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七章 陈总大摆鸿门宴,沈公子孤身赴约 二、断腿流血,份不能跌(1)

    赵红兵在近似于封闭的看守所里,完全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在见律师后,律师那不同寻常的言谈,让他感觉到了什么。

    开始时,律师只是正常地询问案情,可后来律师的一句话,让赵红兵汗毛都立了起来。

    律师很有经验地、“不经意”地说:“本来是申总找的我,现在申总也跑了,我去找谁要律师费去。”

    听完这句话,赵红兵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但他明白这利害关系,和律师的对话都有录像监控,万万不能多问。

    律师凝视了赵红兵一眼,点了点头说:“嗯,你抽根烟吧!”

    赵红兵点着了烟,他的手有些抖他没法不抖。首先他关心沈公子的安危,其次,他已经意识到了对手的强大。能让沈公子跑路的人,究竟是谁?

    赵红兵想问,但是肯定又不能问,他抬起头盯着律师的眼睛,想从律师的眼睛中找到答案。

    律师的动作的确给了赵红兵答案。律师点了点头,说:“嗯,继续抽烟吧,抽完烟再谈。”

    赵红兵明白了:没错,沈公子就是跑路了。

    回到号子后,赵红兵一语不发二东子又开始哼哼唧唧地骂沈公子了,这次,赵红兵打断了他。

    赵红兵说:“别骂了,他现在也跑了。”

    二东子惊了:“啥?他跑了,为啥啊?”

    “别问了,我也不知道。反正,他肯定是跑了。”

    二东子知道赵红兵和沈公子的关系,他从赵红兵的表情中,也看出了赵红兵的顾虑。二东子轻轻地拍了拍赵红兵的肩膀:“认识他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他是个机灵人,没事儿。”

    赵红兵很惨淡地笑了。沈公子的本事,他最清楚。可正是因为他最清楚沈公子的本事,才更加觉得大事不妙。赵红兵很想知道外面的事情,可以切却又无从得知。不过,赵红兵知道自己快判了,因为所有的同案都已归案,该审的也审的差不多了,下一次集中宣判,应该就会判了。只要被判刑后,就可以会见家人和朋友了,到时候,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自己总该清楚了。

    可是,清楚了又能怎样?自己身陷牢狱之中,又怎能帮得上忙?几夜之间,赵红兵的头上,再也没有了一根黑头发。

    而在另一间监舍里,王宇过得更加煎熬。因为王宇到此时还不知,自己究竟会被判死刑还是死缓。经常安慰王宇的,不是黄老破鞋,反而是老曾。

    这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似乎都按照剧情、情理、逻辑发生着。按照所谓的经典的情理

    逻辑,王宇应该恨恨地收拾老曾一顿,而孤僻的老曾,也应该始终仇视着王宇。可自从王宇一见到老曾,就莫名其妙地不想再去伤害这个眼神和身形很像李四的人。而老曾,似乎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体会了世间无数的冷眼,从未得到过任何来自于别人的关照,如今有人对他不计前嫌地照顾,他感激涕零。

    王宇感觉老总有话想对自己说,了老曾却屡屡欲言又止。在放风时,老曾就经常说:“你们这次应该属于激情杀人,了怕死刑也可判死缓,不是非死不可。”

    类似这样的话,王宇已经听过了太多,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多少有了个小九九:那么自己是个没案底的普通百姓,那么倒是很符合激情杀人的条件,或许真会从轻处理。刻字机的身份是逃犯,又过多地裹挟进了帮派的冲突,后来又出了轰动全市的枪案,最后又没有自首的情节,情节如此恶劣,想活命,似乎有点难。

    王宇说:“老曾,我坏事确实没少干。前些日子我在外面跑路的时候也想明白了,判我死刑,我也算是罪有应得。反正我还有弟弟,爹妈有人养。想开了。”

    老曾抽口烟,缓缓地说:“我说你不会死,你就不会死。”

    王宇当然明白老曾的好意,说:“借你吉言!”

    此时,放风室里响起了一阵哄堂大笑声,原来,又是黄老破鞋在那胡说八道。

    有人问:“黄哥,我们出去以后真的可以去你那白玩啊!”

    黄老破鞋正色说:“我什么时候说可以白玩了?我是靠这个赚钱的,怎么可以让你们白玩!我是说,可以给你们机会,让你们不花钱。是这样,等我出去以后,我准备举办一个按摩技师大赛,让这些小姐们好好比试一下,你们,就去当评委!你们这一个个的在这待着,弹药都足,你们不当评委谁当评委!咱们这个,就办成跟奥运会似的,每两年一次!都是运动么,呵呵。”

    有人怯生生地插话了:“奥运会是四年一次吧!”

    “……甭管奥运会几年办一次,反正我在这儿,每两年一次,不管你们什么时候出去,只要等上个一年半载的,肯定能得到。”

    大家纷纷说:“哎呀,黄哥太敞亮了……”

    王宇接茬儿:“那黄哥是不是得先把被砸了的洗浴中心修一修啊!”

    黄老破鞋的表情尴尬了一下,随即流露出了淫荡的笑容:“非在洗浴中心干吗,没地方咱们就去野战,黄哥我什么都缺,手下就是不缺姑娘!”

    放风室里传出了雷鸣般的掌声,黄老破鞋志得意满。

    黄老破鞋转过头来,看了看王宇,说:“你放心吧,你是鸭子,可以来我这持外卡参赛。至于谁跟你上床,你看咱们这爷们儿这么多,你挑一个吧!”

    王宇说:“我挑你。”

    “我觉得你也得挑我。”黄老破鞋笑吟吟地说。

    看守所的生活就是如此,虽然无比枯燥度日如年,但是日子却过得飞快。而且,外面的世界究竟在发生着什么变化,里面的人很难得知。

    陈总设下鸿门宴,却被沈公子砸断了胳膊,沈公子占了便宜消失得无影无踪,可吃了大亏的陈总又怎肯善罢甘休?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