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十五节、无名

    赵红兵的第二张牌,是沈公子多年经营的结果。

    多年来,沈公子一直苦心经营其在我市的关系网络,和国家机关的一些负责人员关系相当不错。即使在沈公子经营的亚运饭店破产前,沈公子也咬着牙顶着,不但没因为要帐之类的事儿得罪那些相关负责人员,而且事事都给足了他们面子。在饭店停业之后,沈公子也没有中止和这些人的交往,动辄请这些人吃上一顿,联络感情。

    沈公子不奢求这些人都能够帮上他的忙。但沈公子知道,这些人中,肯定有人在未来会帮上他的忙。或许沈公子在我市的朋友最后能帮上他的只有5%,但他对所有的朋友都足够的尊重。只要在沈公子需要的时候,这5%的人真正能帮上忙,那起的作用可能就是决定性的。

    一个男人无论是贫穷或者是阔绰,朋友和身边的交际圈子都永远是他身边最大的财富。在他贫穷时,身边的朋友或许能把他拉出困境。当他阔绰时,身边的朋友或许能再助其一臂之力,让他从成功走向成功。截至目前,二狗还不认识有谁能仅凭一己之力即能获得成功。

    韦市长这样的大人物当然要交要围,但这样的大人物要用到刀刃上,要用到大事儿上。总不能事事都求人家。再者说,韦市长也绝对不是我市一言九鼎的土皇帝。

    一些看似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却成了赵红兵手中的关键棋子。

    当大虎还没弄明白迷楞究竟怎么进的医院时,另一个灾难性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中:他的物流公司被停业整顿了。

    据说先开刀的是工商税务,开查大虎的偷税漏税。在我市,又有几家干干净净从不偷税漏税的企业?像大虎这样的偷税漏税根本就不算事儿,可查可不查,但是大虎还真就被查了,他“倒霉”不?

    工商税务查查还不至于停业整顿,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工商税务开查的同时,我市的交警队又在路上拦下了大虎物流公司旗下多辆“超载”的车辆。大虎的物流公司的车辆超载了好几年了,但就是在这天全被查了,大虎“倒霉”不?

    这么多“倒霉”的事儿几乎同时发生,大虎的公司,就这么被停业整顿了。

    玩儿黑的,大虎虽然差点火候但还能拼一拼。玩儿白的,大虎差的忒多。

    大虎万万赵红兵这么干。

    因为:赵红兵毕竟算得上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发生了冲突,历来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都自行内部解决,寻求白道的力量向来为江湖中人所不齿。赵红兵作为一个江湖大哥,怎么就好意思这么干?

    二狗只能说:和赵红兵比,大虎太单纯了。

    这个社会,早就不再是那个20年前的社会,早已没有任何规则好讲。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这个以性命相拼的关头,谁讲规则谁傻逼。和性命比起来,规则又算什么?

    现在这个社会,讲规则的是宋襄公,那只能被人称之为妇人之仁。不讲规则的是诸葛亮,那得被人称之为大智大勇。赵红兵就算把大虎吃下,都绝不会吐骨头。

    赵红兵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断了你大虎的财路,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快用吧!

    根据后来的事态发展分析,大虎是被赵红兵彻底激怒了,被这个毫不讲“江湖道义”的赵红兵激怒了。

    赵红兵毁了以往我市两条江湖中人约定俗成的规则。1,体面的混子绝对不会对敌人的家人下手,也绝对不会威胁敌人的家人。2,江湖中人火拼,绝不主动寻求白道的帮助。即使寻求白道的帮助,也得偷偷摸摸的。

    赵红兵这么干,算卑鄙吗?

    二狗认为不算。赵红兵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手段,那他连三年都活不过去。

    全市的混子都知道赵红兵是最大的社会大哥,也都知道只要干倒赵红兵就能取而代之。甚至不用干倒赵红兵,只需要和赵红兵大战一把,只要不死无论输赢都能成名。

    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全市那么多渴望成名的混子团伙,如果隔三两个月赵红兵就需要和这些人严格按照江湖规矩火拼一把,就算赵红兵团伙运气好不被干倒,那赵红兵团伙肯定也会今天打出一起重伤害、明天打出个植物人、后天再失手打出条人命,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谁能保得住赵红兵?谁有这本事?

    赵红兵就算不被人打死打残也得伏法。

    赵红兵现在已经是一块真真正正的玉器了,绝不会再真正的去和那些瓷器碰了。实在非碰一把不可时,赵红兵也会让表哥这样的瓷器代他去碰。

    在成名之前,他素以遵守江湖规矩而闻名。在功成名就之后,破坏江湖规矩最彻底的就是他。

    现在大家是否能完全体会沈公子曾经在新天地彩蝶轩所说的那句“那是因为你二叔比李四还阴,比李四还毒。”了?

    赵红兵的确好毒,当然这是因为现在的他非毒不可,他毒的有苦衷。但,的确,他比李四之毒辣要更上一层。

    多年以后,赵红兵曾在和朋友聊天时无意中说:“大虎、二虎他们都是纯混子,想用那些江湖手段吓唬我,我能被他们吓唬吗?”

    从赵红兵这句话中,我们可以分析出:赵红兵把大虎、二虎定义为纯混子,他就同时否认了自己是纯混子。那他赵红兵不是混子是什么?

    可供选择的答案有二:

    1,清清白白的合法商人。

    2,黑社会。

    清清白白的合法商人,赵红兵看起来不大像……

    暂且放下赵红兵究竟算是什么不谈,且说大虎。

    能够盘踞在我市东郊近20年不倒的大虎几兄弟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没那么容易服软。折了迷楞、公司暂时停业整顿,这些虽然对大虎团伙打击不小,但一时还没动摇大虎团伙的根本。

    既然赵红兵率先不讲规矩,那大虎就没有再讲规矩的必要了。

    大虎首先盯上的,是已再次怀孕的高欢。此时的高欢,已经怀孕近七个月。

    大虎能想到的,赵红兵应该也能料到。对于一个年近四十膝下无子的中年汉子来说,还有什么比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的吗?

    这事儿上,赵红兵输不起。

    高欢始终坚持上班,尽管她的这份工作被她的大学同学所鄙视,尽管身边的人都对千万身家的她居然还每天认认真真上班费解,尽管这份工作和她少年时的理想相距甚远。但,她热爱她的这份工作。

    她这样执拗的女子,绝不会为别人的任何劝告和意见所动,她只相信她自己的。

    赵红兵肯定不能告诉她:可能会有人要对她下手。

    这样直接告诉她,会增加她的心理负担。孕妇都怕情绪波动。

    此时的赵红兵,翻出了他的第三张牌。

    赵红兵的手中的第三张牌,是一个人。

    这个人,连二十年来几乎每天都和赵红兵生活在一起的沈公子都不认识,都叫不出名字,只见过几次。当然二狗更不曾见过,只能从沈公子的只言片语中了解这个人一些概况。

    据说他看起来比赵红兵还苍老。

    据说他抽烟很厉害,一根接一根,但从不喝酒。

    据说他只有一只眼睛,一条眉毛。

    据说他皮肤白皙,仅有的一只眼睛特别怕强光。

    据说他鼻梁高高,头发短短。

    据说他身上总穿着一身劣质的运动服,很光滑的那种运动服。

    据说他脚下总踏着一双和运动服同样劣质的运动鞋,破旧但干干净净。

    据说他不大爱说话。

    据说他的口音南腔北调,谁也不能听出他究竟是哪里人。好像,是南方的。

    可以确定他参过军,上过前线。

    可以确定他在香港生活过。

    可以确定他和赵红兵认识的地方是在野战二所,他们曾躺在相邻的病床上。

    据说他唯一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寒冷和忍,但笑起来让人感觉很温暖。

    据说他虽然衣着寒酸,但在李四海鲜馆吃海鲜时表现出来的娴熟与优雅,让沈公子都自叹不如。

    据说他虽然极瘦,但他的腰杆却像赵红兵、沈公子一样笔直。

    据说他好像是很多年都没和赵红兵见过面了。

    据说他和赵红兵在这之前好像也只吃过一顿饭,喝过一顿酒。但看他俩互视的眼神,却像是平生挚友。

    据说他和赵红兵谈话中出现最多的词就是“当年我们拐杖帮”,但奇怪的是,无论是他还是赵红兵,双腿都完好。

    不知,他是否也有妻儿。

    不知,他依*什么生活。

    更不知,他之前漂泊在何方。

    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让人看了一眼就会一辈子都牢牢记住的中年男人。

    就是他,对,赵红兵的第三张牌。

    这是保护高欢和孩子生命安全的一张牌,更是在这场暗战中,最终让大虎服输的一张牌。

    二狗不知,这张牌,赵红兵经营了究竟多少年。

    好吧,给他取个名字:无名。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