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七章 陈总大摆鸿门宴,沈公子孤身赴约 三、送你一条命 (1)

    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了,但看守所里,还要顶过最后一波热浪。在这波热浪中,刘海柱和赵红兵过得还算滋润,因为他俩所在的号子里人少,不怎么热。而费四、马三、黄老破鞋、王宇等人可就遭罪了。这空间局促的号子里,简直就是个高温桑拿房、就算是睡头铺的空间还算很大,可一个监舍二十多个人的体温和呼出的热气总无法阻挡。蒸着,只能蒸着。

    这波热浪过后,这些人都将被宣判。像是刘海柱、黄老破鞋、二东子这样没什么大罪的,估计近期也该放了。就连已经在看守所里安营扎寨多时的老曾,也快被宣判了。之前老曾没被判,是因为他始终没有供出同案。无论怎么审讯,老曾都坚称抢劫杀人是自己一人所为。可刑警却觉得一点多多,此案不太像一人所为,所以迟迟没有结案。可老曾只求速死,近几次把案子说圆了。所以,应该是逃不过这次了。

    老曾对这个世界完全不贪恋,但似乎心事重重。王宇和老曾处的不错,看除了老曾的心事。可每次,王宇问老曾是不是有什么后顾之忧时,老曾都摇摇头,说不需要。

    在即将宣判的前两天下午,老曾主动找了王宇。显然,老曾找王宇是有事儿,他把王宇拉到放风场的一个角落里聊,而且还让王宇把别人都撵到边上去。

    王宇说:“老曾,早就知道你有事儿,咱们相识一场,说不定咱们俩还的一起上路,黄泉路上搭个伴。别的事我帮不上,混了这么多年,钱还是不缺,要是你和家人朋友需要照顾,就说一声吧!”

    老曾看着王宇,半响,才说出了一句:“你是个好人,难得的好人。你的大哥赵红兵不算好人,倒不是我跟他有什么仇,就是我觉得他这人表面和气,其实内心极其霸道,挡着他路的,他肯定要赶尽杀绝。他比谁心都狠!这样的人能算好人吗?”

    王宇说:“你找我就是聊这事儿啊?红兵是我大哥的大哥,这么多年,起码对我没说的。再说,红兵大哥又不在,就别背后议论他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老曾恨恨地说:“现在社会上,就是他这种人最吃得开。表面上是个仁义大哥,其实手段比谁都毒!临死前,我最想干的事儿就是干死他!”

    王宇显然不爱听了,说:“你们有啥仇,跟我没关系,但你别当着我面说他坏话!”

    老曾也看出了王宇的不悦,又顿了顿,说:“跟你在一个号里,吃香的喝辣的,谢谢你。”

    “这都不算事。”

    “嗯,你觉得不算事,我觉得算事。你送了我很多东西,今天,我也要送你一个东西。”

    王宇乐了:“我啥也不缺,你要送我啥?”

    “送你一条命!”

    “把谁的命送给我?”

    “把你的命还给你,让你继续活下去!”

    王宇惊了:“你有这本事?”

    “对!我拿别人的命,来换你的命!”

    “谁的?”

    “我女人的。”

    “这……”

    老曾叹了口气:“你的罪可死可活,如果立功了,那么一定不会判死刑。今天,我就让你立功!我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把这机会给你。到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

    王宇听得瞠目结舌。

    老曾小声说:“我的确有个同案,这个同案,不是别人,就是我女人。她是我女人,但不是我老婆。我和她是初中同桌,后来她嫁到了你们这儿,本来他日子过得好好的,可她赌博把家输了个精光,老公也跟她离婚了。几十年没联系,可三年前,我跟她在火车上又见到了。然后,我们俩就在一块了。我老曾这几十年进进出出监狱多少次,也没个女人。除去偶尔弄个小姐,我从来没有过女人。我一直觉得要是有个女人看着我,我或许就不烦事儿了,而且,我岁数也大了,有个伴儿,挺好。哪知道这个女人不但赌博,还溜冰。我哪养得起她啊!跟她在一起半年后,他开始天天挤兑我,说我没能耐没本事。而且,他还出去搞破鞋,你说说,都五十来岁的人了,还出去搞破鞋。”

    王宇插了一句:“那你为啥还跟她在一块啊?”

    老曾说:“鬼迷心窍了呗!再说,我就希望过个安定的生活。唉,安定啥啊!我做点小买卖那够她输的啊!她天天挤兑我没能耐,终于有一天把我挤兑急了,我就说,你再挤兑我我就出去杀人抢劫了啊!他就说,你有那胆子吗?你那卵子白长了。我急了,说:我要是敢呢?她就说,你要是敢,我帮你!我一时糊涂,真就干了……我俩就一起杀人抢了个黑出租。销赃的时候,我被抓了。但我死活都没供出她来。我琢磨着:不管她对我咋样,毕竟夫妻一场。”

    王宇长叹:“那你现在怎么想供出她来了呢?”

    老曾说:“现在想想,他也太不是人了。我是为她犯得法,我又没供出她来。可他到现在,这么久,一共就给我卡上打过两次钱,一次200元,一次500元。这700块钱,她就买了我一条命。”

    王宇说:“那或许她就真没钱呢!”

    老曾冷笑:“她?这娘们儿路子野着呢!别看一穷二白,她日子可不错。今天勾搭个老头儿,明天骗个街坊的。赌博溜冰的钱肯定她都有,可就是看我的钱没有!”

    王宇长叹。

    老曾继续说:“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我护着他干啥?话聊到这了,我也跟你说了实话吧!那个腾越,答应了给我五万块钱让我帮他干死赵红兵。先付了我两万,这两万块钱交到这娘们儿手里了,结果这娘们儿两万块钱拿到手以后,就给我卡上打了五百块!五百!操!”

    王宇忍不住问:“腾越想杀赵红兵干啥?”

    老曾说:“我不知道,反正我也看不上那赵红兵,我又是必死的罪,给我钱我就杀呗!该问的我问,不该问的我从来不问!问了人家腾越也不会告诉我。你说说,我都快死的人了,她就给我打了五百块钱,你说这娘们是什么心肠?他不知道我在里面吃糠咽菜吗?他知道!可她宁可拿着两万块钱去赌博溜冰去,也不愿意多给我几百,这样的贱娘们,我护着他干啥?”

    王宇说:“我明白了。但是要你在被判决之后在自己主动交代这事儿,能多活几个月。”

    老曾惨淡地一笑:“我在他妈的活腻了,多活几个月干啥?那娘们儿是恶人!该死!你是好人!该活!”

    听完“该活”这俩字后,王宇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脸居然一下红了,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谁不惜命?谁不想多活几天?王宇还年轻,日子远远没过够呢!一年前,李四性情大变,开始带着王宇行善积德,虽然自己没保住命,但是最后,保住了自己最好的兄弟王宇的命。如果李四生命中的最后一年还像以往一样阴损乖张睚眦必报的话,那么王宇也不会受到他向善的影响,很可能在看守所见到老曾后就暴打老曾一顿。如果暴打了老曾,那王宇还有活路吗?

    这也是因果报应。可惜,这因果报应来得太晚了一些。李四的命,回不来了。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