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 半夜监室遭袭,赵红兵命悬一线 一、打架是种天赋

    赵红兵谁都没怕过,又怎么会怕腾越?腾越自己说自己死过八个来回是吹牛逼,赵红兵可真是死过十个来回了。

    不过,在战术上,赵红兵还是很重视敌人。他注意腾越的一举一动。又过了几天,腾越依然对赵红兵不冷不热,赵红兵也不搭理他。赵红兵发现,腾越很喜欢维人,只要是他看着顺眼的人,他就拿吃的和烟维着,和号子里的一大班人打成一片,一副要架空赵红兵的架势。

    赵红兵还真像看看腾越要怎么折腾。不过,在维人的这一点上,赵红兵确实不如腾越。以前在外面的时候,赵红兵就不太喜欢交人,成天和自己混了二十来年的兄弟混在一起。现在进了号子,赵红兵更不交人,每天除了必要说的几句话,别的话都不说。

    这是赵红兵的缺陷,他从小就有点瞧不起人,成天只跟自己瞧得起的人在一起。而且,他瞧不起谁会表现得很明显,让人感觉得出。

    现在这号子里二十来个人,人数上挺像是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如果让赵红兵上台,选择让他心动的人,他被逼无奈选一个,或许选择姚千里。如果姚千里摁灭了灯,那赵红兵应该摁灭所有人的灯,他最后应该走到老曾那,低头一看,老曾早就灭了他的灯。

    就现在这个号子里,赵红兵顶多就瞧得起老曾,他一向佩服硬骨头。可老曾,还是他的仇人。至于姚千里,那是赵红兵多少有点喜欢的人,因为他觉得姚千里这孩子虽然很烦人,但是善良。

    可腾越不一样,短短几天的时间,腾越在看守所里至少交了五个朋友,而且还收了一个徒弟。

    第一个是和腾越一起进来的三林。虽然他俩都是绑架杀人案,可是按理说他俩在以前的生活中应该没什么交集。可他俩似乎有着相当的默契。

    第二个是养藏獒的张国庆。腾越从知道了张国庆入狱的原因后,就对张国庆特别的好,可能是他从张国庆身上找到了仇富的共同点。每天,腾越都给张国庆弄好吃的,而且还跟张国庆说:“咬死他们才好呢,没咬死他们算他们命大。你儿子的事你放心,我姓腾的也有儿子,就算是我死了,我家也能剩俩钱,我让我儿子照顾他!”

    第三个是老曾。腾越和老曾越走越近,尤其是在放风的时候,赵红兵经常会看见他们在嘀咕什么。这让赵红兵多少有些不安,如果这两个死刑犯一起联合起来对付自己,那自己可能的确有些麻烦。

    第四个是刀哥。自从刀哥抽了腾越几包烟后,就已经完全把自己定位成了腾越的小弟,每天鞍前马后的,一副马仔的样子。

    第五个是跟腾越一起进来的那个溜门撬锁的盗窃犯小毕,也成了腾越的小弟。和刀哥一起,是成天给腾越溜须拍马的左膀右臂。

    另外,那个贩卖摇头丸的改口称腾越师父了,他认为腾越的确是他的祖师爷。

    赵红兵倒是很欣赏腾越这一点,他很同情小李子,小李子那么个人见人厌的人,腾越倒是有足够的耐心。小李子天天哭,却从没见到腾越对他发火,甚至还去哄他。

    看守所是一个微型的、矛盾冲突更加激烈的小社会。其实在外面,我们为生计奔波的时候,谁还没说过几次违心的话?谁没干过几件自己都觉得脸红的事?为了一口饭吃,无可厚非。只是没有看守所这么赤裸裸罢了。

    随着腾越在看守所里混的越来越开,他和赵红兵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差。刀哥似乎是在外面的时候总给人当小弟,特别能看的出来眉眼高低,这是他生存的法宝。他发现了赵红兵和腾越似乎有一定的隔阂。刀哥应该清楚,别看自己得了不少好处。可腾越和赵红兵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大哥。赵红兵的财力和势力,比腾越强百倍。

    当小弟也不容易啊,得看大哥脸色,讨好着腾越能有好吃的,可赵红兵更加得罪不起啊。而且,刀哥也是亲眼见过赵红兵的手段,别看赵红兵平时跟老僧入定似的枯坐着,一旦动了怒,那可是雷鸣闪电风雨交加。所以,刀哥还得给赵红兵打小进步。

    放风时,赵红兵刚掏出烟,刀哥就摸出打灰机点烟。赵红兵拿着烟的手躲开了,还轻轻地吹了口气,把火苗吹灭了。

    刀哥讪笑:“红兵大哥……”

    “别大哥大哥地叫,谁是你大哥啊?”赵红兵自己点着了烟。

    “我出去以后,想跟你混呢。跟你混,你就是我大哥了呗。”刀哥还真不要脸。

    “是吗?你能干啥呢?工程管理?项目规划?项目营销?”

    “我……我不太行。”

    “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赵红兵看都懒得看刀哥了。

    “这……”这尴尬的气氛中,刀哥还是坚持着站在赵红兵身边,把烟抽完,表情还强作优美。

    赵红兵其实在看腾越和老曾又在嘀咕什么。赵红兵知道,他俩嘀咕得越多,离闹号的时间就越近了。就看守所里的这些人,赵红兵太了解了,这些人谁都不是傻子,腾越想闹号,无非就是联络联络三林和老曾这两个肯定要判死刑的犯人,其他人谁敢跟着他干“?还要命不要命了?

    腾越那个年代的老流氓,多少都会三拳两脚,究竟腾越的拳脚怎么样,赵红兵心里没什么底。如果是20年前赵红兵刚复原的时候,他完全有自信能在30秒内把这三个人打倒,可毕竟这些年赵红兵常年在酒里泡着,疏于锻炼,完全还是靠当年的老底子。那天赵红兵在30秒内连续击倒了老曾等三个人,主要还是打了个猝不及防,大家都没想到江湖大哥赵红兵还是个高手。如果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那可能是另外一个结果。就那天,赵红兵打完以后还是气喘心跳不止,如果赵红兵不是在最近几年坚持每天早上快步走,可能那天就栽了。

    跟三林这样壮得像头牦牛似的年轻小伙子比力气,赵红兵不一定输给他,但也未必会比他强。如果说出拳出脚的速度,赵红兵也不比以前了。现在赵红兵最大的优势就是两点:1.超乎寻常的冷静;2.知道击打哪里可以迅速击倒对方。

    赵红兵一直在考虑如果有了矛盾,自己应该先出手制住谁,如何以一敌三。

    这时姚千里过来了。近几天赵红兵比较欣赏姚千里的一点是,他不爱搭理腾越,只认赵红兵。

    姚千里压低嗓子说:“他们在说你坏话。”

    即使姚千里不说,赵红兵也能猜到。赵红兵点点头:“说我什么了?”

    “说你装逼,还说自己烂命一条了,怎么死都是个死。要是你哪天惹着他了,他……”

    姚千里的话说道一半,发现腾越、老曾他们正在看着他。防风室太小,保不齐刚才姚千里说的话,已经被腾越听见了。

    赵红兵当然看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就说:“这几天风沙怎么这么大。早上一起床,床上全是土,真他妈的烦。”

    姚千里愣了一愣,说:“床上有土也就算了,中午吃饭,还吃到沙子了,崩牙。”

    赵红兵看着姚千里笑了,心想这愣头青也有不愣的时候嘛。赵红兵知道和腾越他们冲突时早晚的事,他这么说话,是为了保护姚千里。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老海总在吧嗒嘴。他这习惯由来已久,只是今天刚刚写好了材料递上去,可能心情比较好,所以吧嗒嘴的声音大了点。其实赵红兵也顿他吧嗒嘴,只是从来没开口。这次,腾越替赵红兵骂了。

    “你再吧嗒嘴,我他妈的就把你那口烂牙都给你掰下来。”腾越放下饭

    盆骂。

    “谁吃饭不吧嗒嘴,我怎么了我?”老海继续吃,嘴里继续巴嗒吧嗒

    的,连眼都不抬。

    “让你别吧嗒嘴,你听见了吗?”腾越恼了。

    “你吃饭一点动静没有?我听见你也吧嗒。’

    “我操你妈!”

    腾越恼了,霍地站起,随手就把自己的饭盆摔向了老海。老海岁数虽然大,可是身手却很敏捷,一侧身就躲开了这饭盆。号子太小,老海身边却有七八个人沾上了菜汤。腾越指着老海: “看你岁数大,我不打你。你这老逼灯吃饭在吧嗒嘴,我把你那一嘴牙给掰烂了。”

    老海愤愤不平,但还端着那碗饭:“我这么吃饭五十多年了,从来没人说过我。”

    “今天我就说你了,虽然你也活不了几天了,那我也得给你纠正纠正。”

    “你是谁啊!”老海不屑一顾。

    腾越没再废话,快步上前,撞翻了三五个人手里的饭盆,冲上前去就给了老海一嘴巴。

    老海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抡起双手想拿手铐砸腾越,被腾越手上一推脚下一绊,就摔倒在地。

    腾越朝老海头上就是一脚,刀哥和小毕这两个腾越的马仔,放下饭盆,冲上去就踹。老海倒在地上想捂着头,可拷着的双手却抬不起来。

    赵红兵怒了.腾越说打就打,连死刑犯都打,还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究竟谁是头铺? ‘:

    赵红兵冲上前去,朝刀哥就是_耳光,回手,又给了小毕一耳光。赵红兵出手太重,刀哥和小毕差点被耳光抽倒,他俩显然被打晕了,不住地用力眨眼睛,试图看清眼前的东西。赵红兵没打腾越,是看在腾越是个老江湖的份上,给腾越个面子。

    不过,腾越可不领情:“牛逼啊!来啊!连我一起打呗!”

    赵红兵冷笑:“朝哪打?”

    腾越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朝赵红兵走过来:“朝这,打死我'有种就打死我。”

    老曾和三林都站了起来,慢慢地踱到了腾越的身后,四只眼睛盯着赵红兵的脸。

    赵红兵继续冷笑:“你那条贱命,配让我打吗?”

    “我这可是让你打,是你不敢的?”

    赵红兵说:“我哪敢打你啊!”

    赵红兵转过身要走。腾越说:“真识相……”

    腾越的话说到一半,就觉得肚子被重重地一击,身子一下飞了出去,幸亏被身后的老曾和三林抱住,否则非踹出去三五米不可。

    赵红兵这招后踹窝心腿已经二十多年没用过了,这是沈公子教他的绝技,出腿前毫无征兆,但势大力沉。他早就盘算好了怎么对付腾越。腾越看样子也会写拳脚,硬打硬拼有风险,就这么猝不及防来一下,几分钟之内,腾越肯定没有还手之力。

    腾越被这一脚剜的喘不上气,太阳穴又被赵红兵的回手拳重重地一击,彻底地瘫软了。

    赵红兵说:“讨钱的讨饭的我都见过,讨打的,你是第一个。”

    老曾和三林都想冲上前去,被腾越拉住了。

    老曾和三林搀扶着腾越勉强站直。腾越说:“姓赵的,这事没完。”

    赵红兵又是同样毫无征兆地一记后踹窝心脚,又踹在了腾越的肚子上,腾越又瘫软了。

    赵红兵轻轻松松地说:“我觉得也没完。”

    赵红兵回到床上,又老僧人入定似地盘腿坐着。他不时地用余光看着腾越他们。腾越身体素质的确不是盖的,吐了几口酸水以后,似乎能直起腰了。这要是换了别人,恐怕得在床上躺个一天半天的。

    赵红兵想起了张越收拾三愣子时说的话:“有些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还真以为你怕了他。”赵红兵越想这句话越正确。要是腾越刚进来的时候,赵红兵就采取强硬手段,恐怕腾越不会像现在这么扎刺。这次赵红兵胜在了出其不意,沈公子教他这一招已经二十多年了,可赵红兵却从没用过。因为赵红兵以前从来没必要以这种半偷袭的方式取胜。

    不过赵红兵也看出了腾越的身手,就打架而言,腾越最多也就是个三流高手。可能有人会问,你写武侠小说呢?混子打架还能分出几流?答案是肯定的:无论干任何事,都有天才,都有庸才。

    比如说踢足球,很多球员身体素质,技术都差不多,可是有些人就是有天分,总能在最需要的地方出现,例如前锋因扎吉。再比如说画画,有些人画一辈子画,无比努力,到老了也只能在街头作画,可有些人三十来岁,已经是享誉全球的大画家了。再比如说厨师,同样的材料,同样的工具,可就是有人能烧出让人回味无穷的美味,有些人做出的菜让人难以下咽。再比如写小说,有些人写的文章虽然文字优美,却无法读下去,可是孔二狗的文章却……

    总之,每个行业真正的杰出者,几乎都是天才,这不是后天努力就能达到的。我们经常能读到一句话:“天才就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其实这句话还有后半句,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如果没了那1%的灵感,就什么都不是。”

    赵红兵认识的人里,能称之为打架天才的,只有沈公子,连赵山河和刘海柱都只能算二流。沈公子总是能把部队里学到的三拳两脚给无穷地演绎,并且充分运用到实战中去,如果是一对一的打,沈公子不可能输给任何一个人。沈公子如果不去做生意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开创一套拳法,成为像叶问似的一代宗师。赵山河其实是所有人中最接近天才的,可是他国语莽撞而且匪气外露,使他不能称之为天才。打架是体力、耐力、注意力、意志力等高度综合的运动,有一项是短板,那么就不能称之为绝顶高手。比如说历史上的名将,身经百战杀敌上千,刀枪剑雨中混一生,最后还能颐养天年,他们不是天才,谁是天才?赵红兵打架也绝对是个高手,但他自认稍逊沈公子一筹,因为他在实战中缺乏灵感,比沈公子少点机灵劲。或许,赵红兵和赵山河是同一级别的选手。

    腾越一出手,赵红兵就明了,腾越是个会些拳脚的庸才,跟自己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但确实还不能小视。因为看守所里的空间实在太局促,如果八个人一起围上来,那么很有可能自己施展不开拳脚。赵红兵对号子里的地形早已了如指掌,从第一次出手揍老曾到第二次出手揍腾越,赵红兵全都巧妙地利用了地形。因为过道只有不到两米宽,对方最多并排站两个人,而且并排站两个人打架已经束手束脚相互制约了,所以,在过道上多数时候只能一对一。而一对一,赵红兵必胜无疑。

    想到这,赵红兵忽然觉得激情澎湃。自己确实已经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当年青春年少闯荡社会时意气风发,屡挫强敌。可近些年的生活太安逸,挑战太少,自己已经活的索然无味。

    在这小小的看守所里,终于,又遇上了对手,人生,就应该时不时地来点刺激;生活,才能重新变得激情四射。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