现了,那就是:他的上家不接投注了,他必须要跟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不好意思啊,我的上家现在不受注了,辽宁队太热,没办法!刚才下了注的就算下,刚才没下的就算了。”费四只能硬着头皮和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四爷,这可不像你啊,你刚刚说了辽宁队受让半球的,怎么现在又不接了?”

    “四爷,我刚想下呢你就打了电话,凭啥接别人的投注却不接我的注啊?”

    “……”

    众人嚷嚷开了,很是聒噪。

    当天在场的人都以为下辽宁队就是捡钱,没下注的开始不满了。

    “现在我上家也不接了,没办法!”费四重复这句话。

    “四爷,都在你这输10来万了,今天有这场好球,你还不让我下………”

    复式房里的人,都挤在了客厅里,几十个人一起吵,声势很是浩大。

    这些人很多都是费四的老主顾,费四虽然在社会上混的不错,但是总不能对他这些老主顾发火,只能在那无奈的解释。

    “真不好意思,人家不接了……”

    “四爷……”

    正在众人围着费四大吵大闹时,一个低沉厚重的男中音说了一句话。

    只说了一句。

    就这句话,大家就都肃静了。

    这句话的内容是:“你们下多少,我接多少!”

    大家朝这声音的发源地望去……

    大家看到了一个穿黑色西装白衬衣系着红色领结的微笑着的大胖子,笑得略带矜持。

    赫然是:孙大伟!!!

    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喝多了,还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外人“围攻”费四了。二狗认为,或许这二者兼而有之。总之,孙大伟那天张了这么一嘴。

    “行啊,你说的是吧!你带着钱呢吗?”有人问。

    “啪!”孙大伟像是赌片里赌神showhand一样,轻轻松松的扔到了桌子上一把车钥匙。

    “现金今天没多少,谁赢了,把我这车开走。”孙大伟,依然,夹着烟微笑着。

    大家都被孙大伟这一下弄得有点晕,孙大伟忒有赌神的风范了。

    一时,没人下注了,都被孙大伟这一嗓子和showhand的架势镇住了。

    沉默了大约20秒钟。人群中又出现了一句低沉的男中音。

    “操,就你那破夏利,能值几个钱!”说话的是三虎子。

    “……”众人先是沉寂

    然后一阵哄笑。

    这句话把赌神风范的孙大伟神情有点慌张。

    但很快,装逼之神孙大伟就镇定了下来,依然微笑着。装逼之神就是装逼之神。

    “我夏利是破了点,但是你有车吗?”孙大伟转移了话题。

    “我没车,你那破车给我,我都不要。”三虎子对孙大伟不屑一顾。

    “小三子,我告诉你一个人生的道理。我的夏利可能跟奔驰要差100倍,甚至1000倍。但是你必须要知道,有车和没车的差距,那是,无穷倍。”孙大伟轻声说。当说到“无穷倍”的时候,孙大伟还张开了双臂,做出“无穷”的样子。

    “操!”三虎子被孙大伟这几句话说得无话可说。他和费四的仇结自十年前,到现在还是没完没了,虽然说是暂时和解了,但是还是口和心不和,今天三虎子就是想在众人面前折费四的面子。

    “孙大伟,你有钱没钱啊?”

    “大伟啊,你又倒腾甜草又倒腾羊皮的,这几年赚那点钱够今天输吗?”

    “你输了明天不给钱怎么办?”

    三虎子说完以后,大家开始纷纷质疑孙大伟了。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有点怕费四不敢说什么重话,那么现在,对孙大伟,大家可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甚是聒噪。

    三虎子“啪”的扔在了桌子上3万块钱:“敢接吗?”

    “接”孙大伟很淡定。

    三虎子之后,大家纷纷往桌子上扔钱,边扔边说:“你要是没钱明天我就住你家……”

    正在众人对孙大伟唇枪舌剑加扔钱的时候,桌子上空又掉下一把车钥匙。

    众人再次寂静,再次回头。

    车钥匙是一直没说话坐在旁边磕瓜子的张岳扔的。

    众人看张岳,张岳还是一语不发。起身,开门,走人,关门。

    大家都明白了张岳的意思:不管孙大伟输多少,帐记在我张岳身上。你们信不过孙大伟还信不过我?今天,我这车就押在这里了。

    孙大伟的车2万块,张岳的车可是至少80万,虽然没有一个人敢开走张岳的车,但是张岳是我市头号江湖大哥,肯定不会少了他们的一分钱。

    孙大伟为费四出头,现在张岳又为孙大伟出头。这,就是赵红兵这个团伙长盛不衰的魅力。当自己的兄弟在外人面前有状况时,绝对不惜代价不计后果帮忙。这样的几个兄弟,问世间有多少?别看张岳成天对孙大伟呼来喝去连损带骂,但别人绝对不可以侮辱孙大伟。这就是张岳的原则。

    “看了吗?下!”

    众人知道如果赢了钱肯定能拿到,都开始大肆往桌子上扔钱了。

    “孙哥,不能这样啊!”马三看见桌子上迅速堆积起来的50多万块钱,心忒哆嗦了。他对张岳最是赤胆忠心,看见张岳走了,开始劝孙大伟了。

    “没事儿,你帮我叫俩小兄弟过来,带个麻袋。”孙大伟又点燃了一根香烟。

    “干嘛?”

    “装钱啊”

    “……孙哥,我有个朋友,以前是操盘手,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说辽宁队必然赢盘!”马三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操盘手?操盘手算什么?你知道我是操什么的吗?”

    “干什么的?”

    “我是操庄的。专门操庄。”

    “啥?操庄?你操他干啥?”

    “我不像你,我不是同性恋,但是我就是要操庄,操他,操死他!”一直温文尔雅淡定的孙大伟忽然加重了声音。

    据说马三都被孙大伟誓要操庄的豪言壮语弄冷了,太冷,寒。

    “……”马三没话说。

    “好了,你叫来俩小兄弟,带着麻袋过来。”

    “……恩!”

    “恩,也许不用麻袋,他们都不敢下注,也没什么钱,弄个化纤袋子就行了”

    “恩……”

    孙大伟这席话过后,爱面子的我市江湖中人又往桌子上扔了10几万。

    孙大伟很淡定,喝了口绿茶。

    球赛开始了。房间里40多人,有30多人和孙大伟、费四两人对赌。

    这简直就是在赌命,倘若孙大伟输了,他可能过去的几年生意全是白干,说不定还要负债!

    令人癫狂的九十分钟,一场莫名其妙的比赛。

    结果是:成都五牛4:2赢了辽宁队!!!!

    孙大伟和费四全赢!!!

    据说,整个球赛进行过程中,孙大伟一直没怎么关注电视,一直在跟他的姘头打电话**,很淡定,很自如。

    球赛结束。

    孙大伟只说了一句:“麻袋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大志和九宝莲灯马上就到了!”

    “……”孙大伟放下了电话,微笑颔首不语。

    此事一直没能传到美国,如果能传到美国去被布什知道的话。

    那么,布什一定一语不发,沉默半晌,长叹一声:中国装逼犯不可战胜。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