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三部 第16节 重获自由(六)

    中年妇女端着烧白,放在桌上,开了句玩笑:“人是铁饭是钢,两碗吃了才硬邦邦,这个小伙子硬是要得。”

        侯海洋吃到第四碗饭时,桌上豆花、烧白又全部被扫进肚子,他喝了半碗豆花的窑水,这才放下碗,用餐巾纸擦了嘴巴,道:“不饿了。”

        弟弟风卷残云般将几大碗饭菜扫光,侯正丽可以想象到看守所的艰苦生活,禁不住眼泪珠子又在眼眶里打转,道:“东城分局办了冤假错案,一定要讨个说法。”

        候厚德在岭西唯一可以依靠的关系是学生杜杨介绍的秋忠勇,他与秋忠勇接触过三次,对这位茂东调来的副局长挺有好感,道:“我们不必节外生枝,出来就行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侯正丽觉得父亲太胆小怕事,走到路上怕树叶落在头上,坐在家里怕蚂蚁爬进屋,只是在弟弟走出看守所的大好时间里,她不愿与父亲争辩。

        候厚德又道:“今天要与亲家见面,我们家请他们吃顿饭,表示感谢。明天早班车我就要回柳河,开学有一段时间了,不能总让别人给我代课。”

        侯海洋打了一个饱嗝,道:“我妈没有过来吗?”

        候厚德道:“张沪岭和你的事,现在都没有跟你妈说,她的身体不太好,听到以后怕受不了。你先跟我回家住几天,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再说以后的事。”

        侯海洋点了点头,没有提出异议。

        饱餐一顿以后,坐在车上观看街边风景,他心里浮现出秋云的倩影,在看守所单调无聊苦逼的日子里,这个倩影无数次浮现在脑海中,给了他生存的强烈动力,也让看守所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

        车至侯正丽家门口,侯海洋肚子里闹翻了天,肠胃剧烈蠕动,车未停稳,他拿起钥匙就朝楼上奔去,奔跑时,几次都差点喷出黄白之物。开门后,他在客厅就开始解裤子,来到卫生间时,还在半蹲时,只听见哗哗之声,黄白之物便喷涌而出。

        “上联,手拿机密文件,脚踩黄河两岸;下联,前面机枪扫射,后面大炮轰炸。”这是流行于巴山师范学校的对联,侯海洋经常引用,此时想起这副对联,他用“爽快”两个字为这副对联作了横批。

        方便过后,浑身舒服,从看守所出来时的阴郁散掉了一些。

        候厚德坐在客厅沙发上,皱着眉,道:“刚才在店里,就不能让二娃吃得太多,看守所的伙食根本没有油水,他吃得太油,肠胃肯定受不了。”

        侯海洋道:“就算要拉肚子,也必须大吃一顿。”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侯海洋终于说出了一句符合他年龄的话,这让侯正丽松了一口气,她取了新衣服出来,道:“二娃,赶紧换新衣服,把看守所的霉味去掉。”

        侯海洋道:“不忙,我先给妈打个电话。”

        候厚德赶紧叮嘱道:“你妈不知道你进了看守所,别跟她提起这事,免得她担心。”

        侯海洋道:“姐夫的事情,妈知道吗?”

        候厚德没有回答,等到女儿侯正丽走进屋里,才道:“这事瞒不了,肯定要说,这次回家就要讲这件事。”在他心目中,女婿毕竟与儿子无法相比,若是侯海洋出事,老婆肯定会被击倒,而女婿出事,老婆哭几场以后也就算了。

        拨通电话以后,侯海洋声音有些颤抖,道:“妈,我是二娃。”

        “你这个娃,怎么不给老娘打电话。”

        听到母亲熟悉的声音,侯海洋努力地憋住眼泪,道:“妈,我忙着呢。”

        杜小花责备道:“忙也得给老娘打电话,你爸还不回来,都开学了。”

        “我和爸明天要回来,以前爸很少出远门,趁着机会都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杜小花喜滋滋地道:“好,别打电话了。电话费贵得很。明天我杀只鸡,给你们父子俩吃。”

        放下电话,侯海洋眼光回避着父亲白了一圈的头发,低头道:“我还要去洗澡,总觉得身上看守所的味道没有洗干净。”

        在卫生间,侯海洋仰头看着热水从莲蓬头喷涌而下,不由想起了206室迎头痛击和滴水穿石两种处罚,随后又联想到看守所的人和事,心道:“鲍腾对我不错,我从他那里还真学到了不少东西,只可惜临走时没有与他们父子告别,真是遗憾。”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