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三十三节、凡夫之人不摄五根

    粥城好就好在通宵营业,对于习惯了夜生活的江湖中人来说,是个去吃宵夜的好去处。

    按东北江湖中人2000年后的习惯,第一顿在饭店,第二顿去唱歌,第三顿去烧烤或者迪厅,来粥城吃宵夜的人,通常都已经是喝了第四顿乃至更多的酒了,深夜里安安静静的粥城只要进来一两桌客人,立马就变得喧嚣非常,因为酒后的人,通常嗓门极大,已经喝了四顿酒的人,那嗓门更是能掀了粥城的房顶。

    黑子那天凌晨三点多和他的一群社会上的朋友不知道已经喝了几顿酒,正在我市的粥城一条街的某个粥城喝粥,几碗粥、几瓶啤酒、几个下酒的凉菜,这些人又开喝了。而且,据说那天黑子还带了自己的老婆要么就是未婚妻,五男二女大呼小叫的在粥城畅饮。

    “黑子,听说了没?赵红兵、李四他们最近和大虎他们干起来了。”

    “听说了,不是说二虎前段时间被人黑了么?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黑子说。

    “赵红兵他们够牛比的。”

    “操!他们牛比啥?!他们这些人就会下黑手。”

    黑子估计是想起了马三那直穿他肺叶的一枪,那一枪黑子算是白挨了,别说没报仇,连医药费一分都没拿到。

    “对了,你以前不是跟赵红兵他们干过吗?”

    “跟我们干的是张岳,我没跟赵红兵干过。”

    “他们不都一伙的么?”

    “他们那伙人,也就是张岳还行。别看现在他们那伙儿人混的这么嚣张,各个都好车开着,身前身后围一帮人。没了张岳,他们也就会下黑手了。甭管什么赵红兵、李四、费四,你让他们跟谁拼一把,看他们现在还敢吗?操!”

    黑子对张岳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但是,他还不忘吹吹牛。

    “你不是跟张岳干过吗?”

    “张岳也他妈的下黑手!我最后是被张岳给黑了。”

    “不都说你开枪打过张岳吗?”

    “对!”

    黑子面有得色。黑子是我市唯一枪击过张岳的人,这是黑子混社会的最大荣耀。熟悉黑子的人都知道,黑子每逢喝酒必说开枪打张岳的事儿,据说听的最多的已经听黑子说过了30多次了,耳朵都起糨子了。但是黑子每次谈到这件事,都是眉飞色舞。即使在座的有一个没听过他开枪打张岳的事儿,他也要从头到尾说一遍。他身边的朋友也知道他酒后爱说这件事儿,总是在他喝多的时候故意提这茬,让他得意得意,得瑟得瑟。

    “给我们讲讲呗!”

    “前两年张岳不是混的牛比吗?我们就不服他,那时候他把我们大哥的弟弟给打了,我和我大哥我们提着枪到处抓他。后来在那XX歌厅找到他了,那时候张岳确实牛比,身后跟着一群小弟,各个都有枪。张岳真他吗的嚣张,用手指头戳着我们的脸挨个骂。当时大哥给我们使了个眼神,我们都明白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回头抓他落单的时候再收拾他。”

    “然后呢。”

    “那大海你们认识吧?我朋友,体校同学。”

    “是都管他叫海哥海哥的那个吗?”

    这对话就跟说相声似的,大家都捧着黑子一个人说。

    “对,就是他。回去以后我俩越想越他妈的来气,张岳牛比啥?!操!我这辈子还没被人戳着脸骂过呢!当天我俩都没跟大哥说,揣着枪就找到张岳他们家了,本来我们想去他家收拾他。结果他家那**防盗门我们进不去,我们就在外面等着。”

    “然后呢?”

    “我们俩一直等到中午,我们就不信等不到张岳。果然,把张岳等出来了,我和大海看见张岳出来,二话没说,开枪就打!我第一枪就干在张岳腿上了,张岳拔出枪跟我们对轰,一枪都没打到我们。”

    “然后呢?”

    “然后张岳住院了呗!”

    “黑子,牛比!”

    “操,其实现在想想,他张岳算个**,不就是不要命吗…全文字小誇閱譞,盡在ωар.16κ.CN(16κ.CN.文.學網…”

    正在黑子在他人生中约第1000次唾沫纷飞的讲述他和张岳枪战的过程快结束时,黑子忽然觉得后脑勺子被抡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抡的真狠,抡得黑子的后脑勺子和脖子筋都火的燎的剧痛。

    “我**!你算个**!”伴随着这一巴掌,还有一声怒骂。

    “谁呀!”黑子捂着后脑就转头站了起来。

    还没等黑子反应过来,一碗滚烫的皮蛋瘦肉粥又泼在了黑子的脸上。

    站在黑子面前的,是俩眼睛通红,看起来酒喝得比黑子还多的李武。

    黑子是练体育出身,身手好反应迅速,虽然被皮蛋瘦肉猪浇了一脸,但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李武的头发,奋力一抡,就抡倒了已经醉得踉踉跄跄的李武。

    李武出狱以后这么多年就没打过架,此时他自己刚进粥城的门,就听见了黑子的那句“张岳算个**。”李武从小和张岳一起长大,张岳对他事事照顾,他是把张岳当成亲哥一样对待,又敬又畏。此时听见黑子这席话,喝了点酒的李武实在是控制不住了,身后的小弟们还在锁车什么的没进来,他自己眼睛一红就跟黑子打起来了。

    和黑子一桌吃饭的几个人同时起身,开始朝被黑子抡倒在地的李武连踢带踩。

    李武被踢得满地滚,深度醉酒的李武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黑子的优势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

    只见从粥城门口撞进来的几个李武的小弟,抡着的几把雪亮的大片儿刀就冲了过来。李武的这几个小兄弟看见李武在里面挨打,从李武那别克商用车的后面抽出刀就冲了进来。

    “跑!”黑子喊了声跑。

    粥城一共就那么6070平米,李武的小弟又是从门口杀了过来,他们往哪儿跑?

    黑子他们这五个早已喝醉且赤手空拳的男人慌不择路,直接冲向了粥城的后厨,一路撞翻了5、6张桌子。

    后厨,那是死路。

    李武这几个小弟抡着刀就进了后厨,在后厨这20余平米的狭小空间里,朝这五个人一通乱砍。据说,黑子挨的刀最多,至少8、9刀,但没一刀砍中要害。

    刚刚被黑子抡倒在地的李武也晃晃当当的站了起来进了后厨,从一个小弟手里接过一把大片儿刀朝黑子抡了过去。

    据说,此时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忽然多了一把厨师用的菜刀。

    还没等醉得刀都抓不稳李武的刀砍到黑子,黑子一菜刀就切在了李武脸上,正中面门。

    随后黑子又一推,李武再次在地。

    据说这一刀砍得一点儿都不重,只是李武之前酒喝得太多了,忽然又挨了一刀又被黑子推了一把,糊里糊涂的又摔倒了。

    黑子趁乱冲出了后厨,冲出了粥城。

    李武的小弟转身就追,李武也爬起来提着刀转身就追。

    追了一两百米,实在追不上了。黑子当年是练体育的,那身体素质真不是盖的,此时亡命奔跑,李武等人又怎么能追得上?

    “回去!”李武想起来后厨那里还有四个黑子的朋友。

    等李武等人回到粥城时,那四个黑子的朋友早跑了,就剩下了刚才还在和黑子一起吃饭的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吓得直哆嗦。

    “你他妈的是黑子的什么人?”

    “……老婆”

    “我**!”抡起刀就朝黑子的老婆砍去。李武先是被打倒在地被一通踢,后来脸上又挨了一刀,一肚子火没地方撒。

    “大哥!”李武的小弟拽住了李武的胳膊。

    李武可能当时酒也醒了点儿,也明白过味儿来了:怎么也不能砍女人。

    李武顿了顿,撂下刀,扇了黑子的老婆俩耳光:“草你吗!告诉黑子,他早晚得死!”

    说完,李武带着人走了。

    据说那天晚上李武真喝多了,打了这么激烈的一场架,居然自己都忘了很多细节。

    不管怎么说,李武的这第一场架打得在情在理,而且还得算是个小胜仗。如果这一架打完以后,李武和老古团伙以和平的方式结束,那么说明李武那天的确是一时醉酒,其行为也无可厚非:谁让那黑子酒后无德,去说已经做古的张岳了?

    但事情的发展方向却证明:李武在酒醒之后,就根本没想过要和平解决这次冲突。这次事件,虽然是李武无意中撞上,但却正是他想要的事端,他就是想籍这样的事端,走上全市头号江湖大哥的位子。

    可能有人会问:已经小有名气、衣食富足的李武为什么还要在街头厮杀,还非要玩命去成就霸业呢?

    为什么呢?

    二狗来分析下

    《大般涅槃经》有云:“凡夫之人不摄五根,常在诸有,多受苦恼。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修大涅盘行圣行时。常能善调、守摄五根。怖畏:1.贪欲2.嗔恚3.愚痴4.骄慢5.嫉妒。”

    1,贪欲:虽然李武已经家产颇丰,但人的**是无穷的,李武现在开个别克商用车,其实他肯定更想开个悍马。

    2,嗔恚:听见黑子在说已经作古的张岳,李武立马怒不可遏,抬手就打人。尽管李武的行为可以理解甚至值得尊敬。但是这样的暴怒,肯定要挑起事端。

    3,愚痴:黑子跑了,挥刀就要去砍黑子的老婆,这不是愚痴是什么?

    4,骄慢:在日后与老古等人的“沟通”中,李武的骄慢尽显无遗。

    5,嫉妒:赵红兵踹过李武,沈公子和李四都轻视李武,李武虽然不表现出太大的不满,但李武心里肯定嫉妒以上三人,他肯定希望自己的江湖地位和财力能胜过他们。

    李武毫无疑问是凡夫之人,包括张岳也是。只要是凡夫俗子,都免不了有以上性格缺陷,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现在,李武机会来了,真来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