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第24节 探访女友遭冷遇

    侯海洋自然不会知道巴山县教育局长彭家振坐在看台上,此时他在球场上只有一个心思,就是不停地进攻,用速度将气喘吁吁的对手拖垮。到了最后五分钟,场上出现了侯海洋时间,在侯海洋快速冲击之下,宣传系统队不得不派出两名以上队员去拦截他。这就给巴山队造成厂极人的机会,接连失分以后,宜传系统队演不成军.在最后两几分钟,宣传系统队出现了跟秋池队相同的悄景,失去了进攻惫识,防守也只是做做样子,眼睁睁看着巴山队发起进攻。

    下场以后,李教练给侯海洋来了一个熊抱。

    此场比赛,侯海洋只I几场.仁个小时,得厂27分,干净利索地将宜传系统队斩于马下,同时获得厂最佳球员称号。新闻记者以“小将发威,巴山再森一局”为题目,配发了侯海洋的一张进攻照片。

    从中师毕业以后,侯海洋心情一直没有真正舒畅过,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心事。这一次篮球比赛,让他大为扬眉吐气,篮球就是他的武器,他用男人的力量、速度与勇气,将对手彻底打败.在不停地进攻之中,收获的是满场的掌声以及新闻媒体的赞扬。

    第五场比赛时,巴山队已呈现冠军相,干净利索地将碧河县斩于马下,侯海洋是当仁不让的主力球员。

    侯海洋一直不喜欢打牌,更不喜欢赌博,吃了晚饭,他一个人躲在寝室里给昌明写信.在信中,他照例是先抒发相思之情,然后又写:“今天公安局的蒋刚接到了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的电话,来问我的情况,据说高局长有意借调我到公安局去……这次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我要充分发挥能力,争取帮助巴山队拿到冠军。巴山县队打冠军还是十年前的事情,若是这次能拿冠军,我算是有功之臣,机会就来了……”

    由于他在篮球队中,没有固定的地址,他没有指望吕明能回信,坚持写信,更多的是抒发内心的思念。

    写完信,贴上信封和邮票,侯海洋出了门,他沿着茂东市的中山大道,漫无目的地走着。路灯明亮,人们在干净整洁的街道散步,无数打扮时尚的漂亮女子行走其间。

    城市的韵味与乡村是截然不同的,此时,侯海洋心中充满了对大城市的向往。街边楼房渐次亮起灯,每一个灯光的房间都有一个家庭在演绎着他们的人生故事,这些故事细细说起来都很值得回味。但是能被写在历史和小说中的故事很少,大量普通人的故事被无声地掩埋在流逝的岁月之中。

    来自乡村的青年侯海洋独自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街道上有成千上万的人,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唯一能带来温暖的是写给吕明的那封信。随意走了几条街道,终于找到了邮政所,将信投放到邮简以后,侯海洋在邮筒边站了一会儿,这才走开。

    1993年度的茂东市篮球比赛,于12月底结束,巴山县队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冠军,侯海洋被评为最佳运动员。颁奖仪式上,茂东市刘副市长亲自给冠军和最佳运动员颁了奖。侯海洋与刘副市长握了手,刘副市长的手柔软且十分厚实,让人感到温暖。他暗道:“刘市长是大领导,对人如此和蔼可亲,刘清德就是一个不算官的鸡毛官,每天还摆着官威,算是什么玩意儿。”

    整个运动会期间,侯海洋出尽了风头,获得了无数荣耀,随着比赛的结束,所有的荣誉都将结束,他要回到偏远的新乡学校。在新乡学校里,重新变回默默无闻的小学老师,没有了照相机的闪光,没有掌声,没有报纸上的新闻。

    坐着中巴车回巴山时,车上之人兴致很高:一来是巴山队得了冠军,对于篮球文化十分繁荣的巴山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荣誉.二来是每个人都得到了1000元钱的奖励。这一笔款对于大多数队员来说只是一笔丰厚的款子,侯海洋是最佳球员,另外还多得了500元钱,这1500元钱,对他来说是一笔天大的财富。他在新乡学校工作这么久,只得200元钱,这笔奖励足以支撑他过上一段幸福时间。

    “既然公安局的话都递到了嘴边,我还得去试一试运气。”想通了这一节,侯海洋就将目光寻到了蒋刚。

    下了车,众队员提着包各自散去。侯海洋找到了蒋刚,道:“蒋哥,公安局杜主任曾提过想招点能打篮球的,你能不能帮我引见?”

    蒋刚为人豪爽,道:“走吧,我们这就到局里去。”他看了一眼侯海洋,道:“杜主任烟瘾大,你是不是给他提两条烟去。借调这些事要局党委开班子会研究,实质上就是杜主任给我们老板提出来,老板同意以后,在班子会上走走过场。”

    能够被借调到公安局,自然是天宽地阔,侯海洋道:“蒋哥稍等,我去拿两条烟。”

    蒋刚见侯海洋挺上道,办事就更加积极,道:“那边就有个卖烟的,我去给杜主任打电话。,治安科与办公室在一幢楼办公,治安科的优势在于掌握了一大批社会资源,管理着县城的吃喝玩乐行业,办公室的优势在于紧跟着领导,说说小话或提提建议都很方便。治安科副科长蒋刚与办公室主任杜强手里握着不同的权力,能够互相交换,加上蒋刚足够爽气,因此,他们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

    杜强办公室没有人接电话,蒋刚就打了传呼,他一边等杜强回电话,一边观察着侯海洋。

    侯海洋在心里稍有犹豫,他不是犹豫买什么烟,而是在思考买几条烟。经过短暂思考,他作出了一个决定,买三条红塔山,一条送给蒋刚,两条送给杜强。买烟时,他一点没有心疼钱,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自己的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蒋刚最瞧不起那种小手小脚的人,见侯海洋买了三条红塔山,暗自赞许。

    “你给我买啥子烟,我们是兄弟伙。”蒋刚试着推辞。”

    侯海洋道:“蒋哥,别客气。”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烟朝蒋刚手上塞。两人推了一会儿,蒋刚接过了红塔山,道:“我们再等一会儿,杜强应该会回电话。”

    接到杜强回话以后,蒋刚抬手打了出租车,直奔公安局办公大楼。

    在办公室等了一会儿,杜强出现了,他亲热地道:“蒋刚,刚才在高老板办公室。这位就是小侯,篮球打得很好,请坐。”

    在侯海洋眼里,杜强是一位能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他恭敬地坐在沙发上,挺直着腰。

    杜强接过蒋刚散的烟,侯海洋马上站起来,点燃了打火机。

    聊了一会儿这一次篮球比赛,杜强拿出一张纸,道:“你写一写基本情况,别到茶几上写,就坐在这里。

    侯海洋坐在杜强办公桌的对面,略为想了想,刷刷开始下笔。杜强原本是将头仰在椅子上,头朝上吐烟圈,无意中看了一眼侯海洋的字,顿时来了精神。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侯海洋背后。

    侯海洋停笔,转过头。

    “别停,你继续写。”杜强是公安局的一支笔,文章写得好,书法也漂亮,此时见到侯海洋有一笔好字,顿时兴趣大增。

    杜强拿起侯海洋写的基本情况,用手指弹了弹纸,道:“人才,人才.不错,茂东市三好学生,还在巴山报上发表过文章。”看完简历,他将纸往桌上一放,骂道:“教育局那些屁眼虫,将这种文武双全的娃盼到新乡,真他妈的有眼无珠.小侯,你以后就到局办来,写几年文章,出去当所长。”

    侯海洋恭敬地点头,他没有说曾经见过面。聊了一会儿,蒋刚给侯海洋使了个眼色。侯海洋瞧瞧左右无人,拿起用黑塑料袋子装着的红塔山烟,放在桌上,道:“杜主任是大笔杆子,我如果有机会跟着杜主任,肯定会学到很多东西。杜主任有什么安排,我一定会尽全力完成,不会让领导失望。”

    杜强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位有才能的小伙子,他对蒋刚道:“小侯才出来工作,有几个钱,你还教他来这一套。”

    蒋刚呵呵笑了笑,道:“这是小侯的心意,还望杜主任要多指点我这位小兄弟。”

    杜强将两条烟扔进了抽屉,道:“中午别走了,到霸道鱼庄吃饭.我们先说断,这是我请客,谁都不能和我争。”

    霸道鱼庄是杜强老婆以小姨子的名义所开,平时由小姨子管理,这在公安局内部是公开的秘密。霸道鱼庄的招牌菜是尖头鱼,公安局局长高智勇最好这一口,有时开会到深夜,他就会靠着椅子,拍着肚子,道:“老杜啊,叫你小姨妹弄几条尖头鱼,多放点酸菜,我们去过瘾。”

    鱼庄生意好,以前的小店难免显挤。杜强租了一个足有五百平方米的二楼作分店,生意又略显冷清。蒋刚管着特种行业,吃喝玩乐是常事。杜强请他到分店吃饭,是为了以后的生意。

    出了办公室,杜强跑到高局长办公室送文件。

    蒋刚道:“没有想到你还是书法高手,搞定杜强,此事成了百分之九十,你就等着好消息。”

    侯海洋真诚地道:“谢谢蒋哥,没有你,我找不到庙门。”蒋刚开起了玩笑:“以后成了领导身边的人,别忘了我们这些兄弟伙。”

    杜强很快就从高智勇局长办公室出来,道:“给老板请假了,我们走吧。”

    与杜强、蒋刚一起走在公安局院内,侯海洋神清气爽,一扫分到新乡以后的阴履,见到穿着制服的民替,只觉无比亲切。杜强亲自开着替车,直奔霸道鱼庄。

    霸道鱼庄位于老城区商业区,在大门左侧柱头上雕刻着两条在水中翻腾的尖头鱼。尖头鱼身子细长,被刻画成了水中蛟龙。

    杜强挥着手,对走到近处的服务员道:“来三斤尖头鱼。”

    服务员面有难色,道:“尖头鱼只有十来斤,还有五桌订餐。”

    杜强一脸苦相,道:“怎么只有十来斤,够个狗屁,给那几个卖角的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不许给老子藏私货。”

    看到服务员为难的样子,杜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皮本子,来到前台,拿起电话,大声武气地道:“大头,龟儿子还有没有尖头鱼,少废话,快点给我送过来。”接连打了四五个电话,才放下电话。

    进了雅间,杜强发着牢骚:“格老子,尖头鱼比长江的水米子、黄辣丁还要少,每天都有贩子到巴河沿岸去收,还是不够。”

    侯海洋道:“我以前在新乡和柳河镇,都在河里钓到过尖头,以后钓到尖头,给杜主任送过来。”

    杜强摸了烟,甩给蒋刚和侯海洋,道:“侯海洋,等会儿我把鱼庄电话给你,你有多少尖头鱼,都给我送过来。有个十来条,我还可以派人过来取。至于价钱,绝对公道。”

    侯海洋接过写着电话的纸条,叠好以后,放在衣服口袋里。

    十来分钟以后,酸菜尖头鱼汤端了上来,酸汤人口,鲜香无比。侯海洋接连喝了两大碗,只觉好喝得一塌糊涂。

    篮球比赛获得了荣誉和金钱,结交了杜强,喝了酸菜尖头鱼汤,侯海洋带着希望走在巴山县城的街头上。行人熙熙,他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自己至少有三天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回二道拐见父母,还是到铁坪会吕明?”

    内心进行了短暂交战,与吕明见面的念头明显占了上风。侯海洋提着行李,直奔县车站。

    铁坪和新乡都是偏远镇,客车比起其他镇更加陈旧,外表斑驳,内部设施简陋,过道上还堆放有箩筐等诸多杂物。坐在侯海洋旁边的是一位包着头巾的老年男人,他抽着呛人的叶子烟,不停地朝地板上吐口痰。头上包巾是巴山旧俗,如今很少有人如此打扮,配上他黑中带黄的脸色,犹如从历史中走来的人物。

    与宽大整洁明亮的依维柯相比,乡间客车令人呕吐。侯海洋暗自给自己鼓劲:“我一定要回城,要带着吕明一起回城。”

    客车边走边停,缓慢如乌龟,从下午两点钟出发,终于在接近六点之时来到铁坪镇‘

    铁坪在巴山南都,地势总体来说比北部平坦,以农业为支持产业,

    做生意的人相较来说比北部片区更多。在巴山有一种说法,叫北方人傻干煤矿,南部人精开公司。在侯海洋眼里,南部和北部的偏僻乡镇同样贫穷和愚昧,远离了现代文明。

    踏上铁坪的石板街,侯海洋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街道两旁多是两层楼的木结构建筑,有的灰白色,有的黑色,散发着数十年来积累的陈腐气息。如果换个说法,这些建筑承载着历史,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以侯海洋目前这种求生存的心境,这些数十年的建筑就是闭塞的代表。

    铁坪小学位于场镇旁边的一座小土山上,国旗在最高处飘扬。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吕明,侯海洋激动起来,深吸一口气,沿着石梯子飞快向上行。

    在巴山,每个小学都如复印机复制出来,操场上泥土和杂草混杂,国旗飘扬在红砖教学楼最高处,最大的不同是小学部与中学部分得很清楚,不像新乡那样合在一起。

    与吕明同住的是一位三十来岁、长着大圆脸的教师,她站在门口,和气地问:“你找吕老师?”侯海洋道:“我叫侯海洋,中师毕业的,是吕明的同学。”

    大圆脸老师向后退了一步,露出笑脸,道:“是吕老师同学,进来坐。”等到侯海洋进屋,她略带夸张地感叹一声:“好高的个子。”

    寝室相当拥挤,摆满了锅碗瓢盆,墙上贴着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的女明星孟庭苇的照片,还搭了些花布,显露出强烈的女性特点。

    与新乡学校住宅相比有两点不同,新乡学校房子是土墙,铁坪是红砖房,新乡学校每一套房是前后间,铁坪是不太正规的套房,两间房带了一个面积比较小的客厅。

    “我姓何,与吕明住在一起的。屋里有些乱,你喝水。”大圆脸第一眼看到侯海洋,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她带着好奇心打量着侯海洋,又故意问,“你是吕明的同学,在哪里上班?”

    “我在新乡小学。

    圆脸胖女子道:“在北边,很远啊。”

    侯海洋喝了口水,问:“何老师,吕明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圆脸胖女子心道:“今天吕明与朱柄勇吃饭去了,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最好不要让两人遇到,遇上赫烦了。·她热黝道:“你先坐一会儿,我到隔壁去问一问,看吕老师到哪里去了·”

    圆脸何老师转到隔壁朱老师家中,把门掩了,低声道:“吕明在新乡那位男朋友来了,在隔壁坐着。赶紧给小朱说说,叫他别过来,免得碰上了,尴尬。”她又道:“小伙子叫侯海洋,个子高高的,相貌堂堂。”朱老师脸色阴沉,不高兴地道:“吕明给这个小伙子写过信,表明了要断绝关系,这个小伙子脸皮厚,还跑来纠缠。”

    何老师道:“小伙子看上去知书达理,不像是闹事的人。”

    朱老师道:“我赶紧到侄儿那里去,给他说说这事,你把那个人稳住。”她匆匆出门,走到门口停了下来,道:“麻烦何老师,你就给他说吕明到县里学习,要三天才回来。然后给那人煮碗面,等会儿我回来,就带他到镇政府那边的招待所。”

    圆脸老师对英俊高大、彬彬有礼的侯海洋挺有好感,她于心不忍,道:“我给这个小伙子煮碗面,至于吕明的事,解铃还需系铃人,得朱老师自己说。”

    朱老师急急地道:“行,行,行,这事我来说,你给那人煮碗面,我厨房里有肉躁子,多挖点。”肉躁子是朱老师的绝活,吃面味道便不一样,有画龙点睛之妙用。

    侯海洋看着关闭的房门,他很想进去看一看自己爱人住的房间是什么模样,甚至想象着关上门与吕明在房间亲吻时的情景。

    “侯老师,你没有吃饭吧,我是今天才出差回来,没有见着吕老师,等一会儿,我再帮你问一问。”圆脸何老师开始在厨房里拿碗,问了问她认识的新乡老师。

    两人聊天时,何老师手脚麻利地用煤油炉子下面条,当作料调好以后,她端着碗来到朱老师的家里,打开装肉燥子的盆子,狠狠地舀了一块。看着何老师忙来忙去,侯海洋觉得甚是过意不去,解释道:“何老师,真是太感激你了。我是参加了巴山县的篮球比赛,比赛结束以后,还有点时间,没有给吕明写信,就来了。”

    何老师道:“你来之前,其实可以给校办打个电话,让校办的老师给吕老师带个话。”

    在新乡中学,校办的电话就安装在刘清德办公室里,侯海洋与刘清德关系不佳,他从来没有打电话与吕明联系的想法。

    冉操子面特别香,侯海洋原本想斯文一些,可是他没能抵挡住香味,将一大碗面一扫而光.何老师圆脸上满是笑容,道:“我好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胃口,以前胃口好时缺衣少食,去年开始不用粮票,可以敞开吃,胃口又不行了。”她一边聊天,一边暗道:“这个朱老师也真是,为了给侄儿找女朋友,活生生将这个好小伙子拆散,真是没有良心。”

    终于等到朱老师回来,何老师松了一口气,走到门口,悄悄做了一个手势。朱老师已经做好了安排,走了进来。何老师介绍道:“侯老师,这是朱老师。”

    朱老师身穿灰色长裤,小方领外套,廉价皮鞋,头发上还带着粉笔灰似的花白,形象气质完全符合巴山乡镇小学老师的典型。进门以后,她满脸堆笑,道:“你是新乡来的侯老师吗?新乡在最北边,铁坪在最南边,跑一趟不容易,比跑茂东还要累。怎么不提前联系?吕明老师出差了,得有两三天才能回来。”

    侯海洋有些蒙:“吕明出差了?”

    朱老师点了点头,道:。吕老师是我们学校重点培养的教师,这一次教学交流是很好的机会,全部派的是年轻人。”

    在新乡学校,侯海洋从来没有见到小学教师出差,根本没有考虑到吕明不在铁坪的情况。他没有怀疑眼前这位中年女教师,失望地道:“那真是不巧。”略为停顿,又问:“现在还有没有回县城的班车?”

    朱老师一直在揣度着侯海洋,听到他这样说,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下去,道:“现在没有班车了,这里老师的住房挺挤的,我带你到镇政府的招待所,内部的,不对外开放。

    “谢谢。”

    “你这小伙子,还这么客气。”

    侯海洋真诚地道:“我在铁坪是人生地不熟,吕明又不在,若不是朱老师安排,我今天晚上就惨了。”

    朱老师笑了笑,道:“明天早上七点钟,有一趟班车要回县城。小地方,班车不准时,你得早一些。”她有意试探道:“早上过来吃早饭,朱老师家的面条还是不错的。”

    侯海洋忙道:“明天早上我自己安排,不麻烦朱老师了。”

    铁坪政府的招待所在铁坪镇政府大院外的一个小院子里,是一层平房。朱老师用侄儿给的钥匙打开院门,道:“这个地方还算可以,是镇里唯一的招待所,县里领导也住过,挺安静的。这是我的开水瓶子,你早上就放在这里,不用管,到时我来收。”

    “我早上给朱老师提过来。”

    “不用了,我晚上失眠,只有早上才能睡好。你就把水瓶放在这里,我中午过来取。”

    站在招待所的门口,目送着朱老师身影消失,侯海洋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郁闷,仰头看天,自语道:“吕明啊吕明,为什么偏偏这两天出差?”天空彻底阴了下来,一阵北风吹来,冷气逼人。

    “吃顿饭,跑这么远?”吕明坐在三轮车的车斗里,缩着身体,用自制的围巾将脸遮住,只露出眼睛。

    机动三轮车是镇财政所的制式装备,用于收农业税、农业特产税以及猪儿税费。开一辆蓝白相间的机动三轮车,行走在青山绿水间,在镇里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朱柄勇脸被吹得麻木了,心情却格外愉悦,大声道:“我找了一条腊土狗,小妹用慢火熬了几个钟头,等着我们去吃。”

    这段时间,朱柄勇经常从县城下来,天天与吕明见面,两人已经分别与双方的家人见了面。只不过吕明态度一直挺消极,很少主动与朱柄勇联系,而且不肯与朱柄勇有亲密的接触。朱柄勇是过来人,只要吕明不是旗帜鲜明地拒绝,自己就有着大把的机会。

    四十来分钟后,到了清水镇,朱柄勇差点被冻成了冰棍,吕明也被冰得僵了。

    机动三轮车进了小院,在“汪汪”的狗叫声中,两人进了门。

    朱柄秀在镇里开了杂货店,还开了一家饭店,做狗肉的手艺很有一套。等到两人进屋,她道:“里边坐,饿了吧,我把狗肉端过来。”

    在暖和的屋里坐了一会儿,吕明才缓过气来。朱柄秀端了满满一盆子腊狗肉,散发着浓浓的香味。朱柄秀老公被称为王木墩,素来没有多少话说,手里提了一瓶酒,倒成了四碗,道:“喝。”

    吕明道:“我不喝酒。”

    朱柄秀不容分说地将酒碗放在吕明桌前,道:“吃狗肉,喝白酒,神仙日子,你随意喝,喝多喝少都没有事。”

    吕明不好拂朱柄秀的面子,吃了两块垠得耙软的狗肉,喝了一小口高粱白酒,肚子里升起一股暖流在全身游走。四人吃过狗肉,吕明趁着朱柄秀收碗,道:“朱柄勇,我们早些回去。”

    朱柄勇用很无奈的神情道:“没油了,明天加了油,一早点回去,晚

    上只有住在妹妹这边。”

    朱柄秀站在门口,高声道:“这么大的风,走啥子,翻了车,谁负责任,听我的话,都不准走。”

    晚饭后,朱柄秀洗碗,朱柄勇悄悄地凑了过去,道:“大妹,晚上给我们准备哪一间房?”朱柄秀翻了个白眼,道:“这个吕妹子是个本分人,你要好好对别人,别猴急。”朱柄勇道:“下手晚了,有风险,煮熟的鸭子才飞不脱。”朱柄秀没有理睬大哥,道:“少鬼扯,在我这里不行,你们各睡各的房。如果你再去打牌,我找把刀把你手剁了喂狗。”

    十点,吕明正准备休息,朱柄勇轻轻敲了门。

    “谁?”

    “是我。”

    “有事吗?

    “想聊会儿天。”

    “晚了,明天要早起。”

    吕明态度很坚决,她不想弄得太僵,挤出一个笑脸,然后把门关紧,她背靠在门上,听着脚步声离去,心情格外萧瑟,在心灵深处,始终站着另一个男人的身影,让她在面对朱柄勇时没有丝毫幸福之感。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