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一部 第31节 爱情热水澡秀色无边

    星期天,侯海洋和付红兵在小街的豆花馆子吃过早饭,然后分手。

    侯海洋转到五金店里,订了一只大铁桶,同时要求在铁桶下面安个水龙头。付了定金以后,他转到新华书店。昨夜,当付红兵呼呼大睡的时候,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考上大学,混一个光明前程,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吕明作出了一个错误选择。

    侯海洋失望地发现新华书店居然没有教材,他不甘心,来到一家私人的小书店,刚进门,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秋老师,你怎么也进城了?”

    秋云身穿白色的带帽的防寒服,围了一条米黄色的围巾,身材窈窕,气质出众,根本不像是小县城的人物,更不像是新乡学校的老师.她脸上表情带着喜悦,道:“我是来买点资料,你也来买书?”

    侯海洋道:“我下定决心要考大学,来找书,刚才去了新华书店,居然没有找到高中教材。”

    秋云道:“教材都是提前征订,不太好买,我先帮你选几本参考书。等会儿你陪我到车站去,从茂东来巴山的客车捎带了一套教材过来,是我用过的。”

    侯海洋顿时被一阵温暖所包围,道:“谢谢你,你买回程的车票没有?我们先去把回程车票买好,免得到时站着回去。

    两人商量着买了几本历史、地理和数学的参考书,又到了车站。此时,到新乡的班车经过了调整,最晚到新乡的班车是六点钟,若是坐晚班车回去,天已经大黑,在侯海洋的建议之下,两人买了下午两点钟新增的客车。

    侯海洋排队买了车票,秋云要给车票钱。他退后一步,摆了摆手,道:“你别跟我客气,我现在比你有钱。”

    “你怎么会比我有钱?”

    “县城里有个霸道鱼庄,你记得吗?我昨晚过来,实际上是在给他送尖头鱼,十四块钱一斤,我送了十来斤。这点车票算我的,中午我还请你吃饭,想吃什么尽管说。”

    秋云听说侯海洋是来卖鱼,心中暗自一疼,目光更加温柔,道:“现在学校当局应该惭愧,把优秀的年轻教师逼成了鱼贩子。”

    侯海洋道:“我不这样看,革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鱼贩子都活得挺滋润,不比老师差。现在发了财的老板十有八九在以前是打烂仗的人,很多都是没有工作的混混、从劳改队出来的劳改人员,他们如今生活得最舒服。”秋云并不同意侯海洋的说法,辩道:“拿手术刀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脑体严重倒挂,这种偏差必定不会持久、最终还是知识决定命运。”

    走出书店,侯海洋又问:“你还有什么安排?’

    “没有了、就是等会儿接茂东的客车。’

    “那我们去吃饭。”

    如果昨天没有与吕明意外相见,侯海洋或许与秋云在巴山县城里逛街会有心理负担。如今他与秋云一起走在街道上,也就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甚至还隐隐有一丝报复感。

    转了一会儿,距离师范学校不远了。秋云道:“听说在师范校附近有一家肥肠火锅鱼,很有特色,你发了笔小财,就请我吃鱼。”

    “要吃肥肠火锅鱼?好吧,我们这就去。”侯海洋听到肥肠火锅鱼的名字,不禁有些感慨。

    这大半年来,侯海洋经常思考自己从中师毕业以来是如何从市级三好学生的高峰坠人新乡牛背陀村小,其间有许多曲折,追其起点,实质上是从这家肥肠火锅鱼开始的.在这家火锅鱼馆,他和父亲遇到了教育局常务副局长彭家振,从此命运就发生了转折,他留在东城小学的梦想被无情击碎。经过半年的思考,他基本上认定了那一顿肥肠火锅鱼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肥肠火锅鱼餐馆依然如旧,只是在柜台上多放了一部电话,写着“公用电话”四个字。侯海洋清楚地记得,上次在餐馆吃饭,副校长朱永清建议老板娘安装一部公用电话,看来老板娘采纳了建议。

    堂上有六张桌子,已经有两桌人在享受美味。侯海洋知道经常有师范校老师过来吃饭,自己衰成这样,没有脸面与老师相见。他特意选了角落的一张小桌子,背门而坐。老板娘过来,侯海洋点了一斤肥肠、两斤鱼和一份青菜汤。

    “少点些菜,我们两人吃不了这么多。你收购尖头鱼很辛苦,好不容易赚些钱,不要就这样浪费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说到这里,秋云自嘲地笑了笑,道,“今天吃肥肠鱼本身就是奢侈消费,就这一顿,下不为例。”

    侯海洋与秋云初见面时,秋云是一脸冰霜,此时两人面对面而坐,等着肥肠火锅鱼上桌,像一对热恋情侣。侯海洋昨日的伤痛似乎也被稍稍抚平。

    餐馆还没有到最热闹的时候,厨房人力充足,肥肠火锅鱼很快就端了上来,依然是脸盆大小的盆子,金黄色的肥肠、雪白的鱼片、绿色的葱花、鲜红的辣椒,构成了强大的视觉冲击。腾腾热气中有浓郁的香味,从味觉上让人舌底生津。秋云在新乡工作半年时间,饭菜都很清淡,此时食欲被勾了出来,道:“我若狼吞虎咽,你别笑话。”

    侯海洋吃了几块,他猛然想起今天居然是自己的生日,停下筷子,道:“你喝啤酒吗?”秋云正在嚼肥肠,满嘴是肥肠特有的香味:“我不喝酒,喝了要脸红,你怎么想到喝酒?平时也没有喝酒。”侯海洋这才道:“我也是才想起,今天满十九岁。”

    为了庆祝生日,秋云喝了半杯啤酒。半杯啤酒喝下去,她的脸红到脖子上,肌肤如火烧一般,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蒙上一层水汽。

    正吃着,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刘部长,别看地方小,味道绝对不错,很有特色。”

    侯海洋没有回头,他凭着声音就知道这是师范校副校长朱永清,在他的心目中,朱永清既是有能力又正直的少壮派,对自己很照顾也曾寄予厚望,如今自己混到了牛背舵村小,实在无颜面见老师。

    “朱局长,你太客气,听说教育局伙食团办得就不错,非得到这里吃。”另一个声音听起来也很熟悉,带着轻微的新乡口音。

    老板娘的声音随后响起:“朱局长,我把包间留好了,现在上不上热菜?”

    侯海洋暗忖道:“朱局长,难道朱校长到教育局当局长了?那个刘部长是谁,莫非是刘清德的大哥。

    新乡学校原本就是最偏僻的地方,信息至少比其他地方晚上几个月,而牛背陀相较于新乡学校则更加封闭,他在新乡慢悠悠地生活着,县城的政治格局已经发生了许多的变化。

    侯海洋内心闪过一阵自卑,马上又很自傲地想道:“从今以后,你们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看谁能笑到最后。

    吃过午饭,侯海洋和秋云先到了霸道鱼庄。侯海洋到厨房将自己的桶取了出来,提着空桶,他道:“我还定做了一个桶,不是装鱼的,另有妙处。”

    在五金店,大桶已经加工完成,侯海洋买了胶管子、水龙头、螺丝刀、透明胶等工具,放在装鱼桶里,又将装鱼桶放进了大桶。出了店,侯海洋指着大桶上的水龙头,问:“你猜,这桶是做什么用的?”

    “不是用来装鱼的?”

    “当然不是,这是简易的淋浴设备。我把这个桶放在房顶,把管子接到楼下,打开水龙头就是一个简易淋浴系统。我把牛背陀当成了南泥湾,哪怕只住一年,也要尽量过得舒服。”秋云眼里闪出了小星星,她到新乡是准备过艰苦生活的,过了半年时间,其他的苦处都能适应,唯独没有淋浴让人特别难受。她急切地道:“今天下午能安装好吗?”

    侯海洋拍了拍胸口,道:“所有细节我都考虑好了,安装以后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洗热水澡。

    到了车站,接近一点钟,侯海洋带着大桶守在了新乡客车停车位,秋云去等茂东过来的客车。过了半小时,新乡客车泊到了停车位,侯海洋将大桶带上车,将自己和秋云的位置占住。还有十分钟就要开车,秋云还未过来,他拿出传呼机看了几次,开始着急起来。客车司机上车时.秋云终于气喘吁吁上了车,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

    “怎么才来?这里的车不等人。”

    “从茂东过来的客车晚点,这包东西是给你的。”

    侯海洋打开袋子,眼睛顿时直了,袋子里面全部是书,更准确地说,全部是高中文科的教材,历史、地理、数学、英语、语文、政治。他拿起了一本历史书,随手翻了翻,书的内页上写着“茂东一中秋云”,在正文的书页里有许多娟秀的字迹,是对课本的注解。

    侯海洋心里顿时充满了感动,道:“你的书保管得真好。”

    秋云伸手摸了摸袋子里的教材,道:“以前我还用牛皮纸包过,牛皮纸磨破了,书还是新的。”

    当客车离开城郊以后,车厢挤满了行人,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孩坐在侯海洋的大桶上,他一只脚有节奏地敲着大桶,发出咚咚的响声。秋云小声地向侯海洋介绍高考细节,有人相伴,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也就不再漫长。

    到了新乡场镇,秋云到杂货店买了一条新毛巾,还买了一块香皂、一把牙刷。侯海洋提着大桶和书,秋云抱着杂物,两人一起走出场镇。

    在公路上走了一段,再走一段小路,穿过几块水田,半个小时以后,回到了牛背砣村小。将钥匙插进铁质挂锁,轻轻转动,只听得嗒的一声响,锁舌弹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发出嘎嘎声,被侯海洋拉开。秋云看着围墙处浓密的树林,道:“这个地方白天都这么阴森,聊斋里的小倩就在这里活动。”

    侯海洋提着大桶和大袋子走了半个小时,眉毛发梢都在冒汗,汗水蒸腾遇到空中冷气,立刻变成一股股的白烟。他稍事休息,提着大桶到了厨房旁边的房间。

    房间长期不住人,原来地面潮湿得生了青苔。侯海洋为了改造浴室,特意推倒了一小段围墙,取下来的砖块就铺在了这间房里,砖缝则用三合土细细地抹了,四周墙角铺上马蛮子提供的竹筒,这样可以将水导流出门,形成了能排水的浴室。

    侯海洋很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道:“村小有四间房屋,可以住两家人,现在我一人住,可以随便安排。这间房子经过我的改造,是新乡最高级的浴室。”

    秋云吃惊地道:“上次来,这间房堆了不少石灰、沙子,原来是做浴室。”她用脚踩了踩平整的砖块,道:“你当老师太可惜了,应该去做建筑工程师,绝对一流。”

    大桶安放在二楼平台上,由塑料管道连接二楼大桶和底楼浴室。塑料管道到了底楼浴室后,固定在一块自制的三脚架上,尾端安了一个水龙头,洗澡的人可以用这个水龙头控制水量。浴室的原理非常简单,侯海洋却把此事当成一个大工程来做,每个细节都考虑得很周到,他甚至还在浴室里挂了一面小镜子。

    秋云看着侯海洋手脚麻利地将浴室的最后设备安装好,她爱煞了这个浴室,忍不住道:“海洋,你能不能多烧点热水?”她到底是年轻女子,说话时颇为羞涩。

    侯海洋端正面容,提高了声音,严肃地宣布:“牛背陀浴室今天正式开张。”

    秋云到厨房里捅燃灶火,特意交代道:“铁锅多洗两遍,别浮油在水上面。”

    侯海洋又仔细洗了一遍铁锅,直起腰,道:“行了,再洗,铁锅都要穿了,放心,平时我这里没有吃几回肉,铁锅里没有多少油水。’

    秋云道:“明天,我要去买一个大铁锅,专门烧洗澡水。’南书房-无错手打小说网 nansf.nEt

    灶孔里火焰熊熊,铁锅里的水很快就冒起了水泡.水彻底烧开以后,侯海洋先装开水瓶,然后将开水舀到桶里,飞快地提到了二楼大桶里。秋云伸手量水温,道:“海洋,还要加点热水。”侯海洋将锅里剩下的水全部提了上来,倒进大桶里,水温又稍烫。秋云有些不好意思,道:“再来一点冷水,一点就行了。

    水温调好以后,秋云脸上现出些红晕,道:“我要多洗一会儿,等会儿多加点水。秋云拿着毛巾、香皂进了浴室,提进来一张放衣服的椅子。放好物品,关门时她才发现,木门换上了新的铁门栓,在木门的缝隙处还钉了些木条。

    试着打开水龙头,一股热水倾泻而下,尽管比不了大学里的专业水龙头,可是在新乡这种偏僻乡村,如此淋浴已经是高级享受了。脱掉外套以后,不知从何处钻来的冷风,让细嫩的肌肤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秋云脱掉内衣时,隐藏着的娇艳顿时显现出来。乳房并不太大但是很挺拔,乳头小巧精致,小腹平坦结实。

    在冷风中,她颇为自恋地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的身体,然后打开水龙头,一股水流冒着热气从天而降,从皮肤上滑下,让她舒服得差点呻吟起来。

    侯海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从木门顶部冒出来的水汽,心里感觉有些异样,一位漂亮女子在淋浴,若是没有一点幻想,就不是好身体的正常男人。

    等到铁锅里的水冒水泡,他就将热水舀进小桶,调好水温,提到二楼,加在大桶里。每次大桶的水所剩不多时,他都能及时将热水补上。

    洗澡出来,秋云头发披肩,肤色红润如脂。在美女映照下,牛背陀村小围墙外的树林变得绿色喜人,不再阴森恐怖。

    随后,侯海洋也进了自制浴室,浴室内的热气还没有散尽,空气中隐约有着淡淡的秋云味道,想着秋云刚才就在这间浴室里洗浴,他脑中顿时涌现出旖旎的风光。下身的小兄弟不受控制地勃起,剑拔弩张,骄傲得紧。

    洗完澡,星期六以来的奔波风尘一洗而光,他对着镜子照了照,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年轻人的英气在镜子前显露无遗。

    在侯海洋做饭时,秋云拿着一本英语书,站在厨房边,道:“抓紧时间,我听你读一读卡尔·马克思的那篇文章。从今天开始,你学英语也不能乱读,精读高中课本,单词全部记住,每一课都有语法点,我在书上多半都有标志。”看着捧着英语书的侯海洋,她暗道:“侯海洋其实是挺英俊的男子,而且是那种很男人的英俊。”

    侯海洋树立了考大学的远大理想,前途光明,道路却很曲折,没有读过高中,要在一年内把课程学完,且没有教师指导,着实是一件艰难之事。

    学英语时,北风渐盛,树林发出哗哗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从天空中飘下星星点点雪花,巴山县地处长江以南,下雪的概率不高,秋云最初没有意识到这是雪花。经侯海洋提醒,她才兴奋地喊了起来,张着双手来到小操场上,仰面朝天,迎接着从天而降的白色使者。

    “过来,你别站在屋里,享受雪花带来的清凉。”

    侯海洋被秋云所感染,来到了操场上,笑道:“下雪天不是清凉,是寒冬腊月。”

    “你这人一点都不浪漫,瑞雪兆丰年,下雪是好兆头.”秋云双手合十道:“我要许个愿,你也许个愿吧。”

    侯海洋初见秋云时,秋云完全是冷美人,此时站在操场上,双手合十,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念念有词。

    “你许的是什么愿?”侯海洋有些好奇。

    秋云一脸神圣,道:“许的愿不能说,说了就不灵。”

    观雪到天黑,两人回屋吃饭。到了晚上八点,秋云准备回寝室,这才发现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地上、屋顶皆铺了厚厚一层雪。秋云站在门口看了远处,有些傻眼。路上多是小道,上坡下坎,还有田坎,如今罕见的大雪将平时走路的痕迹全部遮住了,黑咕隆咚的,实在不好走。

    侯海洋怕秋云在路上出意外,道:“别走了,就在这里住。”

    秋云看着厚厚的雪,还是道:“慢点走,应该没有关系。”

    侯海洋见秋云执意要走,道:“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给你找点草绳子。”他出去转了一圈,拿了些草绳子过来,蹲下来,绑在秋云的鞋上,道:“增加点摩擦,防滑。”

    秋云坐在椅子上,心里感觉热乎乎的。她俯着头准备看侯海洋绑绳子,不料她俯头之时,侯海洋恰好站了起来,秋云被挤得朝后仰,侯海洋身手敏捷,伸出双手抱住秋云。

    屋外雪花飘飘,屋内温暖如春,侯海洋与秋云拥抱在了一起·秋云脑袋轰响了一声,她想抗拒那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胸膛,身体软绵绵的不听使唤。她将头俯在对方的胸膛上,隔着厚厚的衣服甚至听到一阵急过一阵的心跳声。侯海洋首先清醒过来,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一时冲动将对方抱在了怀里,对方柔软的发丝就在鼻端,让他感觉痒痒的,忍了忍,才没有打出喷嚏。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秋云将头从对方宽厚的胸膛上抬了起来,不料,一个火热的嘴唇寻了过来,有些霸蛮地印在自己的嘴唇上,同时用力地侵略了进去。如果说秋云刚才只是头脑轰响,此时被亲吻,头脑则燃烧起来。略作抗拒,她的舌头便与侵略者搅在一起,纠缠着、吸吮着。这是烈火与烈火的交战,所有的理智全部被烧掉。

    十来分钟以后,侯海洋腾出一只手,转身将木门关掉,插上门栓,搂抱着怀里的佳人来到床边。秋云平躺在床上,脸上一大片红晕,眼睛蒙着层雾,温柔地注视着半跪在床上的侯海洋。

    侯海洋感觉到唐突了佳人,讷讷地道:“对不起。”秋云竖起食指,放在侯海洋的唇边,轻声道:“别这样说。”

    自从侯海洋被赶到了牛背陀小学,秋云一有时间就总想朝这边跑。在这之前,她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受委屈的大男孩,此时,亲吻以后,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喜欢这位能干的、健康的、聪明的且又经受着挫折的年轻男子。

    侯海洋跪在秋云身旁,慢慢俯下身,在其额头上亲了亲,又顺着额头朝下,亲吻着如秋水般的眼睛,亲吻着那长长的睫毛,深吻着柔软温情的嘴唇。秋云最初还有些僵硬,很快就开始热情地回应着,当一只手钻进了衣服,她缩了缩身体,道:“好冷。”

    侯海洋听到秋云叫冷,将手从秋云衣服里缩了回来,放在自己身上先暖和一会儿,然后再重新开始,一路上行,握住胸前饱满且柔软的敏感部位。秋云身体随着那只手的节奏而颤抖着,内心的那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侯海洋的手伸进秋云的衣服里,一点一点地将其衣服拉起来,他心里激动地想道:“这是秋云的身体,这可是秋云的身体,她对我没有防备,情重如山。”

    用“情重如山”这个词在这个环境并不是太妥帖,可偏偏就是这个词总是朝着脑子里面钻。侯海洋将脸紧紧贴着紧绷绷的小腹,不停地亲吻着,同时脑袋朝前拱,手和嘴巴轮番使用,不知不觉中就侵略到了乳罩的位置。

    白色的乳罩,外围是金色花边,这本身就是一种优雅的事物,更何况此时一件优雅事物遮掩的是另一件更优雅的事物。侯海洋抬起头,双唇紧闭,目光坚定,他如在进行一种神圣的仪式,伸手到秋云背后,摸索着解开乳罩带子。

    一对俏生生的乳房毫无遮掩地出现在眼前,侯海洋咽喉轻轻抽动,下身涨得难受,浑身如一团火在燃烧,他如狼似虎地压了上去,手在乳房上一阵乱揉。

    此时此刻,他箭在弦上,迫不及待要发射。可是到底应该如何操作,他还是一团乱麻,与吕明在一起时还没有进入最后的程序就分手了,香港的三级片又总是玩花样,关键步骤总是虚枪假炮,因此,他空有许多的幻想却是一个菜鸟,不知道如何操作。

    侯海洋心急火燎地抱着温香软玉,试了几次,还未入港,就一泄如注.在《蜜桃成熟时》里就有这个情节,门前早泄被称为“送牛奶”,扔在门口就走,是一件挺无能的事.侯海洋自尊心挺强,又挺自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结局,他挺懊恼,用力地捶了一下床。

    秋云脸发烫,推了推侯海洋,道:“你有纸?”

    侯海洋这才发现秋云大腿上有着几块自己的精华,他大窘,逃也似地下床,扯了几张自己用的纸。他用的纸是浅黄色的草纸,颗粒粗,较硬,这种草纸便宜,是农村常用的厕纸。侯海洋从小就用这种纸,丝毫没有觉得用这种纸有什么不妥之处。

    秋云接过土黄色的草纸,诧异地问:“你就用这种纸?镇上有卖卷筒纸,也不贵。

    侯海洋自嘲地道:“从小就用这种草纸,习惯了,从来没有想到过换纸。”他坐在床头,看着秋云擦拭着大腿,此时她的内裤已经被拉上,露在外面的修长的大腿洁白细腻,顿时又将侯海洋这把干柴点燃。

    他探身上前,从秋云手中夺过草纸,道:“我来将功补过。”秋云不许,两人开始争夺草纸,在床上扭来扭去。

    侯海洋再次箭在弦上,他以男人压迫性的力量,三下五除二将秋云衣服剥下来。当衣服全部被脱下时,秋云停止了对抗,她平躺在床上,安静地等待着应该发生的事情。当强硬且火热的物体急切地闯人身体时,一股股热浪就从下腹部向全身冲击,她咬着牙,脖子朝后仰,禁不住发出了“啊”的一声长长的呻吟,双手抬起,紧紧抓住了侯海洋宽厚结实的肩膀。

    这一次,侯海洋野蛮的体力展现得淋漓尽致,等到他力尽时,秋云双手抠着床沿,脸颊红如落山的夕阳,双眼紧闭,似乎昏了过去。侯海洋没有经验,见着秋云的状态,吓了一跳,他拍着秋云的脸,着急地喊着。过了一分多钟,秋云终于睁开眼睛,填怪道:“你把我弄疼了。”两个年轻人初尝云雨,整晚都勃在一起,屋外大雪纷飞,屋内温暖如春。

    早上六点多,放着葱花的鱼汤挂面放在秋云面前。秋云双手捧着挂面,放在鼻尖闻了闻,喝了一口汤,赞道:“真香啊。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鱼汤面。”在她准备出门时,侯海洋拦腰抱住了她,双手伸进了衣服,握着那一对柔软不停地搓揉着。秋云道:“别闹了,我要回学校。”侯海洋不理睬她,继续上下其手,不一会儿,秋云眼睛又迷离了,她转过身,抱住了侯海洋,道:“来,我的男人。”

    这是侯海洋到了新乡最幸福的一夜,将秋云送到镇边,他就踏着白雪而归,一边走一边唱:“乌溜溜的黑眼睛,在我的心头……”

    快要走回牛背陀小学时,他脑中闪现出吕明的身影,以前想起吕明总会如刀绞一般疼痛,现在吕明仿佛离自己很远。

    伴随着甜蜜和忧伤,侯海洋回到了牛背陀小学校,此时的小学校不再单调寂寞,而是充满了秋云温暖柔软的气息。

    白天的时间格外漫长,总算到了下午下课的时间。马光头哆唆着留在学校不肯离开,拉扯些小学校杂七杂八的事情,侯海洋耐着性子听他磨叽。到了五点半,马光头这才摇晃着离开了小学。

    寒冬腊月,天黑得早,马光头走后不久,在院里就无法看书。

    侯海洋将院门打开,烧了一锅热气腾腾的开水,然后站在院门口等待。等了一会儿,见到秋云身影从竹林中显现出来,她为了防滑,穿了一双带齿的运动鞋,脖子上围了一条浅色的围巾,在侯海洋眼里,她就如仙女一般。

    侯海洋第一个动作是关掉小学校的陈旧铁门,锁好挂锁,这才和秋云一起走到厨房。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侯海洋与秋云只有七八小时未见,也如隔了三秋。侯海洋道:。灶这里暖和,烤火。”秋云默默地坐下,仲出手放在灶孔前,红红的火光将手掌映得通红,同样被映红的还有灶火前的两双年轻的眼睛。

    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坐在炉灶前,柴火僻啪响着,锅里的开水翻滚起来,冒出一个个气泡,从锅底升至水平面。

    侯海洋率先打破了轻微的僵局,他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秋云背后,然后摸了摸助黑的长发,顺着长发往下,将秋云揽在了怀里。

    秋云指了指大门:“大门关好没有?”

    侯海洋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接肢处摸索了一会儿,顺理成章地握着胸前的饱满处。秋云在白天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做爱的情景.每次回想起琦旅的情景总是心跳加速,脉搏加快,她内心盼望着夜晚早点拼来。此时书在侯海洋宽阔脚怀中,她暗道:“我这是怎么回事,太放低自已了,难道真的就要坠入对身体快感的追求?’她再次提醒自己:“我今年考研究生是志在必得,导师也很明确这一点,而侯海洋才十九岁,她很男脱离新乡场镇.”

    欲望与理智在秋云脑中协弈,最终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她转过身,坐在侯海洋腿上,热切地亲吻着,在激情之前,秋云叮嘱道:“今晚我要回学校,长期不回,会被怀疑。”

    到了八点,侯海洋取过长手电,送秋云回新乡学校。这只长手电是新买的,比原来的那只手电至少要长十来厘米,光照强度也提高许多倍。走了半个小时,两人来到场镇边,秋云道:“别送了,我自己回去。”侯海洋握着秋云的手,道:“场镇没有路灯,黑灯瞎火的,我还是送到门口。”

    此时两人初尝性爱,好得蜜里调油,一路搂抱着来到了学校的围墙边。侯海洋关掉手电,躲在青石梯旁边的树林里,将秋云抱在怀里,疯狂地亲吻着。

    秋云主动吻了侯海洋,道:“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明天李酸酸就要回来,我就不过来了,星期六过来。”

    侯海洋不依,道:“你别管李酸酸,准时回学校就行了,再说,新乡伙食团的饭菜难吃得很。”两人钻在一起,小声地说了一会儿话,秋云这才走上学校的青石梯子。侯海洋原来准备就送到青石梯子,可是他想多看一会儿秋云,就跟着走上青石梯子。

    在黑夜中,她双手拢在怀里,在寒风中缩着脖子,孤孤单单地努力向前走着。跟到操场口,侯海洋停住了脚步,看着秋云的背影进了教师院子。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