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章“打、砸、判”一条龙,老破鞋被整入狱 四、“喷子”郑大牙 (2)

    这个人是老曾,刚刚养好伤的老曾。

    有的人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会带来笑声带来欢乐,比如沈公子,比如黄老破鞋,他们都是正能量,这样的人身边不会缺少朋友,总会成功。可有的人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总会给大家带来不快和烦闷,这样的人都是负能量,他们不但自己成功很难,而且谁跟他们在一起谁倒霉。

    老曾就是负能量,自从他进来后,每天眼睛耷拉着往那一盘,也不爱说话。看着他那消瘦的腮帮子和青胡茬子再加上他那即将到来的死刑,大家都觉得有点瘆人。

    由于王宇和赵红兵所在的号子离得太远 ,王宇开始时并不知道老曾和赵红兵发生的冲突,他觉得老曾这人最终命运可能和自己有点相似,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俩人走得还算很近。后来王宇知道了老曾和赵红兵的冲突,本来按理说王宇该收拾他一顿,王宇也的确想过,可王宇觉得这个人也是个可怜人,而且已经受到了该受的惩罚。等着他的,就是死刑,这人已经到这份上了,王宇有点下不去手。

    王宇下不去手,可黄老破鞋却下得去手。

    黄老破鞋说:“你怎么谁都敢动呢?你胆子也忒大了吧?红兵那是我多年的兄弟!今天算你倒霉,落在我手里!兄弟们,给我打!”

    小刘、小张、小李等人一拥而上,把老曾按在铺上开始毒打。

    王宇说:“行了吧,差不多就行了。”

    黄老破鞋说:“他敢跟红兵犯冲!你不动他我动他!甭拦我!”

    说完,黄老破鞋亲自上了,打得比谁都欢实。后来,还是王宇上去把他们都拉开了。老曾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嘴角又渗出了血丝,看样子是受了内伤,蜷在铺上一动不动。

    黄老破鞋看样子有些恼:“你拉我干什么?红兵是你大哥,也是我兄弟!”

    “他都到这份上了,你还跟他较什么劲啊?再说,打也打了,差不多就行了。”王宇说。

    黄老破鞋看样子兀自怒气未平:“行行行,我给你面子。但他别跟我犯冲,别的胆子我没有,整死他的胆子我有!”

    王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打老曾还帮忙拉架。后来几天王宇自己明白了:老曾的眼神太像李四了。王宇不但帮老曾拉架,而且还特许老曾躺在铺上休息。第二天,王宇给老曾定了饭。

    过了几天,老曾主动找到了王宇。

    老曾说:“谢谢你帮我,我是烂命一条了,真没指望着还有人能帮我。”

    “啥帮不帮的,咱们俩命差不多。”王宇说。

    老曾沉默了半响,意味深长地说了句:“你是好人,你不会死。”

    王宇惨淡地笑笑:“谢谢你,现在我看开了。”

    老曾说:“好人是要长命百岁的。”

    老曾说完走了。

    王宇曾经也是个暴力分子,可他一直唯李四马首是瞻。自从李四在前两年性格开始变化,王宇的性格也跟着变了许多,不再那么睚眦必报,甚至还有点以德报怨的意思。老曾自从得知了王宇和赵红兵的关系以后,就以为自己肯定是完蛋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王宇不但没打他,而且居然还照顾他。老曾这辈子,遇上的全是有仇必报的人,真没遇到过王宇这样的人。

    此后,黄老破鞋有事没事地还要找老曾麻烦,每次王宇都是好言相劝。黄老破鞋气得指着王宇的鼻子骂:“你他妈的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呢?”

    王宇笑笑:“现在发现了,那咱们俩绝交吧!”

    话聊到这儿,黄老破鞋就不接招了。黄老破鞋揍老曾,首先是想出去以后跟赵红兵邀功,其次是想在号子里立威。至于他所自称的是处于对赵红兵的感情和义愤,应该是没有。要是因为这事跟王宇绝交,那肯定是不至于。

    老曾被放到王宇号子里了,那腾越呢?

    赵红兵憋了太久,出手实在太重,此时的腾越,才刚刚恢复说话的能力。而所长对腾越的讯问也开始了。如果说开始时所长认为是赵红兵挑起事端的话,那么现在,所长也开始相信赵红兵的话了。所长也知道,腾越和赵红兵身上有着一个相同的特质:硬的肯定不吃,软的或许吃。

    在病床前,所长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他:“多大的仇啊,你弄死他。”

    “就看不惯他这种为富不仁的,瞎牛逼什么啊!”腾越说话有气无力,可言语间还是霸气十足。

    “那你现在被打成这样,觉得值么?”

    “啥值不值的,栽了就是栽了。”腾越说得坦坦荡荡。

    想从腾越这找到线索,基本上,很难。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