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章 单挑之王自愿入狱,兄弟联手共退强敌 四、兄弟狱中四人行

    在号子里,二东子成功地瞒过了腾越。当年二东子混的时候,其实和腾越打过照面,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腾越即使看着二东子觉得眼熟,也绝不会想起眼前这人就是当年名震江湖的神偷二东子。

    二东子老实巴交地背监规,像是小学生一样虔诚,还念念有词的。老实得让腾越都觉得这人不堪大用,还不如以前在号子里跟着老曾的那些小弟管用。

    坐在二东子旁边的姚千里先不耐烦了:“背就背吧,嘟囔什么啊?”

    二东子说:“哎呀,你这么一打扰,我又忘了。”

    “你就不会默记?”

    “磨叽?我背监规你都嫌我烦,你还让我磨叽?我当然会磨叽啊!你让吗?”二东子愤愤不平的。

    “我是让你默记!默背!默默地背!不出声地背!不是磨叽!”姚千里急得脸都红了。

    “小伙子啊!我岁数大了,你要是让我像你们年轻人似的看几遍就背下来,我做不到。说实话吧,认这些字我都费劲。”二东子还说得语重心长的。

    二东子说话的时候,刘海柱不停地翻身,弄得手铐和脚镣的声音叮当的。别人没人当回事,可二东子懂。二东子连看都没看刘海柱一眼,继续跟姚千里打岔。

    姚千里说:“哪个字我不认识你问我,但是你就是不许出声!我心脏不好。”

    “你心脏不好?我还高血压呢!要么给你请个先生来给你扎古扎古?可能给你扎古吗?这是看守所,你都来了这了,就别挑那么多了。”二东子说的话的确是农村里最经常说的土话,像是“先生”、“扎古病”这些词汇,城里人很少说。

    “我想看病那容易啊,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姚千里洋洋得意。

    “看你长得就看出来。”二东子若有所思。

    “我是干什么的?”

    “兽医先生吧!”二东子说。

    东北农村,通常都把敲寡妇的门的爷们儿称之为“兽医先生”,近些年,似乎很少听见有人这么说了。听得懂的人都在哈哈大笑,姚千里当然不懂是什么意思。

    “算你猜对了一半,是医,但不是兽医。”

    “不像,不像,就像是兽医先生。”二东子一本正经,连连摇头。

    “我是人医!医院里开救护车的!"

    “犯啥错误了?”

    “你甭管我犯啥错误了,反正我会开车,你会吗?”

    “我会赶车!我不太跟人说话,就爱跟牲口说话。”

    二东子演得特别认真,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刘海柱借机慢慢坐了起来,趁着腾越等人被二东子的话吸引过去的空当,朝赵红兵使了个眼色。

    赵红兵显然没看懂,瞪着眼睛看着刘海柱。

    刘海柱嘴角朝二东子撇了撇,抖了抖腕上的手铐,然后又缓缓地点点头。赵红兵似乎是懂了。眯上了眼,静静地躺在床上。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下午刚刚打架获胜的腾越显然非常开心,跟刚才出力帮忙的兄弟们大吃特吃。就连刚刚进来的二东子也被腾越邀请。

    二东子也不知道刘海柱是否已经告诉了赵红兵救兵来了的消息,继续分散着腾越的注意力。干二东子这行的,就好像是魔术师一样,通常都要分散观众的注意力,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于这个,二东子自然是行家里手。

    别人都在吃饭,二东子又开始了。

    二东子神秘兮兮地说:“你们听说了没?我们那边修公路的事儿?”

    “发生了什么事儿啊?”刀哥赶紧问。

    “就是前几天,你们连这都不知道?”

    “靠,我们天天在号子里,谁能知道外面发生什么啊!”刀哥说。

    “难道没人进来跟你们说这事儿?现在外面都传开了!”二东子的表情越来越神秘,可是就是不肯说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急了:“究竟啥事,你倒是说啊!”

    二东子悠悠地说:“神秘现象,国家来了不少专家,根本没法解释!”

    “快说,说来听听。”

    二东子开始胡诌了:“前些日子我们那不是修路吗?就来了很多大挖掘机,挖着挖着,忽然,挖不动了……”

    二东子在胡侃,姚千里则在照顾手脚活动不便的赵红兵吃饭。

    姚千里小声说:“红兵大哥,没事儿吧!”

    赵红兵使了个眼色,低声说:“以后我们要是打输了,你按警铃。要是我们正占便宜呢,你别瞎按,你还得当着别让别人按了。”

    姚千里看着赵红兵,用力地点了点头。

    赵红兵笑了笑,又看了看在胡诌的神秘莫测的二东子,有点摸不着头脑。自从赵红兵闯荡江湖以来,一向觉得所有的事都尽在掌握,可如今在本市的一个小小的看守所中,竟然像是一列脱轨的高速列车一样,随时可能毁灭。前方究竟会撞到什么,赵红兵也不知道。

    日复一日的《新闻联播》又开始了,赵红兵闭目养神,赵红兵当然感觉得到身边腾越和老曾等人的杀气,他们像是一群盗猎者,想杀掉一直被铁链牢牢拴住的猛虎,只要灯一熄,就是他们动手的时候。现在赵红兵闭目养神,就是为了晚上能有生的希望。

    任何的逆境中,赵红兵从没放弃过求生的欲望。而且,他从来没想过依靠别人求生,只想依靠自己求生。

    临熄灯前,腾越又开始了高谈阔论。他高谈阔论的内容无非就是两个方面:一、像是伟人一样,临死前缅怀一下自己的英雄事迹;二、发泄自己对社会的不满。

    今天,腾越显然是要缅怀自己的英雄事迹,他说起了当年坐牢时的经历。

    “当年,我们在监狱里一个房间8个人,我是第四个死的。”腾越摇头晃脑,仿佛无限唏嘘。

    “呵呵,你知道管子队不?”腾越摇头晃脑。

    二东子插话:“难道全是撸管子的?一群人,成天啥也不干,成天撸管子,就比谁撸的次数更多,射得更远……”

    二东子话还没说完,多有人都哈哈大笑,除了气得鼻歪眼斜的腾越。腾越本来想描述一件十分牛逼的事情,哪知道二东子这一打岔,把气氛全搞坏了。

    “我知道菜刀队、扎枪队,还真不知道管子队,难道是枪管?”刀哥赶紧说。

    “操,枪管牛逼啥?我们那时候的管子才叫真牛逼!那时候,社会上牛逼的都是管子!胸前挂着根塑料管子的最牛逼!”

    “胸前挂根管子?这是啥帮派啊?”

    “不是说了么,就是管子队!”腾越说。

    刀哥一脸迷茫,腾越越发得意,说:“就你们这群小崽子,谁有当管子队的胆量啊?各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挂管子……怎么了?”

    “你知道管子队从哪儿出来的吗?全是从监狱和看守所出来的!十多年前,国家有了保外就医的政策,监狱里治不好的病人,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罪名,就全都放出去就医。这个政策可真是好政策,我们这些判了几十年大刑的人,全都有了方向。可是问题来了,腿断筋折的病监狱里都能治,想传染上个肝炎什么的,又没途径,这时候,就有人想出了新办法。当时监狱里搞卫生的时候经常能用到火碱,火箭这东西实在是厉害,只要遇见水再到了肉上,那肉是立马乌黑一片。要是吞下去,食道立马就烂了。我们监事就有一个人,偷着藏了一小块火碱,然后,偷偷地吞了下去。”

    “我操!”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惊叹。

    “吞下去以后,这人马上就捂着胸前疼得满地打滚,嘴里酿着血沫子,呜呜地喊,也听不见他说啥。这下管教也不知道是出了啥事,监狱的大夫也不敢给看,没办法了,只能送到医院救治。到了医院一看,完了,食道被烧坏了,再也接不上了。只能在食道上切个口,然后再在食道上接个管,管上面再放个塑料漏斗,平时的营养液什么的都从里面灌进去。还有牛逼人物,馋酒了就往里面灌酒!这些胸前挂着管子的人,就叫管子队!”

    “哎呀我操。”所有人都听得汗毛直竖。

    刀哥咧着嘴问:“那食道什么时候能好啊?得多长时间?”

    “好?一辈子都好不了,管子挂一辈子!走到哪儿就挂到哪儿!”

    “这人能活吗?”张国庆问。

    “活得好不可能,活得不好还不可能吗?再说,就这样出去的人,哪个还想要自己的命?他们这辈子,都别想再和正常人似的吃饭了。”腾越说。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刀哥说。

    “出去了,就有自由!懂不?”腾越说。

    腾越这句话说完,整个看守所都鸦雀无声了。没有失去过自由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自由的可贵。而看守所里这群已经失去了自由,又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自由的人,自然明白自由的意义。可能所有人都在盘算着:如果给我自由,让我失去终生吃饭的权利而且脖子上还挂着一根管子,我愿不愿意。

    腾越当然也知道大家都在想什么,长叹了一口气说:“吞火碱也没那么容易,就算是你下定了决心,可你分量掌握不好,还是白扯。当时我们监狱里有个哥们儿,特别是在,一口气吃了一大块火碱,结果,监狱里的大夫来了的时候,人都死了。再说,现在有人造食道了,就算是你又吞了火碱,也出不去喽!”

    这故事有点吓人,几乎号子里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还健全的食道,并且咽了口唾沫。

    看到自己讲的江湖往事收到了意想中的效果,腾越颇有些得意,继续说:“这些插着管子出去的人,活到现在的,可能一个都没有。平时无论是走在大街上还是在饭店里,在外面混的再好的混子,只要是见到胸前挂了管子的人,全都躲着走。这些戴管子的人,各个都是亡命徒中的亡命徒!他就算是打残了你也是白打,哪个看守所敢收啊?哪个监狱敢留啊?除非他们真犯了命案,否则啥事儿都没有。这些人,你怕不怕?躲不躲?”

    在腾越侃侃而谈的时候,;刘海柱看到快熄灯了,就朝二东子喊了声:“新来的,给我脚腕子上缠布条!”

    二东子嘟嘟囔囔地走了过来:“啥年代了,还有人往脚上缠布条,学小脚老太婆啊?”

    腾越说得兴起,根本就没注意二东子。刘海柱坐小号的时间太长了,小腿上的水肿还没消,不缠布条什么都干不了。

    二东子默不作声地给刘海柱缠,刘海柱嘴里絮絮叨叨地骂:“这帮瘪犊子,除了给他爹带这玩意没别的本事,等我哪天出去,我非把他们一个个都掐死!”说着,刘海柱还在不停地抖自己的手铐。

    二东子看了一眼刘海柱,刘海柱轻轻地端了一下手铐,又轻轻地眨了眨眼。二东子何等聪明,看到刘海柱的表情,就懂了。

    刘海柱说:“老弟绑得不错啊!”

    “在农村干活,谁还不会绑个绑腿?”

    “熄灯前能绑完不?”

    “差不多。”

    话说着,灯熄了。腾越依然在高谈阔论,谁都没听见“嗒”的一声轻响。刘海柱的手铐开了。

    “绑好了,我就说熄灯前能绑好吧!”二东子说。

    “你再给我那个睡在头铺的兄弟绑绑。”刘海柱说。

    “得嘞!”

    二东子拿着剩下的布条开始给赵红兵绑了,这次二东子绑得更快。

    腾越催二东子:“熄灯必须上铺睡觉!快点快点。”

    “是啊,监规上就这么写的,记得记得。想不到,我这脑子还这么管用,唉,没摊上好时候啊,要是赶上现在这时候,我怎么也考上个北大什么的。”

    “哈哈哈哈,操!你还考北大?”

    “当然了。”

    二东子一边跟腾越聊着天,一边给赵红兵绑着绑腿。

    二东子站了起来,高喊了一声:“绑完了!”

    二东子说这句“绑完了”的声音实在太大,连赵红兵都没听见“嗒”的一声。二东子在赵红兵的手上连掐了两下,又摸了一下赵红兵的手铐,说:“还不赶快谢谢我?”

    “谢谢老哥。”这两下掐完,赵红兵自然懂了。

    二东子回铺睡觉了,赵红兵也睡下了,两只手,塞进了被窝里。在被窝里,赵红兵确定:自己的手铐确实是开了。赵红兵长长地舒了口气,虽然他的脚镣还没开,但是只要双手能活动,他就确定能制住腾越。而且,刘海柱的手铐自然也开了,凭刘海柱的本事,收拾老曾也不是不在话下。

    至此,性命无忧矣!接下去,就要看腾越和老曾怎么表演了。这次,赵红兵一定要把他俩打个腿断筋折,彻底了掉后患。

    赵红兵想好了,今夜如果他俩不动手,那么在天快亮时,自己将动手解决掉他俩。无论如何,这将是腾越这颗炸弹躺在自己身边的最后一夜。前两次没能把他俩干残,纯属战略失误,这样的失误,决不允许犯第三次了。

    和性命相比,加刑算什么?

    赵红兵的双手放在被窝里,眯着眼睛看着腾越。腾越虽然背对着赵红兵,但赵红兵明显感觉到他还没睡着。

    漫漫长夜,赵红兵绷紧的神经,一秒钟都未曾松过。腾越和老曾已经两次在夜里对他下手,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到了凌晨3点多,就当赵红兵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想直接对腾越动手的时候,腾越终于行动了。

    腾越轻轻地咳嗽了两声,这两声咳嗽极不自然,传到了赵红兵耳朵里,就知道,这是暗号。赵红兵轻轻地舒了口气,他知道,来了。

    腾越翻了个身,慢慢地睁开了眼。腾越蓦地浑身一抖,在看守所里清冷且微弱的灯光下,他看见赵红兵那双大眼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腾越马上就恢复了冷静,他的嘴撇了撇,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赵红兵还以阴险的笑容。

    腾越左手一挥,手中那件明晃晃的利器直接扎向了赵红兵的脖子。赵红兵眼疾手快,用右手一把就抓住了腾越的手腕,还没等腾越想明白为什么赵红兵的手腕开了的时候,赵红兵还挂着手铐的左勾拳打在了腾越的面门上。腾越眼前一黑,一声惨叫。

    凭手感,赵红兵就知道腾越的鼻梁肯定是断了。打断腾越的鼻梁当然不是赵红兵的目的。赵红兵用最简单的擒敌拳将腾越的胳膊扭到了背后,骑在了腾越的身上。随后又是一记直拳,打在了腾越的下巴上,这一拳下去,赵红兵知道,腾越的下巴又断了。

    腾越的第一声惨叫过后,老曾就坐了起来,腾越的第二声惨叫过后,老曾也是一声惨叫,又趴了下去。他被刘海柱一拳击中了后脑。憋了两天气的刘海柱出手也不轻,连续三拳的组合拳,拳拳击中老曾的头部。老曾顿时眼冒金星,蒙了。

    此时赵红兵用自己的大拇指关节狠力一按腾越的虎口,腾越手中那件东西终于脱手了。赵红兵来不及看他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用尽浑身的力气朝腾越的背后就是一拳。腾越一声闷哼,疼晕了。赵红兵朝着腾越相同的部位又是一拳,腾越这次连哼都没哼,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像是一滩烂肉一样,趴在了铺上,一动不动。

    刺耳的警铃又响起了,赵红兵抬头一看,是张国庆按的警报。

    赵红兵闭上了眼,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一分钟后,几个管教手持电棍冲了进来。

    赵红兵和刘海柱安安静静地在铺上盘着,手铐脚镣都戴得好好的。而腾越和老曾都趴在了铺上,一动不动。尤其是腾越,满脸都是鲜血,趴在那一动不动,生死不明。

    管教看到眼前的这般景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你们两个!带上手铐脚镣都能把人打坏,道行不浅啊!”

    “他要杀我,只能防卫了。”赵红兵说得慢条斯理。

    管教探了探腾越的鼻息,还有气。管教也松了口气:“又要杀你?又拿螺丝刀?”

    “不是螺丝刀,是眼镜腿。”赵红兵用戴着镣铐的双手指了指落在了铺上的眼镜腿。

    管教捡起了眼镜腿。这是一根磨得无比锋利的塑料眼镜腿,其锋利程度堪比刮刀,如果这个东西直接扎在了心脏上,那是非死不可。看守所里明文规定着,金属框的眼镜必须要没收,连皮鞋里的铁鞋弓子也要给拆出去,可是对塑料框的眼镜却没有明文限制。天知道腾越从哪弄来了这么一根眼镜腿,居然还磨得如此锋利。

    这次,管教没有再把赵红兵和刘海柱拖出去打,倒是把腾越和老曾都拖了出去。拖出去干吗?抢救呗!

    管教出去以后,赵红兵和刘海柱四目相对,对视了足足10秒钟,刘海柱忽然开始放声大笑,赵红兵也开始放声大笑。俩人都好久没这么大笑过了,多日郁积在胸口的郁闷,需要这样的大笑来宣泄。

    看着鼻青脸肿的刘海柱,赵红兵笑着笑着,眼眶湿了。

    这么一阵折腾,号子里所有的人都起来了,只有二东子似乎刚刚被这阵大笑吵醒。刚才那痛彻心扉的几声惨叫和管教的呵斥都没吵醒他,可现在,他却醒了。

    二东子梦呓似的大声嘟囔:“俩傻老爷们儿傻笑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号子里的人都惊恐地看着二东子。赵红兵和刘海柱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两个魔头,这人敢说他们,难道不想活了?

    可赵红兵和刘海柱看了看装聋卖傻的二东子,忍不住再次放声大笑。俩人的笑声被管教的呵斥再次打断了。伴随着管教的呵斥,铁门开了。

    赵红兵看见了看守所所长金丝眼镜后那充满了血丝的眼睛。显然,所长是在值班,刚刚从被窝里爬起来。尽管所长内心肯定无比愤怒,可所长依然表情平静。赵红兵有点佩服这个所长了。他不像别的管教一样虚张声势,但却不怒自威。

    赵红兵和刘海柱被所长连夜提审。

    所长盯着赵红兵的眼睛,一语不发。赵红兵也盯着所长的眼睛,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两个男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对视着,足足两分钟。

    终于,所长发话了,满声漫语地。所长问:“戴着手铐脚镣还能把人给打成那样,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早有防备,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学过些拳脚。我说了他要杀我,你不信,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你的手够毒了,要是你真杀了他,我这代所长也不用当了。”所长语气依然平静。

    “他更毒,想用眼睛腿扎死我。眼镜腿你看见了吧?我上次胳膊上被划的口子,就是用这东西扎的,你们不是有痕迹专家吗?给我鉴定啊。还有,那眼镜腿,我可从来没动过,上面肯定有腾越的指纹。”

    所长继续直视着赵红兵的眼睛,半响不语。所长不说话,赵红兵也就盯着所长的眼睛看。这两个男人,似乎并不是警察和犯人间的关系,却像是生意场上的对手。

    所长再次打破了沉寂:“我现在有点信他是想杀你了。你告诉我,他为什么想杀你?”

    “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们该去讯问腾越。”赵红兵说得斩钉截铁。

    “你们以前在外面有仇吗?”所长问。

    “根本不认识。”

    “你们在里面结的仇?”

    赵红兵沉吟了一下,说:“应该算是,不过,好像他一进来就跟我不对付,似乎是在找茬儿。”

    “他敢跟你找茬儿?”

    “对!”赵红兵说的斩钉截铁,“人证物证都有,你确实是冤枉我了,我的确是在自卫,麻烦一会你把我的刑具给卸了。”

    所长又盯着赵红兵的眼睛看了半天,然后摇了摇头,说:“你是我这么多年来,见到的最奇怪的犯人,也是最神通广大的犯人。你的身上,有太多我不明白的事。刑具也不能摘,摘了刑具,你说不定的犯多大的事。”

    “我哪里奇怪了?”

    “太多奇怪的地方了,深夜里,你说三个人想杀你,这三个人都是死囚,可结果是三个人都被你打了,还有一个断了三根肋条,这说明你身手绝不一般。然后你被关完小号再进去时,半夜又闹起了号,明明戴上了手铐脚镣,可却忽然冒出个精瘦的汉子救了你,这个汉子刚刚进来两天,你怎么会跟他有这么好的关系?难道他是专程进来救你的?这说明你的势力太大的,大到我无法想象。更离奇的是,今天夜里,两个手脚灵便的人,被你们两个戴着重型具的人给打了个半死,这样的事,我一辈子也没遇见过。你说你有防备而且会些拳脚,我还是不信。这说明什么?嗯……我暂时还想不到。”

    赵红兵笑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儿。

    所长继续说:“因为你,我现在已经把手机给调成振动了,否则,连个会都没法开,全被给你求情的电话给打断了。我真不知道,你一个社会渣滓,哪来的这么大的能量。”

    “我不是社会渣滓。”赵红兵盯着所长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你是。”

    “我不是。”

    “你是!”所长突然抬高了音量。这是赵红兵第一次听见所长这么大声地说话。

    赵红兵笑笑,没再说话。

    所长也笑了笑,继续轻声细语:“甭管你在社会上是大哥还是二哥,都是渣滓,只不过你是大一号的渣滓。我这里,是专门收拾渣滓的地方。我今天叫你来,跟你说话,不是把你当渣滓看,是把你当人看。不管是谁来了我这儿,都是人。你是人,腾越也是人,腾越也是人,那个被你踹断了三根肋骨的,叫什么来着……”

    “三林。”赵红兵接茬儿。

    “对,就是他,他虽然是个十恶不赦的死刑犯,但在我面前,他还是个人。只要是人,我就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给他们说实话的机会。但是,如果在我面前总是说假话,我就不会再把他当人看了。懂了吗?”

    “不懂。”赵红兵厌倦了这样说教式的谈话方式。

    “不懂啊?那我告诉你。你知道你这两次把人打坏,加在一起,能加判几年刑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在正当防卫,但是你,要跟我说实话。跟我说实话,我自然会给你个公道。但是如果你总有隐瞒,我恐怕也帮不了你了。”

    “我说的就是实话。”

    “我也希望如此。好了,今天跟你也说了这么多,你回去吧。今天不关你进小号了,明天上班以后,会有人找你来录笔供。”

    赵红兵回去了。所长没有再用电棍,也没刑讯逼供。这几番下来,所长已经基本明白了赵红兵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硬的嘛,赵红兵肯定不吃。软的嘛……还不知道。接下去,所长要询问的是刘海柱。刘海柱身上,同样有着太多的疑点。所长要在第一时间讯问这两个人,从这两个人的谈话中寻找疑点,绝不给他们串供的机会。

    所长像盯着赵红兵一样,盯着刘海柱看。

    刘海柱没有赵红兵那么好的耐心,被所长给盯烦了。

    刘海柱说:“你别这么看我,我害臊。”

    所长笑了:“害臊?知道害臊你还进看守所。”

    “那是因为这社会上有太多的人不知道害臊了。”

    “什么人啊?”

    “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吧。”

    “知道,打了饭店的老板。”

    “对,因为他祸害了好几个从农村来的黄花闺女,这些姑娘敢怒不敢言,我老刘头只能为社会除害了。你们不抓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抓我!你们应该送我面锦旗!他这样的社会败类,你说他该不该打?该不该被抓?”

    所长沉思了一会,说:“首先,该不该被抓不是我的事,是刑警队的事。其次,正常的程序是:你让那些姑娘去告他诱奸、强奸,立案后逮捕他,而不是由你这样冒充大侠行侠仗义,你这样的行为,要是换在五六十年前,或许还行得通。可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要依法办事……”

    所长似乎还没说完,刘海柱就很不礼貌地打断了他:“我也要跟你说两件事。首先,那些姑娘都是从农村来的,很多都不懂法,被那些老板连哄带骗再吓唬,谁敢报案啊?谁好意思报案啊?其次,我不是冒充大侠,我就是大侠。”

    “大侠?”所长乐不可支。

    “没错。”刘海柱说得镇定自若。

    “的确是大侠,能为了朋友进看守所,这样的胆量和气魄,能算得上大侠。”

    “为了朋友?没,没,没,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

    “刚才赵红兵在我这,我说他是社会渣滓,他很愤怒。这个词,我暂时不准备用在你身上了。”

    “真正的社会渣滓在逍遥法外。”

    “你和赵红兵以前认识吗?”所长问到了正题。

    “认识,不熟。”

    “怎么就这么巧呢?他自己刚说有人要杀他,你就犯了事进了看守所。然后,你们居然还在同一个号子里,再然后,你俩就联手伤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呵,怎么不平了?”

    “有人花钱雇腾越要杀了赵红兵。”

    所长沉默了半响,没说话。刘海柱看得出来,所长虽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显然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趁热打铁,刘海柱继续说:“我早就知道腾越是被人雇来杀赵红兵的,也跟管教说过,但是没人信。”

    所长沉默良久,问:“证据呢?”

    “他亲口跟我说的。”刘海柱这句话说得有点连蒙带骗。尽管腾越在刘海柱面前曾经表现过似乎是有人雇他杀赵红兵,可从来没说过。

    “他怎么说的?”

    “我说是不是有人要你杀了赵红兵,他说是。”

    “他说是?”

    “对,我和他以前也认识,所以他跟我直说了。”

    “他为什么跟你说?”

    “他希望我到时候别插手。所长,我制止犯罪,算见义勇为不?算立功不?能减刑不?”

    所长半天没言语,他的脑子里一片糊涂。他想到了这会是个复杂的故事,却没想到如此复杂。

    刘海柱被关进了小号。虽然刘海柱这回又进了小号,却没被固定在椅子上。所长只是想分隔开赵红兵和刘海柱而已。现在的赵红兵和刘海柱,算同案了。这回轮到所长一夜不睡了,他想了一夜,决定明天要办几件事。

    一、彻查赵红兵、刘海柱、腾越等人的社会关系。审问赵红兵、腾越、老曾等人。

    二、要知道分别是哪几个管教先后把赵红兵、腾越、刘海柱等人安排到同一间号子里的。如果真是有人想杀赵红兵,那么,说不定看守所里就有内鬼,否则怎么可能把这么多“贵人”安排到同一间号子里?

    三、一定尽快把监控给装上,此时全国95%的看守所里已经有了监控,在我市这个大事不断的看守所里居然没有监控,这还了得!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