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章 兄弟相斗双双喋血,江湖一哥锒铛入狱 一、人死仇灭,不失义气

    为了能让赵红兵早点出来,沈公子没少求人。很多人对沈公子都含糊其辞,倒是有一天,一个检察院的领导跟沈公子说了实话。

    这领导说:“沈公子啊,我知道你跟赵红兵的关系,我也了解你的心情。但是有一句话我不得不说,这个赵红兵啊,江湖气太重!他不是一星半点的重,他举止仪表谈吐,都带着江湖气。按说赵红兵也挺有文化,素质也不差,为啥他就那么愿意往江湖中人身上靠呢?像他这样的人,各个都把自己打扮成文明人的样儿,哪个不是西装笔挺啊?你再看看他,成天穿的跟个刚退伍的散兵游勇似的。再说像他这样已经开始做正经生意的老板,谁愿意去掺和那些江湖中人的纷争啊?躲还躲不及呢,你再看看他,不但不躲,还非上前凑合。这下凑合好了吧?枪案!两条人命!我真是不知道他咋想的。我就跟你说吧,这事要是发生在一个成天正经八本做生意的人身上,没几天就出来了。可他赵红兵是谁?谁都知道他是江湖大哥!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谁敢保他啊?先不说保他得费多大的事,就说谁能保证他出来以后不再犯事?如果是你沈公子,那我敢保你。至于赵红兵,我真没那胆子。我就问你,你拍着胸脯说,他出来你能保证他不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吗?”

    这领导的话说得挺实诚,沈公子思考了一下说:“我的确也不敢保证。毕竟他不用听我的,他是我大哥。”

    “你看看,你看看。你大哥!三言两语,你这江湖气也露出来了。看来就算是你进去,我也得考虑考虑了。总之我就告诉你两句话。第一,赵红兵这名声太大,参与这案件也太大,没人敢保他;第二,案件虽然大,可是他的事却不大,最多三年五载就出来了。”

    “三年五载?”

    “嫌短啊?”

    沈公子苦笑,他知道,这领导虽然说话不中听,但是说的倒是句句在理。赵红兵,最大的问题,还真就是那身上那江湖气。

    可是赵红兵,却似乎从来没想过改变身上的江湖气。

    别看赵红兵跟领导、老板之类的打交道的能力一般,可他对付社会上各式各样的混子,却似乎有自己的独门秘笈。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混子,有多少在赵红兵的面前俯首称臣!张岳、李四这样的枭雄级的人物能服谁?诺大一个城市,他们也只可能听命于赵红兵一人。对付江湖中人,赵红兵身上的确有着独到的霸气。

    这种霸气,在看守所里无比有用。

    且说在民风彪悍的我市看守所里,哪年都至少得横着出去俩仨的,甭管你再外面多横,只要进了这看守所,谁都是服服帖帖的。当然了,像是赵红兵、张岳、李老棍子这样有限的几个江湖大哥例外,他们即使进了看守所,也肯定是号子里的老大。因为他们的名气实在是太大。

    但也有例外的,比如张岳在1996年那次进看守所,小小的一个号房里二十多个人,居然有十一个是因为杀人或者重伤害进来的,而且,全是二十来岁的小生荒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岁数。可张岳是什么人?不管走到哪,都是老子天下最大。他能怕谁?

    张岳一进看守所,连看都没看,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走到头铺那儿。

    把睡在头铺上的手上脚上已经砸了的光头往边上一堆,然后把头铺的被子枕头往地上一扔,再把自己的被子一铺,直接躺那儿了!眼睛一闭,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全号房的人都愣了:这人是谁啊?自从这看守所成立以来还没这么嚣张的呢!

    张岳也的确是有点过分,他虽然在社会上有名,可毕竟不是毛主席相片。毛主席相片在人民币上印着、天安门挂着,人人都认识。可他张岳毕竟不是人人都认识。再说,张岳以前也进来过,应该知道头铺是已经被砸了二十来斤的手铐脚镣,肯定是已经判了死刑等枪决呢,这样的人谁敢得罪啊!人家把你给干死了,就是临死前赚了!这二十来斤的手铐脚镣放在今天都快变成文物了,现在看守所里明文规定:脚镣不准超过5千克,也就是10斤。那二十来斤的脚镣挂在脚腕子上,不像是刑具,倒像是有震慑力的核武器。

    还别说,这睡头铺的死刑犯还真认识张岳,这人叫三楞子。以前在外面的时候,他还真挺怕张岳,刚才张岳进来的时候,他也一愣,被张岳连推带搡,他还真没敢吱声。可后来一琢磨:不对啊,我他妈的都已经死刑了,我还怕啥?他张岳最多不也就干死我吗?

    三楞子说:“你起来!在外面你牛逼,在里面你还有啥牛逼的?”

    张岳闭目养神,一言不发。他刚在刑警队被打了三个小时,浑身疼,身子动一动就疼。

    三楞子更加恼火:“你起来!”

    张岳终于睁开了眼睛:“哦?三楞子啊!我睡这,你不服?”

    “看见了没?”三楞子示意让张岳看看自己手铐脚镣。

    “哦,出息了啊,判死刑了!这还真是你最好的归宿。”

    三楞子气的后槽牙都快咬碎了:打!给我打!

    张岳这么破马张飞地进来,早就有人看他不顺眼了,都在等三楞子发话,三楞子一发话,三四个人一拥而上开打。

    张岳最不怕打架了,甭管别人怎么拳打脚踢他,他就在铺上按着三楞子一个人开打,三楞子手脚活动不灵便,被张岳打得七荤八素。当然了,张岳也被打的够呛,不过,张岳根本不怕。这架打得太凶,直到管教来了,这几个人才停手。

    管教骂了一通走了以后。三楞子和张岳都倚在墙上呼呼地喘。

    三楞子说:“张岳,我告诉你,我这条命肯定是没了,我走前,肯定把你捎上!”

    张岳笑了,嘴里全是血,笑的格外瘆人。张岳说:“有这本事你就捎呗!共产党要判你死刑,没判你那俩哥死刑吧!你那俩哥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带走我,肯定我有朋友带走他俩,要是我的朋友心情不好,说不定把你全家都带走,祖坟都给你刨了。”

    张岳说完,又笑笑。

    号子里所有人听完这对话,都惊着了。

    因为的确多数都不认识张岳这个人,但都听过他的名,他的事迹谁都略知一二。谁都知道张岳在外面有一群争勇斗狠的朋友,手下更是有一群亡命徒小弟。而且,看张岳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是在吹牛。

    没过两天,张岳就彻底统一了这个号,那些曾经打过他的人,不知者不罪,所以既往不咎。可这三楞子,张岳可真没让他好过,三天两头揪一通。据说他临行前两天,还被张岳打断了眉弓。

    几年后赵红兵知道了三楞子的事,跟张岳说:“人家都要死了,你还这么折磨人家,也不怕人家变鬼后来找你?”

    张岳说:“这你就不懂了,对付这样的人就得用这办法。什么叫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三楞子就是这样的人。我要是不隔三差五地收拾收拾他,他还真以为我怕他了呢,早该反了。”

    赵红兵一琢磨,的确张岳说的也在理,但是呢,如果换了赵红兵,肯定不会这么做。赵红兵是能不结仇就不结仇,但是如果真的结了仇,那可能还真的和张岳殊途同归了,都是收拾服了为止。

    本来赵红兵认为自己不可能再进监狱了,这次进来纯属意外。赵红兵进了看守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悲恸中。李四的意外死亡,使他不但失去了最值得信赖的兄弟,更是如断一臂。赵红兵这么多年来被称之为江湖大哥,有张岳和李四这俩人的支持实在是太重要了。张岳和李四,一只是最凶猛的猛虎,一只是最毒辣的蝎子,绝对是赵红兵的左膀右臂。张岳折了,有李四也能撑着。如今李四又折了,谁来撑着?沈公子吗?他是一个大脑。

    赵红兵现在睡的这个头铺,就是李四在几天前刚刚睡过的,赵红兵总感觉,这铺上还有李四的体温,只要赵红兵一闭上眼,眼前就能出现李四那张又黑又瘦的脸。

    一想到这,赵红兵心都碎了:自己干吗非把李四保出去过年啊?在这安安生生地躺着,何至于死于非命啊!

    这就是命,这就是李四的命,赵红兵总是这么安慰自己。

    赵红兵一直消沉了一个多月才差不多缓了过来。这天,他在号子里看见刚被提审完的费四拖着一条残腿从他门前走过。赵红兵看着费四笑,费四也看着赵红兵笑。俩人本来就有机会说话,可是一句话都没说。二十多年的交情,不用说什么,一对眼,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其实这些天,赵红兵已经被提审了好多次,每次他说的内容都完全一样,而且赵红兵也坚信,虽然自己没跟同案费四怎么勾兑,相信费四说的也跟他差不多。

    赵红兵和费四都承认参与了李四和李武的谈判,并且在谈判的过程中的确是有所偏向,但对于李四和李武之间的恩怨,俩人都是一问三不知。因为尽管李四和李武都死了,尽管李武和大家离心离德,但毕竟李武曾经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兄弟的事,说多了让人笑话。

    “人死仇灭,不失义气”,是道上的规矩,就算这人再差,死了以后也不能再帮忙鞭尸去,尤其是不能帮着警察鞭尸去。这样的事,赵红兵、费四都干不出来。

    赵红兵只能去认真回忆20年前在老山前线猫耳洞时的苦难。那时候肯定比现在更苦,可是毕竟那是保家卫国的光荣事,而且,面对的都是像沈公子这样有趣的人,赵红兵看着眼前号子里这帮嫌犯就来气,各个外形窝窝囊囊不说,就连犯那罪,都让人瞧不上眼。

    这二十来个人里,光“花案”就四个,赵红兵确实没亲手揍过这四个人因为赵红兵觉得看一眼这些人都恶心,他真不知道李四之前是怎么跟这帮人共处的。

    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长得还算周正,说话也客客气气的,可犯那案子让赵红兵实在无法理解:这哥们儿和两个朋友一起去嫖娼,结果找了半天就找到一个长得挺难看的小姐。把这小姐找到以后,这哥仨谁都瞧不上眼,非逼着这小姐帮忙给找几个姐们来。这小姐打了俩小时电话,一个姐们也没叫来。这哥仨郁闷了,火上来了,三个人轮流把这小姐睡了以后,不但不给钱,还骂了这小姐。这小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怒之下打电话报案:轮奸!

    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又黑又瘦的农村小学的教师,奸淫女童十几个。案发后他认为没什么事别人说这是重罪他不信。他刚进来时还问赵红兵:”我估计我这快,三五年就出去了。”赵红兵头都没抬:“嗯,你快,你的确是快了。”后来这老师被判死刑后还问赵红兵:“你不是说我快吗?” 赵红兵又是头都没抬:“我是说你快死了。刷你的厕所去,别烦我。”

    其他两个分别是强奸自己干女儿的和杀自己当小姐的女朋友谋财的。

    本来赵红兵对这些犯了花案的不怎么歧视,可眼前这四个人实在是让他恨得牙根痒痒,不但把这四个人撵到最下面睡,而且还把所有的脏活累活都交给他们。

    当然了,其他的人也没什么好样的,有过年喝酒喝大了把老丈人杀了的,有酒驾出车祸后逃逸的。反正各个素质都不高,犯的罪一个比一个弱智。本来赵红兵以为现在犯案这些人都是高智商犯罪了呢,可现在一看,完全和10年前没区别。

    终于,大概是正月十五前后,进来了一个高素质的,是个国家公务员,某个市辖单位的科长,挪 用 公 款进来的,和赵红兵还有点过头之交。赵红兵二话没说让他睡了二铺。结果这哥们儿实在是忒令赵红兵失望了。

    提审的第一轮,这哥们儿就把犯的事全招了,而且把关照他的领导也给卖了。

    提审的第二轮,这哥们儿就把自己跟单位女同事搞 PX都招了。

    提审的第三轮,这哥们儿开始揭发检举了,又开始检举跟自己搞过PX的女同事还跟别人搞过PX……

    估计检察院的人对这些搞 PX 的事也不怎么感兴趣,好久没提审他,这回这哥们儿慌了,开始每天认真写检举材料,把自己知道的事全写上,一笔一画,分门别类,文采出众,写的特别有激情。

    赵红兵更来气了:“你就忍住不说他们能把你怎么着?”

    “不让我睡觉啊!二十多个小时不让我睡,轮流审我。”

    “那你就不睡!”

    “哎呀,我渴了他们还不让我喝白水,拿上来的水全是盐水。”

    “甫志高!”赵红兵恨恨地骂了一句。

    “这也不能怪我,如果我不招,我那领导要倒招了,我的罪不是更重?”

    “你领导能像你似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们让你坦白搞PX的事了、。现在这事还算是个事儿吗?”

    “我承认这事,就是个态度。你看,我连这事儿都坦白了,我还有什么不坦白的?”

    赵红兵气得没话说,蒙被子就睡。他这个后悔啊,让这么个人睡在自己旁边,自己哪天要是说梦话说出了点实话,这孙子还不得立马报告政府?要是换了张岳,早就把这孙子撵走了,可是赵红兵毕竟脸皮薄,再烦他,也给他个面子,想把他弄一边去,得等机会。

    又过了半个多月,赵红兵终于等来了机会了,号子里来了新人。这新人,是个老头,长得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个老干部,据说是在民政局工作的,他进来时,管教还嘱咐赵红兵:本来他不应该来你这号子,但是现在那边没地方,在这暂住几天。多照顾照顾他,让他就睡在你身边,但是,千万要记住,别让他跟别的嫌犯接触。一定得看好他。

    赵红兵是一头雾水,琢磨着难道这老头儿是个市里的领导?不过,赵红兵挺高兴的,这回赵红兵可算是有机会把那个“甫志高”从身边撵走了。

    半夜,赵红兵睡不着。奸淫幼女的打呼噜,“甫志高”磨牙,酒驾的睡觉一惊一乍,杀老丈人的大臭脚,再加上赵红兵心里也惦记着外面的人和事,怎么都睡不着,翻来翻去,还叹气。他想起了沈公子,要是沈公子在就好了,即使是在如此的艰苦条件下,沈公子肯定也能找出自己的乐子。要么,让沈公子也犯点小事进来陪自己几天?

    这时,躺在赵红兵身边的老头悄声说话了:“咋了?睡不着啊?”

    “嗯呐,咱们这号子跟个装修队似的,动静忒大,咋睡啊!”赵红兵压低了嗓门说。

    “没办法,来了这地方,就得忍忍。谁愿意来这地方啊!不过既然来了就逆来顺受吧。”

    赵红兵觉得这老头说话挺中听的,看样是能沟通,比其他的嫌犯强。就说:“大叔说得对,忍吧,不忍咋办啊。”

    “咱们这号里味太大。打呼噜磨牙的还特别多,不过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我特别理解他们。”

    赵红兵翻过身,看了看老头儿慈祥的眼睛,忽然觉得自己特不宽容。赵红兵由衷地说:“你真是个好人。”

    “是啊,他们来了这里,都是他们的业!”

    “业?”赵红兵听这话觉得耳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说过了。

    “其实,他们真应该学学我们,我们没别的,就是三个字:真 、善 、认(忍给和谐了)。”

    赵红兵嘴里喃喃地体会“真、善、认(忍给和谐了)”这三个字,不断地点头。赵红兵觉得,能在这个地方,遇上这么一个有素质、有同情心的老头儿,实在太不容易了。

    赵红兵体会着这三个字的精髓时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哎呀我操,真 、 善、认(忍给和谐了)!我可算是知道这老头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了,敢情你是个练功的啊!难怪管教说不让他跟别人沟通啊!赵红兵哭的心都有了,送走一个“甫志高”,迎来了一个老轮。要知道这样,还是把“甫志高”换回来吧!

    老头儿似乎也看出了赵红兵的表情变化,说:“怎么了?你觉得不对吗?”

    “没,没,没。”赵红兵愁死了。

    “你也读过李老师的东西?”

    “没有,真没有。”

    “以后读读吧,现在社会上对我们的误解有很多,不过,我们的大法是正法,不是歪门邪道的。”

    老头儿快把赵红兵给聊哭了。

    “这个……我有点困了,咱们先睡吧。”赵红兵说。

    “等着吧!有些人,会被全球公审……”

    赵红兵假装打起了呼噜,他心中想起了一声悲鸣:苍天啊!大地啊!

    各种风中凌乱……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