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二节、较量(下)

    跟二龙简单的聊了几句以后,赵红兵再次消失了。

    赵红兵团伙的这几个核心成员除了赵红兵消失以外,其它人一切正常。沈公子该有的社会交际继续去交际,李四该在外面玩儿就在外面玩儿,一切看起来都再正常不过。

    沈公子心里有底:他虽然年轻时候也没少参与斗殴,但他实在不算是一个江湖中人。现在沈公子绝对算是个来我市投资的外地企业家,他交往的,都是些处级甚至厅级干部,他大虎敢对沈公子这样的红人下手?沈公子的名片,就是沈公子的护身符。大虎如果动了沈公子,那他该判十年的得判成无期,该判无期的肯定得判成死刑。

    和沈公子相比,李四心里就更有底了:上过战场、混过广东,什么阵势他李四没见过。迷楞再凶,还能凶过李四?所以,李四依然每天下午2:00起床,驼着背、夹个包、眯着眼睛先去自己的酒店转一圈,查查帐,3、4点钟再去自己的洗浴中心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儿,到了5:00多开始叫朋友一起吃饭,山吃海喝一通以后,9:00左右再去位于我市市中心的一个演艺酒吧去看节目、继续喝酒。李四的行踪很固定,每天就这么几样。

    这次较量,已不是一场赵红兵、大虎两个人的简单较量,更不是迷楞和表哥的较量。而是两个团伙的财力、武力、社会活动能力的综合较量。

    也是他们兄弟的较量。

    就在赵红兵从二龙的医院消失那天晚上10:00左右,李四就在位于我市市中心的那个演艺吧遇上了二虎。

    如果说赵红兵和三虎子还能算是半个朋友的话,那么李四和二虎从来都不是朋友,从来都是仇人,他俩间的仇恨,像是一座活火山,在最近的10年中一直保持着没有喷发的状态,但喷发那是早晚的事儿。

    李四忘不了过去三十多年人生中仅有的一次马失前蹄:在自己的游戏厅门口被二虎险些打死。

    二虎也忘不了十几年前的那个雪天的清晨:在自己家门口落下了终身残疾。

    二虎和李四从没和好过,偶尔碰面连招呼都不打。

    那天晚上,二虎和李四的再次冲突的导火索,至今还是一个在我市流传的乐子。而且,至今在江湖中人的口中还留下了一个典故:你的眼神儿别跟二虎似的。

    李四这人有个习惯:1、无论在哪里,他都会选择坐在较偏的角落里。2、总是坐在最昏暗的地方。

    这不是他比较低调,而是他的习惯。其实李四虽然话不多,但偶尔得瑟起来也不输沈公子。

    我市的那个演艺吧每天10点左右有个固定的节目:拍卖一个超级大的足足有两米长的“龙头”果盘,谁价高谁得,拍卖这个果盘的收入,全部捐助希望工程。然后,歌手会为拍卖得来这个果盘的人,唱一首歌。

    在我市最喜欢拍得这个果盘的人,就是李四。可能是李四觉得自己的钱多数都来路不正,要多行善事才有好报。所以,几乎每次来这里,李四就要拍到这个果盘。

    本来拍卖果盘捐助希望工程这事儿是个好事儿,但是在我市的这个演艺吧,有点变味,那个足足两米长的果盘,经常变成我市富人斗富的工具。

    二虎和李四发生冲突的那天也是如此。

    晚上10点,DJ带着四个抬着果盘的姑娘准时出来了,宣布:无底价,拍卖!全部所得捐献希望工程!

    “1000!”

    “2000!”

    “2500!”

    底下开始叫开了。

    李四一直没发话,他在等着大家都叫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让王宇喊一嗓子,一锤定音。

    “8000!”坐在演艺吧舞台正对面第一排沙发上的二虎来了一嗓子。二虎在整个舞台的聚光灯下,显得有些兴奋,而且看起来有点志得意满。

    二虎这一嗓子过后,没人再张嘴竞价了。1、没人愿意花上五位数去买个破果盘,又有几个人真有那捐助希望工程的善心?只不过是起起哄而已。2、很多人都认识眼前这刚刚叫了8000的瘸子就是二虎。

    “……”

    “8000元第一次!”

    “8000元第二次!”

    “……”

    “一万!”偏僻昏暗的角落里,有个人喊了这么一嗓子。

    李四愿意花5位数去买整个果盘,而且,他根本就不怕二虎。李四也清楚:现在赵红兵和大虎掐起来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把他也牵扯进来,但是他必须要给大虎他们这个团伙找点不自在,灭灭他们的威风。

    二虎转过头,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自己竞价,但在十多个袙灯下的二虎看不清角落里坐的究竟是谁。

    二虎看不见李四,李四可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二虎。

    虽然没看见角落里究竟是谁,但二虎为了面子又来了一嗓子:“一万二!”

    “1万2第一次”

    “1万2第二次”

    “……”

    “两万!”王宇又喊了这么一嗓子。

    李四根本没废话,直接两万。

    “两万第一次!”

    “两万第二次!”

    “还又没有……”DJ看着离自己三米都不到的二虎。

    “……”二虎没再应价。

    “两万第三次!”

    “感谢这位大哥,您的两万元将全部捐献给希望工程!下面,请您点歌!”

    二虎又回头认真的看了看那个偏僻的角落,二虎还是没看清楚跟他较劲的人究竟是谁。

    服务生颠颠的跑到李四旁边:“大哥,点啥歌啊?”

    “点《我没有钱我不要脸》,跟你们主持人说,送给刚才那瘸子。”李四说。

    “这不合适吧?”服务生觉得不妥。

    “不合适那就算了。”

    说完,李四又开始一点声音都不发的大笑,笑得浑身抖。

    “这位大哥点了《我没有钱我不要脸》,再次感谢这位大哥!”DJ可没敢说这歌要送给二虎。

    二虎有点怒了,这不是就是要让他没面子吗?这不是在找架打吗?二虎站了起来,盯着李四所在的角落看了半天,但他还是没看见那坐的究竟是谁。

    点的歌还没开始唱,李四就起身去洗手间了,在李四身后,还跟着王宇。

    二虎随后起身,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跟着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门口,终于,二虎看清了刚才跟他较劲的就是李四。

    这时,有服务生给李四开了洗手间的门,李四顺手从夹包里拿出了当时刚刚上市没多久的一张红彤彤的新版100元给了服务生小费。

    随后李四进了洗手间。

    服务生又给站在洗手间门口的二虎开了门。

    二虎急着进去找李四,但是,他还没忘了给服务生小费……

    可能是灯光有点暗,也可能是二虎的酒喝得已经有点多,也可能是二虎要进去找李四比较急……

    二虎居然从夹包里拿出了一张一块钱纸币交到了服务生手里!

    一块钱!?

    为啥是一块钱呢?因为2001年的时候纸版的人民币一元是红色的,还不是现在那种在市场上流通的绿色版一元。那旧版人民币一元的颜色和新版100元极其相近,二虎显然是把1块和100块给弄混了,眼神不好,没看清楚。

    一块!

    服务生站在门口,拿着一块钱,彻底懵了,据说还在认真的端详着手里这一块钱。估计他10块、50块、100块小费都收到过,但是1块钱的小费,的确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进了洗手间的二虎再定睛一看,李四和王宇进了洗手间后根本就没上厕所,而是站在了门口,就等着他进来呢!

    此时的李四和王宇,正看着那个手里拿着一块钱小费的服务生大笑。

    “人啊,没钱吧,你就别装。你给那孩子一块钱啥意思啊?让他给你买串糖葫芦去?”王宇看着二虎大笑。

    “李四!你啥意思!”二虎是真恼了,没理会王宇的调侃,直接朝李四去了。

    “我没意思。”李四停下了大笑,恢复了他那一向冷冰冰的语调,声音不大。

    “操!”二虎彻底火了。

    二虎这个“操”字刚说出口,李四五指如闪电般迎面捏住了二虎的脸。

    只一推,身有残疾重心不稳的二虎就被李四推到在地。

    “都别动!”王宇掏出了手枪。

    二虎的人一个都没动。

    李四和王宇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洗手间。

    李四当然知道,二虎以后肯定要找他,不过,李四当然不怕。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