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点击查看

第六百二十二章 恶妇

    上官家嫡出一脉居住的主城,最里面,一片安静的大宅子。

    如今看上去已经有些荒凉了。

    因为这里现在就只住着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还有一个寿元即将走到尽头的老仆。

    老仆虽然尽职尽责,但年岁大了,也懒得去打理太多地方。

    所以这处大宅多半的地方,都长满荒草。

    这地方灵气太盛,一旦没人打理,一些荒草都能疯长到几十米高。

    所以看起来,这里更像是一片小丛林。

    此刻,这片大宅子里面,倒是显得有些热闹。

    平日里很少会露面的一些大人物,也都身在其中。

    一个相貌极美,但言辞却很刻薄的女子正在大声的说话。

    “你儿子死定了,他呢也算是为我上官家做了贡献。这些都是老祖宗当年造下的孽,本应你们嫡出一脉来承担,父债子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如今这上官家,已经不复当年的威风了。躲在曲家、鲁家和董家的阴影下,小心翼翼的生活。所以你们娘俩也不能怪我们狠心。”

    “不是说偌大一个上官家,几十座城,却没你们的容身之地,只能说形势如此。”

    “如果你们娘俩,继续留在这里,说心里话,我们所有人都不安。”

    “曲家的老祖宗可是还活着呢,当年那些深仇大恨人家一定还都记在心里。陈年旧账就不是账了人家会不来清算”

    “到时候,又要我们这群人,跟着受牵连。”

    这相貌极美的女子看着眼前两个如同姐妹花一般的绝色女子,眼中有一抹强烈的嫉妒情绪。

    为什么长的比我还好看

    这个家族里面,就不应该出现比我更美的女人

    她看着这两个沉默的女子,语气稍微缓和下来一点,说道:“那李明哪不好了人家也是大圣境的修行者而且一直醉心修炼,从不曾娶妻,如今不嫌弃你们娘俩,愿意娶你们两个为妻。你们母女共侍一夫,到时候也是一段佳”

    “家主夫人,您这话太过分了吧”这个家里面唯一的老仆,有着圣域巅峰修为,但却即将生命走到尽头的人,这时候忍不住站出来。

    主辱臣死。

    他虽是一个仆人,但这些年来,一直默默守护着这几个孤儿寡母。

    是从小护着上官木成长起来的人。

    如今虽然寿元将至大限,但见自己的主母和小姐受欺负,依然忍不住站出来。

    想要保护她们。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极美的女子冷冷喝到,随后随手一挥,一道庞大的能量,直接轰在老仆身上。

    老仆当场被打飞出去,大口吐血。

    这女子的一身境界,以臻至大圣领域

    别说老仆寿元将至,就算处在鼎盛,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孙爷爷”少女赶忙跑过去,查看老仆的伤势。

    还好,极美的女子并没有真正下杀手,不然这老仆已经死了。

    不是因为她仁慈,而是这片象征着上官家至高权力的宅院,她看上了。

    想要赶走这对母女,然后住到这里

    唯有住进这个地方,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嫡出一脉

    所以,她不想在自己的新家杀人。

    怕脏了这里。

    上官木的母亲也一脸关切的看向那边,见老仆伤势严重,她转回头,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个女子。

    “你太过分了”

    “不过是一个老仆,看你气成那样,不适还没死么你们该不会有一腿吧”

    “闭嘴你恶心不恶心”

    上官木的母亲厉声喝道:“曾小燕,少拿你肮脏的思想来揣度别人想赶我们母女出上官家,你不够格你让上官平开口,他不是代家主么”

    她那张绝色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诮:“我夫君他顶天立地,为这家族战死,你们一群人硬生生把家主位置夺走,可以”

    她环视众人:“这家族,对我母女来说,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但我一生一世,只是一个人的妻子让我去嫁给别人你们想都别想别拿你们的脏脏交易来恶心我”

    她伸手拉起身旁绝色少女的手,一脸哀伤:“女儿,娘对不起你”

    “娘,别说了,咱们走就是。”绝色少女轻叹一口气:“不管去哪里,至少能呼吸一口正常的空气。”

    “你们娘俩,还有资格反抗”那极美的女子冷笑道:“我不够资格决定你们的事情上官平,你来说”

    说着,她看向身旁一个英俊儒雅,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留着修理得整齐的胡须,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带着几分尴尬。

    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是河东上官家的代家主。

    说是代家主,不过是个幌子,事实上,如今整个上官家,就在他的掌控当中。

    家族虽然有些没落了,已经不复昔年霸主的地位。

    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除了曲家、董家和鲁家这种家族惹不起,其他那些家族,也没有几个敢轻易来招惹他们。

    所以,上官平这个家主,依然很有权势和地位。

    他是上官木的叔叔,也算是嫡出一脉的。

    只不过到了他这代,是上官木的父亲继承了家主之位。

    那么上官平这一支,自然就成了旁支。

    像这种庞大的家族,只有长子长孙才是真正的嫡出血脉

    上官平算嫡出,但他的子孙后代,却都属于旁支了。

    他当然不甘心

    终于他哥哥战死,他合纵连横,成功从年幼的侄儿上官木手里夺取了家主的大权,成为了代家主。

    这些年来,整个上官家,上上下下很多个派系,都被他用各种利益给安抚住。

    这些派系也需要一个上官平这样的人,坐在家主的位置上。

    说到底,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

    这样一来,原本的少主上官木,地位就相当尴尬了。

    上官平成了代家主,又怎么可能会在将来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上官木

    肯定是要传给自己的儿子的

    别的不说,如今上官平的几十个儿子,相互间明争暗斗。

    为那少主的位置争得不可开交。

    至于上官木这个真正的少主谁理他啊

    曾小燕是上官平的正室夫人

    也就是如今整个家族中,最有权势的女人。

    她早看这对母女不顺眼,一心想着把她们驱赶出去。

    但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好机会。

    上官木太优秀了

    如果真正成长起来,未来将不可限量。

    要真的成了祖境的大佬,那她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所以,这几个眼中钉,一定要想办法早点给除掉才行。

    曲家的人想要抓上官木,就是他们通风报信的。

    并且近乎谄媚的送上了各种各样的信息。

    那情报丰富的简直没的说。

    曲家果然也如他们所愿,追杀上官木,并且没有对河东上官家怎么样。

    这,在上官家内部,愈发的掀起了一股要将真正的嫡出血脉彻底逐出上官家的风潮。

    这是大势所趋。

    在他们这群人看来,上官木必死无疑,被曲家一群大圣盯上,凭他一个圣域修为的小屁孩,又能跑到哪去

    现在恐怕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

    那个叫李明的,是附近一个依附上官家的小家族子弟。

    长相很出名

    这个出名,当然不是说他貌似潘安赛过宋玉,而是丑的出名

    五短身材,不到一米五的个子,脑袋天生是秃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两只眼球鼓出来,鼻子是扁平的。

    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非人种族出来的怪物。

    而且据说是在母体中的时候,就中了剧毒,被人陷害才导致这样的。

    所以无论他后天如何努力修行,哪怕已经踏入大圣境,但却依然不能改变自己的长相。

    按说修行者,修行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比如说王者、尊者这种在今天看来很弱的境界,就已经可以改变自己的形象了。

    但不知为什么,这个李明就像是被诅咒的人一样,无论他施展什么神通,无论他修炼到什么境界。

    始终就是这个长相。

    连他自己都很绝望。

    根据传言,说他一度想要自杀。

    觉得自己活在这世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因为长相虽说是父母给的,是基因决定的,但对修行者来说,还是后天可以不断进行修复的。

    这可比整容高明不知多少个层次了。

    所以说,修行界中,几乎很少有长的难看的人。

    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自己认为自己最好看,但别人都认为丑,却死不悔改的。

    不管怎么说,家主夫人曾小燕,要把上官木的母亲,嫁给这样一个人,都太过分了。

    而且还是要她们母女共同嫁给这个人,这就不能用过分来形容,简直其心可诛

    良心都被狗吃了

    曾小燕扫了一眼上官平,说道:“你倒是说话呀怎么舍不得你这绝色的嫂子和侄女”

    上官平微微皱眉。

    他这个妻子,来自这片疆域上另一个中等家族。跟现在的上官家也是没法比的。

    但这个女人手腕很高明,而且一身修为也足够强大。

    夺取家主的位置,也是她的主意。

    包括后续各种手段,全都出自于这个女人。

    所以,上官平平日里,还是有点怕这个老婆的。

    曾小燕冷笑道:“不敢说话被我说中了心思行啊上官平”

    在场那些大人物,一个个全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假装没听见也没看见。

    这里都是上官平的心腹,都清楚上官平夫妻之间是怎么回事,所以曾小燕非常放肆。

    她呵呵冷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

    “去你妈的”

    一声暴喝,凭空响起。

    一道凌厉的光芒

    直接斩向曾小燕

    楚羽给上官木打的那道隐身咒,使得这边一群大圣境的修士根本没能发现他的到来。

    曾小燕仓促之下,骤然后退,一屁股直接撞进这栋大宅子最重要的一个地方。

    宗祠

    里面供奉着家族祖祖辈辈的灵位。

    这一下,里面几乎所有的灵位,全都稀里哗啦,掉落一地。

    曾小燕这个大圣境的修士无比狼狈的摔倒在那,整个人都被吓呆了

    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再怎么逼迫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她也终究是个外来者。

    对上官家的那些先祖,她根本不敢造次。

    这宗祠,也不是她能进的地方

    为这事儿,她也曾经跟上官平发过很多次火。

    说女人凭什么不能进祖宗祠堂

    她也为这个家族生儿育女,也有巨大贡献云云。

    但做梦都想不到,第一次进入祖宗祠堂,会是这么进来的。

    所有的排位几乎都倒了,唯有老祖宗那个依然稳如山岳,立在最上方。

    曾小燕又惊又怒,盯着院子里那人。

    上官木从天而降,双目赤红盯着祖宗祠堂里的曾小燕,身上爆发出滔天杀机

    也难怪他会这样,任谁听到这些话,恐怕都会疯了一样的冲过来。

    上官木的突然出现,让这里一片死寂。

    “你,你怎么回来了”上官平也被吓坏了。

    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也呆住了,看着上官木默默的流泪。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还是孩子的上官木就成了那根顶梁柱,一直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小家。

    那个寿元快要走到尽头的老仆,嘴角还在流血,看见上官木,忍不住老泪纵横。

    勉强爬起来,要过来见礼。

    “少主”

    上官木看了一眼老仆:“孙爷爷,您没事吧”

    “少主,老奴没事。”老仆咳嗽着,还有血沫子喷出来。

    伤势虽不致命,但也不轻。

    “上官木”

    回过神来的曾小燕勃然大怒,发出一声尖叫:“你敢对我出手”

    “你闭嘴”上官木怒喝道:“那也是你进的地方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出来”

    南书房-免费小说在线阅读与下载 www.nansf.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Copyright © 2012 www.nansf.net 南书房小说网

客户端下载 - 手机阅读 - 站长邮箱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1025166号-4