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五章 东霸天之子陈总,为报父仇横扫江湖 二、毒贩老海的故事(3)

    民办老师一进来就跟赵红兵点头哈腰地打招呼:“红兵大哥!”

    还没等赵红兵答话,二东子先乐了:“呀,老赵,认识人不少啊!以前你俩有事吧!”

    赵红兵朝二东子怒目而视,不搭话。

    民办老师接茬儿了,扭扭捏捏地说:“以前是有点事儿……不过,那都过去了。”

    二东子哈哈大笑:“别过去啊!现在有关在一起了,你俩重修旧好啊!”

    民办老师赶紧说:“那肯定得好,肯定得好!”

    二东子说:“我就说嘛,小姚,让开。”

    姚千里说:“干吗啊?凭啥让他睡二铺。”

    二东子挤眉弄眼:“你看不出来老赵和他的关系啊?”

    “看不出来啊!”姚千里一脸茫然。

    二东子假意呵斥:“你刚才没听说啊?他俩有事儿!”

    “啥事啊?”姚千里还是没懂。

    “重修旧好。”

    赵红兵再也搂不住了:“操!”

    二东子一脸无辜:“老赵,我是好心。你成天管我好吃的,喝好的,我总得报答你吧?我成全你。”

    赵红兵看着二东子,气乐了。

    二东子一脸严肃:“小姚,卷铺盖!”

    “我……”姚千里不知道二东子说的话是真是假,转过头来看赵红兵的意思。

    赵红兵指着民办教师说:“你睡刀哥旁边吗!”赵红兵太烦刀哥,想恶心恶心刀哥是真的。

    二东子扯着嗓门喊:“别介啊!别不好意思啊!”

    “这样吧,让他睡你旁边吧!”赵红兵朝二东子坏笑。

    二东子赶紧摆手:“还是刀哥适合他,还是刀哥适合他。”

    赵红兵转头看刀哥,刀哥留下了两行清泪。

    二东子长叹一声,摇摇头,轻声唱:“朋友别哭,我送你上路。”

    姚千里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还是没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正在此时,管教又来了:“姚千里,准备准备吧,你要自由了!”

    姚千里先是愣了半晌,而后竟然像是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二东子笑着摇头:“这孩子乐傻了。”

    原来,自从姚千里进了看守所之后,医院救护车的速度大大地下降了。像是姚千里这样虎虎生风的司机,上哪儿找去?就算是还有下一个姚千里,谁还愿意来这医院开车?像是消防车救护车之类的车辆,撞死人就应该酌情从轻处理,姚千里只不过是撞死人之后尽职尽责地区救病人去了,情有可原。在这样的情况下,院方理应担保。医院院长在活动多日之后,终于把姚千里保了出去。

    姚千里看着赵红兵盒二东子,恋恋不舍。

    赵红兵说:“快走,快走,这鸡巴地方有啥留恋的?”

    “我舍不得你。”姚千里的这句话说得很暧昧。

    “操。”

    “我真舍不得你,我走以后,要是有人还想害你怎么办?”

    “你觉得谁有害死我的本事?”

    “那很难说。”

    “操!”

    “红兵大哥,我真担心你不能活着出去。”

    赵红兵张口想骂,转念一想姚千里对他的忠心耿耿,忍住了,说:“放心吧兄弟,你死了我都不一定能死。”

    二东子直乐:“小姚啊,你要是实在不想走,那就留下。”

    姚千里把包裹往地上一放:“我还真不走了。”

    二东子说:“哎!”

    赵红兵缓过了口气,说:“小姚,出去吧,咱们以后相处的日子还多着呢。”

    姚千里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紧紧地拥抱着赵红兵,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啊!”

    号子里所有人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民办老师除外。姚千里这话说的太暧昧,除了赵洪波没人能懂。其实姚千里和赵红兵早就约定好了:等到都出狱以后,姚千里放弃在医院的工作,专职给赵红兵当司机——兼保镖。谁保护谁不知道,反正姚千里就这么死皮赖脸要求的,赵红兵还真答应了。

    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二东子也叹息了一声,这个号子里少了愣头青姚千里,二东子也少了一个戏弄的对象。二东子喃喃自语:“都走了,我啥时候能走。姓申的,你就是个混蛋。”

    看守所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写版,在这里,总会进来新人,也总会有人离去。总会迎来新朋友,也会送走旧朋友。试想我们现在身边的十个朋友中,能有几个是十年前的老朋友?如果能有一两个,就算不错了。

    赵红兵看了看二东子,忽然产生了想把他留在这里的想法。不过赵红兵最惦记的,还是刘海柱。

    走从赵红兵和腾越几次闹号之后,赵红兵和管教的关系就极差,他本来想从管教那打听刘海柱的消息,可看管教对他都是冷艳冷面的,赵红兵也没法开口。不过,赵红兵还是从劳动号的口中得知了刘海柱的近况:虽然关在小号里,但是没带任何刑具,而且没坐在那铁椅子上,生活过得不错,精神也相当不错。住的地方虽然是小号,可简直就是看守所中的高级房,单间。听到这些,赵红兵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想起刘海柱的吃相,赵红兵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二东子又开始唱了:“一不该啊二不该,我不该……”

    二东子天天骂沈公子,弄得赵红兵心里也开始埋怨沈公子了:沈公子,你在忙什么呢?怎么能把二东子给扔在这不管了呢?他是刘海柱的生死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更是我的恩人,你怎么可以扔下他不管了呢?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