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章 单挑之王自愿入狱,兄弟联手共退强敌 三、赵红兵要越狱

    胡向东,确实是一个传说。除了传说,他什么都不是。我市40岁以下的人,知道他名字的的确不多。

    沈公子得知赵红兵和刘海柱再次关进禁闭室之后,就知道在号子里面肯定又出大事了。赵红兵和刘海柱俩人戴上镣子是早晚的事。沈公子找出了刘海柱临走那天留下的那个电话。沈公子平时从不愿求人,更不愿意求陌生人。不过现在,沈公子越来越觉得自己无法控制整个事件。

    沈公子连打了两天,拨了不下20次电话,可手机始终都没开机,就当第三天中午沈公子准备放弃时,电话却忽然接通了。

    电话南边是个懒洋洋的声音:“谁呀?”

    “……我姓申。”沈公子没想到电话居然接通了。

    “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我的朋友刘海柱你应该认识。”

    “柱子的朋友啊,幸会幸会。”电话那边的声音没那么懒洋洋了。

    “对,柱子现在有难了,需要你帮忙。”

    “出了什么事?”

    “为了救我们的一个朋友,他进了看守所。现在他在看守所里很危险。”

    “我知道了,你在哪里?”

    “就在本市。”

    “听你的口音,是北京人?”

    、 “对,但是现在在这里做生意。”

    “好吧,来我家。”

    按着地址,沈公子自己一个人开车去了他的家。他的家实在太远了,沈公子在这城市生活了20年,都没去过这地方。而且,现在的柏油马路修的遍地都是,可去他家,却还要走黄土的羊肠小道。以沈公子开车的速度,这几十公里足足开了一小时。

    开车的路上,沈公子心里这通嘀咕:要见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啊?住在这么个犄角旮旯里,神神秘秘的,莫非是个江洋大盗?

    沈公子在开车的时候,发现路都没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又一座荒山。这些荒山上,种了很多松树,远看都是一样。沈公子实在是再也找不到了,只能再次拿起了电话。电话那边告诉他,干脆别开车了,步行吧!

    沈公子出发时大概下午4点,开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有开始在绵绵的春雨中不行了一个小时,终于在一座荒山前,停住了脚步。

    疲惫不堪的沈公子看到了一座房子,和电话中那人描述的一模一样的房子。这房子虽然不算富丽堂皇,却是古雅有致。

    沈公子跺了跺脚下的泥,伸手想敲门时,门却自己开了。

    夕阳下,沈公子看见了一张白净的脸,这张白净的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这张白净的脸的主人,是一个瘦小枯干的男人。

    “是申总吗?我,胡向东。”胡向东伸出了手。

    “叫我小申就行了。”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进屋说吧。”

    沈公子进了屋,彻底惊着了:这三十来平米的客厅里,居然挂着张大千、徐悲鸿、祝枝山的字画!沈公子是识货的人,知道这样的东西,都是要锁在保险柜里的。要知道这样的话,必是每年全球各大拍卖会上的顶级货,拍出个几千万甚至一两个亿轻轻松松。巨富之家有这么一两幅,已经是镇宅之宝了,可也没听说谁真的挂出来。可就在这乡间的民居,居然一下就看到了三幅!

    正在沈公子发呆的时候,胡向东轻轻地拍了拍沈公子的肩膀:“走累了吧!坐下喝壶茶。”

    一壶绿茶泡上,胡向东坐在了沈公子的对面。

    “这么大一个房间,救你一个人住着?”沈公子问。

    “对,我年年春夏回来住上一两个月,孩子老婆都在浙江。”

    “真远啊!”

    “在浙江,也是在农村住着,岁数大了,不愿意折腾了,就愿意在这青山绿水待着。”

    “你今年多大了?”

    “五十多了。”

    “嗬,我还以为咱们俩岁数差不多呢。”

    “我和柱子岁数倒是差不多,你可小多喽。好好说说,柱子怎么了?”

    沈公子把过去这些天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沈公子充分发挥口才好的优势,说得绘声绘色,把胡向东听得胆战心惊。

    最后,沈公子说了一句:“柱子叫你进去帮他。”

    胡向东说:“帮他越狱?”

    沈公子吓了一跳:“越狱?”

    胡向东说:“不越狱找我干吗?”

    “你能帮他越狱?”

    “试试吧!”

    沈公子目瞪口呆,心想难道刘海柱真要找胡向东越狱?沈公子从小认识的违法乱纪的人不计其数,从打架斗殴到坑蒙拐骗偷,要啥有啥,胆子多大的都有。可今天听到胡向东说要越狱,沈公子还是吓了一大跳。

    正当沈公子沉思的时候,胡向东又发话了:“走吧!”

    “现在?”

    “对!”胡向东起身了。

    沈公子看着屋里的这些名花,心想:你走了,这些画呢?

    胡向东仿佛看出了沈公子的心思,说:“这些值点钱的东西,我一会送我哥家去。”

    “保险吗?”

    “我肯定有防贼的本事。”

    “那就好。”

    “柱子没跟你说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吧?”

    “的确不知道。”

    “以前我混社会的时候,叫二东子。”

    沈公子当然听说过二东子这个名字!这个人是贼!飞贼!据说行窃上千次,只在二十多年前失手过一次,而且那一次,是他中了圈套。警察为了抓他,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身怀绝技,是我市有史以来的第一神偷,更是20世纪80、90年代全市所有扒手的偶像。只是在他出狱后,江湖上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的故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有人说,在李老棍子收拾东波的那个冬天,曾经见过这个飞贼,可他出现那一次以后,又再次人间蒸发了。

    今天二东子就活生生地站在沈公子面前。现在,沈公子也有点相信刘海柱要越狱了。把这么大一个腕给找来了,不越狱干吗?

    二东子笑笑说:“我也知道我名声不怎么样。”

    “如雷贯耳啊!”沈公子的话发自肺腑。

    “柱子找我,肯定没小事儿。不过他好像从来没求过我,这次,说什么我也的帮他。”

    说着话,二东子就简单地收拾好了字画,准备出门了。

    二东子说:“一看你就是行家,一进屋就盯着这几幅画。”

    “我爸喜欢这些东西,我不是太懂。这些画……”沈公子的话问到了一半,他很想知道这些画是从哪来的,后来转念一想:还能是哪来的啊!

    二东子似乎是会读心术:“这都是当年摸来的。以前我师傅跟我说过,钱都是纸片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毛了,一斤钱都未必能买来一斤米。只有这些字画,才是真正的宝贝这不,当年我就是留了个心眼,多攒了点。那个年代,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谁在乎这么东西啊。换在今天,恨不得十来个保安每天看着,我想摸也摸不来喽。”

    “现在这些东西太值钱了。”

    “之前我也不卖!看着心里高兴。”

    说着话,二东子和沈公子就出了院门。

    二东子指着院子后面的大山说:“我师父师母都埋在那儿,年年清明我都回来扫墓。年轻的时候,我总在这山上呆不住,一个礼拜都呆不住。40岁以后,让我去热闹的地方我也不去了。对了,当年柱子也曾经在”

    “对,后来,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在那里,他遇见一个老头儿,那个老头儿也是他的精神导师。他回来以后,就变了一个人。”

    二东子谈兴很浓,跟沈公子走的一路上,谈了很多年轻时候跟刘海柱在一起激情岁月的故事。天已经完全黑了,沈公子基本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跟着二东子走。二东子的腿脚实在太灵便了,走路跟竞走似的,沈公子都有点跟不上了。这些年,沈公子终日在商场中应酬,疏于锻炼,今天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这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实在是有点吃不消。

    二东子似笑非笑地说:“你看看,喘成这样。”

    “当年我就算跑俩小时也跑得动啊!现在他妈的真不如以前了。”沈公子气喘吁吁。

    “以后跟我爬山吧!看见那山另外吗?我每天爬两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

    “这黑灯瞎火的,深一脚浅一脚的,你怎么找到的路啊?要我看,这山上的路都差不多。”

    “你还别说,我有这个本事,夜眼!跟猫似的。甭管多黑,我都看得见。”

    “你跟猫差不多,走路都没声,这也就是我认识你,否则我要是在这儿遇见你,非把你当鬼不可。”

    二东子笑了:“那是最高境界!”

    终于走到了沈公子停车的地方,沈公子坐到车上,可算是喘了口气。

    沈公子说:“你这么喜欢这儿,又那么有钱,干脆投点钱修修路呗。”

    “还真不能修,现在无论是怎么安静的地方,只要是一修路,立马就不安生了。比如说丽江,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到的时候,多安静多美啊!现在再去看看全是人,每天都跟赶集似的,别的地方塞车,那地方塞人!我是再也不去了。这要是再一修路,开矿的养牛的都来了,到时候不定多闹腾呢。我还想给自己弄个自留地。”

    沈公子没搭话,他琢磨着你要是真去帮刘海柱和赵红兵越狱去,那你的那块自留地可就有用了,谁能找到这来啊?

    这一路上,二东子一直在说,沈公子一直在听。开到了市区已经晚上九点了,二东子把东西放在了哥哥家,然后就拽着沈公子去喝酒。

    二东子说:“柱子的确能喝,不好意思催他,只能跟他去喝酒。

    几杯酒下肚,二东子说:“差不多是时候了,你报案吧,说我把你打了。”

    “把我打了?”

    “对,就说把你打坏了,以你的本事,想把我弄进去不难吧。听你说柱子收拾个败类进去的,我也想收拾一个,可是这全是我也没仇人啊,只能让你去报案了。”

    “我这辈子还没报过案呢!”

    “那最好了,我是第一个。”

    “……你要越狱,不带点家伙吗?”

    “你没报过案还没进过看守所啊?”

    “真没进去过。”

    “操,看守所里你带什么都得给你扣下,就连你穿这皮鞋的鞋钩子都给得给你掏出去,你想带什么进去?”

    “那……”沈公子对二东子他们这行的确不了解。

    “我要带的东西,已经在我身上了。”二东子神秘地笑笑。

    “当时柱子哥进去的时候,说他一旦在里面有难就让我联系你,。要是你进去了以后也有难,那我联系谁帮你呢?”

    “唉……”二东子长叹一声。

    “怎么了,叹什么气呢?”

    “我只能靠你了!”二东子说得一本正经。

    “我靠,我怎么救你啊!我又没你那能越狱的本事。”

    “你这人一脸聪明相,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糊涂呢?我是打你进的看守所,你只要不追究我,我的罪名不就起码小了一半吗?要是再不行,你再花俩钱,靠这样就救了呗。”二东子一脸坏笑。

    沈公子说:“行,这本事,我有。但你要是在里面真越狱了,我估计我也没啥用了……”

    就这样,沈公子一个电话把二东子送进了看守所,两天一夜后,二东子就成功地进了刘海柱和赵红兵所在的号子。

    自从把二东子送进看守所以后,沈公子是天天提心吊胆:看这架势,弄不好二东子他们真要越狱,这要是越狱了,武警绝对有权力将其一枪爆头……

    沈公子想想就不敢想了,自从赵红兵入狱以后,沈公子就没了主心骨。沈公子虽然是个最优秀的人才,但还不是帅才。在大的方向上,他需要赵红兵,但他的确不需要越狱出来的赵红兵。

    可赵红兵、刘海柱、二东子三个人在号子里究竟干什么呢?沈公子很想知道。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