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四部 第4节 两耳总闻窗外事(一)

    复读班生活单调又紧张,在上课铃和下课铃的交替转换中,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个星期有四人退学,其中两人参加招工考试,准备到化肥厂上班。另外两人退学原因不详,据说是承受不起复读班的压力,主动退学。

    如果把看守所当成人生最低谷,在复读班则是触底反弹,侯海洋心无旁骛地享受起学习生活,因为专注而心灵平静。

    经过六天艰苦学习,大家精力损耗极为严重,利用星期天上午时间睡个懒觉,是成本最低的恢复精力方式。侯海洋长期习惯早上锻炼,星期天也不例外,一大早起了床,来到小球场慢跑。

    孔宪彬不愿意伤了段老师的面子,最终没有听取女友的劝说,坚持到校队打球。早上起床后,他穿着茂东一中篮球队的短衣裤,带着篮球来到球场,为了参加校际联赛,又不至于影响学习,他尽量利用早上时间练球。

    篮球撞击篮板的“砰、砰”声,仿佛和侯海洋的心脏一个频率,让侯海洋热爱篮球的心加速跳动。“砰、砰”声又仿佛是一条在心脏里爬行的蜈蚣,蜈蚣的每一条腿都让他心痒难耐,他很想冲进球场上,酣畅淋漓地打一场篮球。

    在欲望上升时,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侯海洋,当前的任务是一心一意考大学,别在其他事情上分心,一定要忍受住篮球的诱惑,像孔宪彬那样被弄到校队,肯定要耽误学业。”另一个声音道:“打打篮球和跑步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必要抵制,复读班生活紧张,需要用运动来调剂。”一个声音反驳道:“不许打篮球,到了大学,有大把时间可以混在篮球场上。这一年都忍不住,还能做什么大事。”

    侯海洋明白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坚定拒绝篮球诱惑,在小操场外围一圈一圈慢跑,没有到操场上去摸篮球。

    孔宪彬一个人打球没有什么劲头,对跑到近处的侯海洋道:“侯海洋,过来打球。”侯海洋摆了摆手,道:“我已经出汗了,你慢慢玩。”他又跑几圈,才回到寝室。

    寝室里,大部分同学仍在酣睡。侯海洋从铁丝上取下毛巾,顺便看了一眼包强的床铺。

    包强和洪平打架以后,几天都没有上课。昨天晚上回来后,趾高气扬地拿了一部手机,在寝室走来走去显摆。

    复读班大多数同学连BP机都没有玩过,更别提手机,昂贵的手机离他们的世界太远。在羡慕的同时,有人在背后说些小话,认为包强是打肿脸来充胖子,借个手机充门面。

    洗漱、早餐以后,侯海洋拿着书本离开教室。

    林海是讲究信义的人,一直记着侯正丽的托付。昨天晚上将家教老师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交给了侯海洋,约定每个星期天上午补习数学。补习老师的家在323厂办事处附近,步行需要十来分钟。

    张沈是一个戴着副眼镜的身材纤瘦的数学老师,身上总有若隐若无的粉笔灰味,他在一所没有名气的学校教书,态度很是谦和。侯海洋喜爱态度谦和的人,像詹圆规那种有才能却咄咄逼人的人,他从内心不喜欢也不亲近。

    张沈倒了杯开水放在侯海洋面前,温和地道:“林海说你没有一点基础。那我就从高中课程最基础的讲起,我不敢保证高考成绩。一中詹老师是茂东很牛的数学老师,说实话,我远远比不上他。”

    侯海洋道:“最适合的老师才是最好的,我的水平等同于一张白纸,詹老师讲课太难,不适应我。至于高考,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想认真学习,暂时不会考虑成败。”

    张沈好奇地打量着老练深沉得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年轻人,道:“你有这种想法,我就放心了,我们从最基础的知识补起。詹老师有个绰号叫詹圆规,你这种只考九分的成绩在他手里恐怕不太好过,他只适合在茂东一中尖子生集中的学校教书,如果到了十二中这种差生成堆的地方,他那种方式早就会引起学生集体抗议。”

    这一席话让侯海洋深有同感,自我解嘲地道:“我对他的教学方式有不同意见,只是他是复读班老师,我们无法选择而已。”

    张沈笑道:“言归正传,正式开始。”

    三个小时的课程分为两节课,到了十二点才结束。侯海洋精神高度集中,没有觉察到时间飞逝。下课以后,侯海洋拿出两份试卷,道:“张老师,听了今天这节课,第一次考试我至少能多做对两分,九分变成十一分,第二次考试至少能做对五分。我争取每一节课听完能增加两三分,到高考时成绩差不多就提起来了。”

    上过一节课,张沈这才相信侯海洋确实没有半点基础,反而信心大减。但是他没有打击侯海洋。打击了侯海洋的自信心,一是不利于以后的学习,二是如果侯海洋不再来,他就失去了一笔生意。茂东十二中是差生集中的地方,学校没有创收项目,教师工资比起一中差了老长一截。他言不由衷地鼓励道:“你这种思维很好,积跬步而致千里,聚小溪而成江河,每次搞懂一个问题,久而久之就成了专家。詹老师水平高,上课时会讲到很多知识点,你要认真听课,不可偏废。”

    侯海洋沉浸在学到新知识的快乐之中,没有觉察到张沈语言中的细微变化。

    即使能得知张沈真实的想法,侯海洋也不会因为他人的看法而改变初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这是一句老生常谈,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没有一颗坚强的内心,面对外人纷纷扰扰的评说,很多人会迷失自己,放弃自己的道路。

    告别张沈,侯海洋沿着茂东老街走回一中。

    一年前,侯海洋为了爱情无数次徘徊在茂东的大街小巷,每次到茂东与亲密爱人相聚后便得离开,是这个城市的匆匆过客。此时总算在茂东长久地停留下来,心爱的秋云却离开了茂东,造化如此弄人,让侯海洋时常叹息。

    秋云在此成长,茂东对于侯海洋便有了特殊意义。由于她,他爱上了这座城市。在户籍和工作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即使在这个城市短暂停留,他也最终是无根之萍,但是,至少有一年时间他将生活在留着秋云印迹的城市。

    相较于岭西来说,茂东的街道不算太宽,少了现代气派,多了古旧人气,这种人气让他心情放松。在思念的情绪中,侯海洋穿行于茂东街道。十来分钟后,茂东一中高高飘扬的红旗出现在眼前。

    从南桥头左侧巷道里突然冲出来一群人。

    最前面的人拿着一根竹扫帚,衣服被撕破,如被猎人围住的野猪,穿过人群缝隙,夺路狂奔。紧追其后的是一群吊裆裤年轻人,全部拿着刀具,神情狰狞,大呼小叫。

    逃跑的猎物是洪平,猎人是包强的结拜兄弟们,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闲人。见到同学被打,侯海洋肾上腺激素猛增,快步朝南桥头跑去,到了南桥头时,猎物和猎手都拐进了一条小巷道,只剩下一群看热闹的人。

    侯海洋叫住一个面熟的同学,问道:“怎么回事?”那个同学脸上犹有惊惧之色,道:“我和洪平在外面吃豆花饭,这一群人提着刀冲进来就打,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也没有惹他们。”

    同学被打,同行人在一旁袖手旁观,侯海洋从内心深处看不起眼前这个没有男人血性的同学,道:“洪平朝哪个方向跑的?”

    那个同学仍然惊魂未定,道:“拐进小巷道了。”

    围观人群在小巷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突然哗啦啦散开,五个年轻人趾高气扬地将刀扛在肩上,如英雄凯旋一般走过人群,大摇大摆朝商铺云集的老城区走去,沿途不时拿砍刀敲打商店柜台或者大门。茂东人天生喜欢看热闹,看热闹时能从别人的故事中找到乐趣,又不必为此付出代价。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