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楔 子

    (侯海洋基层风云由小说南书房www.nansf.net独家提供)

    1949年,刘邓大军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大西南。

    侯振华团长所部奉命穿插,急行千里,将国民党118军切割在茂东以北的巴山县城郊外。

    三营长长张大炮冲进团指挥所,兴奋地吼道:“团长,摸到大鱼。”刚才冲锋时,擦肩而过的子弹将他的衣服撕了个大洞,头发被烧掉了一半,散发着焦臭,整个人看起来活像年画里的钟馗。

    “急啥,慢点说,什么大鱼?”

    “俘虏交代,118军军部就在山头上。”

    话音未落,四周高山上枪声大作,子弹在黑夜中划出一道道弹幕。

    听闻找到118军军部,侯振华精神一振,走出指挥所,仰头看了一会儿,发布命令:“三营趁乱摸上山头,打得越乱越好。其余部队加紧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反扑。”

    正在此时,师里派了参谋过来。参谋立正报告:“侯团长,师首长指示,你们打到了118军军部,四周敌人多,赶紧撤下来。”

    三营长张火炮是火爆脾气,将帽子往桌上一扔,急道:“装进口袋的肉,怎么能放掉。”

    侯振华没有说话,紧绷着脸,脸上鼓起隐隐的一条肌肉。他提着马灯,转身到地图边,看了十来分钟,断然道:“敌人是惊弓之鸟,破了胆,窝在山上绝不敢下来,部队战斗情绪很高,求战心切,此长彼消,我们一定能牢牢拖住敌人,等着大部队上来。”

    很快,师参谋又带来师首长的指示:“敌情未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先撤出来。”

    此时,侯振华已经下了决心,面沉如铁,一字一句地道:“我们正在构筑工事,有信心拖住敌人,再报师首长。”

    得到师首长批准以后,侯振华部如一根铁钉子扎进了118军心脏。118军派出重兵对侯振华部展开进攻。整夜,双方部队犬牙交错,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枪炮声从未停歇。天明打红了眼的118军来不及撤退,被拼命赶来的解放军四面合围。

    侯振华所部不仅打退了118军的疯狂进攻,在天明时,还捉了很多俘虏,包括敌军长,缴获的枪炮堆积如小山。

    三营营长张大炮被弹片击中腹部,重伤。

    杜师长赶到侯振华部,脸色板如严霜,指着侯振华的鼻子道:“老虎啊侯老虎,知道围你的敌军有多少?整整一万五千人!你,他妈的胆大包天!”

    打了一夜,侯振华满脸硝烟,但是毫发未伤。他自信满满地道:“118军已丧胆,再多一万人也围不住我们。”

    杜师长站在小山头上,目光越过大江,江对面城市轮廓清晰可见。良久,他收回目光,道:“这一仗敲掉了岭西守军的一只利爪,岭西城是囊中之物。你们团损失不小,暂时在巴山休整。我记得你是巴山人,抽时间回家看一看。”

    仗打到这个份儿上,战争已近尾声,以后没有多少大仗可打。侯振华将头摇得如拨浪鼓,道:“休整一天就行了,否则赶不上解放岭西城。我今天回一趟老家,明天按原定计划进军海棠溪。”

    送走杜师长,侯振华带着警卫班,骏马快枪,威风八面,直奔柳河老家。

    侯振华14岁离开家乡到岭西城求学,参加了当时的学生运动。被开除后沿江而下来到武汉,参加了共产党,眨眼间就是18年。戎马控惚,不知家乡父母可好。

    带着警卫班,一路快马加鞭,赶回柳河老家。侯家老院子只剩下坍塌的土墙,野草长满院子,满眼荒芜,再无当年家的气息。侯振华拿着军帽,傻掉了。

    他找到了一位乡亲,才知在几年前,还乡团来过,杀了很多人,侯家老院被一把火烧掉。

    来到侯家祖坟处,侯振华一眼就见到前清兵部侍郎墓,以及一座进士墓。这两个墓是侯氏家族的光荣,侯振华从小就在坟前磕头,最是熟悉不过。依次寻找,他见到了父亲和母亲,以及大哥、二哥的坟,另外还有一些无碑坟堆。

    他又询问老乡,皆不知侯家其余人的下落。

    侯振华在坟前磕了几个响头,抬起头来,额头见血。站了一个小时,他跺了跺脚,咬牙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不孝,走了。”

    这一走,侯振华再未回故乡。

    几天后,数名侯家子弟闻讯寻至巴山城,侯振华所部已南下追敌。

    失望的侯家子弟站在城门眺望南方。七岁的侯厚德问:“侯么爸是团长,团长是多大的官?”

    侯家长辈也不知团长到底有多大,摸着小孩的头,道:“你要好好读书,长大也当团长。”侯厚德手里拿着一本《三字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2008年,侯厚德出院以后,坚持要回一趟老家,儿子侯海洋陪同着老父亲来到巴山县柳河镇。

    侯厚德做了大手术,极为虚弱,一阵风来,似乎都会被吹倒。他站在墓前,努力稳住身体,眼光寻到最老的一块墓碑:“海洋,这里是侯家的列祖列宗。要论出息,第一要算前清进士,才高八斗,生性耿介,敢跟权贵抗争。侯家被称为书香之家,来源于此。书香传统,无论在什么时代都不能丢。”

    侯海洋扶着父亲,目光从一块块墓碑前滑过。小时候他最不喜欢到这个地方听父亲说教,如今站在这里,与小时候的感受完全不同。这些墓碑饱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沧桑之感扑面而来。听着父亲唠叨,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位穿着前清官服的老人,清瘦、睿智,还有一丝倔强。

    “第二算是堂叔公侯振华,他是建国大军中的一员,是侯家唯一的武将。是有功于国家的。”

    侯振华离开巴山后,至死未归乡。但当他在病榻上得知侯海洋是侯家直系子弟时,居然一跃而起,如年轻人一般敏捷。至今,侯海洋还记得侯振华苍老脸上闪现的精光和热切。

    “你现在已取得一些小成绩,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还要记得一句古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侯厚德教了一辈子书,形成了根深带固的职业习惯,习惯性地给儿子上起了人生课。身穿米黄色风衣的张晓娅站在侯海洋身边,安静的听着侯厚德说话。

    远处,公路上停了好几辆小汽车,在阳光卜闪闪发光。巴山县县委书记急匆匆走过来,他批评紧跟在身后的胖子:“你的嗅觉一向很灵,今天怎么如此迟钝?海洋书记来到巴山,这种天大的大事,你居然不知道,要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有什么用!”

    推荐阅读《侯卫东官场笔记》:http://www.nansf.net/yuedu_4083/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