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黑社会前传 第二十六 江湖泪米兰花

    大志和九宝莲灯真拿来了个麻袋。

    “装钱!”马三说了一句。

    费四斜着眼睛看着刚才玩命扔钱的那些赌徒笑,孙大伟用指甲刀细心的剪着指甲,头也不抬。

    已经深秋了,赌徒们却满头都是汗。他们依然不相信球赛已经结束,依然不相信朝气蓬勃的辽宁队会输给濒临降级的成都队,依然不相信刚才还是属于自己的几万块钱现在却已经装到了别人的麻袋里。

    “散了吧!”费四笑着对大家说了一句。据费四说其实那天他自己也紧张,他倒不是紧张自己那10多万块钱,毕竟他拿出那10几万没什么问题。他主要是紧张孙大伟那几十万,他知道,孙大伟那几十万要是输了,那对孙大伟来说可真是伤筋动骨了。

    “哼……”三虎子冷哼了一声。

    “怎么,还不服?”费四心情不错,笑着说。

    “……”三虎子横了费四一眼,没说话,转身出门走了。

    人散了以后,数了数钱,六十七万。

    “大伟,想没想过,输了怎么办?”费四还是有点后怕

    “输了?输了就把货都兑出去,该输给谁钱给谁呗?”孙大伟继续剪着自己的手指甲。

    “你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

    “我不懂足球,但是我知道,庄家肯定不是傻逼,他既然那样开盘,肯定有他的道理。那么多人都下辽宁队,如果他们真赢了,庄家还不得被打爆?”

    “那你要是输了以后你还有机会翻身吗?”

    “人生,有时候,就需要博一把。”孙大伟放下了指甲刀,很恬淡的看着费四。

    “……”

    多年以后,已经是我市最大的赌球外围代理的费四,经常被人家这样说:“其实,开盘子的才是赌王,你看,澳门的赌王称号不就是被开赌场的人占据着吗?四爷,你下面每天几千万的水线,你当之无愧是咱们市的赌王!!”

    “恩,我不是赌王,但,我跟赌王一起并肩战斗过。”每当被人提及此事,费四总是目光凝视前方,若有所思,嘴角**着。

    他是在回忆孙大伟与全市40来个大混子对赌的经典决战,可能有时候会想起这一战和《天龙八部》里乔峰在游家庄力敌百位武林高手有极其相似的地方。

    不同的是:乔峰的武功独步天下,孙大伟装逼的功夫罕有匹敌,即使是黄老邪和孙大伟比起来,那也是慕容复和乔峰的差距。在武侠小说中,武功高可以搞定一切。在现实社会中,装逼者经常最后成为成功人士。

    当然了,前提是,装逼要装的足够好。面对几十万,都能眼不红,心不跳,这本事并不是谁都有的。

    费四之所以说出了类似《兄弟连》的经典台词,那是因为,孙大伟和他的那次胜利,完全是一群无畏的战士组成团队的胜利,如果孙大伟不帮费四出头,那么孙大伟也不可能赢到这些钱。如果张岳不替孙大伟出头,那些混子也未必和孙大伟对赌。

    这就是十几年的兄弟感情。没有这,孙大伟还不能成为赌王。

    二狗也曾经就此事问过孙大伟,因为二狗知道:孙大伟胆子一直不大。

    “孙叔,那次你怎么就那么敢赌?几十万啊!”

    “二狗,你孙叔我读书不多,的确不多,但是人生的哲理我懂得很多。”孙大伟抿了口绿茶。

    “……”二狗没话说,因为二狗知道孙大伟肯定还会继续说。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典故,这个典故你可能没听说过,但是,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懂。这个典故,也是一个成语”。孙大伟目光很深邃。

    “我听听”

    从前有一只小马,来到一条河边,要过河。但他不知道河水有多深,于是他去问小象河水深不深,小象说:河水很浅,我趟着就过去了。小马又去问小羊河水深不深,小羊说:河水很深,千万别去,上次差点把我冲走。最后小马去问妈妈,妈妈告诉它,自己去过了一下才知道。小马去试了,河水不深不浅,他正好可以渡过河去。”

    二狗被雷晕了,这TMD是小学一年级课文,二狗10几年前就学过。

    孙大伟继续说……

    “我说这个典故的目的就是:无论别人怎么说,你一定要不为所动,什么事儿都要自己试过才知道。无论别人说辽宁队怎么厉害,我就是不信。对了,二狗,这个典故的名字就叫……”

    “小马过河!”二狗和孙大伟异口同声的说。

    “哦,你知道这个典故。”孙大伟有点失望。

    “对,我是知道这个典故,但是,听到你用这个典故来说赌球,我觉得很有新意,能给我人生很多启发。”

    “呵呵,二狗。跟我学学人生的哲理就行了,千万别学我赌球。你看我,现在也早就不赌了。我只赌那一把,如果你想学我赌球,那我还得再给你讲个人生的真谛。这,也是个典故。”

    “……你说”二狗擦了擦汗。

    “小猫看到农民把玉米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玉米。小猫看到农民把花生种到地里,到了秋天,收了很多花生。小猫把小鱼种到地里,到了秋天,小猫想收很多小鱼。二狗,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如果你想按照我的方法去赌,不大可能成功。我的成功,基本不可复制。”孙大伟望着二狗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操,《小猫种鱼》!孙大伟竟跟二狗整小学一年级的。

    二狗浑身酥软。

    “恩,你就应该好好学习,干好你自己的事儿,安心干好自己的事儿,否则你将一事无成。我再给你讲个典故吧,一只小猴子下山……”

    “孙叔,谢谢了,孙叔,谢谢了,和你聊天真长见识。”

    孙大伟笑笑,没说话。

    二狗那天没有追问孙大伟为什么要操庄,但是,多年以后,在上海,二狗明白了。

    话说有一天,二狗正在曹杨路、铜川路路口的新九龙塘吃海鲜,接到了孙大伟的电话。

    “二狗,我俩小时后到上海了,我是从北京来,虹桥机场降落,航班号是刺阿1549.”

    “刺阿1550?”

    “对……”

    “……”二狗没懂。两个半小时以后见到孙大伟时看机票才明白,是CA1549.孙大伟初中没怎么上过,不认识英文字母,所以把CA读成刺阿。

    “恩,航班你就不用管了,我也不用让你接,下了飞机,我自己打车过去。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曹杨路这边吃海鲜,你直接来这里找我吧!”

    “什么路?”

    “曹阳路,你跟出租车司机师傅说曹杨路这边吃海鲜的地方,司机都知道。”

    “恩,我找个笔记一下”

    俩小时后,二狗看到了孙大伟手中的那张记着曹杨路海鲜的地址的纸。

    纸上赫然写着三个歪歪曲曲的大字:“操羊路!”

    二狗算是明白了,著名嫖客孙大伟当时说操庄不是偶然的,把曹杨路他都能写成操羊路,真行,儿虎,直接人与兽了。

    孙大伟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是他能把小学一年级课文中蕴含的深刻人生真谛理解得十分透彻,这,很难得,所以,他能成为装逼届的领军人物。

    二狗前几天曾经说布什听说孙大伟的事儿肯定会目光黯淡长叹一声:“中国装逼犯不可战胜!”这句话,在昨天晚上奥运闭幕式上,又得到了验证:华夏民族的装逼水平远非他们anglo-saxons所能及。

    昨天闭幕式交接仪式时那挺胖的伦敦市长,穿着一身跟借来的似的皱巴巴的西装,纽扣也不系,腆着个一走路就乱颤的啤酒肚,得得瑟瑟的走上台去。不跟咱北京市长握手不说,连罗格给他奥运旗时,他也一副带搭不理的架势。

    在那一刹那,二狗看见了他那民主而又英俊的脸庞上写了俩大字,楷书,用毛笔写的:装逼。

    但是他装的也太差了!

    你说他装骄傲自大吧?他实在是破坏了伦敦人的绅士形象。你说他装东北社会大哥吧?可哪个东北社会大哥像他这样见人带答不理的?你说他装浪荡不羁吧?是挺浪荡不羁,他那肚子挺浪荡不羁。

    总之,伦敦那市长连装逼的最低的层级都达到不了。但据说此人还是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还曾写文章批评中国人对世界文化没有任何影响。但二狗认为此人纯粹是给英国人丢人来的,还真想看看他能把下届伦敦奥运会办成什么样。孙大伟别看是中国小学文化,但是如果让孙大伟去这样的场合也远比那英国孙子强。孙大伟要是读了牛津大学,肯定把他们英女皇给睡了!儿白。

    睡不睡英女皇这事先略过不提,赵红兵和高欢马上就要合法的睡在一起了。

    据说,那天孙大伟、费四等人在和那些江湖豪客对赌时。沈公子的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小静。

    由于沈公子的老婆刚刚生了个儿子,所以沈公子喝完酒就回家看儿子去了。

    在过去的很多年中,甚至包括现在,我市的很多人都认为:小静是赵红兵的姘头之一。

    小静和赵红兵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二狗也不敢确定,二狗只知道,在赵红兵的日后的建筑生意中,小静的确帮了很大的忙。

    小静和赵红兵的具体关系二狗虽然说不清,但二狗能确定的是:小静和我市的一位副市长倒是的确是关系暧昧,属于那种半公开的关系。这,也是小静总能帮上赵红兵的忙的原因。

    男人是通过自己的奋斗来统治这个世界,而女人则是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

    如果女人能真正统治男人、归拢男人,那么女人无疑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比如武则天。

    小静是个弱女子,她就是想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白道,她和副市长关系暧昧,黑道,她和赵红兵很熟。在我市,直到现在,小静也算是个女性世界里的知名人物。

    98年,小静也就是27、8岁,本来长相甜美的她更添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风韵,很是迷人。那时的小静在我市开了3家连锁店美容院,生意都不错。她自己开了部男性化的别克君威,有点女强人的意思。

    小静曾经当过沈公子老婆兰兰的老板,而且和沈公子也很熟。她听说赵红兵要结婚了,来到了沈公子的家中。

    “红兵明天就要结婚了。”小静看起来很惆怅。

    “怎么了?你不开心啊?”沈公子摸着脸上的燕子,一脸坏笑。

    “你拐了我们的兰兰,现在儿子都帮你生好了,你当然开心了。”

    “我说了多少次了,是你们的兰兰勾引的我。”

    “滚远点!”兰兰开骂了。

    “我不明白,红兵为什么要跟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结婚”小静说

    “那他不跟她结还跟你结啊?”

    “呵呵,没这么想过。”

    “为什么?”

    “我配不上红兵,但,那个高欢更配不上红兵。红兵和别人结婚我都能接受,我都替他高兴。但就是这个高欢,我就是看不上她!”小静越说越气。

    “你看,你看,你这陈年老醋坛子又翻了吧!”沈公子真怕明天小静去赵红兵婚礼上捣乱去。

    “自从我认识红兵,红兵多数的时间都在蹲监狱。我真不明白,怎么他一出来就能跟高欢勾搭上。那么多好姑娘赵红兵都不要,非去找那个高欢干嘛?”小静越说越气。

    “那咋办?人家明天结婚,你也拦不住!”

    “我没要拦,我就是有点不开心。这是我给红兵的彩礼,你替他收下吧。”小静扔下了个红包。

    沈公子望着小静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看起来再风光再能干的女人,心里,也总是要依赖男人的。

    赵红兵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江湖泪,也有米兰花。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