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三十八节、别用你那抠猪腰子的手碰我【上】

    据说那天段锋那天车里放着歌,《热情的沙漠》,车的音响动静是非常的大,一开车门那动静嗡嗡的,“我的热情,嘿,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沙漠有了我,嘿……”

    下了车以后,一看院子里聚着这么多人,段锋夹个包,微笑着挨个点头致意,甭管认识不认识,先把头点了,这是段锋逛农贸市场的习惯,一看就是很嗨的样子。再配合着《热情的沙漠》的音乐,段锋这是又来费四的小区领迪来了。

    段锋跟李四也点头了,但李四依然端坐在费四的单元门口,惺忪着那双睡眼,冷冷的看着摇头晃脑的段锋,没任何反应。

    “哎呀,大老周你也来了!”段锋微笑点头之余还不忘跟大老周打个招呼。

    “啊,是啊……”大老周也挥了挥手。大老周应该瞧不起这段锋,但是都在一个城市里混,多少算有点交情。

    “那费四家是不是就在这啊?”

    “对,就这!”

    “赵红兵在上面吗?”

    “……”大老周没说话,回头看了看李四。

    此时段锋也看见了坐在单元门口的那条瘦小枯干驼着背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的李四。李四并不认识段锋,李四就是觉得这人有点得瑟,一看就是找赵红兵说情的,有点懒得搭理。

    “兄弟,你是??对了,赵红兵在上面吗?”

    “在。”李四没回答段锋自己是谁,就简单的说了个“在”。

    “麻烦你让一下,我是赵红兵的朋友。”

    “红兵说了,谁也不能上去。”

    “我是赵红兵的朋友,我找他有事儿!”看着李四这带搭不理的语气,段锋大哥有点不耐烦。

    “说了,红兵不让。”李四连看都懒的看段锋了。

    “你也是赵红兵的朋友吧?”

    “对。”李四还是头不抬眼不睁,点着了一根烟。

    “那就不能借个光儿?让我上去?”段锋看李四这瞧不起人的架势,火是相当的大。只是鉴于李四是赵红兵的朋友,段锋才没张口骂人。

    “说了,不让!”李四也烦了。

    “这是你家的门口?你说不让就不让?”段锋的火药味上来了。

    李四乐了:“……这还真是我家门口,这单元的所有房子,都是我亲大舅哥的。”李四的笑总是那么让人不寒而栗。

    “那你就是费四亲戚了?”段锋强压住火,他虽然不认识费四,但他也听过费四的名字。

    “对”李四看都不看段锋,就是看着大老周笑。谁也不知道李四在那笑什么呢,大老周无奈也得跟着李四笑。

    “笑啥啊?让开好不?!”段锋是真火了,有点要硬往里闯的架势。

    这时,段锋的后背被人拍了拍,随后,他听到了一个慢慢腾腾文绉绉的声音,那声音,真叫个温柔:

    “段锋啊,我说你啊,这场合真不适合你参与。”

    “哎呀,老破鞋你来了,你咋也来了呢!”

    没错,第四拨人就是黄老破鞋。虽然自从亲眼看到李老棍子一刀捅死了勾疯子以后黄老破鞋就淡出了江湖,不再参与江湖的纷争,但是黄老破鞋毕竟是还开个桑拿,怎么说也是半个社会人,而且他还是当年和李老棍子等人一起从西郊出来的硕果仅存的一位,也算是前辈了。由于他现在和赵红兵也是老相识,总是称兄道弟的,没事儿还开开玩笑,所以,他也被袁老三找来说情了。究竟能不能说成功其实黄老破鞋肯定不在意,他只是友情出场,而且他也好长时间没看见赵红兵了,挺想赵红兵的,顺便来看看。段锋那几个歌厅离黄老破鞋的桑拿不远,所以黄老破鞋也认识段锋,仅仅是认识而已,没什么交情。

    “你都能来,我咋不能来呢?”黄老破鞋矜持着微笑。

    “赵红兵在楼上呢,这兄弟不让我上去……”段锋指指坐在门口的李四。

    “哎呀段锋啊,我刚不说了嘛,你真不适合参与这样的事儿。”黄老破鞋语重心长。

    黄老破鞋是老江湖,一看这阵仗,一看门口坐着的是李四,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能让李四这样的社会大哥坐在单元门口守着,这事儿肯定小不了,要是小事儿或者赵红兵不怎么在意的事,赵红兵能亲自出面吗?亲自出面还不完,还让李四坐门口守着?这帮人的厉害,段锋还不知道,但他黄老破鞋早就10几年前就领教过了。

    “我咋就不适合呢?”段锋回头跟黄老破鞋嚷嚷了一句,作势要往前冲。

    “哎,哎,别介,你要干啥?”黄老破鞋怕酿成血案,想当老好人,开始拉段锋的胳膊。

    “你别TMD拉我!”段锋开始朝黄老破鞋发火了。有些人就这样,人越拉他就越来劲。本来段锋还没想好是不是要硬闯呢,结果黄老破鞋一拉,段锋还真要硬闯了。

    “你说话干净点,我这是为你好。”黄老破鞋永远那么温柔。

    “扯淡!”

    “你吧,还是去抠你的猪腰子去吧,这样的事儿,你别参与!”黄老破鞋也开始不说好听的了,但是人家黄老破鞋就是有素质,就是不爆粗口。

    “你说啥?!”

    “我说你啊,还是回家去抠你那猪腰子去吧,你家那我知道,从咱们火车站买票上车,一站地就到你家,就是那绿皮儿的火车,多少号我不知道,反正是绿皮儿的,四块钱就到你家,你不是在你家那混的挺不错的吗?”黄老破鞋撒开了抓着段锋的胳膊,斜着看眼睛看着段锋说。

    我市当时火车站开出的火车和过路的火车绝大多数都是红皮的,好像提过速的火车都是红皮的或者其它颜色的。绿皮的火车是那种专门呢在我市周边开,见站就停,多小的站都停,一般只有去我市乡下的人才会乘绿皮火车。黄老破鞋嘴挺损,他说这话的意思是:段锋你就一土流氓,别来市里诈唬,这儿不适合你,你快点乘那绿皮的火车回乡下吧。

    段锋被黄老破鞋损得肺都要气炸了,但还没法跟黄老破鞋动手,他知道黄老破鞋虽然现在不在江湖中混了,但是当年也是李老棍子手下的金牌打手,到现在西郊的那群混子谁见到黄老破鞋还都恭恭敬敬,他段锋是真得罪不起。

    李四和大老周看到黄老破鞋损段锋,都在那坏笑,不插嘴。

    段锋不再跟黄老破鞋磨叽,伸手就去推李四的肩膀,他想从李四旁边闯出条路来上楼。

    段锋那手刚伸出去,就被李四拨到了一边。

    “别用你那抠猪腰子的手碰我。”李四说。

    据说李四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笑,他肯定还在想黄老破鞋那“绿皮火车”呢。

    “哎呀,你拨拉我?”段锋虎着脸伸手用力的朝李四的胳膊推去。

    “完喽……”黄老破鞋一声惊呼。

    黄老破鞋太知道了,这段锋这下算是完了。而且据说黄老破鞋这声“完喽”是在李四动手之前,可见黄老破鞋对李四等人有多了解。

    黄老破鞋这声“完喽……”还没落地,整个院子、整个小区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惨叫。

    李四硬生生的撅断了段锋的两根手指头,黑暗中谁都没看清李四是怎么出的手。

    坐在台阶上的李四抓着段锋那刚刚被撅断手指头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朝段锋小腿的迎面骨就是一脚。又是一声惨叫,段锋倒地。

    瘦得跟个猴子似的李四蹦起来,朝段锋的脸又跺了一脚。

    多少年都不动手的四哥都出手了,王亮和先儿哥能闲着吗?这哥儿俩冲上去就开踢,把段锋在单元门口踢得满地滚。

    王亮和先儿哥还没踢几脚,几把大片儿刀就朝他们抡了过来,这是段锋的小弟看见段锋挨打,从车上抽出了刀来砍李四等三个人了。

    李四怎么可能被这样的土流氓砍到?李四猫腰躲了刀,又是朝冲到第一个的段锋手下的小腿骨一脚,一脚就将其踢翻。

    此时,李四的身后也冲出了很多把大片儿刀,这是谁啊?丁晓虎、二龙他们听见楼下打起来了,从楼道里冲下来了呗!

    段锋只带了四个人来,丁晓虎他们有十几个人正有劲儿没处使呢,冲出来就开剁,这群下楼的猛虎有如秋风扫落叶般冲散了段锋带的人,把这四个人追得满小区跑。

    这时,李武的车也赶到了,他一出车门看到李四和王亮正在那踢滚在地上的段锋,丁晓虎等人正在拿刀追段锋的手下。

    “帮晓虎他们砍!”别克商务车的车门哗啦一拉,从李武车里又冲出四条大汉,帮着丁晓虎等人开始追在满小区乱窜的段锋手下。

    “我草你吗!”李武也冲下车,帮李四踢段锋。

    虽然李武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虽然李四平时有点不待见李武,但毕竟是兄弟,毕竟是一伙儿,此时不帮李四等人打,实在是说不过去。

    李武踢的,比李四还狠呢。

    这边李武、李四、王亮踢滚在地上的段锋,那边丁晓虎等快20个人追着段锋的兄弟砍,旁边还有大老周、黄老破鞋这样十几个看热闹的,场面那叫一混乱。

    此时,“砰!”的一声枪响。“都给我住手!”

    都住手了,都肃静了。公安局的人到了,鸣枪示警了。

    “大哥……”李武走上前去轻声说。没错,他就是李武的“大哥”。

    “哦,是你们啊……”

    “都给我住手!”公安局的领导不再看李武,伸手指着小区里的40来号人说。

    据说,在被鸣枪和喊话过后,此时大家都回头想看看李四是啥意思,但是李四居然消失了,人间蒸发了,蒸发在了这片混乱的黑暗中。

    谁也不知道李四是什么时候走的,谁也没看见李四是怎么走的。毕竟,李四还是个通缉犯,见到公安出现场,不跑还等着什么呢?

    黄老破鞋惋惜的拉起滚在地上的段锋,小声说:“让你乘绿皮火车回家抠猪腰子去,你不听,你看看……”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