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章 兄弟相斗双双喋血,江湖一哥锒铛入狱 二、精神病小李子

    尽管现在赵红兵不算是什么好人,可赵红兵毕竟当过兵,接受了那么多年唯物主义教育,也有着相当的判断能力,他对lun子功那样的东西,向来是嗤之以鼻。当年练功最兴盛的时候,赵红兵也翻过几页《转lun(轮被和谐)子》,一看就是个骗zi胡吹,看了几眼就扔了。而且他的一个大表姐也练过这玩意儿,本来他大表姐这人就不怎么样,练了以后就更加差劲了。从多少年前赵红兵就烦这个,如今身边还真就躺了这么一个顽固fenzi(分子被和谐),赵红兵能不愁吗?

    第二天起床以后,赵红兵还观察了这老头儿半天。发现这老头儿的确是听管教的话,不跟任何人沟通。而且,这老头儿看样也不是一进宫了,对看守所的规矩比谁都明白。赵红兵尽量避免和这老头儿产生眼神上的沟通交流,见到这样的人,迷糊。

    到了盘腿打坐的时间,一屋子二十多人,人挨人坐着,赵红兵发现这老头儿比谁盘得都好,眼睛闭着,脸上还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赵红兵明白,他这是练功呢。

    赵红兵正在观察中,发现老头儿忽然睁开了眼,直勾地看着赵红兵,把赵红兵想躲闪眼神,已经来不及了,毕竟对眼了。

    老头儿压低了嗓子说:“我觉得我天yan(眼被和谐)开了。”

    “开了好啊!”

    “我看见向日葵了,在生长。你看见什么了?”老头儿又问。

    “我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那你的天yan(眼被和谐)还没开。”

    “是的,我的暂时开不了。”

    “多看看李老师的书和碟,你也能开,我看你有悟性。”

    “哦……”赵红兵实在是没法再搭茬儿了。

    “开天眼都在其次,主要是消你的业。你坐在这里,就说明你有业。”

    赵红兵现在恨不得把这老头儿按在铺上,朝他脸胡乱挠上几把。不过这儿的确岁数大了,赵红兵实在下不去手。

    赵红兵说:“这一屋子人,都有业,你帮他们消消去吧,我这先不用,我的业太大,一时半会儿消不了。”

    “不行,管教不让我跟他们说话。”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话啊?”赵红兵说话时虽然压低了嗓子,但是声音显然非常激动。

    “管教没说不让我跟你说话啊!”

    “管教还不让你练功呢,你不是也在练?”

    “呵呵,说实话,我不信任他们,比如我旁边那个,写了一上午jianju(检举被和谐)材料,我要是跟他说话,他肯定揭发jianju(检举被和谐)我。”老头儿说得十分自信。”

    “你的人品我相信,你们江湖中人肯定不干这事。”

    “我……”赵红兵的人生中,被赏识过很多次,就属这次最欲哭无泪。

    “难道不是吗?”老头儿温柔地看着赵红兵,眼神中还带着赞许。

    “真的,那个奸yin(淫被和谐)幼女的老师嘴也挺严,而且业也很大,你去消消他去吧。他需要你。”

    “他都已经要死了,消也没用了,我关注的,是活人。”

    “你再这么磨叽,我也要死了!”赵红兵压低的嗓子又因为激动变声了。

    “你?不会的!”

    “我会!”

    “你不会!”老头儿的目光很坚毅。

    赵红兵实在怕自己一下控制不住揍这老头一拳,一下把这老头儿给打死,所以赵红兵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一下。

    老头儿说:“这就对了。”

    赵红兵干笑几声,一句话也不说了。

    终于,吃午饭了。那个参与轮jian(奸被和谐)的哥们儿偷摸走到赵红兵跟前,偷摸地跟赵红兵说,那个老师半夜睡觉总拿JJ顶他PP。

    赵红兵听完,二话没说,摔下饭盆,三步并作两步窜到老师跟前儿,一记左直拳,一记右勾拳,再加一记侧踹,直接把老师蹬飞了。这三下加在一起也就是一秒钟,老师轰然倒在墙角,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所有人都看愣了,这是咋了?连那参与轮jian(奸被和谐)的哥们儿都愣了,至于打成这样吗?

    赵红兵在的号向来是最文明的号,自从赵红兵进来,一次打架都没发生过,连吵架的都少。再说就算是动手打架,轮得到赵红兵亲自动手吗?只要赵红兵一声令下,有的是人帮忙打。赵红兵向来不欺负人,这次咋了?

    不仅大家都愣了,赵红兵自己也愣了愣神,多少年没动手打人了,这次怎么这么冲动?赵红兵自己也缓过了味:是被老头儿气得,没法动手打老头儿,把这气撒到老师身上了。

    赵红兵头也不回:“扶他起来!”

    老师被扶了起来,看来他还没从刚才的惊骇中缓过味来,要么就是脑子被赵红兵打糊涂了,傻愣愣地看着赵红兵的背影。

    “知道哪儿错了吗?”赵红兵喝道。

    老师连连点头。

    “还敢不?”

    老师连连摇头。

    赵红兵根本连头都没回,哪能看到老师的表情,赵红兵此时走到了自己饭盒旁,又是一脚,把饭盒踢飞了,上了铺,盘腿坐下,紧闭双目,深呼吸……

    整个号子里鸦雀无声,连个敢吃饭的都没有。

    老头儿把饭盒捡了起来,递到了赵红兵的手边:“拿着,唉,要忍啊!”

    赵红兵眼睛一瞪,把老头儿吓得“蹬、蹬、蹬”连退了三步。

    赵红兵这气场实在太强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赵红兵躺下了,被子蒙住了头,挥挥手:“都吃饭吧!”

    足足过了一分钟,才有人敢动筷子。赵红兵的确不需要用打人来立威。但是动这一次手,就把所有人都惊着了。

    到了下午,管教来找赵红兵,跟赵红兵说了两件事。

    1.看守所负责人前些日子换了,一会要来巡视;

    2.听说是要大规模地调整一下号,做好调号的心理准备。

    当管教这几句话说完,赵红兵心里乐开了花:马上就不跟这帮逼人关在一起了,老天真长眼啊!

    果然,到了下午,赵红兵要卷着铺盖换号了。

    号子里的人的确也换了几个,但是多数都没动。练功的老头儿依依惜别地拉着赵红兵的手,说:“其实你是个好人,有悟性……”

    “甫志高”说:“我争取宽大,我要是出去的早,我肯定来看你……”

    赵红兵从铺盖里拿出两包中华,发了一圈,还剩下大半盒。赵红兵想了想,扔给了老师,老师看到眼前大半盒软中华,不知所措。

    赵红兵说:“给你的,拿着吧!

    老师把软中华捡了起来,不知该说什么好。

    赵红兵走了两步又回过了头,又从铺盖里掏出两包软中华,扔给了老师:“别鸡巴干操蛋事了。”

    老师拿着烟,眼泪流了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在哭什么。

    赵红兵走了,没再回头,这个号子里的缺德玩意儿,没什么可留恋的。他也知道新号子里的缺德玩意儿可能更多,不过毕竟是换了个环境,或许有惊喜出现。不管怎么说,他不再睡李四曾经睡过的这张铺了。此时的赵红兵宁愿当只鸵鸟,把自己的头埋在沙子堆里,以为别人看不见。他总觉得,不睡这张铺,内疚、悔恨、追思就会少一点,自己的痛苦就会减轻一些。

    赵红兵已经很多天没出来放风了,现在外面居然已经是春天了,他已经闻到了杏花的味道。赵红兵使劲想看杏花林在哪个方向,可除了一个一个火柴盒似的号子,什么都看不见。不过赵红兵还是感受到了点生机,心情不错。

    赵红兵就这样带着憧憬来到新的号子,新的管教在门口喊了一声:“把头铺收拾出来!”

    号子里的嫌犯在里面收拾东西,新的管教又嘱咐了赵红兵一句:“这号子里的情况挺复杂的,有要自杀的杀人犯,有暴力狂,有个可能还是精神病,进去以后要好好管理。”

    赵红兵一听就蒙了:“操,我不进了。”

    管脚立马板起了脸:“你当你还在外面呢?当这是大车店呢?你不喜欢哪个房间就换一个?在这儿,你可做不了主了。”

    赵红兵没说话,斜着眼睛看着管教。

    管教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赶紧找补:“让你来这个号,是都觉得你有能力。这个号天天闹号,在这么下去,早晚都得横着出去一个。这才几月份啊?咱们看守所都出一次事了,领导都换了,新领导可不愿意再出事。他看了半天名单,点名让你来这个号。”

    “把这号里的人分到别的号不行啊?”

    “肯定不行啊,现在是一个号乱,要是把这帮闹号的分出去,不定得乱成什么样呢。”

    “那你就让我去?”

    “对,外面都知道,别看这帮孙子混,可他们就服你这样的人!”

    “我不进!”

    “你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管教又板起了脸。

    “操!”赵红兵骂了一句,仰头就进去了。

    赵红兵只是觉得又平白多了不少烦恼,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

    赵红兵的确有点大意了,他在这个城市的一亩三分地混的实在是太明白了,二十多年来,敢跟他叫板的也就是那么三五个人,早就被他逐一收拾了。方方面面的领导。也都多少有了点交情,赵红兵是真不把一个看守所的小管教放在眼里。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看守所新换了领导,打点了吗?沈公子在外面跑的事多,恐怕是早就忘了。像是赵红兵这样有油水的嫌犯不抓紧给领导打上小进步,人家领导能高兴吗?再大的江湖大哥,到了这里,也得归人家管。

    不能说是因为没打点领导,赵红兵才被故意分进了这么闹腾的一个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打点了领导,他肯定不至于被分配到这里。

    不管怎么说,赵红兵是摆脱老轮和“甫志高”了,进了新的号子,一样的二十多平米的小监舍,一样的二十来个人肉挨着肉。赵红兵跟大家简单地点点头,报了下自己的名字,简单跟大家打个招呼,然后顺手扯过来一本《刑法》看。其实,赵红兵是在观察号里的形式,他想知道这个管教口中的灾难似的看守所究竟是什么样的。赵红兵故意没跟大家多沟通,在未来几天他都不会跟大家沟通。因为,他暂时还不愿意跟谁走得太近。

    赵红兵太了解对付这些嫌犯的流程了。这流程无非就是发现刺头,打压刺头,改造刺头,收为己用的过程。

    这个小小的二十多平米的监室,就是一个小社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但是大体可以分为四类:

    1.暴力型:这类嫌犯通常在外面也是大混子,多是因为杀人、抢劫、贩毒、重伤害等罪入狱,入狱以后继续着外面的横行霸道,在号子里面拉帮结派、作威作福。通常所说的牢头狱霸,就是这样的人。

    2.马仔型:这类嫌犯通常年龄不大。家庭背景也不太好。他们心甘情愿地为牢头充当打手,有时一包烟就能把他们收买。这些狐假虎威的人动起手来,没轻没重。

    3.打酱油型:这类嫌犯通常是经济犯、贪污犯,他们都不是江湖中人,进了号子很偶然,他们多数都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是牢头狱霸的榨取对象。他们对在号子里称王称霸不感兴趣,只想破财免灾。

    4.冤大头型:这类嫌犯通常是强奸、盗窃案之类的,没什么背景,做人又不会左右逢源,只能干最重的活,挨最毒的打。

    以上这四类人,在任何一个号子里都有,而且缺一不可。因为这些人构成了一种生态平衡,没有牢头狱霸不行,没有欺负的冤大头也不行,牢头狱霸没打手也不行。这是中国看守所的传统文化,据说自古至今都这样。

    已经是第三次进看守所的赵红兵当然深谙其中之道,既然这个号总发生冲突,那么就说明这个号子的“生态平衡”乱套了,而乱套的原因,一定是牢头狱霸太多了,暴力型的嫌犯间发生了冲突。而且,这个号里的人总体来说比较年轻,二十多岁的占了一大半。

    手里拿着一本《刑法》的赵红兵明显感觉得出大家对他也很好奇。因为这些嫌犯肯定也多少听过赵红兵的名字,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而且,赵红兵有点太沉默了,让人摸不着头脑。

    赵红兵昨天一夜都没怎么睡,有点疲倦,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大概睡了半个小时就被吵醒了。

    赵红兵睁眼一看,发现一个精瘦精瘦的30岁左右男人在骂一个20岁出头的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男孩。听对话,这个30岁左右的男人好像叫“老七”,而这个男孩叫“小李子”。

    老七说:“把水弄得到处都是,说你多少次了?”

    小李子扭扭捏捏,一言不发,拿着脸盆直挺挺地站着,但看他的表情,似乎是有点不服。

    “怎么着,说你你还不高兴了?”

    “没有。”小李子说话时不看人,羞羞答答的,像是个小媳妇。

    “你能不能抬起头来说话?”

    “我看不清。”

    “瞎子!”

    “我就是近视,我不是瞎子。””说你瞎你就瞎!”

    “我不瞎,我进来时眼镜被没收了。”小李子好像有点不满。

    这小李子不但有点娘娘腔,而且还有点磨叽,老七说一句,他就顶一句,毫无意义。赵红兵听得很心烦。不过,赵红兵眯着眼睛,没说话。

    老七恼了:“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我不是一直好好说话呢吗?是你不好好说话。”

    “你挨打没够是吧?”

    “你凭什么要打我?”

    “我……我是看你年纪小不愿意打你!”

    “我小怎么了?我也是个人!”

    小李子这通穷对付彻底把老七给惹恼了。

    老七从铺上站了起来,怒吼一声:“傻逼!别他妈的说话了,我烦你!”

    “又不是我想跟你说话。是你找我搭话!”小李子挺不高兴。

    “谁找你搭话了,你这个精神病!”

    “你说谁是精神病?我只是抑郁症。”

    “你就是精神病!”

    “我是抑郁症!”

    “操你妈!”

    老七彻底恼了。不但老七恼了,连赵红兵听着小李子的无聊对话,也觉得心烦意乱。

    小李子被骂以后,站在地上拿着脸盆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居然小声地抽泣了起来。

    “精神病,别哭了!”老七接着骂。

    “我不是精神病。”小李子哭哭啼啼。

    这时,一个长得很敦实的中年男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别哭了,行了,小李子,收拾收拾东西吧!”

    这中年男人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小李子哭得更大声了。

    这中年男人看起来心地不错,下了地,拍了拍小李子,说:“老七也没啥别的意思,他那人就是性子急。”

    “那他为什么骂我?”

    “谁急了不骂句人啊?”中年男人的耐心实在是太好了。

    “他骂我没什么,可他为什么骂我的母亲?我母亲是个慈祥、善良、可敬的女性,他是一个那么好的人,还生我养我。他凭什么骂我的母亲?”

    赵红兵被这小李子气得乐了,号子里很多人都乐了。

    “你们笑什么?”小李子擦了一下鼻涕,装作恶狠狠的样子。

    一个和小李子岁数差不多的痞里痞气的男孩说:“没笑你,你是我的亲哥,我哪敢笑你。”

    “你就是在笑我!”小李子说

    “别,别,别,别吵我来!我怕死你了。在这号里,我最怕的人就是你。”

    “你怕我干什么?我又不打人。”

    “你要是打人我还真就不怕你了。”

    “那你怕我干什么?”

    “我怕你精神病!”

    “我是抑郁症,还不算精神病。”

    “操!”

    “怎么?你凭什么说我是精神病。”

    “你没精神病,我有精神病行不?”

    “你好像确实是有。”

    “我操你……”小痞子的“操你妈”到了嘴边上,想了想,又生生给吞了回去,但是口型已经做出来了。

    “你也想骂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慈祥、善良、可敬……”

    小痞子没敢搭茬儿,朝老七喊:“你招惹他干吗?”

    老七嘿嘿直乐:“你嘴贱,非跟他搭茬儿,有你什么事啊?”

    小痞子恨恨地说:“这下算是完了。”

    中年男人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别说了。按我看啊,小李子犯这案子没啥大事儿,只要一鉴定,肯定能鉴定成精神病,马上就给放了……”

    中年男人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小李子悲愤地说:“张叔,你也说我有精神病!”

    “没,我不是这意思!我真不是这意思!”

    就在此时,一声断喝传来:“都别吵了!该干嘛干嘛去!”

    赵红兵自己心里都为这声断喝叫好了,要是这人不喊这一嗓子,小李子说不定还得磨叽到什么时候。再磨叽下去,赵红兵都要张口骂人了。

    小李子又想接话,中年男人示意他别说话。

    这次,小李子终于忍住了。

    赵红兵循着声看过去,原来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魁梧汉子,睡在离自己不远的铺位,浑身肌肉疙瘩,左手上还有文身,一脸凶相。

    赵红兵一看就明白了,这人还是个暴力分子,而且还是个头子。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