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章“打、砸、判”一条龙,老破鞋被整入狱 一、因情而伤的唐浚 (1)

    黄老破鞋洗浴中心的五个“培新老师”每日都会将先进的技术传授给小姐们,小姐们的功力大涨,更重要的是,在鲶鱼效应下,小姐们的士高气昂。在肉林中巡视的黄老破鞋十分满意,他甚至还学习自己家小区门口理发店那些喊口号的服务员,给小姐们制定了口号,力图在气势上完全压倒竞争对手。黄老破鞋甚至还想学习传销组织,让小姐们每天上班前唱点《飞得更高》、《奔跑》之类的歌曲什么的,只是后来在小姐们的强烈反对下,只能作罢。

    然后,黄老破鞋又高薪聘请了老高当了洗浴中心小姐们的最高管理者。因为老高实在是专业、敬业、爱岗、爱小姐。

    在黄老破鞋和老高的强强联手之下,黄老破鞋的洗浴中心可谓风生水起,风头一时五两。

    可花无百日红,在黄老破鞋正要大展拳脚的时候,打击却接踵而来。他从东莞找来的五个小姐,有三个已经明确表态要走。黄老破鞋和老高问其原因,答案是统一的:已经习惯了南方的气候,回到东北来以后不适应。

    黄老破鞋抓耳挠腮:这究竟该怎么办?

    黄老破鞋毕竟是老江湖,一生中阅小姐无数。他从小姐们的闪烁其词和飘忽不定的眼神中,音乐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果然在几天后,老高的发现印证了黄老破鞋的想法。

    这些小姐,全被隔壁洗浴忠心的巨额“转会费”给挖走了。隔壁洗浴忠心的背景神秘,的确是大气魄、大手笔,简直就是色情界的皇家马德里。他们似乎背后有着取之不尽的金矿,挥舞着手中巨额支票,把一个又一个巨星挖过去。这几个黄老破鞋从东莞请来的“外援”,尽管身价不菲,可人家隔壁的出得起钱,以打造“银河战舰”的雄心把这些色情业的巨星给拢到一起。

    西方的现代商业社会中,以支付“转会费”的形式从竞争对手处挖人很正常。可是在中国的三线城市,更多的时候遵从的不是现代商业社会的通行规则。老板和优秀员工间关系的维系通常是靠人情。

    可人情毕竟不能总战胜金钱。这次,黄老破鞋就败了。

    老高告诉黄老破鞋说:“隔壁的洗浴中心挖人的方式很无耻,他们让嫖客来这里嫖,只要遇见长得好看的和活好的,马上就会许以重金挖走。”

    黄老破鞋问:“他们找谁来挖人?给我抓!”

    “唐浚。”老高回答。

    唐浚!听到这两个字,黄老破鞋顿时脸色一变,虎躯一震。唐骏究竟是谁?能让黄老破血如此惊诧?

    相对于老高,唐浚的成名要晚上许多,可他进来的风头直追老高,俨然一副后来居上的架势。 2004年时,他大概只有二十六七岁,白白胖胖戴个眼镜,面相相当不错,像是个小佛爷。据说他在 22岁之前从不嫖娼,是个热爱音乐的摇滚好青年,是全市有名的歌手,在有小姐的KTV里唱上几首,足以使小姐不要台费跟他走,足以见此人魅力。可他却不喜欢那些年轻貌美的小姐,只喜欢四十来岁的熟女,就喜欢老娘们儿,有恋母情结。在22岁的时候,他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后,彻底堕落,混迹于风月场中,夜夜大醉,夜夜笙歌,但他喜欢熟女的本性还是没变。

    严格地说,唐浚和老高分别隶属于嫖娼的两大流派。老高是洗浴中心派,而唐浚则是KTV派。正所谓“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尽管两人完全不是同一流派,可毕竟都是各自流派的一代宗师,万流归宗,都是一个字:嫖。他俩互相间早有耳闻,就好像是画国画的高人也会了解油画的大师一样。俩人早没见面的时候,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据说这两大流派的一代宗师第一次相见,大概是2002年世界杯时,就在黄老破鞋的洗浴中心。

    有人会问,唐浚不是KTV派吗?怎么会出现在洗浴中心?前文说过,唐浚最大的特点就是嗜好与众不同。唐浚在喜欢了几年老娘们儿之后,忽然改变了口味,开始喜欢丝足,开始恋足了!当年,全市有丝足服务的仅有黄老破鞋一家。所以,他别无选择。

    老高和唐浚是在洗浴中心换衣服时遇见的,哪天,老高和唐浚俩人还不认识。当唐浚脱下衣服后,老高忽然发现,唐浚的背后文着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精!忠!报!国!

    岳飞转世?岳母刺字?老高虽然在风月场中醉生梦死,可他像黄老破鞋一样,也很爱国。当他看到“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时,不由得心口一热。

    当时,老高就像唐浚缓缓地伸出了大拇指。老高的脸上,当然全是敬仰之情。

    唐浚报以微微一笑,笑容中,还带着点羞涩。他背后的这精忠报国四个大字并不是他岳母刺的,而是他那次惊天地泣鬼神的姐弟恋后留下的,这也是他的初恋。当年,他就是在KTV里以屠洪纲的那首《精忠报国》征服了那个老娘们儿,而后开始了甜蜜的姐弟恋。老娘们儿走的那夜,对唐浚说,再给我唱一次《精忠报国》吧,唐浚就又唱了一次。

    一曲唱罢,老娘们儿走了,摇曳生姿地走了,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自此,俩人再也没有重逢过。

    为了祭奠这份爱,唐浚把“精忠报国”四个字文在了自己的后背上。几乎所有的小姐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都不禁肃然起敬。可唐浚总是笑笑,不作任何评价。他的苦涩,他们不懂。

    老高和唐浚的那次初见,唐浚给老高留下的印象相当不错。尽管互相没留电话,但是那种嫖客间天然的亲近感,使俩人心领神会地成了半个朋友。可如今,唐浚已然投奔了竞争对手公司,还亲自来挖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见面也不再会是朋友,只会是敌人。

    黄老破鞋对老高说:“如果再在洗浴中心看见唐浚,见一次打一次,甭给面子!”

    老高点头称是。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