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二十九、迟来的谈判【下】

    大虎也不再说话,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赵红兵的表情也很平静,看着在车外忙忙碌碌下班的人们。

    “你们这群人有点太霸道了吧,霸道了这么多年,十几年,你们没够啊。”大虎说这话时语气也很平静,听起来倒不太像指责赵红兵。

    “……”赵红兵不说话。

    “你们这群人真就一点儿亏都不能吃?我真没听说过你们这群人吃过什么亏,难道吃点儿亏你赵红兵就没面子了?你赵红兵就不是社会大哥了?”大虎并不是咄咄逼人,倒是有点语重心长。

    “……”赵红兵继续不说话。

    赵红兵有个很好的习惯:聆听,平心静气的聆听,无论对方有多冲动。

    无论是和朋友还是和对头,赵红兵都愿意聆听。他能聆听朋友的抱怨,也能聆听对头的质问。

    “聆听”这个优点虽然听起来很简单,只要忍住不说话就行了。但在生活中普通人却很难做到。比如两个恋人其中的一个对另外一个不满,发泄了几句,对方多数都不是耐心的把“不满”听完,而是反唇相讥,结果肯定就是吵架,吵架绝对不会使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只能增加二人之间的裂痕。再比如有人跟“对头”谈话,两句话说出,对方多数情况下也开始忍不住了,两人开始怒骂,说不定还会大打出手,然后老死不相往来,事情越搞越糟。

    所以说:“聆听”听起来很简单,但是真的做起来,需要极高的修养和耐心。

    赵红兵可以做到,只要赵红兵觉得对方是可以说得通道理的而且是真诚的,赵红兵就能耐心的聆听下去,一直听到连对方都觉得该说的说完了,再说下去不好意思了为止。

    在“聆听”的过程中,赵红兵不但从不动怒,而且,会分析对方究竟对什么不满,究竟想要得到些什么。然后,再根据自身的情况作答。

    简而言之,“聆听“的作用有三,1、让对方尽情的发泄。2,让自己知道对方究竟有哪些不满、想要怎么样,然后采取应对之策。3,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镇定,镇定是一种力量。

    在对话中,赵红兵总喜欢后发制人。赵红兵认为大虎该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的时候,他开始说了。

    “大虎,你觉得这事儿我占了便宜了?”

    “没有,咱们俩谁都没占着便宜,但更亏的肯定是我。”

    “你家亲戚把我公司的人差点没捅死,那是我家邻居的儿子,我怎么跟他爸交代!我让你带他来找我,你却说是我叫人上门打人……”

    “别说那些破事儿了行吗?!?你觉得这事儿到现在还和那几个孩子有关系吗??”大虎终于先控制不住了,打断了赵红兵的话,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

    “……”看见大虎又要发泄,赵红兵又停下来不说了。

    “对,就你家邻居的儿子是人!我家亲戚就不是人?我的俩弟弟就不是人?我的小弟弟死在街头,对,那是张岳干的,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是张岳你们是一伙的吗?!你和张岳什么关系谁不知道??我就不信张岳对我弟弟动手的时候你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小弟弟自从和你进了一个号子以后,他也把你当成大哥,他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好多次:赵红兵这人是个人物,值得一交。你知道不?你在号子里欺负他,出来以后还总拿话挤兑他,但你看我小弟弟对你说过什么过火的话吗??哪次见到你我家三儿不是给足了你面子。凭他的名声,他至于这么让着你吗?!我小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吧!他除了受你和张岳的欺负,还受过谁的欺负?他是受欺负的人吗?他八岁那年就敢拿刀来砍我!他是觉得你有个大哥的样子,所以被你挤兑几句也就算了。你真以为我弟弟不敢动了你??是他是觉得你是个人物,是可以当朋友交的。你明白吗?赵红兵!你就这么看着我家的三儿被张岳的人打死在街头,你就这么狠心!?!?你真他吗的毒!!!我就问你一句:我家三儿做了啥亏欠你的事儿!你能对他这样!他真把你当成他的朋友,你呢!?!?”

    大虎终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也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了,脸转向了赵红兵,说话的声都是颤抖的。

    “……”赵红兵继续默不作声,喉结**了一下。

    “然后,我二弟弟又因为你手下的事儿,去砍了王宇,砸了李四的饭店。对,他做的是不对,但那也是李四提着枪跑到我们东郊在先,就这样,你们至于要了我二弟弟大半条命吗?你告诉我他下半辈子咋过!!我知道,你也好李四也罢,都绝对不会承认我二弟弟的事儿是你们干的,但是你能告诉我是谁干的吗??你告诉我,我现在就杀了他!!你说的对,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承认,我是没你有手段。你的手段我清楚的很,假如我二弟弟去告了你们说是你们干的,你们肯定打死也不会承认,花钱找人摆平关系以后,然后再反咬一口,把我二弟弟告了,告他去李四的酒店砍人砸店,再把我二弟弟扔进监狱几年去。你们几个,的确太有手段了,太有了,你们几个。”

    大虎越说越激动,眼框子完全红了。

    “……”赵红兵还是不说话,掏出烟,点着了两根,递给了大虎一根。

    “我们哥儿仨吃亏就吃在没手段啊,我二弟弟咋就那么傻呢?他怎么就不会像你一样,找人去砍人讹人吓唬人自己却不动手呢?”大虎说话有点哽咽了。

    “……”赵红兵抽了口烟,不说话。

    “你TMD说话!”看着赵红兵这么沉默,大虎火更大了。

    “大虎,你的话说完了吧。”

    “对,说完了!”

    “那你也听我说,别打断我,行吗?”

    “你说。”

    “第一件事:你家三儿的事儿。你家三儿敬我,我知道,他比我要小好几岁,我承认我经常拿话挤兑他,那我是在跟他开玩笑。你家三儿看起来又凶又楞,但是心肠挺好,你们哥仨儿,就三虎子最单纯,心肠最好,讲义气,对人不使坏,该咋样儿咋样儿,他比你和二虎都强多了。我对三虎子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他早就不把我当朋友了,你还以为他傻啊?我和你家三儿在年轻的时候的确是掐过几次,但那时候都是孩子,那时候才几岁啊?自从进了一个号子,我和你家三儿关系一直不错。”

    “那你还……”

    “别打断我,听我说完。”

    “……”

    “三虎子出事儿,我是真不知道,不但我不知道,连张岳都不知道最后三虎子会死在街头。张岳是因为三虎子报案冲了费四的局子,想收拾三虎子一顿,结果张岳找的那俩二愣子打死了三虎子。后来,我听说,是你让三虎子去举报的,这么说,该收拾的倒应该是你。我也觉得三虎子干不出那事儿来。”

    “扯淡……”

    “听我说完。”

    “……”

    “我对天发誓,我当时真不知道张岳要动三虎子,我说的话,你相信吗?”

    “相信。”大虎也知道,到了这份上,赵红兵已经没必要抵赖。

    “然后再说你二弟弟的事儿,你说四儿昨天拿着枪去了东郊?你也太能扯了吧,昨天一整天,四儿都和我在一起,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开发区管委会的王X和孙X,我们四个在李四的洗浴中心从11:00一直到晚上7:00多,如果需要,我找人来跟你对质。昨天四儿根本就没去东郊,除非他有分身术。”

    “好,我相信你,那我问你,昨天晚上我二弟弟的事儿是不是李四干的,不是李四干的也是你干的!对吗?!你敢否认吗?”

    “……”赵红兵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说话对吧?不说话就当你承认了。你就说说我二弟弟的事儿应该怎么解决吧!”

    “你说来听听吧”

    “200万。”

    “……呵呵。”赵红兵笑了,不置可否。

    “这钱,不管你也好,李四也好,必须得出。200万拿出了以后,我弟弟的事儿,谢家兄弟的事儿,拆迁的事儿,都一笔勾销,全清了。

    “……”赵红兵还是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前方。

    “你肯定是在想,这钱你不出我能把你怎么样吧?!”

    “……”

    “我也小50岁了,早活够了。我家一共哥仨儿,小弟弟死在你们手里,二弟弟残在你们手里,值200万吗?你说和你没关系,但真的和你没关系吗?我小弟弟的死和你没关系,那你和张岳有关系吗?我二弟弟残和你有关系吗?就算和你没关系和李四有关系吗?我也不管什么张岳李四了,我今天就讹上你了。今天来之前我就想好了,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也不活了,咱们一起去死吧,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但是告诉你,有人会拿我的全部身家财产去找人杀你全家,杀李四全家,连那什么费四的全家、还有你那干儿子,就那张岳的儿子,全杀!你相信吗?你肯定活不了。”

    大虎的声音又颤抖了。

    “……相信。”赵红兵居然说相信。

    大虎是真急了,真要拼命了。

    虽然这场谈判没有硝烟,没有剑拔弩张。但却实在是凶险。一旦谈崩,接下去的日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于非命。

    “200万。”

    “考虑一下。”

    “说行还是不行。”

    “我也不是印钞厂,哪儿来那么多钱给你。”

    “你现在告诉我,行还是不行,你要说你拿不出这些钱,我不相信。”

    “那王宇的事情怎么办?”

    “王宇的医药费我出。你别打岔,现在告诉我行还是不行!”

    “…………”赵红兵看了看大虎,不说话。

    “…………”大虎也在看赵红兵,也不说话。

    “大虎,我这辈子没被人逼过,而且,最他吗的烦有人逼我。”赵红兵说话了。

    “我今天就逼你了。”大虎的眼睛在冒火。

    “……晚上等我电话吧。”

    “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让你晚上等我电话。你啥意思,还逼我给你写张欠条吗?”

    “……”

    “200万给不了,给150万,我和四儿各75万。你记住,我给的那75万,是看在你家三虎子的面儿上,不是看你的面儿,更不是给那二虎的,这钱你必须交到三虎子家的孤儿寡母手里。你家哥仨,就数那二虎最不是玩意儿。”聊了快一个小时,赵红兵终于也说了句不好听的话。

    “……”大虎居然没说什么。

    “你不是说我们这帮人太霸道吗?你不是说我们这帮人从来不吃亏吗?今天我吃亏了吗?操!你拿三虎子说事儿,你拿二虎说事儿,你还拿谢家那哥俩说事儿,和我TMD有什么关系?!你就没让迷楞来我公司找我?你就没连我怀孕的老婆都想动?”

    “……”

    “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反正,事儿,就到今天为止。你该怎么做,心里有数吧?”

    “……”

    大虎没答话,他又看到了离车4-5米的一个穿着一身整洁的破旧运动服、运动鞋的老朋友,那个老朋友坐在赵红兵公司的台阶上,不紧不慢的磕着瓜子。

    “大虎,我相信你现在敢不要命来杀我全家。但是,你觉得我怕吗?告诉你,我怕的肯定不是你,我怕的是麻烦,懂吗?”

    说完,赵红兵拉开车门,甩手关门,走了。

    赵红兵真的吃亏了,混了这么多年,赵红兵他们这伙儿人真的第一次吃了亏,这次是赵红兵第一次拿出钱来给对头,平事儿。

    而且,这是发生在赵红兵等人已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前提下。

    就在两、三年前,因为不到100万块钱,赵红兵可以不讲任何情理,拦都拦不住,非和实力雄厚的吴老板玩儿命。

    原因是:那已是赵红兵的全部身家,赵红兵真的可能会因此一蹶不振。

    今天,在已经基本打垮了大虎团伙的时候,赵红兵居然不可思议的出钱了,而且还出了那么多。赵红兵疯了?赵红兵服软了?赵红兵怕了?

    肯定都不是。

    原因是:防止狗急跳墙,钱的数额虽然不小,但赵红兵今天却出的起了。这些钱出了以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可以让李四不会再次被通缉,可以使自己在东郊的工程顺利进行……尽管,损失了钱,还丢了点面子。但孰轻孰重?赵红兵当然拎得清。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