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章 半夜监室遭袭,赵红兵命悬一线 二、装死,强势反击

    这天,又湿又闷,赵红兵觉得自己的后脑隐隐作痛。赵红兵知道,可能一会,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就要下了。这么多年来,每逢下雨阴天,赵红兵的脑袋必疼。只要这雨下来,赵红兵的头疼就会明显减轻。

    虽然还是春天,可看守所里通风太差,特别闷热。赵红兵的脑子昏昏沉沉。近些天来,赵红兵一直没太睡好,始终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以为他时刻防着腾越、老曾等人的袭击,他知道他们的袭击很可能是在晚上,趁自己睡着的时候下手。所以,赵红兵每天都等腾越睡着了以后在休息。赵红兵已经总结出了腾越的规律,腾越大概是每天躺下半小时后入睡,他睡觉时总是打着微酣。这微酣,对于赵红兵来说,就是安全的信号。

    赵红兵知道,这样的事,根本马虎不得,在腾越被判死刑砸上手铐脚镣前,必须得慎之又慎。腾越绝对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但是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因为他手上已经有了一条人命,再多一条人命,也不会被处决两次。

    按规矩,号子里每天都安排两个人值班,以防意外发生,可是赵红兵却一点不放心。就值班的这些人,或许两包方便面就能收买。指望着他们当警卫,完全不靠谱。

    这天放风的时候,姚千里走了过来。现在赵红兵并不像以前那么烦姚千里了,因为他觉得整个号子里,真正值得信任的,似乎只有姚千里一人。

    姚千里走过来时扭扭捏捏的,看样子欲言又止。

    赵红兵给他塞了根烟:“想说啥,说。”

    “红兵大哥,你给我的签名……没了。”

    “不是不让你洗澡吗?”赵红兵说。

    “我是个挺爱干净的人,但是你也看见了,过去的十多天,我真没洗澡,我已经忍不了啦。但我还是坚持着没洗。”

    “坚持着吧,多好,一直留到下劳改队的时候。”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确实是没了。”

    “咋没的?”

    “今天下午太热,我情不自禁地搓了搓后背!我忘了背后有字。”

    “搓掉了?”

    “嗯……不过,还剩点,那个赵字基本还看得出来,可是红兵看不出来了。”

    赵红兵乐了:“赵字既然还有,那就留着。哪天赵也,没了,再洗吧!”

    “这……”姚千里也看出来赵红兵在跟他开玩笑呢,可是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哈哈哈哈。”

    赵红兵笑得很开心,姚千里也跟着笑。赵红兵在过去这些年里总跟一些心机特重、特别复杂的人在一起,遇上了姚千里这么个像纯净水一样的小伙儿,还是觉得很有趣的。

    张国庆看见赵红兵和姚千里俩人聊得很开心,也凑了过来。在张国庆刚进来的时候,赵红兵对他很照顾,赵红兵也看得出来,张国庆对他很感激。可是后来腾越进来以后,他和张国庆俩人在仇富这一问题上找到了共同语言,基本接手了赵红兵对张国庆的照顾。所以,赵红兵和张国庆多少疏远了点。

    张国庆看见赵红兵不住地用手指捏自己的头,就问:“怎么了?头疼啊?”

    赵红兵苦笑:“快20年了,一下雨阴天的就这样。”

    “注意身体啊!”张国庆说。

    “嗯,不过这是老毛病了。”

    “保重身体啊!”张国庆继续说。

    “嗯?”赵红兵有点蒙,同样一句话说这么久干吗?

    “你还年轻,注意身体啊!”张国庆朝赵红兵点了点头。

    “也不年轻了。”

    “保重啊!”张国庆又唠叨了一句。

    姚千里笑骂:“老张你今天没喝吧?怎么这么磨叽?”

    姚千里是个愣头青,没懂张国庆的意思。赵红兵现在可是明明白白了:腾越等人要对自己下手了,毫无疑问,张国庆得到了消息。

    赵红兵低声说:“放心吧老张,我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那就好,那就好。”张国庆步履蹒跚地走了。

    赵红兵很感动。张国庆能递这么句话,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姚千里说:“今天老张怎么了?怎么跟小李子似的了,磨磨叽叽,神神叨叨。”

    赵红兵说:“他是个好人。”

    回去以后,赵红兵也在观察腾越等人,倒是没发现什么特别大的变化。赵红兵不担心别的,就担心腾越像小李子似的弄根磨尖了的筷子、牙膏什么的,趁自己睡着插到心脏里。自从上次动完手以后,赵红兵跟腾越再也没说过话。只要俩人一对眼,赵红兵就拿眼睛睖他,而腾越也从不表现出特别不服,总是低眉顺眼的。号子里看似风平浪静。

    晚上,赵红兵采取了新的睡姿,他的背靠在墙上侧卧着,双手护着胸口,眼睛看着下面的二十来个人。他这样睡,是为了不把自己背后的空门露给敌人,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方式。

    半小时,腾越睡着了。

    又过了一小时,值班的人换成了刀哥和张国庆。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赵红兵实在顶不住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么多天来的浅睡眠。

    赵红兵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虽然睡得不是特别踏实,但是他似乎梦见自己未满周岁的儿子居然会叫爸爸了。

    赵红兵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忽然,赵红兵觉得自己的头部一阵剧痛。赵红兵连眼睛都没睁,下意识地打了个滚。结果,后脑又是一阵剧痛。紧接着,赵红兵感觉有人骑在了自己身上,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赵红兵一睁眼,骑在自己身上的人正是腾越。

    腾越似乎是练过鹰爪之类的功夫,双手掐住赵红兵的脖子,掐的牢牢的。赵红兵双手搭住了腾越的手腕,意图奋力一扯甩开腾越。以赵红兵的力气和身手,甩开腾越是分分钟的事。那只就在此时,赵红兵的大脑又被重重地一击,这一下,赵红兵险些昏死了过去,松开了抓住腾越手腕的双手。

    此时,赵红兵的左手和右手分别被老曾和三林牢牢按住,动弹不得。赵红兵半口气都顺不上来,眼前漆黑。赵红兵此时明白了:腾越等人迟迟没动手,就是在等这样的机会。他们不是想收拾自己,而是想杀了自己。

    赵红兵奋力挣扎,但越挣扎,力气越小了……

    赵红兵的舌头伸了出来……

    赵红兵翻了白眼……

    赵红兵不动了……

    此时,号子里的其他人才从睡梦中惊醒,纷纷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腾越缓缓地松开了掐在赵红兵脖子上的手,说:“赵红兵抽羊痫风了,我们得按住他。”

    腾越说完,慢慢地从赵红兵身上下来了,赵红兵已死,他需要等待的,是再一次提审,他早已准备好了。老曾和三林也松开了赵红兵那早已不再挣扎的手。

    腾越说:“赵红兵好像羊痫风抽过去了,按铃找管教吧。”

    腾越忽然感觉心后被重重一击,紧接着,双耳嗡的一声。腾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瘫倒在地。

    躺下去的是腾越,站起来的确实赵红兵,不知所措。赵红兵似乎刚才对腾越的一击也用光了最后的力气,不停地在喘粗气,似乎无力向老曾进攻。

    老曾看到如此这般的赵红兵,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倚在了过道的墙上,赵红兵的手段他知道,让他去贸然主动上前跟赵红兵动手,他没这胆子。

    三林知道进攻还可能会赢,退缩一定会输。他想在铺上和赵红兵决一死战,朝铺上就跳了上去。三林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对手,居然还想象打擂台似的跳上台去。

    当三林还跳在半空时,赵红兵一脚已经抡出。附近几个号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似乎还有人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三林重重地摔在了地下。他的肋骨一定断了,究竟是几根还不知道。

    赵红兵跳下铺,一脚侧踹踹到了老曾的肚子上。老曾连爆头都来不及抱了。

    此时赵红兵再回头,看到了腾越那张恐惧的脸。赵红兵抓起他的衣领,一拳一拳地打在他的脸上。腾越知道自己的牙肯定掉了很多。

    附近的几个管教都来了,打开了监室的大门:住手!住手!

    赵红兵刚刚遭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生命威胁,险些死在这群鼠辈手下,怎肯轻易罢休?赵红兵已经完全打红了眼,根本没理会管教,继续一拳接一拳地轮在腾越头上,他以为还是老曾等人。赵红兵肩膀一抖,一个背摔,就把管教摔倒在地。

    被赵红兵摔翻在地的管教起身,气急败坏:“没有王法了!都给我带出去!”

    刚才参与打架的四个人,全部被带了出去。或者说,全部被拖了出去,腾越等三人被赵红兵打得无法独立行走,赵红兵是被电棍电的。

    赵红兵很幸运,如果刚才腾越等人再掐他半分钟,恐怕就算是他不死,也得变成植物人。不过,赵红兵的伪装也的确够出色。赵红兵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介绍了一种叫负鼠的动物,当他遇到危险时,总是用撞死去规避。今天,赵红兵只能祭出了这败中求胜的险招,而且,腾越等人还真是中了招。其实赵红兵一拳打在腾越后心的时候,双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完全是凭直觉。如果此时三林和老曾一起动手,恐怕赵红兵也难招架。只可惜,老曾对赵红兵过于畏惧,没敢直接拼死一搏。

    腾越的确低估了赵红兵,像赵红兵这样的人,根本不能给他机会。一旦被抓住不是机会的机会,那腾越就再也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天才就是这样,马拉多纳总能把一个又一个看似无法打进的球打进,所以,他是球王。

    赵红兵、腾越等人全部被拖到了外面,全部被铐住,像是凤凰亮翅一样铐在栏杆上。赵红兵他们四人身边站了十来个管教。此时,看守所的领导也来了,她斯斯文文白白净净带着金丝边眼睛,和各个凶神恶煞般长相的管教气质不同,看起来倒是很想一个在大城市上班的白领。不过很快,赵红兵就领教到了这个领导的厉害。

    老曾挨了一电棍,一声惨叫。

    “还敢打架吗?”管教问。

    “不敢了!”

    又是一电棍,老曾又是一声惨叫。

    “声音不够大,还敢打架吗?”

    “不敢了!”

    “好!”管教走向了三林。

    “还敢打架吗?”管教上去又是一电棍。

    肋条刚才被打断了好几根的三林被这一电棍戳在了肋条上,当场惨叫一声晕倒。

    管教似乎没想到三林这么不禁电,一下就给干晕了。

    管教又转向了腾越:“还闹吗?”

    腾越不搭话。

    一电棍戳上去,腾越哼了一声,不说话。

    管教急了,两根电棍一起电!

    腾越长长地哼了一声,瘫软了。

    腾越就是没告饶。不管怎么说,是条汉子。

    管教走向了赵红兵:“赵红兵是吧?名头不小嘛。把三个人都给打了,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他们三个想杀我。”

    “他们三个想杀你?别逗了,你看看他们仨现在那样儿。是你想杀他们仨吧?”管教说。

    另一个管教搭话了:“都知道你在外面混得开,你进来以后都给你几分面子,可你也不能胡来啊,你长本事了是吧?连管教都敢打!我告诉你,这个看守所从成立到现在,还没一个敢打管教的!你是第一个!”

    “他们要杀我!我没想要打管教。 ”还他妈的嘴硬。

    一根电棍插上去,赵红兵晃了晃。

    第二根电棍插上去,赵红兵腿软了。

    第三根电棍插上去,赵红兵似乎闻见了自己的肉味。

    再一根电棍插上去,赵红兵忽然有了疼痛的快感。

    再一根电棍插上去,赵红兵的眼前,看到了几条闪电。

    又一根电棍插上去……

    赵红兵两只手挂在镣铐上,整个人瘫倒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挨了几下,被人给赵红兵数着呢,一共挨了七下,但就是没告饶,脸憋得通红,牙花子都咬出血了,就是连哼都没哼。

    不但监区里嫌犯们佩服赵红兵,连管教也有点佩服赵红兵了。这样的硬汉听说过,没见过。但是管教总不能输给赵红兵这样的嫌犯,输给了赵红兵,以后还怎么管犯人?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被电倒却没有任何表情的领导阴着脸,轻轻巧巧说了一句:“这个赵红兵不服啊,关禁闭,带镣铐,对付这样的暴力分子,必须带镣铐,到他服了为止。”

    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先写又要了赵红兵的命。

    赵红兵的骨头当然硬,当然是从不服软。不过更重要的事:赵红兵是江湖大哥,江湖大哥得有江湖大哥的面子。像是赵红兵这样的江湖大哥进了看守所,已经很没面子了。再被管教打,就更加没面子了。如果打的时候再服软,那以后就很难在社会上混了。

    赵红兵用连哼都没哼的硬气,为自己赢得了尊严。不过,迎接他的,将是禁闭室。每个看守所的禁闭室都有所不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总体来说都是一样的:坐不能坐,躺不能躺,根本无法睡觉,像赵红兵这样1米多的身高蜷在里面,真是生不如死。赵红兵第一次进禁闭室,还是20年前,就是那次,赵红兵丢了工作。那年,赵红兵刚刚二十二三岁,在这小号里卧了一天一夜,还腰酸腿疼了好几天,更何况如今这个岁数!

    远远地看,赵红兵像是死狗一样蜷在小号里,再好的身体,也禁不住被差点掐死了之后再挨上几电棍。他蜷着身子一动不动,只要动一下,浑身都像是撕裂了一样疼痛。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除了给赵红兵送饭的劳动号,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赵红兵的存在。每次劳动号一来,就是一盆像是狗食一样的饭扔在赵红兵面前,赵红兵一次也没动过。

    赵红兵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他眼前似乎出现了张越的那张白皙清秀的眼睖着眼睛的样子、李四那黑黑瘦瘦的脸无声大笑的样子、李武那老实巴交的脸仓皇失措的样子……

    这些人,都已经死了。难道,赵红兵也要死了吗?赵红兵也被人遗忘了吗?

    那不可能,因为这世界上,还有他的战友沈公子。沈公子不是他的朋友,不是他的兄弟,是他的战友。

    在赵红兵被打的第二天下午,沈公子就得知了赵红兵在看守所里面的遭遇。这是费四托一位和他同在一个号子里的农村老头儿告诉沈公子的,这个老实巴交的老头很幸运,或者说赵红兵很幸运。这个老头儿在赵红兵出事的第二天就出狱了。在他临走前,费四让他硬背下了沈公子的电话号码,并且,告诉他,找到这个人,告诉他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会重重地酬谢你。

    老头儿在赵红兵的公司找到了沈公子。

    沈公子问他:“究竟是谁,敢在号子里跟赵红兵较劲。”

    老头儿哼哼唧唧地说:“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看,一起抓起来的有四个人。”

    “另外三个人是跟赵红兵一伙的还是对手?”

    “应该是对手吧!”老头儿都不太敢抬头看沈公子那激动得扭曲的脸。

    “什么叫应该是?究竟是不是?”

    老头儿被沈公子吓得不敢说话了。

    沈公子也觉得自己过于激动了,平静了一下,说:“你详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昨天他们四个人被拖了出来,我听见那个人喊:他们三个要杀我!”

    “是谁说的啊?”

    “就是那个你们的朋友啊!”

    “有人要杀他?”

    “他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你怎么这样啊?我好心好意的来给你报信,你……”老头儿不乐意了。

    “他还说什么了?”

    “再就没说什么了,我就听见管教说:是你要杀他们三个吧!然后你们的那个朋友不服,咬定是他们三个要杀他。”

    “再然后呢?”

    “再然后那些管教就拿电棍电你的那个朋友,可他就是不服,连电了十来下,把他电晕了,才给拖走……”

    “啥?电他了?”

    “对,电得老惨了,你那朋友也真是,服个软不就行了吗?非跟政府硬抗,这下可好,关小号里去了。”

    沈公子蒙了,他先是没想到有人敢跟赵红兵扎刺,再是没想到居然有管教用电棍电赵红兵。他认为,看守所里早就打点好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老头儿看着沈公子蒙了,说:“我就是个传话的,我也就看到这些。你要是有路子,就嘱咐嘱咐你那朋友吧,没事跟政府对抗干啥,能对抗的过吗?”

    沈公子还是一言不发。

    老头儿又说:“我也就知道这些了,我觉得,那三个人可能真是要杀你那朋友。”

    “为什么?”

    “我老头儿虽然是农村的,可起码活了六十来岁,我听你朋友说话那调,就觉得是真的。”

    沈公子又沉默了。

    老头儿说:“我的话说完了,我走了。”

    “好吧,你走吧。”

    沈公子继续发呆,过了一分钟,发现老头儿还没走。

    沈公子问:“你这是……”

    老头儿说:“费总说,有重谢!”

    沈公子最近这些日子真是急糊涂了,他这人从来就不差人情更不差事儿,老头儿告诉了他这么重要的消息,换到以前,他早该重谢了。

    沈公子一摸兜,就摸出了两百块钱。赶紧找财务支出了一万块钱,给了这老头儿,说:“拿着,别嫌少,当个路费吧。”

    老头儿想到重谢,却没想到有这么多,居然给沈公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送走了报信的老头儿以后,沈公子开始活动了,拿起电话就打给了看守所里的负责人。

    沈公子上来就质问:“红兵在你们那被人欺负,还被管教的电棍电了,又被关进了禁闭室,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吧!谁去惹他啊?”

    “怎么不可能?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我现在已经调到司法局了。”

    “啥?你调到司法局怎么不跟我说啊!”

    “喂,申总,你又不是我领导,我需要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向你汇报吗?”

    “不用倒是不用,但是打个招呼总是应该的吧。”

    “忙,忘了。”电话那边显然态度不怎么好。

    “那你跟新的负责人能说上话吗?”毕竟是求人,沈公子赶紧转换一下态度。

    “我不认识他啊,从外地调来的。”

    “那红兵可怎么办?”

    “你能量那么大,这么点小事还办不了?再说,你说谁挨欺负我都信,我还真不相信老赵在里面有谁敢欺负他。”

    “真挨欺负了。”沈公子很无奈。

    “你们这些人,明明欺负别人,嘴里总是自己挨欺负了。在看守所呆了这么多年,我早就明白了一件事,90%的犯罪分子进来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剩下那10%,说自己是被逼的……”

    电话那边喋喋不休,沈公子早就没了听得兴趣。

    挂上电话,沈公子又连着找了很多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跟新的看守所负责人不熟,被沈公子逼着打电话过去求情,十个得有八个被挂电话,剩下那两个没挂电话的,得到了完全一样的答复:“我刚上任,就遇上赵红兵这样的一个噱头,殴打同舍犯人不说,居然还殴打管教,这样的人不收拾,以后我这官还怎么当?还有哪个管教服我?再说,我只是想教训教训他,又不是想整死他。”

    这样的话说出来,谁都没法再求情了。一般来说在号子里闹事已经要被关禁闭了,赵红兵可是罪加一等,居然还殴打管教。这还了得?这样的事,几十年都不发生一次。

    沈公子几次想亲自去谈谈,可是连领导的人影都摸不着。求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到了赵红兵出事的第三天,沈公子找到了刘海柱。他找刘海柱不是想让刘海柱出什么力,只是想和刘海柱喝上几杯,聊聊心烦的事。

    俩人在一家干干净净的小餐馆包房里,点了四个菜。沈公子是一口都吃不下去,一杯接一杯地干喝,可刘海柱却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沈公子说:“吃!你就吃吧!天天吃!天天喝!认识你20年了,认识你的时候你110斤,到现在连110斤都没有了吧!你是不是得甲亢了?”

    刘海柱边嚼边说:“人是铁,饭是钢,想干事,不吃饱喝足怎么行?”

    “红兵现在在里面又出事了,你不着急啊!”

    “急啊!”

    “急你还吃?”

    刘海柱放下了筷子,慢吞吞地说:“你要是说我绝食三天,红兵马上就能出来,那我就绝食三天,绝食七天都行,关键是没用啊!”

    “那你说吧!怎么办?”

    “没事儿。”刘海柱抄起了筷子又开始吃。

    “我操,你又开始吃。什么没事啊?红兵都关进小号了,他说有人要杀他!”

    “红兵就那么容易被杀?我怎么就不信呢?他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能混到今天?你比我还了解他,他本事大着呢!”刘海柱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

    “可是如今,虎落平阳啊!”

    “那你打算怎么救他?炸监狱?”刘海柱说。

    “操!”

    “你鸡巴别瞎激动,他那么大一个人,能有啥事?”刘海柱的嗓门终于大了点。

    “我都打听到了,真有人要杀他,那个人叫什么腾越!”

    “腾越?”刘海柱一惊。

    “对啊,你认识啊?”

    “太熟了,他怎么可能对赵红兵下手呢?”

    “他是谁啊?我就是耳熟,想不起来这个人。”

    “他还真是个硬手,要说是他要杀红兵,那红兵还真挺危险。不过,他为什么要杀红兵呢?按理说,他俩应该挺对脾气的啊?”刘海柱说。

    “那我就不知道了,这腾越是谁啊?”

    “以前回民区的张大噶子记得不?”

    “记得啊!”

    “二十多年前他们两帮总是掐,起码死了俩。还有,陈卫东记得不?”

    “我操,我也不是脑瘫,怎么不记得?当年咱们跟他们已经打翻天了。”

    “腾越他俩都是北边钢窗厂一代的混子,本来他俩的势力差不多,可陈卫东这逼点子正,在严打前就被抓起来了,腾越点子背,严打的时候被抓起来的,当时判的好像是死缓,后来改成了无期。后来,陈卫东出来以后,势力当然比他大了。在1990年前后,他成天跟一个肺结核病人睡在一起……”

    “我操,他是同性恋啊,是不是因为他想搞红兵……”沈公子十分崩溃。

    “你鸡巴脑子最近确实是烧坏了,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他跟这肺结核的在一起睡,不是为了要干那个肺结核!”

    “那他就是想被干?他要求红兵干他?那红兵指定不能啊!”

    刘海柱气得胡子都抖起来了:“你听我说完话中不?你能少欠几句嘴吗?腾越是为了自己能传染上肺结核!当时国家规定,传染病人什么的可以保外就医,据说他当时急着出来,就想被传染上肺结核,结果天天抱着那肺结核亲嘴!”

    “我操!这不还是同性恋吗?”

    “不是!他就是为了出来,你能不能不打岔?”

    沈公子还想强辩几句,忍了忍,夹了块西红柿,终于把嘴闭上了。

    “这腾越还真没白亲肺结核,他终于还是滚出来了。出来那段时间,正是陈卫东、赵山河他们混得最好的时候,所以他也没什么作为,不过,他的确是不好惹。”

    “柱子哥,我不是想听这个腾越混得有多牛逼,我就是想知道,他对红兵有没有威胁!”

    刘海柱沉思了一下,说:“如果只是他一个人,那他肯定不是红兵的对手,但是你说他们有三个人,那红兵还真危险。”

    “你才知道危险啊!”

    “你之前也没说是腾越要杀他啊!”

    “腾越就这么厉害?我之前真的不认识他,不知道有这么号人,就是好像听张越要么就是李四提过这么个人。”

    “再厉害也没红兵厉害,不过,我就纳闷,这腾越非要杀红兵干吗?吃饱了撑的?”

    沈公子说:“我还真没兴趣去研究他为什么要杀红兵,但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要杀红兵。你也说腾越危险,咋办?”

    “没事儿。”

    沈公子说:“还没事儿呢?你不用给我吃宽心丸,我这心无论如何也宽不了!”

    刘海柱沉吟了一下,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沈公子激动死了。

    刘海柱说:“咱们俩把这瓶酒先干了,干完我告诉你。”

    沈公子举起酒瓶,二话没说,一口把酒全干了。尽管茅台酒比较柔和,可毕竟度数在那呢,沈公子一口喝了六两酒,剧烈地咳嗽,眼珠子都红了,拿着陶瓷的酒瓶子指着刘海柱说:“说!”

    刘海柱慢慢地摘下了礼貌,放在了桌子上,说:“我说咱们俩喝完,你现在自己喝完了,我喝什么?”

    沈公子都快哭了,说:“你到底是有办法还是没办法啊?”

    “有。”刘海柱说。

    “服务员,再来一瓶!”沈公子扯着嗓子喊。

    “你别激动。”刘海柱说。

    “咱们是几十年的老哥们儿,你忽悠我没意思吧!再说,这还是红兵的事。”

    “别鸡巴扯淡了!柱子哥我忽悠过人吗?”

    “没有!”

    “那你就坐下!喝!”

    “为什么非要喝?”

    “因为这顿酒过后,咱们再喝,起码得一两年了。”

    沈公子愣住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