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黑社会 第四十一节、厕所

    李四总不说话,尤其是从广州回来话更少,但是每次他一说话,一桌子人都肃静。敢接李四话茬并且还能长篇大论一番的,通常就沈公子一个。

    “四儿,人家李武在包间里肯定喝多了,现在他生意大了,就*着这些兄弟哪儿行啊……”沈公子又开始没完没了。

    “……”李四不说话,抽烟,以往沈公子说话时,李四总是看着他笑,今天连笑都不笑了。

    “……”赵红兵也不说话。

    “……”孙大伟插不上话,这没他说话的份儿。

    八十年代赵红兵团伙和刘海柱团伙在一起聚会那顿酒象征着赵红兵等人真正踏入了江湖。

    九十年代张岳的婚礼那顿酒确立了赵红兵、张岳团伙在我市的江湖地位。

    南山之战后的那顿酒让赵红兵等人成为了我市江湖的盟主。

    这顿满月酒,足以证明了赵红兵等人就是黑社会,而且是我市混的最开的黑社会。

    地级干部的确是一个都没到,但副地级干部来了四个,处级干部有10几个,副处级干部更多,试问,全市除了市里领导家里的喜事,还有谁能召集到这样的场面?赵红兵的面子,太大了。

    赵红兵开始时一直在门口迎接这些贵宾,他还真没注意到李武是什么时候到的。他本来想等到那巨星表演完了再进去敬酒,因为在巨星表演时有些领导会出来看两眼。结果人家李武先去了。赵红兵火是真大:李武显然是想自立门户,今天来的这些领导,肯定都是赵红兵的朋友,如果李武认赵红兵当大哥,那有事找赵红兵帮忙办不就行了?还用自己去拉关系?拉关系就拉关系吧,那也得和赵红兵一起去拉关系啊,毕竟这些人是赵红兵的朋友。给他李武留的位置,他还真就好意思连来坐都不坐?太目中无人了吧!

    用东北话来说:“你李武是啥JB意思?!”

    沈公子的话,显然给赵红兵拱了不小的火儿。赵红兵等人对李武有意见始自张岳遭枪击,意见越来越大是因为李武在最近几个月和袁老三走的太近。到了今天,该爆发了。

    在沈公子一个人的絮絮叨叨中,二人转巨星也下台了。赵红兵一拍桌子,“霍”的起身,去厕所了。去厕所时,赵红兵朝李四、沈公子、费四等人招了招手。赵红兵前脚走,李四等人全跟上了。一转眼,这一桌子的男人全没了。

    “大伟,站门口,谁也别让进来,我们就说一分钟的话。”

    就在酒店的方圆不足20平米的那个厕所里,时隔多年之后,赵红兵再次组织这些当年的把兄弟开了个会。

    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开会?因为与赵山河一战过后,无论是赵红兵加上张岳还是赵红兵加上李四,足以抗衡我市的任何一个团伙,根本没必要再劳烦这些往日的兄弟。

    为什么今天要开会?因为,今天要和李武彻底反目。虽然已经貌合神离了多年,但真正反目之前,还是跟大家打个招呼,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据说进了厕所的五个人,赵红兵、沈公子、李四、费四、小纪没一个解裤子,都已经跟赵红兵在一起快20年了,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要干嘛。

    据说这次厕所会议,全程的确不到一分钟,连半分钟都没有。而且,只有赵红兵一个人在说话,无一人插嘴。无一人插嘴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赵红兵的权威。赵红兵从来没想要在这几个情同手足的兄弟面前树立任何权威,但他的确就有这权威。

    据说这次厕所会议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进行敌我形势之类的分析,而是赵红兵一个人在告诉大家他要干什么。这不是讨论,是通知。这通知,一共也没几句话。

    “李武现在装的是有点儿大了,今天他实在是太不给面儿了,得收拾。”

    “李武最后肯定会回到我们这桌喝酒,就他这人,肯定的。”

    “他回来以后,沈公子你拿话儿损他,可劲儿磕碜他,指着他鼻子磕碜,磕碜完他就骂,骂到他火为止。”

    “无论是李武火了还是李武摔桌子走了,沈公子咱们俩打他,往死里打。你们三个,劝架可以,但别动手帮忙,也别动手拉架。”

    “给他留口气,让他打电话,他现在在闯名,肯定得打电话找人跟咱们拼。”

    “我一会儿打电话找人,刑警队的,就埋伏在门口,他的人一到就抓。别以为他认识个公安局的领导就行了,那又算个啥?最起码,在我这,他不行。”

    “走吧,回去。”

    出了门口,赵红兵拍了拍孙大伟:“今天你喝的有点多了吧?早点儿回去吧。”

    “恩,胃难受,我先回家了。”

    守在门口的孙大伟当然听见了赵红兵在厕所里都说了些什么,他也太知道赵红兵是个什么人了,他更知道一会儿将要发生些什么。

    他也知道赵红兵让他走,是怕他难堪。无论现在赵红兵等人和孙大伟的交情到了什么地步,毕竟孙大伟是和李武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当着孙大伟的面儿磕碜李武或者打李武,孙大伟不打打圆场说不过去。

    这个以五个退伍兵和三个市井混子组成的团伙,了十几年后,最终还是在张岳死后两年分崩离析了。

    回去以后,赵红兵和沈公子到各个包间里简单的寒暄了一下,敬了杯酒。

    在某个包间里,赵红兵还看到了已经喝得面红耳赤的李武。

    “红兵,喝咋样儿了?等我啊,我这就过去喝。”

    “……”赵红兵看着李武笑笑,没说话。

    市里的领导肯定不能像混子一样在酒桌上恋战,酒席12:00开始,到了1:00,包间里的领导基本都**了。李武也当然知道领导都是这习惯,所以他一进来就赶紧的跟了个半生不熟的领导进了包间,然后再就没出来。平时哪儿有机会一下认识这么多手握实权的领导?

    赵红兵和沈公子寒暄了一圈儿又把一些主要领导送到了门口回来时,发现20几桌人现在就剩下三桌了,包括高欢在内的女人已经全走了,不太熟悉的客人也全走了,就剩下一些恋酒的丁晓虎之类的在酒桌上酣战。

    李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到了赵红兵那桌儿,刘海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俩正在大声聊天,看得出,今天李武酒没少喝。

    “那天,柱子哥要不是你在,我非整死老古。”

    “操!整死他你不用偿命啊!”

    “我就是想整死他!”

    “为啥?!”以刘海柱当年的威风,也没说一动手就想整死谁。

    “那天他那手下在那说张岳……”

    李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正走回来的沈公子打断了。

    “那袁老三呢?我问你,张岳是栽在了谁手里?!”

    时候到了。沈公子根本都没坐下,站着就指着李武的鼻子问。

    “……”李武有点语塞。

    “你现在不是他吗的成天跟袁老三他们混在一起吗?你要是真有那志气,你把袁老三也摁水池子淹死啊!”

    “我和……”

    “别你吗的吹牛逼,你知道不,你就跟刚才那唱二人转的一个逼样儿!谁有钱谁是你爹!”

    沈公子嘴是真损,这一骂可是真骂,三桌人没一桌喝酒的了,全肃静了,都放下了杯子。李四等人是有心理准备,可丁晓虎、王亮等人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这沈公子是怎么了?这样骂还不得打起来?这么多年的兄弟哪有这样的骂的?

    都知道赵红兵等人和李武是早有些不对付,但是咋还忽然发展到这地步了呢?沈公子以前是不待见李武,但是也从来没到指鼻子就骂的份上。

    别说李武是江湖大哥,就算李武不是江湖大哥,一个快40岁的男人被这样骂,哪有不急眼的?

    场面极其尴尬。

    沈公子最后一句“谁有钱谁是你爹”骂完,全场至少静止了10秒钟。李四继续头不抬眼不睁,费四自己一个人喝酒,小纪递给了赵红兵一根烟。那两桌小兄弟,没一个人敢插话,这是大哥之间的事儿。

    大家当时都认为,李武肯定得翻脸,即使不动手,肯定也得顶撞。

    可是被沈公子骂得脸通红的李武居然在那一言不发。

    李武不说话,大家也不说话。

    “你今天酒喝多了吧。”沉寂了一会儿的李武居然说了这么句话。

    “谁他吗的喝多了,小爷我喝多过吗,我就是看不惯你那逼样。”沈公子指着李武说。

    “你真喝多了,坐下呗,呵呵。”李武居然还笑笑,据说笑的还挺真诚。

    “……”伶牙俐齿的沈公子居然没话说了。

    事后大家都说,李武这人是真厉害,难怪能在那么多团伙中间混得如鱼得水,今天大家都真的领教了。沈公子几句骂完,他就全明白了,他已经全明白赵红兵等人要干什么了。

    这气场,已经喝了很多酒的李武感觉到了。

    什么人叫厉害?有精神病执照的勾疯子厉害吗?一身武术的赵山河厉害吗?和赵红兵等人叫板了10几年的二虎厉害吗?

    他们都不算厉害,都是匹夫之勇。李武,是真厉害。就今天这场面,换了任何一个人,谁能忍住不爆发?!谁能忍住?!就算沉着如赵红兵,肯定为了面子也得拼,即使知道了后果也得拼。

    二狗扳着手指头数了数,或许我市的江湖大哥中只有一个人能做到李武这点:李老棍子。其他谁都没这本事。

    “操你吗李武,今天你是啥意思?你是来喝我儿子的满月酒了,还是来结交领导来了?”

    在沈公子一时语塞的当口,赵红兵张口骂“操你吗”了。据二狗对赵红兵的了解,赵红兵这人一辈子也没这样骂过几次。骂完,肯定是彻底翻脸了。

    “红兵,今天是我不对。”李武低头道歉。

    赵红兵“咣”的一下拍了桌子。

    “这位子是给你留的,你知道吗?”

    “红兵,今天你打我一顿吧,我的确是不对。”

    “你是不是以为你现在行了?!”

    “红兵,你打我一顿吧。”李武说的特诚恳。

    “……”

    赵红兵也没话说了。

    如果李武不说:“你们打我一顿吧!”,今天李武就算不中赵红兵的圈套,那么这一顿毒打是肯定要挨的。

    但李武还真就说了这句:“今天你们打我一顿吧!”,有且仅有只有这句话,能避免一顿毒打。

    李武说了这句话,赵红兵还怎么好意思真去动手打李武?李武太能把握人心理的弱点了。

    “兄弟我是做了挺多不对的事,今天给大家陪个不是,这杯酒,我干了,咱们都是10多年的兄弟,咋说呢,有啥不对的地方大家就说,要么,真就打我一顿吧。”李武一仰脖,一口把一杯酒干了。

    赵红兵没提杯子,这一桌人没一个人动。

    “今天侄子过满月,大家一起喝一杯吧!”刘海柱早就看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也看出赵红兵和沈公子被李武那几句话弄得不好意思动手了,得,不打了那总不能就这样坐着。

    “侄子呢?”李武就着刘海柱的话茬问。

    “今天你随了多少钱的礼?”赵红兵问。

    “五万。”李武回答

    “沈公子,一会给他带回去。”

    李武很牛逼,他懂社会,懂得在社会中如何生存,懂得在步步荆棘的江湖中如何保护好自己。

    但赵红兵比他还牛逼,赵红兵懂政治。

    他真懂政治,并且把政治智慧运用到了混社会当中。

    或许他刚开始时并没有想混黑社会,但他真正上了贼船以后,他那遗传的政治天赋尽显无疑。

    什么叫政治?百度百科上的说法是:上层建筑领域中各种权力主体维护自身利益的特定行为以及由此结成的特定关系。

    打击竞争对手、团结一大批人打击另一小批人这些我市市民口中的赵红兵的做法正是政治手段。这样的手段或许18岁以上的人都懂,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熟练应用?尤其是在这险恶的江湖中,有几个人能会用?!

    赵红兵不但懂并且会应用这些,他还懂得更细化的东西:一旦和有实力成为自己对手的人真正反目,千万不能轻易和解,否则在一次又一次的拉锯对抗中会降低自己的威信,使对方的声望得到加强。而主动出击,趁其羽翼未丰之际将其端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强硬,是最对手最大的威慑。

    赵红兵,没那么好说话。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