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百一十三章 意外

    所以,如果能得到石像的一尊法身,那么至少,在眼下,防身应该足够了

    就算再遇到子这种级别的洪荒巨头,就算不能将其击杀,但至少也应该可以全身而退了。

    楚羽皱着眉头想着。

    不过,如果能从这石像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楚羽也不会介意。

    还有一点就是,他无法判断石像跟他说的这些话,是真是假。

    也不能确定石像在脱困之后,会不会兑现诺言。

    万一,这是一尊界外大敌呢

    那么自己若是把它这样就给放掉,岂不是等于帮助外人祸害自家

    家这个概念,可大可小。

    在华夏,华夏是家。离开地球,地球便是家。出了太阳系,太阳系便是故土

    如今来到这里,那么这片浩瀚无疆的大世界,便是他的家。

    界外的生灵,哪怕跟他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那也是外人。

    楚羽看着石像,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些,还不够。”

    “不够”石像的神念波动有一点起伏,随即赶忙收回去。

    不过楚羽刚刚境界提升了一大截,面对石像的这种神念波动,也不像之前那样难以承受。

    石像有些委屈的道:“我会遵守诺言,可以发古老的誓言。但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我们有一个规则,就是不允许干涉过于原始的世界太多事情。”

    过于原始这是被鄙视了么

    楚羽有点郁闷。

    这样一个有着各种灿烂文明,有着超级强者的世界,在石像眼里,居然是一个原始世界

    “如果不是为了自由,我不会留下一道法身给你的。若是被被一些存在知道,我会受到惩罚的。”石像说道。

    “你也说了,我们这世界,是一个原始的世界,这种地方,有谁会来关注”楚羽说道:“我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困难,有很多人在盯着我,甚至有人想要把我炼化成一件人形神兵”

    “如果将你炼化成一件人形神兵的话,的确是不错”

    擦

    你大爷的

    楚羽一脸郁闷。

    “但是这是违背规则的。”石像说道:“会受到惩罚。”

    这还差不多。

    这会儿楚羽倒是有点想知道石像所在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了。

    他干脆坐下来,跟石像聊起来。

    这尊石像被困在这地方无尽岁月,倒是也不在意跟楚羽多说一些。

    不过很多关于界外的事情,他都说的很模糊,而且告诉楚羽,很多事情,是不能说的。

    说多了,也是违反规则的。

    “将来如果有一天,你能修炼到那个境界,自然有机会离开这一界,去看外面是什么样的。我会给你留下一个信物,到时候,你可以带着信物来找我。我一定会热情招待你。”石像说道。

    “你在你的世界里,是怎样的地位”楚羽随口问道。

    “还可以吧”石像回答的有些心虚,又补充道:“不算很高,但也不是底层。”

    “那我呢现在的我,若是到了你所在的世界,会处在什么位置”楚羽忍不住问道。

    “我已经说了太多,违反了太多规则”石像有点纠结。

    “没事,也不差这一件事了。”楚羽安慰道。

    “好吧,如果你现在进入到我们所在的世界,应该是最底层吧。哦,或许比最底层要稍微强一点,毕竟你刚刚好像有所突破。”

    石像的回答,让楚羽胸中万马奔腾。

    真的是特别不爽。

    “像你这种人类生灵,修行到这种层次,在这个原始的世界里,应该已经很厉害。那你应该也见识过特别落后的种族,就是那种你一个念头,便可以决定他们生死的种族。见过吧”石像问道。

    楚羽点点头。

    这样的种族,着实太多了

    人间界的大宇宙中,就不计其数。

    “这个世界,按照我们的算法来看的话,还很年轻,是一个新生的世界。所以原始落后也很正常啊。没有哪个世界,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跃升文明层次,成为高等级世界。”

    楚羽跟石像聊了很多,石像最后索性也放开了,跟楚羽讲述了很多外面的事情。

    有那么一瞬间,楚羽甚至生出一股带着小世界的那些亲朋,一起跟着石像离开的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自己打消了。

    因为他在这世间,还有太多的羁绊。

    而且石像也很明确的表明,这个世界的生灵,想要进入界外,除非修行到可以接轨界外文明层次的地步,不然的话,是不被允许离开的。

    贫穷落后,在哪都被人看不起,都被人镇压欺负,这道理倒是全宇宙通用。

    而且根据石像的说法,盯着这个原始世界的界外生灵不少。

    应该就是无疆宗门中那些人说过的界外大敌了。

    “外面的生灵有些遵守规则,有些则视规则如粪土,根本不在意。”石像看着楚羽道:“我给你留下的法身,希望你主要用来对付那些生灵。而不是用来对付你们内部的自己人。”

    楚羽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这个希望他没法直接回答。

    比如说子那种可怕的存在,要将他炼化成人形神兵,他肯定不能答应

    没有强大的底牌,就只能跑,只能躲藏。

    就像现在这样。

    但若是有了强大的底牌,面对要弄死他的人,楚羽真的做不到那么高尚,去跟人家讲什么道理。

    这世界的真正道理,就是我比你强。

    两人在这里谈了很久,这尊石像比楚羽想象中要有素质和修养。

    因为它虽然很好奇楚羽修行的功法,和他身上的界外至宝,但楚羽没说,它也从来没有问过。

    最后,石像给楚羽的感觉,倒是更像一个彬彬有礼的生灵。

    也不知这是不是一种错觉。

    反正对这个世界来说,这尊石像,完全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恐怖的很。

    “最后一个问题,砍你的那个人,他去了哪这个世界有多少生灵破界而出过”楚羽问道。

    “那个人应该已经不在这一界了吧或者他可能已经涅槃了。”石像回答道:“那人是这世界的守护者,虽然很凶,很可怕,但却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至于这里有多少人破界而出我不清楚。想来应该是有的。”

    “好,我没什么问题了。”他已经从石像身上知道了太多的事情。

    甚至有些事情,是洪荒巨头们都不清楚的,他也已经知道。

    石像对他也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羽还是让它立下誓言,这与信任无关。

    关乎到太大的因果,楚羽不敢冒那种风险。

    运行着全新的弑天心法,楚羽绕到石像身后。

    这个过程,又是几十万年过去。

    中间还遇到了很多堵墙。

    其实这些墙,按照石像的说法,就是这个世界最原始最古老的法则。

    破解这些道墙越多,就等于掌握这个世界的法则越多。

    “这是好事。”石像告诉楚羽。

    楚羽也当这是一件好事。

    因为就算是坏事,他也得做。

    从石像背后爬上去,楚羽用了一百多万年

    那看起来只有一米多高的石像,实际上无比庞大

    看着小,是因为被重重的世界力量镇压所导致

    等楚羽见到那张古老符篆的时候,距离他进入这片大泽,已经整整过去了两百万年

    两百万年的光阴,这在世俗凡人的认知当中,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放在地球这种星球上,也足以发生很多次沧海变桑田了。

    楚羽的一身境界,也成功的越过了道极阶段,进入到飞仙,又从飞仙阶段,修行到飞仙后期

    一个没有渡祖境天劫的修行者,居然能一口气修行到飞仙阶段后期。

    这种事情,放在外面,恐怕就算是洪荒巨头,也会感到难以置信。

    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渡劫,就领悟不到祖境那个层次真正的道,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祖境修行者。

    那么也自然不可能开启后面的通神、造物、道极和飞仙这四个阶段。

    洪荒巨头都会觉得这太荒谬了。

    但楚羽却做到了

    他修行的功法,实在是太强了。

    用石像的话说就是,楚羽修行的功法已经完全超越了这个原始世界很多个层次

    上百万年的相处,两人其实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石像表示很羡慕楚羽,因为楚羽修行的功法,绝对比他修行的功法还要高级很多倍

    他传给楚羽的那段口诀,其实只是弑天心法中最低级的一部分

    但恰恰是整个弑天心法的引子

    就像一个烟花,没有引线,就不能正确的引燃,自然也就无法绽放出真正的精彩。

    楚羽曾经开玩笑说要不要把弑天心法传给它。

    石像无比惶恐的拒绝了。

    “我能得到一点初级的入门心法,已经是天大的幸运。我不知你身上究竟有怎样的机缘,我现在忽然觉得,跟你结下一段善缘,可能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

    “因为你所修行的功法,就算在我们的那个世界,也绝对是顶级道统的镇教之法”

    “所以我不敢学,一旦被发现,会被诛灭九族的。”

    石像诚惶诚恐的这段话,也让楚羽心中升起巨大波澜。

    看来球哥比想象中还要牛逼。

    还有,它当年给自己弑天心法的时候究竟是原本就不全还是故意漏了这一部分

    这种事,仔细思量一下,就能感觉到其中蕴藏的深意令人心惊肉跳。

    楚羽学到的弑天心法,按照石像的说法,是最高级的那部分。

    那么,金属小球没道理没有低级的那部分。

    但却没给他。

    而是一直等到今天,在这个地方,见到了这尊石像之后,从它这里得到了另一段

    这是为什么呢

    楚羽很难理解。

    金属小球也从来不会像个知心大哥或是知心小姐姐一样去跟他沟通,更没有随身老爷爷的慈祥。

    一点都不讨喜。

    “我已经看见那张符篆了呃,的确像是草纸。”楚羽千辛万苦,耗尽无数年光阴攀爬,终于见到那张符篆的真容,却忍不住吐槽。

    一张破旧的黄纸,十分随便的贴在石像的背后,那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辨,但楚羽却完全认不得。

    跟鬼画符似的

    不过楚羽依然能从那上感受到磅礴的法则力量。

    显然,写的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上蕴含着的强大力量。

    “揭掉它就可以了”楚羽问道。

    “对”石像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它很激动,喃喃道:“终于可以回家吃妈妈做的饭了。”

    “”楚羽一脸黑线。

    咱能端着一点不你这样很出戏啊我说

    楚羽伸出手,抓向这张草纸一样的古老符篆,心中却忐忑不安。

    “疑似盘古大神留下的符篆啊到底行不行啊我碰它一下,会不会讹上我把我给炸死”

    “不会不会盘古大神是这世界的守护神整个世界的生灵,都是他老人家的子民。他是万物始祖啊一定不会怪我的。”

    楚羽嘴里面念念有词,在那嘀咕着。

    石像这会儿也顾不得楚羽说什么,它比楚羽还紧张呢

    被镇压了无尽岁月,哪怕它们这种生灵的寿元接近永恒,但又有谁会愿意平白失去自由呢

    所以,它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身上的那条细细的锁链,也无比的安静。

    原本就寂静无声的大泽深处,此刻变得更加寂静起来,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静谧。

    楚羽终于,把手伸向了这张古老的符篆。

    他的指尖,刚刚碰到符篆的一点点,甚至还有可能是没碰到。就嗖的一下缩回来。

    差点把石像给晃吐血了。

    那种脱困的兴奋和可能出现意外的紧张,处在一个临界点上,差一点点就被楚羽的动作给打破。

    但它没有怪罪楚羽。

    因为它自己,也只是推测,也不敢保证楚羽动了那张符篆之后,会是怎样。

    楚羽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脯,又摸摸头发,喃喃道:“不怕不怕摸毛不怕”

    石像:“”

    随后,楚羽很干脆的一咬牙,一把将手伸过去,抓在这张古老的符篆上。还没等他用力,这张符篆便瞬间化作尘埃,一下子彻底消失了

    遥想当年一百几十万年前,石像当时引发这张符篆的波动,上面跳出的大道法则狂斩它的身躯。

    那种威力,绝对触目惊心

    但谁又能想到,楚羽一碰它瞬息间就灰飞烟灭了

    符篆消失的一瞬间,石像就已经恢复了自由。

    那条细细的锁链,虽然坚固无匹,上面又蕴含莫测的大道法力,但根本就锁不住它。

    石像的身躯,瞬息间暴涨

    这里的三百多重界压,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

    石像托着楚羽,直接就从这大泽中冒头出来

    我去

    “你慢点,我晕车”

    楚羽大叫。

    当真是快到不可思议了

    楚羽的道,都已经修到飞仙阶段后期。

    但依然跟不上石像的这种节奏。

    而且,那条神链,被石像被崩得四分五裂,让楚羽心疼不已。

    那才是一条真正的捆仙锁啊

    这么好的东西,居然就这样给弄坏了

    太败家了

    奇怪的是,石像这样一尊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生灵从大泽中升起,可周遭的所有一切,竟然没有被惊动

    无论大泽深处还是天空中的那些道墙,也全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已经身在界外了”

    石像跟楚羽解释:“只是看起来,还留在这里。我的真身太大,不能在这里显化,那样动静太大了。”

    果然,四周非常安静,石像的身躯已经矗立于高天之上

    太特么的大了

    楚羽用了无数年才沉下去的大泽,还没有没过石像的脚踝。

    他此刻站在石像的肩膀,无数的日月星辰却是在石像的小腿处

    石像的身躯,已经进入到无尽的虚空当中

    这虚空既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其他东西。

    有的,就只是无尽的黑暗

    “这是什么地方”楚羽惊讶道。

    “还是这一界。这一界很大。”石像扫了一眼四周,道:“变化很大啊都快认不出了。”

    随后,有一道身影,从石像眉心处跳出,出现在楚羽面前。

    这道身影的身高跟楚羽相仿,比楚羽稍微矮一点。

    “只能做到这么小了。”

    楚羽听到这声音当场就是一怔。

    这道身影被无数层迷雾所笼罩着,大概看出是人形,说道:“现在,该是兑现我承诺的时候了。”

    楚羽呆呆的看着这道身影,听着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嗓音。

    喃喃道:“你是女人”

    当真是意外。

    万万没想到。

    “女人”这道身影微微一怔,接着说道:“按照你的说法,算是吧。”

    “算是”楚羽满头黑线。

    他怎么也想不到,跟他朝夕相处一百多万年的石像,居然会是一个女子。

    而且,声音特别动听。

    这简直让楚羽有种非常错乱的感觉。

    “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们之间不太可能的。”女子动听的嗓音再次响起,似乎有些小心翼翼,怕伤到楚羽自尊似的。

    “开什么玩笑这么多年我一直当你是个男人”

    “还有我是有老婆的人。”

    楚羽翻了个白眼:“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个女人”

    “你也没问过啊”女子说道。

    楚羽觉得自己有一句p不知当不当讲。

    特么一百多万年,跟自己交流的那神念波动,说话的方式,分明是个男子的声音。

    现在却忽然从石像中跳出来一个女人。

    这特么简直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好啦,不要纠结这些了,我们是好朋友,不是么”女子笑嘻嘻的说道。

    跟之前上百万年的神念波动方式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从石像眉心跳出来,楚羽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个人。

    骗子

    什么好朋友

    相处百万年,不知是雄雌

    还管我叫小家伙

    过分不过分

    女子随后,从身上取出一块令牌,交到楚羽手中。

    幽幽说道:“这是我的信物,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离开这一界,可以用它来联系到我。嗯,这东西在我们那边,和你说过的电话差不多。反正到时候你自己研究一下就会啦。当然,也可能你永远都用不到它。”

    说着,她又给了楚羽一个小小的储物袋。

    “这里面,封印着我的一道法身,可以为你出手三次。记住,只有三次。还有几件小礼物,其中有两件衣服,是送给你两个妻子的。”

    “大泽之下,虽时间流速不同,但终究是你陪我那么久。”

    “还有你的相救之恩。”

    “谢谢啦”

    “有缘再见”

    女子说完,不等楚羽说什么,身形一闪,biu的一下消失了。

    一点痕迹都没有,她消失的很彻底。

    那尊巨大的石像,也在这一刻,消失无踪。

    楚羽站在极高的虚空之上,孤身一人,一脸错愕,怅然若失。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